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5v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笔趣-第1096章 我師父是大忽悠 (2)閲讀-1ufkz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明显区别于之前的剑罡,在身前形成了子弹一样的流线型罡风。
嘴角挂着鲜血,眼中尽是杀意。
诸洪共正在跟洪教的弟兄们炫耀,回身时,发现已晚,只得本能提起双拳,祭出护体罡气,施展九劫雷罡。
九劫雷罡,止戈。
双臂交错,雷霆之势奋力顶住剑罡。
奈何王超这一招实在太过凶猛。
砰!
诸洪共闷哼出声,一股气流控制不住从腹部上涌,窜升至喉头,鲜血涌出。
“圣主大人!”
众人担心不已。
陆离无奈地看着这一幕。
这样下去不行。
他能明显感觉得出,诸洪共的修为已经远高于四命格的千界。但他实在对千界的战斗方式和技巧了解太少。
对方还有两个人观战。
得想办法。
诸洪共不断后飞。
剑罡死死顶着他,就像是毒蛇一样,咬住了他的双拳,一点都不给他挣脱的机会。
王超一击得逞,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说道:“你也就这样了。我管你是谁,今天就用你的血,祭我这把剑。”
滋——————
剑罡作响。
威力增幅。
诸洪共气血翻涌,奇经八脉紊乱不堪,脸色难看。
他想起了自己的法身。
“法身!”
嗡。
百劫洞冥法身出现在身后。
背后的金环上的十一片金叶围绕旋转,刺眼夺目。
王超有些忌惮地看着那十一片金叶,说道:“晚了!”
砰!
剑罡穿过了他的拳头。
剑势被削减了一大半。
朝着他的心脏逼了过去。
砰!
剑尖刺中心脏,却停了下来,发出清脆的声音。
“嗯?”王超感觉到奇怪。
诸洪共咧嘴一笑说道:“老子的宝禅衣,怎么样?”
“宝禅衣?”
王超狐疑地看着诸洪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诸洪共突然间变得自信了。
那种很邪气的自信。
嘴角微笑。
诸洪共阴沉地道:“敢嘲讽老子矮,那老子就砍掉你的头,消除这个差距——”
他抛出双拳套。
法身抓住双拳套。
硕大的拳罡,宛若两座山一样,一左一右,从两边夹击而来。
王超完全没想到法身的灵活度可以达到这个地步,这只是修行者凝聚的一种雕塑法身,并不能像修行者那样动作自如。但今天,这座法身刷新了他的认知。
“邪术?!”王超只能将这一切定义为邪术。
他松开手,想要抵抗。
两边的拳罡顺势袭来。
砰!
“啊————”
王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就像是夹心饼干一样。
“再来。”
法身再次挥动拳罡。
轰!
王超狂喷鲜血。
诸洪共纵身向上,取回拳套,立于法身之上。
金环环绕。
十一道利刃似的金叶,朝着王超的脖子旋转而去。
遭到重创的王超哪里是诸洪共的对手,砰砰砰……三把利刃轻松破开了他的护体罡气。(注:老八服用的命格要比老二好得多,还有海兽之王。)
哧————
一叶破喉。
千界婆娑法身出现又收缩。
王超登时倒飞了出去,倾斜落地,顺势翻滚,撞断了倒退路径上的数十米参天大树。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6000点功德。】
“圣主大人威武!”
“圣主大人威武!”
诸洪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得意洋洋,而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法身。
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他已经对法身有了初步的了解。
还有那金环十一叶,威力要比自己的拳套强大。
他驾驭法身向下俯冲。
轰!
落在了地面上。
陆离和洪教弟子们尽数落地,跟在后方百米开外。
他们都知道这是千界级的战斗,不敢靠太近,以免受到波及。
……
王超翻滚停止住,哇的吐血。
他知道,自己折损了一命格。
“你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他艰难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名同行的弟兄。
两人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一点都没有参与战斗的意思。
折损一命格,这和要了他一条命是一样的本质。他们竟然还能保持淡定?
“老,老大,您,您受伤了。”
王超气得想杀人,奈何他还需要依靠他们,只得蹒跚爬起,看向诸洪共,说道:“好,好……”
诸洪共笑道:
“这才刚刚开始,我好像越来越厉害了。”
“你……”
“我什么我?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说完,诸洪共也跟着咳嗽了一下。
王超那一击,也不是毫无作用,紊乱的气血,让诸洪共感到有些难受。
王超阴沉地看着诸洪共说道:
“今天……今天……我便血洗大庆,你们,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折损一命格的愤怒和仇恨,令他丧失了理智。
他回过头,看向两名弟兄,说道:“过,过来!”
那两名白袍修行者立刻飞了过来,落地拔剑。
“将他们全部杀光,大庆就这一个高手。他已经受了伤。他没命格……”王超指着诸洪共道。
诸洪共皱眉:
“你要是敢动我,我师父定血洗大冥。”
“等你活着再说这句话吧。”王超挥了下手。
这时,左边一名弟兄,忽然挥剑————
白色的剑罡,像是一把扇子似的,横向切割了过去,切割的目标,不是诸洪共,而是————王超。
哧!
砰!
“你们————”王超眼睛睁大,露出惊恐之色。
右边白袍修行者同样挥出剑罡,在他的腹部,补上了数道剑罡。
砰砰砰!
王超重重落地,轰一声,千界婆娑法身收缩。
再丢一命格。
“抱歉了老大,国师有令,令我兄弟二人,将你就地格杀。”
王超满脸不甘,五官上挂着的尽是血丝,眼中充满了惊骇,说道:“为,为什么?”
“别怪我们下手无情,我们也是为了大冥着想。刚才你和八先生对决时,国师连发三道符纸,我实在担心,便接了国师的传信符纸。为了大冥,你必须得死。”
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八先生,什么必须得死?
王超彻底懵逼了。
脑瓜子嗡嗡的。
就连陆离也没看懂。
那两名白袍修行者,突然朝着诸洪共单膝下跪道:“请八先生恕罪!我等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陆阁主的徒弟!请您开恩!”
王超:“???”
诸洪共眉头一皱,正想要怒斥一句,陆阁主是哪个葱时,陆离突然走了上来,拉住了他。
“老诸。”
“你眼睛不好就别乱眨……再怎么眨,这姓陆的也不是我师父,他算老几!?”诸洪共说道,“我这辈子,只认我自己的师父,就算是为了保命,也别想让我背叛师父!”
如果说前半句让他处于悬崖边上的话,那么这后半句,属实将他拉了回来。
那两名白衣修行者可不这么认为。
“不管怎么说,您是来自魔天阁,对不?”
“这自然是真的。
“您七师兄是司无涯对不?“
“嘿,这么有名吗?”
“国师说了,凡魔天阁中人,都是我们的朋友,凡是对魔天阁出手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不管是谁,就地格杀。”
“……”
诸洪共心中起疑。
魔天阁什么时候这么有面子了?
魔天阁一个千界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让他们放下尊严,对自己人出手的?
忽悠?
回想起金莲界时的种种,自己的猛虎山寨,外号邪王,的确是靠忽悠安身立命,很多小势力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但是因为背后有大师兄和七师兄暗中帮衬。不是纯粹的忽悠。
就在这时。
王超暴喝一声,浑身爆发浑厚的罡气,朝着诸洪共扑了过来。
“王超,你好大胆!”
两名白衣剑客,冲了上去,同时释放剑罡,将其击退,砰砰砰……漫天飞舞。
两人毫不留情,招招毙命。
几个呼吸后,王超的身体被剑罡洞穿,几乎没可能活了。
他本就折损两命格,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诸洪共皱着眉头,严肃地看着他们。
不能慌,稳住。
诸洪共感觉到了宝禅衣传来的丝丝凉意。
只有受伤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
诸洪共负手看着,就像是没事似的。
王超死后,两名白袍修行者落地,下跪道:“王超已死,还望八先生宽恕。”
诸洪共淡淡道:
“很好。”
“多谢八先生。”
“你二人还算识相,既知我的身份,那就不要乱来。”
“一定,一定。”
说完,其中一名白袍修行者说道:“国师大人还说了,如果八先生需要,我兄弟二人愿意留在这里,辅佐您。”
诸洪共回头看了陆离一眼,陆离摇头。
诸洪共说道:“不需要你们的帮忙。”
陆离走了过来说道:“有符文通道吗?”
“没有,我们也是刚来,符文师都没有。”
陆离说道:“那你们怎么返回?”
“符纸指引,半年时间可达大冥。”
半年……
这个时间令人头皮发麻。
这时,大庆的皇帝,和众多的皇家高手,驾驭飞辇缓缓飞来。
他们行驶到半空中时,载洪俯瞰下方,朗声道:“贤弟,朕来了,朕要以举国之力,助你!”
诸洪共:“……”
他很想说一句有个屁用,可那样太打击信心,也不符合圣主的身份,世人都崇拜他,说那话,掉粉。
诸洪共回头朗声道:“本教主得你们相助,定能大胜!”
……
看到这里。
陆州停止了天书神通。
观察的时间有些长了,太玄之力的消耗量也不小。
老八既然没事,甚至破了十一叶,那就没必要继续观察,在陆离的帮助下,应付剩下的问题不大。
“公孙远玄,算你识相。”
就在诸洪共追击王超的时候,陆州便令司无涯传信。这才有了之前的白衣修行者自相残杀的一幕。
拿整个大冥王朝和一个王超对比,他们赌不起。
陆州站了起来,继续朝着岩浆的深处掠去。
热浪滔天。
高温炙烤脸颊。
PS:两章六千多字,求月票!双倍期间月票走起来。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