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一十一章 忠誠所屬看書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我能提问么?”尤利尔犹豫着开口。他瞄一眼导师身后的尸体,施蒂克斯和德洛位于他们中央,彼此毫无交流,但也很难看出悲哀。“施蒂克斯的雇主是谁?”
“苍穹之塔克洛伊。”
不是我熟悉的那个。“那他现在为谁服务?”
乔伊抬起头,逼迫学徒移开视线。总是逃避会令人起疑,但出于往返梦境的机制,他不得不避免直视“锚点”。好在导师只是稍有诧异。“刺杀斯特林是赛莱贡的主意。但他投靠他是占星师的指示。”
“这意味着什么?”
“凭什么我要给你解释?”在后世,白之使的反问往往等于话题终结,但现在尤利尔听出来他是在讨价还价。
“那个约定会继续。”学徒让步了。
“占星师能预知未来,他们通常站在胜利者的一边。不是那个‘胜利者’。银歌骑士也无法左右皇冠下落。”
“高塔可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也许占星师们在尝试。律法可以更改,胜负也会调换。这种做法能保证克洛伊塔的地位,又或者他们也出现了分歧。我不了解内情。”
可以理解。尤利尔心想,在先民时期,是由凡人帝国来决定神秘组织的存续。这就像后世的冒险者得瞧领主的脸色一样。皇帝之死虽然是最近的事,但既然国师早就给出了预警,怎么能不提早做最坏的准备呢?“那枚宝石上的魔法是占星师留下的?”
“不,是赛莱贡。”施蒂克斯不假思索地说,“因为当时我替麦克亚当殿下效力,监视他亲爱的妹妹每天和几个诗人乐手调情,并如实上报。”
我不可能喜欢你 何兮顾
尤利尔没明白:“你到底是谁的人?克洛伊塔?皇族?”
“你没必要了解每个阴谋,传教士先生。人总是会变的。”
“那你怎么认识乔伊的?”
“当时他把每日记录交给斯盖·卢瓦尔。”乔伊回答,“你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人的信息么?”
如果是在现实,尤利尔会立刻警惕起来并终止相关话题。再问下去,恐怕会涉及到皇族内部的矛盾争夺。“他是谁?”
“一位忠诚可靠的军官,来自北方领地。卢瓦尔是斯特林的封臣。”
“这与我的问题可有关系?”
“他是把一个自由人变成了银歌骑士哟。”德洛窃笑,“伪造印章、修改履历,这是难得的手艺。不骗你!我个人深受其益哟。”这女人疯疯癫癫。“施蒂克斯?我亲爱的主人?你来评价?”
“我早晚要被你的舌头害死。”流放的乐手叹息。
但乔伊没有动手。斯盖·卢瓦尔为以权谋私,让他成为银歌骑士。尤利尔知道自己此刻冒顶的是水银圣堂传教士的身份,合该对此作出反应。但导师有恃无恐。“伯纳尔德·斯特林也这么告诉我。”学徒开口,“你们没撒谎。”他决定让他们自己产生误会。
“伯纳尔德·斯特林告诉你?”施蒂克斯皱起眉。他开始重新打量学徒。
“你也是他的人?”德洛更直接。她好奇地眯起眼睛,“看来圣堂彻底倒向了麦克亚当。”
“我没义务回答你们。”事实上,他们没猜错。尤利尔想到维隆卡调遣包括乔伊在内的一部分银歌骑士成为圣堂守卫,这些人足以在关键时刻控制总主教和神职人员。大多数巫师仍有头衔的高低,会服从于斯特林的指挥。而伯纳尔德和乔伊都和麦克亚当有联系。
公主婚礼上对皇帝的谋杀……黑巫术……在尤利尔这个旁观者眼中,一切在是明摆着的。
“我在黑木郡就认得他了。”奴隶主德洛说,“这里站着我曾经的两任主人,真不敢相信。”
她被乔伊卖给了施蒂克斯,尤利尔明白她的意思。那是在乔伊来到莫尔图斯之前。他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别说了,德洛。我还想重新站起来呢。你要我们做什么,乔伊?”施蒂克斯坦然注视着年轻的导师,“我不介意转投麦克的麾下,毕竟他很重视人的价值,无论是什么人。”
“你有什么价值?”
“赛莱贡的小秘密。克洛伊塔的算盘我已经告诉你了。”
忽然间,导师的面部表情似乎有一刹那的变动。但他究竟是在微笑还是讥讽,尤利尔难以确认。松林里刮起风,星斗一阵黯淡。乔伊把武器收回剑鞘,钢铁因摩擦作响。“你与银歌骑士的仇恨就这么算了?”
“‘胜利者’?我和他没仇。他甚至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存在。”
“我指的是你和哥菲儿谋害了奥库斯。”
俘虏皱起眉。“那个银歌骑士?的确。这是血债。没办法。谁想到我们会落得这下场?你的帮手更可靠。况且和赛莱贡的秘密相比,血债也能抵偿。”
“那德洛?”
“她确实不了解秘密。”被流放的乐手耸耸肩,“但现在知道的够多了。也许你能把她再卖给别人。伯纳尔德·斯特林怎样?”奴隶贩子扯扯破烂的斗篷,目光四处游荡。落在尤利尔身上时,她冲他旁若无人地微笑。
“我是个盖亚信徒哟。”她擦掉脸上的血。
这不对。尤利尔心想,你是个自然精灵,该属于森林和银溪……但她的通用语和詹纳斯一样好。他们的命运因战争而彻底扭转。
施蒂克斯继续说下去。“你赢了,乔伊。我们是你的战利品。我还记得你的规矩,想必她也没忘。难道你还要学银歌骑士的样,把我们吊死不成?”他因事态的无可左右而坦诚,“我了解你,伙计,我了解你是什么人,你会怎么做。虽然这话说来是自找麻烦,但我要考虑的麻烦已经不少,何必再担心?你有任务,我也一样。所以告诉你的上司罢,让他们处理我。我们不过是小人物。听我说,你我没什么过节,甚至因为德洛,我承你的情。”他张开双手,露出微笑。
但很意外,乔伊说:“不。”
一阵怪异的抽搐掠过乐手的嘴唇,你会以为他想吹口哨。“真的?他们把你变成银歌骑士了?用一件披风、一枚勋章和亮闪闪的盔甲?还是说,你不为麦克亚当做事了?你的忠诚换了人?你选了谁?”
导师走上前,他们缓缓后退。德洛试图借助树枝站起来。尤利尔的心脏怦怦直跳,梦境的时间放慢了。要是没有他插手,这一幕恐怕会出现在找到哥菲儿的水井的院子里。我延后了它,却没能改变它。
尤利尔也不想改变。没法不承认,他十分好奇最后的答案。因为即使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导师的真实想法。梦境中的乔伊和白之使,最初他们完全像两个人,如今他们相似又不同。
“没人。”施蒂克斯还想后退,但乔伊抓住他的肩膀。尤利尔听到可怕的撕裂声,仿佛钝器穿过柔韧的皮革。时间残酷的拉长。皮肤和肌肉、内脏和骨骼、肌肉和皮肤。紧接着,松树林风声大作,世界在摇晃。“我毫无忠诚。”导师抽回手,粘稠的鲜血滴下指头。“也没有选择。”
德洛瞪大眼睛,看着施蒂克斯胸前蔓延的深红创口。他倒下去,遮住了很难用词语描述的、极具冲击力的死状。自然精灵愣了愣,随后手脚并用地试图攀上树。尤利尔抢先一步,在对方起身前制伏了她。只是制伏。但如果非得动手不可,他也愿意代劳。学徒扭过头,“你要杀她?还是交给斯特林?”
“还是?不,这没区别。”
“我不明白……”
“你当然明白!”乔伊冷冷地说,“我们都明白那疯子拿这些初源干什么。斯特林可不是修士。”
诸神在上,他一清二楚。尤利尔心想,我也根本不意外。“可你……纵容他?”
导师的神色很怪异。“也许神秘的领域无需任何人纵容。”
“可你不站在巫师那边。”尤利尔指出,“为什么你要杀死施蒂克斯?为了奥库斯?”
“当然不。只不过他的秘密毫无价值。”
“你在说谎。”
“怎么判断的?”他展开羊皮卷,“因为它?你有同样的玩意。看来我以后得少说两句。”
你说的够少了。“为什么?”尤利尔不解地问,“为什么你既看重银歌骑士的身份,又要当麦克亚当的密探?就因为他使你获得一个正当的出身?倘若你受人掣肘,为什么又要针对伯纳尔德·斯特林?”
“你想知道一切?”乔伊审视着他。
“当然。”
“那我可没办法,谁让你不是水妖精。”他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那女人随你处置。”
尤利尔大为吃惊:“我?”
“这里还有其他人?”
“也许我会放走她。出于你不屑一顾的怜悯,出于为你罪恶的忏悔。”
“很少有人为我做什么。他们往往是为了这个。”导师用染血的手掌拔出剑,钢铁锵然作响。“你为了什么?”
“家人。”他脱口而出。
乔伊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这也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比荣誉强。”导师的话音伴随着地底深处传来的一声闷响。“你听见了吗?”
尤利尔几乎感觉大地在震动。地下室。未来的“第二真理”大人又搞出什么事了?“聋子也发现得了!这是……?”
天命欧皇游诸天 斯文客南宫恨
“黄昏的结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