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bgj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好萊塢往事 愛下-第三百八十六章 《蜘蛛俠3》(1)推薦-1qekj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一提起彼得-帕克,人们的脑海里总会冒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个金句。
紧随其后的,便是小蜘蛛那苦哈哈的成长历程。
似乎除了这些东西外,他的身上没有任何闪光点。
但——
好吧,这其实是个事实。
因为和青少年有关的成长话题,才是成年人喜欢讨论的热点。
就比如说托比-马奎尔版本的《蜘蛛侠》系列,虽然它是传统的三段式升级流,但在剥掉技法的外衣后,它讲述的依旧是个成长的故事。
从第一部的成为蜘蛛侠,到第二部的认清责任,再到第三部的灵魂升华,这所有的一切,皆是在展现青春期孩子们的抉择对未来的人生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
还比如说安德鲁-加菲尔德版本的《超凡蜘蛛侠》系列,虽然整个系列没有第三部,但仅是一二部的剧情,就能让观众瞧清彼得-帕克的挣扎。
岳父死了,女友死了,但彼得-帕克依旧扛起了责任。
这种大无畏的选择,不就是变相的洗脑教育吗?
即便是掺杂了漫威爆米花的汤姆-赫兰德版的《蜘蛛侠》系列也是如此。
《英雄归来》讲述的是彼得-帕克在超级英雄身份与高中生活中的抉择,《英雄的远征》讲的则是彼得-帕克在瞧见超级英雄这一职业的危险性后,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忧虑,最终克服,而之后的第三部嘛,大概率讲的还是身份暴露之后,内心的坚定和责任的确认。
甭管怎么拍,甭管让谁来拍,彼得-帕克都逃不出成长的怪圈。
如此一来,当阴雨连绵的纽约出现在银幕上时,那压抑的氛围不仅没有让在场的嘉宾感觉到一丝不妥,反而令他们觉得正常至极。
因为这,就是通往成功的财富密码!
以俯视苍生的视角简单的展现了一下雨天的纽约后,银幕上的画面,也缓缓下拉,当大地纹路愈发清晰,街头巷尾近在眼前时,那种巨大的反差,给人一种莫名的空落。
前一秒,你还在云端俯瞰蝼蚁,下一秒,你便和蝼蚁共存亡。
那种跌落神坛的错觉,能让人的内心升腾起不爽之感。
若在此同时,直接切入街头械斗,那杂乱无章的肉搏,撕心裂肺的吼叫,癫狂残忍的笑容,就更能谱写出一曲生动且美妙的地狱乐章。
是的!
不喜欢拖拉的詹姆斯-卡梅隆又一次选择在影片开始便切入正题,十秒钟不到的时间,他就已经向观众们展现了纽约街头的罪恶,飞车抢夺、持刀抢劫,那都是轻的,帮派分子在警察的注视下持枪交易毐品,恐怖分子直接轰开银行金库射杀安保,那才是常态。
而在媒体的介绍之下,与之有关的背景介绍,也得以补充。
原来,在三个月前的布鲁克林大桥一战落下帷幕后,这座城市的守护神蜘蛛侠便消失了。
和留有尸体的绿魔诺曼-奥斯本,仍旧存活但却变成植物人的章鱼博士奥托-奥克塔维斯不同,那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家伙至今没有下落。
有坊间传言,虽然蜘蛛侠离开了战场,但因为以一敌二伤势过重,最终不治身亡。
也有传闻说,蜘蛛侠在发现自己的存在给纽约带来了更大的伤害后,便主动离开了这儿。
更有路边社知情人士称,因为战斗给纽约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蜘蛛侠害怕再次现身之后会遭遇联邦的拘捕,从而深陷牢狱之灾,于是便如同过街老鼠一般,躲了起来。
但甭管是何种缘由,他的消失,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而在发现打击犯罪的义警终于不见后,沉寂多年的罪犯们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头,打砸抢烧,那都是不入流的小儿科,真正的犯罪分子都是高举清除蜘蛛侠的旗号,疯狂的招兵买马,壮大自身的势力,以挑衅无能警察为乐,以践踏法律秩序而活。
说的好听一点,此刻的纽约,那就是犯罪分子的天堂。
说得难听一点,现在的纽约,像极了——
“这种环境怎么那么像DC里的哥谭啊?”
“这种黑暗风格,好像和蜘蛛侠搭不上边吧?”
“太沉闷了!太沉闷了!这简直就是黑暗骑士啊!哪里是人们的好邻居?”
没错!
英雄消失,城市混乱,那可不就是蝙蝠侠的节奏嘛!
虽说这种报复性犯罪本就存在与现实,至少二十年后的纽约给出了最为真切的答案,可在现实佐证出现之前,那当然是谁家先拍,谁就占据先机!
前世,可能是这种发展存有争议,所以《超凡蜘蛛侠2》的最后,彼得-帕克才会转变的那么快,毕竟,克里斯托弗-诺兰已经在《黑暗骑士崛起》里展现了同样的内容,但现在嘛,作为率先在银幕上体现这一点的家伙,詹姆斯-卡梅隆那可是谁都不怕!
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
谁能说我抄袭?
简单介绍了一下故事背景后,本还聚焦在女主持人身上的镜头也逐渐漂离,随着它的晃荡,纽约市民的千姿百态也呈现在观众面前。
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民众们渴望蜘蛛侠能重新归来;
接替乔治-史黛西之位的纽约新警长希望蜘蛛侠能够出现镇场;
就连蜘蛛侠的头号黑粉,之前不断抨击他的《号角日报》也在搜寻他的踪迹。
老板乔纳-詹姆森亲自执笔,让报刊的头版头条刊载了自己对蜘蛛侠的道歉信,以真挚的话语,邀请他回到纽约,继续打击犯罪。
当《号角日报》的道歉特写存留三秒后,银幕上的镜头便再次调转。
冬季的纽约狂风呼啸,犯罪骤增的街区景色萧条,因为人手不足没有清理的枯枝败叶肆意狂飘,而当一份被人随手丢弃的报纸在空中飞舞,撞向一个身着棕色大衣的路人面颊时,精准而又快速的探手,让其停留在半空之中。
等路人收回手臂,窥视内容时,彼得-帕克的面颊,也随之显现。
面色憔悴,眼窝深邃,胡子拉碴,身形佝偻。
当他用浑浊的目光扫向标题时,那熟悉的《号角日报》logo,令他无动于衷,而等他发现,曾经不断抨击自己的家伙邀请自己回归后,本能流露的木然,让他手腕一抖,五指骤松。
随着他的放手,那张薄薄的报纸再次飘扬。
在空中翻转跳跃,寻找着自己的下一归宿。
虽然没有言语,但萧瑟的画面已经将彼得-帕克的心,展现的淋漓尽致。
当格温-史黛西在世时,他是守卫一方平安的超级英雄。
但当格温-史黛西离世后,即便人间已成炼狱,那又和他有何关系?
迈步。
向前。
别人的苦难,得由他们自己拯救!
随着彼得-帕克的消失,剧情也在推进。
甩掉报纸的他回到了家,进门墙上那六点整的挂钟,是多么的讽刺,放下书包的同时,他也走进了厨房,和正在做晚饭的梅姨打了个招呼,而后动作熟络的帮起了工。
哒哒哒的声响,是菜刀碰撞案板的美妙乐章,滋啦的灼热,是油水混合后的激烈,而在做晚餐的同时,彼得-帕克也和自己的梅姨,分享着今日份的快乐。
“梅。”
“嗯?”
“今天托马斯教授终于批准了我的助手申请,明天就能递交至学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从下周开始,我就能进入实验室和他一起做实验了。”
“是吗?那恭喜你心想事成啊!如果一切顺利,在本科毕业之后,你还能继续报考他所带的专业?只要你努力学习,啊不对,是以你的聪明才智,我们家很快就要出一名博士了!”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不是转专业吗?”彼得-帕克耸了耸肩,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对现在的生物工程并不感兴趣,我想通过托马斯教授,转到生物医学工程去。”
淡定的话语令正在做晚饭的梅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儿,脸上写满了忧愁和犹豫,因为,生物医学工程和生物工程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解决临床医学中的工程技术问题。
后者,则是直接利用生物搞生产的。
说的不恰当一点,那就是前者工科后者医科。
当初在报考大学时,生物工程这个专业可是彼得-帕克和格温-史黛西一起做出的决定,而现在,格温-史黛西刚走不久,彼得-帕克就想换专业,那其中的用意,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
在逃避。
望着那个故作轻松的家伙,梅-帕克抿了抿嘴,可就在她组织言语,想要安抚劝解自己的侄儿从那一段已经结束的感情里走出来时,客厅的电视机里,忽然传来了紧急插播——
“据我们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纽约市警察局局长安东尼-琼斯在今天下班回家的路途上被一伙来路不明的犯罪分子枪击,因头部中弹当场死亡,不仅如此,犯罪分子还十分嚣张的在现场留下了自己的字条,表示整件事情将由他们的老大Kingpin负责,并且还带自己的老大向全纽约的犯罪分子发布了召集令,表示蜘蛛侠已死,他将统治整个纽约!”
“到目前为止,我们并不清楚那个自称为Kingpin的家伙到底来自哪里,我们更不知道,他们到底花了多少时间来策划此次袭击,我们只知道的是,这个表示将统治纽约的Kingpin严重危害了纽约市民的人身安全,就像前任局长乔治-史黛西因为打击犯罪而死亡一样,警察局局长的牺牲,将会助长犯罪分子们的嚣张气焰!”
“所以……”
“持续了几年的讨论,其实已经有了结果。”
“我们这个世界,真的需要英雄。”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蜘蛛侠是否在收看我们的节目,我只知道……”
“如果他还安好的话,那他一定会回来的……”
当主持人用希冀的口吻道出自己的渴望时,正在做晚餐的彼得-帕克身子一僵。
停顿数秒后,回过神来的他这才将菜肴装进盘子里,接着面色如常的端上餐桌。
路过客厅时,他还随手捡起了沙发上的遥控器,冲着那绿色的开关按钮轻轻一点。
随着他的动作,本还在进行现场播报的电视机瞬间暗灭。
只听哐的一声,宛若重物坠地,更似大幕拉起,当神色如常的彼得-帕克邀请梅姨用餐时,那不带一丝顾虑的轻飘动作,让人终于明白了,何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银幕上的彼得-帕克宛若行尸走肉,而驱使他忽略一切,坐下来陪伴家人,安静用餐的格温-史黛西,那才是真正的有血有肉!
“Oh!Shit!罗兰演的可以啊!”望着银幕上的孤独背影,《综艺》的专栏作家德里克-埃利诧异的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这和他之前的作品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啊!”
“空洞的眼神诠释了内心的死寂,和之前嘻嘻哈哈的浮夸表演相比,他的内敛情绪更加有力。”《帝国》的主编点了点头,肯定了同行的看法。
“不愧是史蒂文教出来的家伙,拍什么样的戏用什么样的力,既然普通商业片能混混带过,那又何必精益求精?”肯尼斯-图兰给出了不褒不贬的中性评价。
而当北美第一影评人罗杰-埃伯特听到这样的分析时,脸上,则显露出无奈的笑容。
“各位,就算罗兰演得不错,那又有什么用呢?”
“给他在颁一个奥斯卡吗?”
“不可能的事情对吧?”
“所以,感慨、惊叹这种东西,放在心里就好了。”
“因为现在的罗兰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而我们,已经改变不了任何结局了……”
是的!
就算罗兰这回演的非常棒,那又能怎么样呢?
换做其他童星出身的演员,他们或许会大肆吹捧,夸赞演员的努力,让其获得大众的认可,以好支持他们在转型这条道路上坚定的继续走下去,可……
这种吹捧,对于罗兰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啊!
一来,是不管罗兰演的怎么样,他们都会如实称赞电影;
二来,是即将退圈的罗兰,已经不需要在意这些虚名了!
正因如此,油然而生的感慨和吹捧,只能是伤了自己!
同样,因此产生的遗憾,也令他们惋惜!
明明能演好的家伙,在圈里混了十年!
这真的是……
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