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lr6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港樂時代-第452章 酒會相伴-ta9f1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今日对新人来讲,是喜气洋洋的。
在教堂举行婚礼,及拍完照后,接着移师在木球场举办一场小型鸡尾酒会。
现场布置小巧而精致,鲜花、彩带和气球,还有香薰蜡烛,渲染出十分浪漫温馨的气氛。
一杯杯酒和饮料,各式小吃、水果和点心,摆放整齐在餐桌面上。
草地上搭着一顶浅绿色的帐篷,有支小型乐队在试音,吹起萨斯风来,音色优美。
今天的婚礼酒会并不算豪华铺张,其实主要是徐家宴客,人情往来上的一些交际。
徐父是担任着保良局董事会的总理之一,在香港大大小小也算是个社会名人。
香港是个华洋混杂的城市,举办婚礼同时采用中西式,也是兼顾不同人的习惯。
自下十二点半开始,观礼嘉宾和的客人陆续进场,一时之间,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接着司仪宣布酒会开始,男女双方发表欢迎致辞后,酒会的气氛变得更加融洽愉快起来。
木球场的草地上,乐队开始演奏着音乐,现场飘扬着优美的旋律。
宾客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或者四处走动交际,洋溢着欢声笑语。
关母对这种场合不太适应,完全由他们来安排,她在一旁和卢父卢母商量着其他事。
毕竟对于她这种传统中国人来讲,今晚的婚宴才是最重要的事,其他都是次要的。
徐父和徐母主动去接过鸡尾酒会的主人公角色,负责招呼今天的来宾。
徐母推了推他,给他示意侧边的那群人,“那边的客人,你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徐父朝那边看了一眼,摇摇头,“让他自己去招呼吧。”
那边有七八个洋人和华人端着酒杯在谈笑风生,自成一个小圈子,和其他人有些区别。
他们虽然穿着一身西装,大家很容易猜得出得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敬察无疑了。
站中间的金发洋人,他就是九龙总部的指挥官武毅,其他围着他中心的人都是下属。
关正飞只是一个普通的督察级差人,人家自然是给面子卢东杰而来的。
徐父徐母之前对这个女婿并不满意,也一直反对两人的恋情。
不求说女儿什么嫁入豪门,好歹也是要门当户对,结果谈恋爱找了个穷小子。
尤其得知关正飞还是当敬察的,这就让他们更加难以接受了。
誰的青春不腐朽
但是没办法,这个女儿有自己独立主见,就算不结婚也要一直僵持着。
幸好关正飞也混出了一点出息,让人对他改观了不少,他们终于松口让两人成婚。
而且他还有个表弟给他帮扶着,日后在亲朋好友前提起,也不会失礼人家。
作为这场婚礼的男女主角,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备受嘉宾的注目。
关正飞穿着一套合身得体的礼服,拉着新娘子穿梭游走在宾客间。
他虽说不上一表人才,但举手投足间,还是有几分男子气概的风范。
徐若琪身上穿得婚纱,式样毫不夸张,可以说有点保守,显得她高佻秀丽纯洁。
此时,新郎和新娘子停留在一处,正在陪着一对打扮十分抢眼的男女在说着话。
重生之長風破浪 鋼槍裏的溫柔
那对中年男女的着装打扮很时髦,那种时髦是真真正正的时髦,太追得上潮流了。
而且打扮得地道而时髦漂亮,不但要有闲时,而且还要有那个闲钱。
从打扮来看,两人绝非是普通人。
不过对社交界稍微有点了解的人,一眼就能认出这两人的身份,所以是见怪不怪了。
原来是周启邦和谭月清这对伉俪,两人时社交界最活跃、风头最盛的一对名流了。
寵物嬌妃不要臉
几乎在很多场合的都能看到这对夫妇的身影,简直称得上是社交界和时尚界的「劳模」。
关正飞这个有牌烂仔出身的,和上流社会不搭边,所以是徐若琪和他们有交情。
周启邦出身名门,香港四大家族,周锡年爵士的次子,是含着金锁匙出世的公子。
周夫人作为社交名媛,对于上流社会文化的那套东西,是十分精通的。
今天这场酒会很多细节上的东西,有一半功劳要归功于她的指点。
卢东杰姗姗来迟地赶到了木球场,这场鸡尾酒会进行得如火如荼。
他刚才被几个小妹妹拉着他去当工具人,让他全程无条件配合来拍照。
他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又不是他结婚,至于缠住他不放吗?
相比于她们这些不务正业的伴娘和伴郎,张国容算是比较合格的伴郎了。
他此时正在认真地招呼宾客,和傅声和甄妮夫妇两人有说有笑,聊着什么。
他们的父亲张活海和张人龙两家是世交,两人的关系自然也是不差的。
怎么说都是有过救命之恩,两人今日于情于理都应该出席到场祝贺一番的。
卢东杰趁着空闲也没人找他,去餐桌拿了樽汽水,准备解解渴。
此时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带着几分调侃的笑意,“卢生,真是众里寻你千百度呀。”
卢东杰微微一怔,转过头不由微笑起来,“李sir,你今日真是赏脸呀。”
籃場掌控者
这个中年男人,是华人督察协会主席李耀辉,以往每年都要打交道不少。
李耀辉用玩笑的口吻说:“新郎哥有你这个表弟帮衬着,以后可是快马加鞭,前程似锦了。”
卢东杰笑着摆摆手,“李sir,你讲笑了,我可帮不了他什么,做人靠自己最实际,”
李耀辉一手端起一杯鸡尾酒递给他,“大家同僚一场,这一杯我敬你的。”
卢东杰一饮而尽,顺着接下话题,“以后大家是警民合作关系,一起努力扑灭罪恶了。”
李耀辉眼睛微不可察地一闪,豪爽地笑起来,“那就多谢卢生你的支持了。”
另類醫
两人看似在说着客套话,但都各自都清楚表达暗地里的意思。
卢东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露出玩味的笑意。
李耀辉自然是察觉到这段时间暗流涌动,他今天来这里,也有试探口风的意思。
卢东杰自然不会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所以他刚才表达的立场很清楚了。
这两天发生了一件小事,却突然是牵动了很多人的敏感神经。
前油麻地警署警长曾起荣,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被廉政公署正式发告示通缉。
曾起荣于1975年四月三十日,在一宗缺席裁判的串谋案件中,被合议庭裁定入狱三年。
但是他却在缓刑期间不知所踪了,有消息称,他在七五年乘坐渔船偷渡前往台湾,现时在台北与潜逃的其他貪官一同出入。
霸道之我非英雄
曾服务警界逾三十二年之退休前敬察足球队教练曾起荣,素有「曾咩喳」之称。
因其曾任职警界时为高级警长(咩喳)階级,并在油麻地警署驻守多年,关系网十分复杂。
在这个时候,廉政公署选择来追杀这位关键人物,虽然形式重于实质意义,但传递出来的信号就耐人寻味了。
这是究竟是敲山震虎,还是表达对敬队贪污集团绝不妥协的决心呢?
现在局势到了双方水火不容的地步,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触发冲突。
而这件事会不会成为导火线,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情况谁也说不准。
卢东杰若无其事地挂起微笑,然后走动起来,继续招呼今天出席酒会的嘉宾。
下午三时,鸡尾酒会完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