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l41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 墨守白-第一二八六章 斷尾求生(二合一)看書-iyv6z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火光撕裂夜空,陡然响起的喊杀声让人格外的心惊。
山部落首领猛地一个激灵,从睡梦之中惊醒,惊慌之中朝着周围望去,正看到许多的人,在自己等人所在地的周围,将要将自己等人给围拢起来!
火光之中,月光之下,影影绰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从这动静来看,就知道这些人的数量绝对少不了!
惊醒之后就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况,令山部落的首领汗毛直竖!
飞马部落!
绝对是飞马部落了来!
如果不是飞马部落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大的声势,有这样多的人!
面对飞马部落,自己这个部落联盟的所有人一起出动,都也只是在被压制的很是凄惨的情况下,才能够存活下去。
现在在这里的自己部落的战力,连一半都没有,该死的飞马部落又是在这样的黑暗之中,猝然而来,直接朝着自己部落冲过来,动用了最为卑鄙的偷袭!
这自己等人还怎么打啊!
“¥@#!@#!”
“#@#!@23!”
黃泉有路 百墟
山部落的首领大声的喊叫着,朝着栓马的地方而去。
他的意思是让部落里的人,赶紧跑到栓马的地方来到马背上。
不管是与这些突然来袭的飞马部落的人对抗,还是做上一些别的事情,骑在马上,都是一个更大的优势。
一边喊叫着,一边奔跑的山部落首领来到了栓马的地方,快速的爬上马背。
也有数量不少的人,纷纷跟着他来到这里,解开马缰绳,往马背上爬。
刚刚的轰鸣声,以及此时陡然响起的喊杀声,令的这些马也都变得不安分,在这些人往马背爬的时候,不安的动着,将一些往马背上爬的人都给颠落在了地上。
異界青龍
此时此刻,陡然遇袭之下,整个飞马部落的临时营地,都已经是彻底的变得混乱了起来!
人喊马嘶之声不绝于耳,人以及牲口这些东西胡乱的奔跑。
当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营地之中响起ꓹ 一道如同闪电一般的亮光一闪而逝之后,整个飞马部落营地这里ꓹ 就彻底的乱了起来。
根本不用骑在马上惊骇欲绝、万分茫然的山部落首领做出什么反应,他胯下受惊的战马就已经是先一步的行动起来,带着他朝着一个地方胡乱的跑去ꓹ 在跑动之中,不知道踩踏了多少的事物……
“轰轰轰!”
青雀部落的人故技重施ꓹ 在周围布置下陷阱之后,依照着之前迫降、俘虏飞马部落众人的经验ꓹ 开始动用火药武器摧毁敌人的胆气ꓹ 并将试图逃窜的敌人给截留回去。
享受人生 思雨
虽然很多人都在大声的喊叫着冲杀之类的话,但真的是没有什么人往上冲。
这是二师兄之前交代过的。
虽然部落里的人,在定期举行的训练之下,近战的能力一点都不差,但在能够用火药远距离就将这些敌人给解决了的情况下,二师兄是不会让部落的人去近战的。
毕竟只要是近战,就有可能会出现伤亡。
一个个的火药武器被点燃ꓹ 朝着需要的地方投掷而去,发挥着它们该有的作用。
震耳欲聋的霹雳声ꓹ 以及火药武器那惊人的杀伤力ꓹ 将诸多的恐惧带给了山部落的人ꓹ 让他们变得极度恐惧。
虽然恐惧ꓹ 但因为周围那一声声恐怖的炸响存在的情况下,渐渐的ꓹ 倒是没有什么人敢再朝着别的地方跑了……
天色变亮的时候ꓹ 这场根本没有任何悬念的的战争ꓹ 就已经结束了。
早已经控制住局面的青雀部落人,将该捆绑的都已经捆绑了。
也是一直等到这个时候ꓹ 许许多多的山部落人,以及飞马部落的人,才算是彻底的看清楚这些人的样子。
这些人根本不是飞马部落的人!
说的语言什么的,完全对不上。
被俘虏的人之中,有昨天的时候随着山部落的首领一起去追赶那几个出现在自己等人后面的那些不速之客的。
这个时候看着这些敌人的真正形象,心中的那种感觉,就别提有多复杂了。
就在昨天的时候,他们之中还有着很多的人出声嚷嚷着,把那几个人给弄死什么的,结果现在……
他们昨天的时候,只以为那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部落,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放在心上,只要不是飞马部落的人,就完全不用在意。
结果现在……
大齡未婚
这些人比飞马部落的人还要恐怖!
面对飞马部落的时候,自己等人虽然很是恐惧,但终究还是能够战上一战的。
但是此时,对上现在这些恐怖的人,自己等人是真的升不起什么作战的心思!
因为眼前的这些人更为的恐怖!
妻不可欺,完勝百變總裁 花舞錦都
自己等人原本的时候觉得已经是最强的飞马部落人,与这些人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二师兄看着眼前的收获的,却并没有露出多少开心的神色。
这一方面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时候,还是有着一些人趁乱逃走了,另外一方面则是,此时的收获之中,少了很多东西。
比如没有多少马,成年人也不多。
大多都是走不快的未成年人。
这种人口结构是非常不合理的。
再加上所发现的大量人口、牲畜向西面行走时留下的痕迹,二师兄等人已经知道,有着为数不少的人与战利品,在自己等人还没有过来进行包围的时候,就先一步的从这里离开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二师兄心中当然不满,不开心。
“走,我们这就去追赶那些走脱的人!食物在路上边走边吃!”
聽說你也愛我 東風呂
二师兄出口这样招呼到,然后带着部落的众人,骑着马,朝着西面出发。
部落里的人纷纷响应,不顾疲惫,骑上马与二师兄一起朝着西面追赶过去。
他们不想给那些人丝毫喘息的机会,只想早点追上那些带着战利品跑路的家伙,将他们给围拢起来,然后将属于自己部落的东西给夺回来!
并将这些家伙们也给变成自己部落的战利品!
二师兄一行五百人迅速离开,对继续对敌人进行追击,并不代表放弃了已经得到的这些俘虏们与战利品。
这一次一共来了六百人。
五百人继续追击,剩下的以韩有良为首的一百人留下看住这些俘虏与战利品。
韩有良等人虽然也想继续对敌人追击,却也知道这个时候需要一些人来做这些事情,因此上就接下了这个任务。
韩有良是一个聪明的人,聪明人最大的特点就做事情的时候喜欢动脑子。
就比如现在的韩有良。
他依照部落里之前已经有的战例,开始熬煮食物,一方面是自己等人食用,用来一方面则分给俘虏一些。
極品淘妻限量版
当然是所有的俘虏都有,不过却有多少的区别。
那些愿意在这个时候帮助部落里等人,在这里管理和放牧牛羊的未成年人们吃的多,不愿意的就吃的少。
这样的事情只限于那些未成年人,其余的大人,尤其是那些现在还被捆绑着手脚的山部落的人,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机会,只能吃最基础份量的食物,保持着不被饿死也就是了。
那些未成年人们,也不是所有的都可以去管理这些牛羊,只有一小部分有这样的资格。
一开始的时候,韩有良向这些未成年人们传达这个意思的时候,只有不多的孩子战战兢兢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等到后面他们吃食物吃的比别的人多之后,在饥饿的肚子的操控下,剩余的人顿时就感觉到了浓浓的羡慕。
等到这些人鼓足勇气表示自己等人也愿意一起做这样的事情时,韩有良却不同意了。
这样以来,就让那些一开始的时候,就为部落里放牧牛羊的孩子们,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地位。
为了多吃饭,为了能够保住这种与一般人不同的地位,这些孩子们,放牧牛羊放牧的更为用心了。
有了这样活生生的例子在,等到到了下午时分,韩有良再一次的表示自己要挑选出来一些人做事情的时候,这些俘虏们变得积极多了。
甚至于连一些被捆绑住手脚的来自于山部落的俘虏,都表示自己等人愿意这样的事情。
韩有良当然不会允许山部落的人做这些事情,他再一次的从飞马部落的那些未成年人中挑选出来了一些,来做事情,作为奖励,当然也是可以多吃饭……
就这样,通过这一系列的手段儿,等到了当天晚上的时候,很多青雀部落的人,都解放了出来。
原本应该是他们来做的事情,现在都被这些俘虏们给做了。
还不用担心这些俘虏们会有多少逃跑的。
实在是不错。
不得不说,这韩有良确确实实是一个人才,是青雀部落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的中坚力量……
山部落的首领显得格外的惊慌,整个人又惊又怕,极为疲惫,却不敢歇息片刻。
他是真的怕了。
昨天晚上的那种经历,对于他而言,真的如同噩梦一般!
不!比噩梦更为可怕!
哪怕是在梦中,他都从来没有梦见过那样恐怖的情形。
那惊天的爆炸声,那随着那恐怖的爆炸声而出现的恐怖伤亡,真的是将山部落的首领,吓破了胆。
昨天晚上的时候,山部落的首领,带着一些部落里的人,侥幸从那恐怖的地方逃了出来。
是真的侥幸。
哪怕是现在山部落的首领自己,想起这件事情,也一样是觉得自己格外的幸运。
此时的他,正带着一些人一路急匆匆的朝着自己部落而去。
寶寶五歲·首席總裁,別碰我
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了,只想带着人快速的赶回到自己部落。
在做这件事情之前,他先带着跟着他一起从恐怖的地逃出来的人,追赶上了依照他的命令,先一步带着成年的女人以及走的快的马这些东西在前面行走的人。
然后下达了一个令许许多多山部落联盟的人都感到吃惊的命令!
这个命令就是让少数的一些山部落联盟的人,驱赶着这些俘虏以及牛羊这些战利品,快速的朝着别的方向而去,其余山部落人,在这里分散开来,朝着周围散开,然后骑着马快速的往部落所在的地方而去,到部落进行集合。
按照山部落首领的说法,这样的举动等于是将这些自己等人辛辛苦苦得来的俘虏与马匹这样的战利品,给拱手让给了其余人!
用这些俘虏与马匹留下的痕迹的吸引住在后面进行追赶的人,然后他们好趁机逃回部落摆脱这次危险。
等于说是,不管那些恐怖的人有没有追赶过来,他们都是将这些到手的东西给直接丢弃了……
一下子丢掉了这样多的东西,而且还是自己部落辛苦得来,并为之欣喜不已的东西,山部落联盟的人自然是万分不舍。
甚至于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不少人为此而对山部落首领进行了质疑。
不过等到山部落的首领,将他们在后面的时候遭遇到的恐怖事情给说了出来,并明确的表明,后面所出现的那些敌人,比被飞马部落酋长带着的飞马部落人还要强大与可怕之后,这些山部落联盟的人,很快就不在坚持了,开始按照山部落首领做出来的安排行事。
实在是这些年来,飞马部落的人,给山部落联盟的人,留下了太过于深刻的印象了。
仅仅是飞马部落,他们就已经是应付不了,结果现在居然是来了一个比飞马部落还要难缠,还要恐怖的部落,这……
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山部落联盟的人,会这样干脆利落的按照山部落首领的命令行事,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得了……
当最后几个驱赶着她们快速往前走的山部落联盟的人,也都骑着马快速离开之后,这些突然之间一下子就恢复了自由的飞马部落的女性原始人们,一时间都有蒙了,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情况,这些山部落的人在做什么。
甚至于一些人,都想要骑着马随着他们一起离去,结果却被山部落的人给赶了回来……
这都是在做什么啊!
之前的时候将自己等人给劫掠出来,怎么现在就又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了?
部落里没有了男人,这可该让自己等人怎么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