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9fw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愛下-第940章 踩地雷了相伴-clf67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七月里最不缺的就是蝉的叫声。
在这个世界的文艺作品里,蝉鸣时常被用来比喻男女之间的爱情。
这和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些诗歌有关,估计是那个时候有个挺出名的吟游诗人刚知道蝉在地下的黑暗中生活几年甚至十几年后才爬到树上交配产卵然后死掉,于是就在后来创造的歌曲中用它来比喻那些在压抑中生活了很长时间,终有一天突破黑暗在光明中寻到自己真爱,但短暂的幸福时光后被反派势力弄死的情侣。
经过了多年的发展,现今如果小说里先出现了蝉鸣,读者们就知道有情侣角色要登场了。如果情侣角色在进行了一段剧情后出现蝉鸣,那就和“书不赘言”一样了,“知了也睡了”之类的那就是进入贤者时间了。
作为穿越者,查尔斯觉得这挺有意思的。
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文化那才好玩,没人规定全部世界都是给情人送花要送玫瑰花吧,说不定某个世界里送的是金灿灿的玉米棒子呢。
虽然文艺作品是这么写的,但查尔斯觉得窗外真有蝉在叫的时候,房间里的情侣还能安心“书不赘言”才怪,这个世界的蝉闹得太大声了。
自修室的窗口打开了,窗帘卷起,一把冰飞刀将窗外树上拳头大的蝉给扎了个透心凉。
“终于安静了……”薇姿放下了窗帘后就来到查尔斯的身边,直接坐在书桌上,甩掉那双磨脚的凉鞋后,裙摆下的一双脚在那轻轻摆着。
她正研究着一张写了不少东西的稿纸,这是查尔斯开给她的单子,解决完这些问题的酬劳就是一套漂亮的冬装。
薇姿看了一遍后说道:“都是不简单的问题啊,要解决完秋天都来了。”
查尔斯一边计算着数据一边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拿便宜货应付你的……啊,抱歉……”
坐在桌子上的薇姿距离太近了,以至于查尔斯写东西写到一行的尽头时手背碰到了她大腿外侧,吓得猹某人急忙缩手。
薇姿不以为意,甚至还说道:“害羞什么啊,我都无所谓,你想摸就摸吧。”
结果查尔斯扔了手中的羽毛笔,真就一巴掌在她大腿上拍了一下。
他说道:“别再和我说这种话哦,我会当真的。”
透过棉布做成的裙摆,猹爪可以感觉到下边还有一条裤子,以及裤子下大腿的肌肉突然僵硬起来,就像是摸在史莱姆胶轮胎上一样,而且还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突然发现身边有点冷,冰元素突然暴动了起来,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薇姿。
书桌上的薇姿情况看起来很不妙,她双手抱紧了自己蜷缩着的身体,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紧咬的牙齿咬到了舌头,鲜红的血液从嘴里滴了出来。
查尔斯大吃一惊,急忙一个昏睡术砸过去,免得她咬断自己的舌头,结果她防御力太高没用。接着换成了宁神术,效果有一点,猹某人急忙猛刷给她。
过了一两分钟,薇姿的状况有了一点好转,但周围暴动的冰元素越来越多。
“快……”她虚弱地说道,“快带我去没人的地方,不然这里……。”
查尔斯大吃一惊,这怎么听起来像是要自爆的样子?
他急忙拉住了薇姿的手,发动传送术来到了度假海岛上,在这里炸的话就没问题了。
薇姿没炸,但她周围刮起了直径近百米的暴风雪龙卷风。
猛烈的风携带着冰块雪球什么的把周围的沙滩给弄得坑坑洼洼的,风声中夹杂着惊恐万分的叫声。
据说有的人在某些情况下会突然精神崩溃,进而无意识、无差别施放魔法,例如被某一要素勾起某种痛苦回忆时会崩溃后陷入暴走。
查尔斯判断可能是刚才不小心踩到了地雷,这才出事了。
但他没有处理这种情况的经验,只能一边关注着对方的灵魂情况,一边等等看。
过了快一个小时,龙卷风终于平息了下来。
查尔斯急忙赶了过去,看到薇姿正躺在沙滩上的坑里,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没有血迹,但可以看到很多伤疤。
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薇姿只是精疲力竭晕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
海水渐渐地渗进沙坑里,查尔斯急忙拿出毯子把她裹好,然后返回了知识都市。
在学院里,查尔斯租了一间房子当健身房。
只是当初他刚开始的锻炼没几天就因为被提尔比宅带走修炼而停下了,直到最近才恢复。
房子楼上房间是休息室和客房,是为可能到来的人准备的。
查尔斯抱着依旧昏迷的薇姿传送到了房间里面,刚落地就发现门开了,一位长着红色长发的姑娘推开了房间门。
“我是不是打扰……咦……你把她怎么了!!!”
很久未见的塔兰图拉迅速地扔下了背包,跑过来从查尔斯的手里接过薇姿然后轻轻放在床上,接着她抱着查尔斯一下子把他给摔倒在地板上。
在查尔斯认识的姑娘里面,他对塔兰图拉是彻底没辙的。
正所谓越单纯的人就越强大,这红色长发的姑娘只是想跟他借种生几个孩子而已,这就足够让猹某人头疼的了。
而且这姑娘在暗世界里有着极其强大的能量,她所在的组织可以搞到很多机密情报,还拥有大量的杀手,查尔斯有求于她,所以不能不见她。
查尔斯感觉到塔兰图拉这次是真的发火,因为自己不但被她掐着脖子,就连小猹也被俘虏了,有被抓爆的危险。
塔兰图拉的手部是专门锻炼过的,抓穿一般的铠甲没问题。
“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她冷声说话的同时小猹的危险性变高了。
查尔斯急忙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所有细节都没放过。
“这笨蛋,我就说过她肯定会挨坑的”塔兰图拉总算放了他。
“去门口我背包里面拿条裙子出来。”她坐在床边指挥起了查尔斯。
查尔斯干脆把背包拿了过来,发现这边塔兰图拉已经把薇姿身上的毯子和破烂不堪的衣裙给扔到地上,整个人给剥了个精光。
看到薇姿的身体一丝不挂地展现在眼前,查尔斯的呼吸顿时加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