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vv0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64:切記不可劇烈運動(二更)鑒賞-n9nyg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徐檀兮摇头,表情很认真:“程及好像真的很喜欢你。”
戎黎:“……”
这么说gay里gay气的。
戎黎必须纠正:“不要乱说,我跟他只是普通镇友。”
——普通的、塑料的、靠金钱才能维系的镇友关系。
“他因为担心你,鞋都没换就赶来了。”
徐檀兮听懂了程及刚刚说的话,也看懂了他眼里流露出来的情绪,他对戎黎不只有感恩,还有欣赏与心疼。
戎黎嘴硬:“那是时尚。。”
徐檀兮不与他争论,只是笑了笑。
这两个别扭的人啊。
外面有人敲门,敲得很轻。
徐檀兮起身去开门。
是祁栽阳:“我在隔壁开了个病房,你过去睡会儿,戎黎这我来守着。”
说得好像医院是酒店。
太古剑神
没办法,资本家嘛。
“在隔壁我会睡不安稳。”徐檀兮劝道,“爸,你先去睡吧,已经很晚了,戎黎这边有沙发,我要是累了,可以在沙发上歇息。”
祁栽阳只能作罢:“那你饿不饿?”她晚饭也没吃几口。
“不饿。”
刚说完,傅潮生抱着两个纸袋子过来,一手抱一袋:“光光,我买了包子。”他把更满的那一袋给徐檀兮,“给。”
是豆沙馅的。
徐檀兮两只手接过袋子,温婉地笑笑:“谢谢。”
包子还是热的,他在路上一个都没有吃,给了徐檀兮一袋之后,他才戴上一只一次性的手套,开始吃包子。
徐檀兮问祁栽阳吃不吃。
祁栽阳刚想说不吃,傅潮生不情不愿地从自己那袋里拿出来一个。
“给你。”
是好不情愿的表情。
本来一点都不饿的祁栽阳就突然有了胃口:“我喜欢肉包。”
傅潮生很烦,不想给他:“只有豆沙的。”
行吧,祁栽阳“勉为其难”地一口吃了半个。
傅潮生抱着袋子里的包子,坐到椅子上,一口一口地咬着,先咬旁边的皮,一圈都咬完之后,最后才吃陷。
何冀北坐在对面,在看他。
“你也想吃?”
“没有。”
包子中间的褶皱歪了,偏到了左边。
何冀北是强迫症晚期患者。
傅潮生纠结了很久,重新拿出来一个,两只手戴上手套,把包子掰成了两半
他给一半给何冀北:“给你。”
祁栽阳是光光的爸爸,所以给一个。
何冀北是光光的丈夫的同事,所以只给半个。
何冀北接了:“谢谢。”
然后傅潮生侧了侧身,转到一边去吃。
半个包子吃完,何冀北用西装胸前口袋里的方巾擦了擦手:“你能不能站起来一下?”
傅潮生缓慢地抬头,看他一眼,然后低头咬一口包子,再缓慢地起身。
对面的墙上贴了一张普及医学知识的海报。
何冀北走到连排座椅的右边,把座椅往左推了大概有三十公分,然后站到中间来观察,观察完,又过去推了三四公分,再重新观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傅潮生吃着红豆陷,很满足的样子:“你在干嘛?”
“椅子没摆对称。”
何冀北忍了几个小时了,实在忍不了。
现在对称了,海报刚好在联排座椅的正中间。
傅潮生:“……”
第二天一早,任玲花煲了一大锅汤,用几个保温壶装好,还买了一堆早点,匆忙送去医院。
祁长庚一道过来了,病房里只有戎黎和祁栽阳在。
“杳杳呢?”任玲花问。
戎黎说:“她在隔壁病房和关关视频。”
任玲花把汤壶和早点放下,拿出来几个碗,用热水烫了一遍。
祁长庚坐到沙发上:“杳杳的事你知道多少?”他是故意挑徐檀兮不在的时候来问。
戎黎披着外套坐在病床上,气色比昨日好了一些:“大部分都知道。”
“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为什么会进LYG?”
多重人格的事祁家人还不知道,徐檀兮不想让他们担心,没有提过棠光和光光。
戎黎也不提多重人格:“她之前被绑架过,中间失踪了五年,那五年里她没有之前的记忆,以棠光的身份做了职业跑腿人。”
咣的一声,任玲花手里的碗滑出了手。
祁栽阳立马问:“绑匪抓没抓到?”
戎黎说没有:“当时一起被绑架的还有徐檀灵,我去监狱找过徐伯临和温照芳,他们也不知道绑匪是谁,而且有一点很奇怪,绑匪只索要一千万,也只肯放一个人回来,徐伯临夫妻瞒着徐家老夫人和徐叔澜,选了徐檀灵。”
不要钱,那很可能就是寻仇。
这个绑架案戎黎让人查了很久,但查得到的东西却很少。
“杳杳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撕票,她对这件事没有记忆,应该是当时受了刺激。”她病还没好,戎黎还没跟她谈过这件事。
话说到这里,徐檀兮进来了,屋里的几人默契地终止了话题。
任玲花把在眼里打转的泪花逼回去:“杳杳,过来喝汤。”
祁栽阳背着手出去了。
傅潮生还没走,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打哈欠,他很困,困得眼泪汪汪的。
祁栽阳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职业跑腿人怎么雇?”
他眼睛还半闭着,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张名片,放旁边座位上,刚睡醒不久,声音好奶:“发邮件到这里。”
祁栽阳把名片收起来:“什么任务都接吗?”
传闻是这么说的,说只要钱给到位,职业跑腿人什么都帮着干。
傅潮生打着哈欠:“不是。”
张贤与徐贤 黑色头发的天使
传闻果然是扯淡。
就是说嘛,他闺女管着LYG,怎么可能太乱来。祁栽阳继续说正事:“打人接不接?”
“要看打谁。”
“两个囚犯。”
LYG的职业跑腿人遍布各地各行,包括囚犯和狱警。
傅潮生好困,哈欠连连:“接。”
祁栽阳要找人揍徐伯临和温照芳。
下午,戎黎去骨科做了精密检查,全套检查下来,用了三个多小时。
他的腿还不能走路,徐檀兮向医院借了轮椅。
给他看诊的是骨科的主任医师,裴医生:“你之前是不是有过骨髓炎病史?”
戎黎嗯了声,转头去看身边的徐檀兮,她满脸担忧,愁眉不展的样子。
裴医生看着X光片:“先后动过几次手术?”
戎黎的腿一看就是动过大手术的,而且还是多次。
“两次。”他倒说得轻松,“在骨髓炎手术之前,还做过交锁髓内针和钢板固定术,另外还有韧带修复手术。”
“手术是在国外做的?”
“嗯。”
这么多次手术,他没瘸算是奇迹了。
“手术部位有不同程度的神经损伤,有比较严重的创伤性关节炎,还有轻微的骨刺、骨节凸出、骨质疏松等问题。”裴医生问,“有在吃药吗?”
“天冷的时候会吃。”
夏天还好,不怎么疼。
“考虑到你的腿已经动过多次手术,我不建议再开刀,保守治疗的话,根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后期调养得好,应该能维持现状。”
一等嫡
和之前的医生说得差不多,他的腿不能再动手术。
“抗感染要做好,可以适当地用中药热敷,定期做针灸理疗,如果条件允许,我建议偶尔借助工具,减少用腿。切记,不能剧烈运动。”裴医生打开电脑,“我先给你开点抗炎的药物,近期最好是坐轮椅,一周后再做复健。”
药开好了,满满一页。
徐檀兮上前去拿开药的单子:“谢谢裴医生。”
“跟我客气什么。”
从诊室出来,戎黎问徐檀兮:“你认识那位医生?”
“嗯,裴医生和三叔公是朋友。”
方鼎鼎也是骨科医生。
回病房的路上,戎黎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徐檀兮推着轮椅:“不用太担心。”她自己其实担心得不得了,还要安抚戎黎,“不会有事的,日后我们多注意一些。”
戎黎不是在想这个:“我在想,”刚刚到病房了,“行房算不算剧烈运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