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y1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人間苦》-第1267章 像個紙人展示-2n1ov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二柱子看到段晓红被制住,眼睛一下就红了,想往上冲。
“臭狐狸,你给我松开小红。
听见没,要不我泼洒主的光辉。”
段晓红被胡小草抓着,想拦着二柱子也伸不上手,着急的大喊。
“二柱子,那是胡师傅,你耍啥酒疯啊?
别给我添乱,行不行啊?
半杯白酒给你喝这样,咋就不吃点菜呢?”
胡小草也急眼了,辈分在这呢,臭狐狸是二柱子能叫的吗?
“二柱子,给你脸了吧?
来,把你的主叫来,我让他有来无回。”
场面马上就要失控的档口,小二一手拉开了胡小草,一条腿压住了二柱子。
“你们差不多行了,别太过分啊。”
“二小哥,你松开,我今天…”
“小二哥,你别拦我,她动小红就不行。
我不能在旁边看着,人间正道是…”
看到他们闹成一团,蔡根和龙少都傻眼了。
这群都是什么货啊?
这算是群口相声,还是小品啊?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咋样往下继续了。
姜还是老的辣,佟爱家终于开口了。
九生九世 assura2001
“都给我老实点,一会炕都榻了。
不就是一个条幅钱吗?
我出了,行不行?
屁大点事,扯来扯去,都闲的吧?”
佟爱家作为活人里岁数比较大的存在,还是有一定的说服力。
动手的四个人,都消停了。
围着仅存的炕桌,一声不吱,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只有小孙撇了撇嘴,自顾自的念叨。
“装什么大辈,我三舅还差一个条幅钱咋地?
臭猫,你赶紧的,说不说了?”
蔡根和龙少相视一笑,掩饰内心的尴尬。
之所以演着一出,可能是经历了昨天紧张的一夜,心态调整上出了问题,大家都有点用力过猛了。
就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都需要时间来慢慢适应了。
啸天猫本来还没讲完,有点不上不下的。
终于恢复了平静,他没搭理小孙,蹦到桌子上继续刚才的话题。
龙少不再提冠名的事情,专心的看向自己的流程表,继续背词。
蔡根下了炕,从地窨子的小窗户看向太清沟。
人是越来越多,岸边的车都快停满了。
看样,大年初三,大伙都比较闲,来这凑热闹,也比在家打麻将强。
围着太清沟的冰面,是一圈做买卖摆摊的,不少摊位还冒着热气,门类挺全啊,有点像庙会。
这太青沟村的村民,真是会做买卖,也不知道龙少是怎么调动的,真像那么回事。
刚想问龙少,蔡根就看见几辆越野车,像是狗撵兔子一样开上了太清沟的冰面。
那发动机的轰鸣声,从改装后的排气管子里传出来,炸街是肯定的,蔡根在封闭的地窨子里都听得很清楚。
越野车都是改装过的,蔡根也是参加过越野车比赛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只是自己不够专业,看不出来改得怎么样。
“小水,你来看看,他们的车跟纳启比,谁更好。”
贞水茵本来听评书很着迷,毕竟啸天猫现在也算自己半个同行,取长补短,也算是学习的机会。
被蔡根一叫,不情不愿的也下了炕,顺着小窗户看了出去。
“不是一个档次的,没法比。”
噢,蔡根点了点头,毕竟自己花了八十万改装,纳启总算没给自己丢人。
“贴得花里胡哨的,原来是假把式啊。
他们咋还在冰面上漂移呢?
越野车也能漂移吗?
重心那么高,不会翻车吗?”
薩諾亞艦娘領域
贞水茵嫌弃的看了眼蔡根,咋就那么自以为呢?
鐵血中華之鹹豐大帝 大蝦小俠
“蔡哥,没外人的时候,这些话你说也就说了。
有外人的时候,咱们还是别探讨赛车的话题了。”
蔡根一下就不乐意了,啥意思啊?
“不是,小水,我咋地也是越野比赛的亚军,还有奖状呢。”
“我的蔡哥啊,你咋得的奖状,自己忘了?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那不是土地婆萧萧推过去的吗?
到终点的一共就两台车,你的亚军说出去也不露脸啊。”
蔡根没有纠结亚军的事情,确实没啥底气。
就像小时候跑越野得冠军那次一样,亚军带着剩下的人全都跑错路了,自己压根没有对手。
“你懂,你说说。”
贞水茵看了一会那些原地漂移的越野车。
“车都是好车,改的也下本钱。
最次的都能买纳启两三个。
只是,手太潮,门外汉,白瞎这几辆车了。
冰面上阻力小,拖拉机都能漂移,何况越野车?
这就是典型的烧包,狗屁不是。”
两三个?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蔡根就已经忽略了手潮不潮的问题。
纳启没修以前,五六十万,改装候成本价八十万。
能买纳启两三个?
那就是二三百万吗?
一个破越野车,二三百万吗?
又不是艾福一的赛车。
二三百万还是这几辆车里最差的。
蔡根除了长叹一声,还能怎么样呢?
贫穷确实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仇富的情绪一下占据了主导,蔡根也开始嘲讽。
“狗屁不是,转啥转啊?
那么多人呢,也不怕碰到?
再说了,这么大声,不怕扰民啊?
小水,要不咱们报警,说他扰民吧?”
贞水茵使劲的拍了拍蔡根的肩膀。
“蔡哥,你克制一下,别动不动就脑抽。
我都看出来你的红眼病了,不太好。”
絕世仙旅
说完,贞水茵回炕上听评书了。
自己又脑抽了吗?
蔡根理智的分析了一下,确实有点脑抽。
上午,野外,扰个屁民啊?
自己的脑子难道丢在太清沟下面了?
不行,自己必须要恢复正常,继续脑抽下去,不一定干出什么事情来。
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蔡根出了地窨子,决定转悠转悠,冷静一下。
看到蔡根出去了,小孙连忙穿鞋下炕,紧跟也出去了。
不为别的,小孙的眼力绝对一等。
自从蔡根太清沟下面上来,他看着就有点古怪。
外表虽然只是消瘦了一些,一切行为也算正常。
但是,在小孙眼里。
蔡根现在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纸人。
不一定哪阵风一吹,就倒了起不来那种。
所以,蔡根一个人出去,小孙必须得跟着,真是不放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