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opd都市言情 暗月紀元 ptt-第七百三十六章 最終任務(上)-1z7bm

暗月紀元
小說推薦暗月紀元
钢铁血城是一个残酷的地方。
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战斗,而大大小小的战争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每隔几天总会发生一次。
所以在这一片土地,时刻都弥漫着一种带着压抑严肃沉重的铁血气息,这里只属于军人,属于战士。
但星火大队在这时代的长城之中,是一个例外的存在。
毕竟聚集了一批大有实力的天才少年,一般的战斗吓不到他们,一般的任务也为难不了他们,加上少年人的野心和无所畏惧,总算为钢铁血城带来了一点点别样的生机。
有战士看着这一批注定会成为钢铁血城中流砥柱的少年们,还会开一句玩笑‘这些家伙,就算让他们组团去猎杀一只七级兽王,他们也会很兴奋吧。’
是的,兽王!钢铁血城对于能够统领一群凶兽的特殊凶兽的称呼,就算同样级别的凶兽,一只兽王可比一只普通凶兽要难对付的多。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儿,倒也能看出大家对于星火大队的包容和期待。
觉得虽然是一群狂妄的家伙,但总有一天能担负起重任。
“这一次,可以吗?”李烈整了整自己的斗篷,低头沉默的走出了星火大门的营地大门。
雪季已经过去,但早晨的风还寒凉,是那种让紫月战士也能感觉到冻人的凉。
想着,李烈心里嘀咕了一句‘讨厌的天气’,又停下脚步,朝着正缓缓关上的营地大门内看了一眼。
今天的紧急晨会已经结束,并且宣布了一天假期,可出奇的,这么难得的一天假期,可以任由这些精力过剩的家伙们折腾的一天假期,却没有引起他们任何的欢呼,反而营地的气氛出奇的沉默,就算李烈已经走出了大门,可是队伍依旧没有解散。
所有人都还像没有回过神一般的望着高台,可是高台之上播放的那一段关键的任务投影已经结束…
“这一次,可以吗?”看着这一番情景,李烈又忍不住整了整身上的斗篷,低头点上了一支钢铁血城特供的烈性卷烟,沉默了好几秒,这才在大门关上的瞬间,吐了一口烟,转身走掉了。
**
震撼,沉重,愤怒,悲哀,紧张….就算这些词语都不足以形容此刻展翼全部的心情,尽管他的脸上的神情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内心是多久没有如此如同地动山摇一般的震动了?展翼为此还特别回想了一下,上一次这样的心情怕是要追溯到两年多以前了,收到唐凌的死讯。
从此,他以为这世间可能再没有别的事情能让他如此动摇了,没有想到李烈将军一个短短的任务投影,竟然能!
在展翼的耳边,呼吸声此起彼伏,都是精英,都是天才,任谁都想要下意识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到底还是控制不住吧?
是的,只要是人都没有办法控制。想到这里,展翼不知出于何种心情看了一眼李斯特。
李斯特比起别人,显然更加能够隐忍一些,但从他的脸上也能看出一丝震惊的神情,眼中也有愤怒,不过更多的还有某一种兴奋。
展翼沉默的转头,不再言语。
他想起了那九个老家伙讨论,人最后的一丝底线在于——他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人?如果他还知道,还能为人这种生物而产生的情绪的话,那么这个人还算有底线。
可惜这个时代,有太多人已经没有底线了,或者底线随时都会消失。
看起来李斯特还有底线,但更多的兴奋是在于他想要立功吧?而到最后他的底线会不会丢失呢?
但不管他会不会丢失…展翼依旧一脸平静,望着天深吸了一个口气,第一个离开了队伍。
“这个家伙,面对这样的任务也这么冷静?”韩星看着展翼的背影,拳头还紧紧的握着,可心中却也忍不住升腾起了疑问。
这也不能怪韩星有疑问,实在是这投影的内容太过,太过…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形容,看看所有人呆立在这里的反应,就知道看了这投影以后,没人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
而展翼竟然可以这样冷漠的离开,这个喜欢独来独往的家伙,心是冷的吗?
韩星自然不愿意这样去想,实话说他对展翼颇有好感,或许是自作多情吧,反正韩星认为展翼对自己也没有那么冷漠,有好几次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的帮了自己…
或许,他不喜欢表露情绪吧。
韩星这样想着,再次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高台,刚才震撼的画面已经消失了,站在这里也没有用,如果之后这就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和挑战的话,一秒时间也不要浪费。
想到这里,韩星毫不犹豫的走了。
实际上当展翼离开以后,李斯特,露娃等人也离开了,随着这一批顶尖天才的离开,队伍终于是渐渐散去了。
**
是夜。
星火大队安静的出奇,实际上这一整天的假期星火大队都很安静。
没有一个人出来找什么乐子,反倒是平日里很少有人去挑战的一号重力训练室今天排起了长队,密集的使用让一号重力训练室消耗了七块高纯度万能源石。
要知道,这种高纯度万能源石可是比作为硬通货币使用的万能源石更加纯净,这种消耗如果不是钢铁血城,恐怕换做任何一个大势力都会觉得承受不起。
不过军营有军营的规矩,在资源上对星火大队当然不会吝啬,但到了时间,包括一号重力室在内的所有训练室都关门了,而直到这时这些天才少年才满是不甘的散去,各自回到了营房。
韩星全身都是汗水,甚至今天过度的训练让他身上都出现了道道伤痕,但这些都无所谓,明天去领一些恢复伤口的药剂就行了。
韩星不怎么想说话,草草的冲洗了一下身体,就上床拉上了自己的床帘,沉默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实际上,这住了四个人,平日里也不见得安静的营房,没有一个人想说话,在每个人都发疯的训练以后,一安静下来脑中全部都是白天所看见的景象,和之后几个月就不得不面对的任务。
“这是人类最顶尖的情报员,实力达到了六阶的,还有精跃师天赋的优秀紫月战士,用生命换来的一段画面。”在公布这一段画面之前,李烈是这样开场的。
接着没有任何的废话,所有星火大队的天才士兵们看到了如下的画面。
一个城市,一个巨大的城市。
就算是天才士兵们见多识广,不像大多数人们那样对地底种族一无所知,但这样巨大的地下种族的城市,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就是这么第一个画面,就震撼到了所有的天才士兵们。
这种震撼是来自于一种说不清楚的心情,尽管从紫月惊变夜开始,人类就开始了与地底种族的缠斗,到如今捣毁了那么多地底种族的聚集点,人类对地底种族还是一种鄙夷的心态。
这种心态就像人类自认是这个星球天生的主人,曾经有过那么辉煌的文明,创造了那么多别的生物绝对不可能创造的奇迹,且拥有无比的智慧,有着上天的眷顾。
至于地底种族,那是野蛮的蛮夷!看看它们的聚集点吧,和人类根本无法相比,和人类…
‘咕咚’,很多天才少年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巨大的城市就像一个耳光,扇在了人类的脸上,忍不住有些火辣辣的。
不愿相信,不敢承认,巨大的危机感,说不出的…画面还在继续,从上空俯瞰的视角,只是一眼就能看见在城市的中央有着一个闪亮的,巨大的仪器。
这个仪器之所以闪亮,是因为它的许多部件都是用前文明的人们视为珍宝的钻石所打磨而成。
讽刺的是,曾经一小颗都能卖出天价的钻石,在这里被大块大块的使用,看起来廉价无比。
但这些不是关键的细枝末节,而地底种族会利用地热做为能源,钻石做为它们独特仪器的材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只不过如此巨大的仪器…
果然啊,在这巨大的仪器之下,有一条‘河流’,这可不是地面上普通的河流,而是一道真正的岩浆之河,只是看一眼,就能感觉到它惊心动魄的热能,而这些热能毫无疑问的被那巨大的仪器转化为了各种能量,输送到了这个城市的各个地方。
显然,如此巨大的城市只是一台这样的仪器是不足以支撑的,很快随着镜头的移动,天才士兵们看见了一台又一台规模相比于这个小一些的仪器,用一种非常合理的布局充斥在这个巨大城市的各个角落。
相比于人类的城市,这个地底种族的城市是一个‘立体都市’,无数条道路上下交错着,通往各个岩壁,而岩壁之上有着大大小小无数的洞穴,闪烁着不比人类安全区的,不,应该是前文明的城市差劲儿的光芒。
虽然因为视角的问题,看不清楚细节,但就从这闪烁的灯火,也能感觉到这座城市的繁华。
甚至还能从交错的道路上,看到一个个奇怪的运输工具,以及一些让人非常陌生的地底生物。
在这时,画面只进行了几秒,天才新兵们就已经被镇了,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略微带着喘息,显得有些急促的声音响起:“这不是一座城市,它是复火族第三军营。事实上它们的城市更加震撼,地底有你们想象不到的东西。”
这段话说完,画面消失了,变成了一片黑暗。
接着天才士兵们听到了一阵奔跑的声音,从声音来看,这速度非常的快,时不时传来的破空声,证明了这个拍摄画面的人绝对是一个高手,只有高手才能跑出这样音爆声。
在这样莫名的声音持续了一分多钟以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一阵阵的喘息声,用了足足十秒,这位高手才平复了他的呼吸,用很小的声音继续急促的说道。
“我们在地底和它们战斗毫无胜算,至少现阶段毫无胜算。”
“它们比我们更容易得到一些资源,毕竟是在地底。地底有着我们曾经不曾了解,了解了也无法凭人类的手段得到的一些资源,而这些资源到底便宜了这一直仇恨我们的复火族!它们想要灭绝我们,是灭绝我们。”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听出了那个高手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痛恨,沉默了几秒后,他又说道:“但是,在地面我们还是主人。这星球原本就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源自这星球,这一点是笃定的。”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在场的天才士兵们脸色变得一片严肃,那种看见地下种族的城市之后说不清的心情变得更加激昂了一些。
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就算人类的自私也好,总之绝无可能和另外一个种族共享这颗星球。
这种自私理所当然的也不用愧疚,地底种族不是一样想要灭绝人类来真正占据这星球吗?
星火大队的天才士兵们在这一刻,忽然有了一种责任感,一种绝对不容后退,不能妥协的责任!!
而画面此时还是一片黑暗。
在又沉默了几秒之后,画面中那个声音再次开口了:“我刚才说我们和复火族的战斗必须选择在地面,只有在地面我们才有优势。”
“可是现在我必须请求总部,不惜一切代价,深入地下,捣毁第三军营。”
“接下来我要开启密码,将我这十年来收集的情报,编为了特殊数字的情报还原成画面,而这些画面就是理由。如果这些画面引起了大家很不愉快的心情,我在此对大家抱歉。”
这是位英雄啊,潜入地底种族十年收集情报,为什么要抱歉?所有的天才士兵们既疑惑又愤怒。
但接下来,播放的一段又一段的画面,却让大家很快就理解了这抱歉的含义。
想到这里,韩星忍不住再一次回想起那些画面,尽管今天发狂的折磨自己,用了最高强度的训练想要让自己不要去想起,想要让自己麻木,可是还是…
‘咚’,韩星一拳狠狠砸在了墙壁上,没有人为韩星这莫名其妙的动静而抱怨。
实际上,韩星这样发泄一般的动作反而引发了所有人一连窜的连锁反应,有人也沉闷的挥出了一拳,而有人则低吼了一声…压抑的心情总是需要发泄。
都是二三阶以上的紫月战士,他们发泄般的动作引发的动静绝不会小,很快营地之中就传来了各种奇怪的声音。
露娃坐在轮椅上,神情也开始有了变化,从小身体孱弱,很早熟也很聪明的她,也忍不住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轮椅扶手。
地底种族,早就知道它们的存在,不知道人类在它们眼中是什么样的,它们了解人类多少?
可是到如今,人类对于它们的了解却是如此的有限。
包括自己,父亲是高高在上的翰皇又如何?露娃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是这样的无知。
她闭上眼睛,想要让大脑放空,不要再去反复的回想那一幕最刺痛她的画面,可无论如何…那副画面却如同扎根一般的在她脑中反复的浮现。
此刻,军营里大家各种默契的,心照不宣的发泄声,就如同一剂催化剂,在将那画面放大。
那是一个实验室。
实验室的外围则是关押着人类的囚室,用囚室形容合适吗?或许并不合适,因为在那里人类是随时会被取用的实验材料,材料而已…那么,该叫材料室?
这是一种深刻的侮辱,露娃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手紧紧的握着轮椅的扶手。
她根本不想回想一个又一个站不直身体,也躺不下的人,蜷缩在那‘材料室’的模样,那麻木而毫无希望的眼神…
然后他们被那所谓的复火族挑挑选选的拉出来,然后!!
露娃深吸了好几口气,前文明曾经记录战争,记录过人类对人类做过的各种残忍的事情。
露娃认为那就是人类的劣根性,是所谓恶的极致。
可是这种恶,放在异族之上就绝对没有负担了,它们或许根本不认为对人类所做的这一切是恶,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行为,所以这种露娃以为的残忍被放大了十倍。
那些具体的实验画面不能再回想,一想起来露娃的胃就开始抽搐,非常的想吐。
而就在那种极致实验的同时,地底种族依旧将人类当做食物,时不时的就…
“那是对生命的漠视,那复火族对生命没有起码的尊重。而人类身上,这份尊重一直没有消失。文明?它们不配称之为文明。”
“亨克,我是不是啰嗦的说了很多?”李斯特转身望着亨克,他认为身为王者,内心应该保持某种坚硬,才能成就最后的慈悲,这样的啰嗦会不会显得软弱。
“不,你说的很对,你也需要排解这些情绪。”亨克的语调非常温和。
李斯特今天也疯狂的折磨了自己一天,可显然这种折磨不足以发泄他的情绪,从很多细节就看出李斯特一直在隐忍,对于这些亨克是了解的。
而他反而喜欢李斯特这样的啰嗦,这个时候的李斯特显得更加的真实,甚至还有一点温暖。
可李斯特显然不满,他不耐烦的一挥手,到底不再抱怨,第三军营的实验室画面只是众多画面中的一个,但无疑那是最刺激人的一个。
李斯特不想去反复回想那些,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想一想别的,就比如…那些披着黑袍的人类叛徒究竟是谁?他们用了什么办法,捕捉了一批又一批的人类进入地下,和复火族交易,给复火族提供实验的对象?
这里面甚至还包括好些紫月战士,而每一个紫月战士都是人类的财富啊!
关键是,地下种族的实验已经有了明显的成果。
李斯特想起了画面中地底种族合成的所谓一型,二型等等怪物,李斯特的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没有办法,那些怪物显然还有人类的意识,当成为了怪物以后,那种绝望的咆哮。
“妈的!”李斯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刷’的一声站了起来:“该死的地底,不,复火族!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它们怎么会存在的?何时存在的?它们有什么样的历史?有谁能够告诉我这些?”
“亨克,我该用什么证据来笃定,我们就是这个星球的主人?有人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一定是的,为什么要瞒着大多数人呢?不,我也是被隐瞒的!”
如露娃所想,人类对地底种族显得是那么的无知!而这种无知注定会让聪明人引发许多的联想,很多疑惑注定也会爆发,这一夜并不只有李斯特一个人这样想,许多的画面重叠在一起,已经快要指向最终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