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yw4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第五十五章 支援蘇伊士(六)展示-1iljy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接下来数日的苏伊士攻防战,正如李伯庸所预料的那般,扎夫特军采取了以拉扯消耗为主的战斗方式。
总体而言,就是巴库上去卖,然后巴库出来舰炮轰,舰炮轰完巴库带着其他MS一起冲,颇有些排队枪毙时代的风格。
如果苏伊士这边出动空战部队的话,扎夫特那边的空军也会如约而至。
就这样,在数日的消耗下,联合这边不管是地面还是空战都渐渐陷入颓势,如果不是李伯庸这支精英部队的强力支援的话,情势必然更加恶化。
但即使如此,联合这边的防线也已经被压制到了两条河谷的交汇处。
和原来分别防御两条狭窄的河谷相比,现在反而只防守一条河谷反而更加吃力,因为需要防守的面积和原来相比实在太宽了。
战斗进入到第五天,李伯庸感觉友军差不多有点扛不住了。
那么,扎夫特应该也差不多要发起总攻了。
这几天他在协防的时候可是留了不少力,等着在扎夫特总攻的时候寻找战机,他想要攻击的目标,自然是从这场攻防战一开始,就龟缩在大后方的扎夫特军母舰群。
果然,今天的扎夫特军在例行的试探拉扯后,第二波的攻势就打的格外凶猛,原本猥琐无比的巴库,一下变得一往无前。
在巴库后面的是数量不少的盖茨R和少量的扎古勇士,这些机体在加兹乌特的火力掩护下,紧跟着巴库发起冲锋。
一时之间,联合的防线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但扎夫特军的阵型也出现了不少漏洞。
李伯庸看到了一些机会,如果能带着麾下数台高达发起攻击的话,必然能取得不错的战果。
“MS队准备……”
就在李伯庸准备带队突袭的时候,雷达手有些惊讶的喊声响了起来:“三点方向发现扎夫特军机影,巴比3、迪恩5,正在向塞得港方向飞行中。”
“塞得港?”李伯庸啧了一声,“主天使号后退,我们回防塞得港。”
这手玩的有点漂亮,看来对面的指挥官也没忘记自己这支部队,在关键的时候来了一手攻敌之必救。
似乎,这几天的保守作战,让对方看出了自己不会为苏伊士守军拼上性命的心态。
“但是,据点这边?”
主天使号舰长有些迟疑。
“无妨,我部有独立指挥权,现在应该优先保住港口的舰队。”李伯庸答道,“既然扎夫特的空军去了港口,那么解放出来的空战短剑能帮助防线稳上一段时间。”
“是!”舰长领命,开始下达具体的指令。
很快,主天使号掉头离开。
“什么?主天使号撤离战线?”
主天使号的动静,苏伊士据点指挥部这边自然也观察到了,司令官显得十分愤怒,“这些该死的幻痛,只知道顾着自己。”
“司令熄怒,这对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事,既然扎夫特的空军去了港口,那么这边也可以出动空战短剑L部队稳住局面。”一旁的副官赶紧尽职的提醒了自家的司令,现在指挥作战才是关键,追责什么的战后再说吧。
只不过,对方是那个幻痛,总部要是愿意不痛不痒的斥责对方两句,就算给司令天大的面子了。
“很好,我们这边出动空战部队,给我压制住对面的攻势。”司令回过神来下令道。
很快,隐藏在山体中的出击通道被打开,空战短剑L部队陆续出击。
在空战短剑L部队的协防下,联合这边极其勉强的稳住防线。
塞得港,回防的主天使号及时的赶在扎夫特军到来前,回到了塞得港。
面对严正以对的塞得港,扎夫特空战MS队没有进行强攻,而是选择了在周围绕飞,显然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李伯庸这支部队牵制在这里。
其实,按照战力来说的话,李伯庸这么多的战力被牵制在这里有些说不过去。
但他现在对这支自己的嫡系部队可宝贝着,都已经没了一艘驱逐和七台MS了,再遭到损失就有点心疼了。
反正,系统也没出个任务,李伯庸心态稳如老狗,一点干劲都没有。
而且,这据点迟早也得被密涅瓦号给拔了,就算自己这回没守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李伯庸这边心甘情愿的被牵制在港口。
只不过,他还是阴了扎夫特军一把,让深渊和蔚蓝禁断,静默潜航了过去。
然后几台空战机体开始自愿被扎夫特军遛狗,等时机一到,两台到位的水中高达突然浮出水面,一阵火力袭击拖住了扎夫特军。
李伯庸则带着几台空战机体一拥而上,稳稳的吃下了这支扎夫特军,反正这波他也不亏。
而这时,正面战场的攻防也落下了帷幕。
扎夫特军的总攻,终究还是没能攻下联合的最终防线。
千钧一发之际,据点的阳电子炮成功到位,一发入魂击退了扎夫特军的攻势。
扎夫特军见是不可为,主动退却,让联合这边的据点司令颇为难受。
虽然他成功的守住了据点,也等到了阳电子炮台成功建成运行,今后任何的扎夫特都休想经过这片河谷。
但这几天的攻防战,他被扎夫特军消耗的太惨,作为防守方却被打了个难看的战损比,赢了也郁闷。
反观扎夫特军这边,其实部队任然有再次发起攻击的余力,但指挥官十分理智的选择了先缓一缓。
之所以没攻下苏伊士据点还能如此淡定,是因为这位白衣指挥官得到了新的消息,从卡潘塔利亚基地出发的密涅瓦,已经在迈赫穆尔军港完成了补给,并被军总部派遣来支援苏伊士的攻势。
他完全可以等密涅瓦号来了,再发起一波攻势。
在那之前,需要的只是让部下好好的获得补给和休息。
至于李伯庸这边,则在获得了足够的补给后,率领舰队离开了塞得港,进入地中海。
同时,西欧某城市。
王留美的私人飞机在一座机场缓缓降落,一身显眼旗袍的她在一众保镖的护卫下,上了一个车队,直奔城市中的某处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