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xn0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討論-第三八二章 大筒木之反向套娃閲讀-df3pk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佐助发动【天手力】将被打蒙的辉夜移形换位到自己和鸣人之间,各自施展带有紫苑封印术效果的【螺旋丸】和【千鸟】!
辉夜已然查克拉跟不上,无法及时展开【天之御中】,被两人禁锢起来。
“小心!上面!”紫苑忽然惊慌一喊。
她预感下一道攻击是和红光鱼竿出处相同,有机会杀死自己,立刻抬手张开三道相互独立的球形结界分别包裹两人和自己。
空中猛然张开一道漆黑的“门”,深红色螺旋光炮从中爆射而出!
佐助鸣人在紫苑守护下幸免于难,被禁锢的辉夜则被轰飞了。
乙姬又一个瞬移飞到辉夜下方,一把接住了她。
“你真够呆呆的,事到如今还会中这种无聊的招数吗?还是说这几个下等生物把你逼到没有余裕顾忌吾了?若是,可得称赞一下。”
乙姬利用鸣人和佐助全力制服辉夜制造的破绽,趁机分离了他们,一把掐住辉夜,施展【时空冻结】禁锢了她。
若紫苑展开大型结界连辉夜一起保护则不成立,但大不了靠蓝色轮回眼倒回去无数次重来。
“感谢你们,人类,阻止了叛徒逃跑。”乙姬进一步施展大筒木一族特有的“反向套娃”能力,将辉夜变成了一颗桃子模样的查克拉果实。
鸣人为眼前不理解的场景一时僵直:“变成了……桃子?”
乙姬才不管他人怎么看,将果实一口口吃进肚子里。
“喝!”紫苑为这“吃人”的场景,脸色惨白,瞪大双眼,手紧紧捂住嘴防止某种东西从嘴中溢出来。
“你这……邪魔!”即使高冷的佐助也忍不住发怒了。
乙姬吃了几口,就感觉体内的力量澎湃起来。
克劳恩皮丝分身意识内核的她本就没打算将最强的力量交给乙姬,加上看起来多吃似乎也没好处,只会像浦式那般暴走,便将剩下一半果子收了起来。
但感到体内膨胀的力量,让她不禁想使劲舒展一番。
“哈!”乙姬伸展手脚娇喝一声,不论原本偏矮的身材还是短短蓬松的头发都开始延展,惨白如雪的皮肤渗出淡淡的桃红色,脑袋上的一对犄角向上延伸。乙姬一下子就变成了浅粉色皮肤前凸后翘长发齐踝的…………
“妈耶……这不是变得更像女鬼了吗?”克劳恩皮丝的分身意识这么评价乙姬变化的外表。
佐助见状觉得破绽不可放过,发动【天手力】瞬到乙姬背后以融合了六道之力的【雷遁·建御雷神】发起袭击。
然而,现在乙姬长发飘逸,白眼的视野也不是摆设,头发化作鞭子一甩便打飞了佐助。
“佐助!”鸣人刚一喊,就被乙姬紧接着甩来的头发捆了起来,扔到还在那里忍耐呕吐的紫苑身上。
“吾处决叛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小辉夜竟然在这个世界上留了这么多东西,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啊。”乙姬嚣张地看着重摆架势的几人,咧嘴笑道。
“原来如此,这种怪物,难怪辉夜婆婆即使强制管束所有人甚至儿子,还要牺牲人类制造军队,我算是理解了。”鸣人说。
“确实,这样的存在根本无法通过其他手段解决矛盾吧。吃人的邪道。”佐助说。
紫苑总算把嘴里的什么东西咽下去了,看乙姬的眼神也从惊恐变成了愤怒。
“你们有资格说嘛?吾多少也调查过的,小辉夜留下的血脉们,那个冷面帅哥不是必须牺牲好友家人来获得力量的一族吗?忍者也不是倡导继承前人的意志和经验,从敌人那里吸取教训和技术,从而变得更强吗?都是从同伴和敌人那里取得一切变强的可能性,你们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吗?不如说你们这些下等生物只是吾等的劣化吧,你们费尽锻炼和思考才能从他人那里获得的东西,吾等只需要吃就足够得长生不老、怪力乱神的力量。”
“哈?啊?这什么鬼歪理牛角尖?”乙姬一通骚理论把学渣鸣人搞得一愣一愣。
“鸣人,没必要听她的,将一切生灵甚至同族都当做食物的一族怎么会有对话的可能性。准备上了。”佐助对鸣人说。
“哦,这一仗可不能输!”鸣人也以拳击掌蓄势待发。
“哈啊,可是吾的任务就是处决叛徒和回收与他们有关的物品,任务完成了啊,整理苗床的杂活可不归吾。”乙姬忽然看似没了干劲,半闭着眼睛摸着额头延伸高出脑袋顶上的犄角,说。
“什么意思!”佐助厉声说,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整理田地和种树的事情不归吾管,那是其他人的事情,就这样。”乙姬打开一道时空门飘了进去,消失在了这里。
戒备了好长时间,佐助才收了剑,问鸣人:“感知得到吗?”
“不,哪里都感知不到。”
“看来是真的走了。”佐助稍微松了口气,虽然他认为这一战绝不能输,可真的没什么必胜的信心,面对战胜希望渺茫的强敌倒是很容易触发儿时被妖精内核的姐姐比出的心理阴影。
“于是,算是被放过了还是我们赢了?”紫苑问。
佐助答道:“都不是,恐怕只是没有马上冲突的理由罢了。”
大筒木辉夜看来是真的死了;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将剩余一切交给他们后,连残魂都死得不能再死了;从羽衣的又一次叙旧看,月球上应当有不少弟弟羽村的直系后代,保留的大筒木血统和他们这些因陀罗和阿修罗的后人不同,纯度更高,但他们恐怕也随着乙姬炮击月球一起烟消云散了。
若是从人类一些忍者世界惩戒在外成家立业的叛逆者角度考虑,这程度就差不多了吧。
佐助顿了顿,继续说:“回去吧,第四次忍界大战的主谋也失去了战斗目的,联军也几乎全军覆没,想必已经没有继续打仗的理由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当下的要事是去解开【无限月读】。”
“对啊啊啊啊,可是……怎么解啊?”鸣人挠挠头。
佐助这才想起羽衣第二次赋予他们力量告诉【无限月读】解法的时候,鸣人是昏迷状态啊,便将一起结印的方法告诉了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