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53j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討論-第1076章 唐紅的戀歌-735oc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比赛当天,京都阿知波会馆。
星際吃貨生存守則 打僵屍
群山点缀着红黄之色,川流中枫叶飘荡,跨过大桥便是依山而建的阿知波会馆,面积庞大,悬崖峭壁间还有瀑布飞流直下汇入底下的山涧寒潭。
专门供决赛使用的皋月堂边高高耸立在瀑布峭壁边,由数十上百米高的木柱牢牢支撑。
能够登上去的机会只有决赛,唱读人阿知波会长会带着进入决赛的两名先手,划船穿过小河,再通过电梯上行直达。
而且和正堂比赛会场不同,皋月堂经过特殊设计,场内设置了摄像机和麦克风,能够向小河另一边的观战专用会场同步转播比赛。
另外,皋月堂有着独立的空调系统,温度与湿度恒定,甚至还在周围安装了隔音墙,通常情况下都很难受到外界干扰,是专门为了歌牌比赛而打造的完美竞技场。
高成跟着众人通过安检进入会馆,远远看了眼瀑布边的皋月堂。
如果能够隔绝瀑布的巨大声响,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都很难知道吧?
反过来说,只要切断信号,里面发生什么外面也不知道,独特的环境也很难进行救援。
阿知波在打什么主意?
大冈红叶已经被发了邮件,昨天又没有被卷进爆炸,不管怎样阿知波都应该有所行动才对。
然后就是余下的两张歌牌。
就算给假名顷自己算一张也依然多出一张。
高成走进警方在入口边搭建的行军棚,除了保存参赛选手行李外,里面还有显示同步监控画面的电脑,场景包括入口、比赛会场、观战会场以及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
“这样一来别说名顷,只要没有预先进行工作人员注册的人,不管是谁都没法进去。”行军棚外面,绫小路看着入口处的安检自信道。
“事先的搜查也很严密,不会让名顷得逞的。”大泷警官点头道。
棚子内高成听到了警察的讨论。
确实,如果犯人真的是名顷的话,很难混进会场,因为能够进去的只有参赛选手和工作人员。
但犯人是阿知波就不好说了,工作人员本来就是阿知波安排。
看着监控内火热进行的歌牌比赛,高成眉头微紧。
到现在他已经掌握了不少线索,但对阿知波的打算并不是完全清楚。
通天丹醫
矢岛的死很有可能是他发现了什么内情,因为调查名顷的事而遭到灭口,如果那副皋月会歌牌和名顷失踪或者遇害有关,那么矢岛死前观看大冈红叶歌牌对决就不是在练习歌牌。
记得录像暂停画面为大冈红叶获胜收拾歌牌的时候。
高成闭上眼睛,周围杂音避退,皋月会事件前后线索画面全部飞速掠过,从阿知波会长到关根等人的声音杂乱而又清晰,不断在耳旁回荡。
“当然是皋月取得压倒性胜利,名顷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老师因为眼疾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玩歌牌……”
“老师一开始就打算解散名顷会……”
“矢岛最近一直在调查老师的事情,所以我有点在意……”
“真的吗?歌牌真的完好无缺吗?!”
“尤其是大冈,她在名顷的指导下技术日益高深,多张拿手牌也几乎一样,而且歌中描述红叶情景的6张牌,两个人在比赛中一次也没有让别人得到,可以说是头号弟子般的存在……”
高成思绪收敛,视线又重新回到行军棚,眼前监控内的比赛已经进行到白热化,人数大减,看样子傍晚就能够战出决赛选手。
不管怎么谋划,阿知波最重要的目标都应该是决赛使用的皋月会歌牌,这次决赛恐怕便是收尾了。
皋月堂是最后的爆炸地点。
歌牌遭到毁灭,假名顷也会被灭口……
鉆石豪門:輕男鬥禦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服部和柯南也同高成一起关注着比赛会场,经过一番苦战的和叶总算跟随大冈红叶步伐进入决赛,会场响起一阵掌声。
“没想到那个女孩竟然进入了决赛。”
“是啊,真是令人惊讶。”
服部也颇为吃惊:“和叶很拼啊,这样就要进行决赛了。”
高成瞟了眼服部。
进入决赛可不一定是好事,皋月堂现在可是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
“砰——!”
会馆西侧森林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滚滚升起的黑烟一下子引起警方注意。
“防灾系统没有启动,难道是炸弹吗?”
“开什么玩笑?”
“怎么了?”服部疑惑看向帐篷外面,“这么吵……”
“森林西侧有什么东西?”绫小路钻进帐篷朝监控前的警员问道。
“只、只有老旧的库房……”
“监控呢?”
“那边属于设施外,没有摄影机。”
“什么?”
服部和柯南两个在混乱中匆匆赶往了升起浓烟的西侧森林,高成却没有跟上,看了看森林,转身赶往比赛会场。
主会场与皋月堂所在峭壁间的水潭上空枫叶飘飞,水面也被染成了烈焰般的橘红色。
傾城絕:江山枕上繡芙蓉
一艘小舟停靠在码头栈桥边,周围亮起一盏盏纸灯,枫树沐浴在灯光下,仿佛燃烧起来般。
最后的决赛便是阿知波摆渡,带着两名选手前往皋月堂,不过这会小舟码头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全民學霸 飛奔的鏈條
“你是?”
阿知波看着水潭边的背影,面色怔然。
“又见面了,阿知波先生,”高成视线扫过阿知波还有跟在阿知波后面的大冈红叶与和叶,“一开始我还很奇怪,觉得6张红叶歌牌未必要全部用上,
星緣沖天 北蝦
可是刚才我知道了,最后的两张歌牌是阿知波先生你……以及进入决赛即将和红叶小姐对决的和叶,因为不确定红叶小姐之外的决赛选手,所以直到半决赛之后,才向和叶的邮箱发送邮件,报名表上就填了邮箱地址,拥有选手资料的你可以轻松查看。”
“你在说什么啊?”阿知波茫然道,“城户侦探,时间已经到了,快点让我们去皋月堂……”
“抱歉,”高成摇头笑道,“那个又是炸弹又是汽油的鬼地方还是别去了,这场比赛就到此为止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冈红叶还有迷糊的和叶睁大眼睛看向高成。
“炸弹汽油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高成开门见山道,“阿知波先生其实就是这次案件的幕后黑手,目的是毁了决赛用的皋月会歌牌……”
“城户侦探!”阿知波严厉呵斥道,“不是已经说了吗?这次案件的凶手是名顷!你现在应该……”
“我现在应该去森林西侧爆炸现场调查是吗?那边只不过是你布置的一个幌子而已,我猜猜看,你该不会已经解决了前秘书手下吧?”
一號月臺的許諾
高成好奇道。
“故意让手下去那边,灭口手下的同时制造名顷自杀的案发现场?”
阿知波脸色难看不再说话,高成知道的似乎不是一般的多。
“有件事我从昨天开始就想告诉你,现在时机正好,”高成从阿知波身边走过,顺手将皋月会歌牌盒子拿来抱在怀里,“这副歌牌我从日卖电视台救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很有问题了,经过这几天的事情,终于有了结论。”
回头看着身形僵硬的阿知波,高成声音清澈。
“起因是去年红叶小姐获得冠军的皋月杯最后一场对决里,拿手牌和名顷先生一样的红叶小姐,最后抢到的那叠歌牌和名顷先生在某场比试中抢到的歌牌重叠方式相似,
虽然相当巧合,但就是因为这个,让矢岛发现了皋月会歌牌的秘密。”
木盒打开,里面依旧整齐码放着数叠歌牌。
小仓百人一首歌牌对决里,唱读人唱出上句,选手则抢到相应的下句歌牌,考验选手摆阵技巧、对诗歌的熟悉、反应速度、找歌牌位置能力以及出手速度等,不失误基本上抢到25张牌就能赢。
“歌牌的秘密?”和叶查看起木盒内的歌牌,却看不出什么问题。
“这副歌牌侧面有发黑痕迹,单独一张也许不太明显,但如果按照正确的顺序叠在一起,便形成了发黑的血指纹。”
高成作出最后推理。
“是用染血的手指抓歌牌时留下的指纹,5年前名顷先生并不是突然失踪,而是在同皋月私下比试取胜后遭到杀害。”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阿知波口舌发干。
“如果我没有猜错,歌牌上面是你太太皋月夫人的指纹对吧?”高成合拢木盒,“熟悉的歌牌,再加上熟悉的唱读录音带,对于皋月来说,是屈辱性的惨败,皋月完全不是名顷对手,会冲动也不是难以理解,只是……”
顿了顿,高成惋惜道:“她并不知道,名顷之所以提前一天私下比试,是为了第二天的正式比赛中主动认输,
那个时候名顷因为眼疾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再玩歌牌,只不是想最后和自己暗恋的皋月比试一场而已。”
阿知波瞳孔骤扩。
这些他完全不知道,也没想过。
天边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阿知波会馆一颗棵枫树被灯火照亮,倒映在水潭中,仿佛不在人间一般。
两行浊泪顺着阿知波眼角落下。
“是……是这么回事啊,皋月她要是听到会怎样呢?”
或许皋月最后已经想明白,所以才会郁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