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hc1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六百二十二章 老子成了明教教主?展示-dsvlt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挥手,对身旁的狗儿道:“着人去把方娇请过来。”
用词是请。
这就很有意思了。
说明此刻在朱棣的心里,还是想着听从黄昏的建策,招安明教。
黄昏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没过多久,方娇来到乾清殿。
行礼。
朱棣免礼,问道:“你先祖公是宋时方腊?”
方娇回道:“回陛下的话,是的。”
朱棣点点头,“你如今是明教圣女,在圣女之上,可还有其他人物,又在何处,又是何等身份蛰伏在民间?”
方娇微微蹙眉,答道:“有的。”
并没说其他。
当然不会说,现在还不到托盘的时候,而且方娇也不会和盘托出,一旦说了,那么明教就真的完了,至于严训逼供她……方娇并不畏惧。
不是不怕死。
也不是硬汉。
愿意跟着孙隽来到京畿,是为了她儿子的未来,但如果这未来是要用明教数万教众的鲜血来铺一条金光大道,方娇宁愿一死。
作为明教圣女,她有办法在言行逼供之前不受痛楚的死。
江湖草莽,总有旁门外道。
朱棣略略失望,又在意料之中,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挖出明教的根,也不至于让它成为隐患,从父亲章国到如今,大明官府这些年其实抓过不少明教高层,但都没触及到最核心的人物。
要不然朱棣早就对唐青山下手了。
点点头,神情凝重,“浙江明教教徒暴乱,袭击锦衣卫地方卫所衙门,并从地方驻军卫所中抢夺军械一事,可是你们明教所为?”
方娇颔首,“是的。”
朱棣目光蹙起,略有不爽,“你一手策划的?”
方娇没有撒谎,“可以说是。”
朱棣不解了,“什么叫可以说是,意思说也可以说不是?”
方娇应道:“是的。”
朱棣沉吟半晌,“说说看。”
方娇道:“是黄昏让我策划此事,一次吸引于家埭那边的注意力,让他能顺利救出唐青山,所以民妇顺势为之。”
朱棣看了一眼额头上出了一层密汗的黄昏,问方娇,“你为何要听黄昏的话?”
方娇道:“他本是我明教高层。”
朱棣倏然怒睁双眼,“……”
朱高煦和朱高炽、纪纲三人心里长出了口气。
朱高炽暗暗着急。
黄昏听到这话之后,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感情在这里等着老子,别说,方娇这么一说,自己还真是百口莫辩。
朱棣基本上已经能猜出前因后果了,许久,才平复了情绪,问道:“你们抢的地方卫所的军械,现在何处?”
方娇犹豫了一下,“已移交给黄昏的人。”
朱棣倒吸了一口凉气。
朱高煦立即上前一步,“父皇,黄指挥是明教中人,这一点我们早就知晓,原本以为他是利用明教身份来行事,以便为江山社稷的稳固消除明教的威胁,现在看来,他这完全是私欲,微臣甚至怀疑,黄昏就可能是明教教主,要不然唐青山和方娇为何如此听命于他?”
朱棣看向方娇,“是吗?”
朱棣虽然不愿意相信黄昏是明教教主,但又觉得儿子说的在理。
唐青山对黄昏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方娇想了想,“反正黄昏来找我时,手持了只有教主才有的信物,不过我们教主有多重身份,所以这只是一种可能。”
说到这里,方娇的眸子里一闪而逝一抹愧疚。
朱棣冷笑,“只有你们明教教主才能持有的信物么?!”
那就是了!
天子多疑,哪怕是永乐大帝,此刻也相信了方娇的话,而开始猜疑黄昏,但旁观者清,太子朱高炽很敏锐的抓住了方娇那一刹那的神情变幻,他愕然的看向孙隽。
孙隽微微摇头,示意太子殿下,这件事你不要去掺和。
方娇点头,“是的。”
朱棣陷入沉默。
大殿之内,再无人说话,朱高煦和朱高燧、纪纲三人欣喜若狂,六部尚书、都察院左右都御史、大理寺卿不明真相,继续看热闹。
若说黄昏是明教教主,这些大佬们还真有几分相信。
黄昏的发迹确实太诡异。
而且他历来的行事作风,又确实和大明的官场格格不入,总感觉他超脱于大明官场之上,那么他是明教教主,也大有可能。
明教终究是邪教,发源于西域那边,如果黄昏是教主,那么肯定去过西域,接受到一些大明境内没有的东西,那么他的反常就可以理解了。
而且神棍入仕,这不就是明教惯用的迷信伎俩嘛。
黄昏看着满堂寂静的乾清殿,心中思绪电光闪过,事情超脱了预期,难怪自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感情没料到方娇的倒打一耙。
是自己太信任孙隽了。
不过也是奇怪,孙隽是太子朱高炽的势力,为何要在这件事上针对自己?
黄昏看向孙隽。
孙隽面无表情。
他心中的思绪也在翻转,为何要趁这个机会对付黄昏?
明教暴乱的事情必须要有人来背锅,浙江承宣布政司的人兢兢业业,不该被这件事牵连,而太子的东宫位置也不稳妥,更不能被黄昏牵连,何况要斩断这件事对太子的影响,就必须让黄昏一个人把锅全部背下来。
孙隽,不是被驸马王宁给收买了,而是趁势保护太子。
当此事止于黄昏,则太子便无风险。
若是此事没有在黄昏这里打住,汉王、赵王和纪纲不会善罢甘休,继续拿这件事做文章的话,利用太子和黄昏之间的牵扯,意外太多,无法控制。
现在好了,黄昏是明教教主,按照孙隽的理解,朱棣会认为自己儿子再疯狂,也不敢和黄昏牵扯在一起,之后汉王和赵王、纪纲再怎么泼污,太子都会安然无恙。
这是一着断尾求生。
而在此之外,孙隽作为文臣,目睹黄昏这些年的作为,他其实很是担忧,文武并重的黄昏,一旦将来坐大,真要让他掌控了明教和神机营,太子怕是压不住。
所以……不如趁早解决!
何况浙江这盘局,汉王和赵王、纪纲本来就是要对付黄昏,只不过看是否有机会将太子拉下来,所以孙隽要做的,就是防止太子被牵扯过深,让黄昏一个人背下最重的锅,这样一来,陛下反而不会再怀疑太子了。
孙隽错了吗?
没错。
他比乾清殿中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朱棣,都还要看得更远。
官场争斗本就是这样,上一刻还是朋友,下一刻就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