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u75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次元法典-第2269章 魔王襲來(等十一過後準備去海南)展示-iibzj

次元法典
小說推薦次元法典
哈默林的吹笛人。
这是一个很有名的童话故事,讲述的是一座德国小城之中鼠灾为患,然后来了一个吹笛子的小丑,他说自己可以驱逐鼠患,但是需要一笔报酬。而小城的居民们则表示只要他能够赶走老鼠,将会给他一笔丰厚的酬劳。
于是小丑吹起笛子,将老鼠全部赶到了河里淹死,这让居民们非常高兴,但是当小丑索要报酬的时候,这些居民却又表示不愿意掏钱了。
于是小丑默默的离开了小城,然后在当天晚上,小城里再次响起了笛声,听到笛声之后城里的孩子们纷纷跑下床,跟在小丑的后面,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当然了,单纯从故事本身而言,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类似的故事中国神话传说里也多得是,比如说某个家族闹鬼,然后有一个道士出来驱鬼,等驱完鬼之后对方翻脸不认人,于是道士离开,接着那家人在那之后也是得了报应,要么就是无子无女,多病多灾,最后全家完蛋………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
聊斋里这样的故事更多,像什么书生上京赶考,途中遇到妖物,妖物表示我可助你一臂之力,但是事后你必须给我烧香拜祭之类,书生许诺之后果然高中,但是在酒醉金迷下忘记了原本对妖物的承诺,接着在一日乘花船游湖途中被一大鱼忽然从湖里窜出吞吃掉………
都是基本操作,没什么好在意的。
但是对于其他女孩子来说,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她们可都还记得,飞鸟手中那只呼呼大睡的小精灵所在的共同体也是“捕鼠人”,难道说………这个小精灵也是魔王麾下的一员吗?
“哦,这倒不一定。”
面对少女们担忧的询问,方正也只是扫了一眼飞鸟手中的小精灵,给出了回答。
“你们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是无数平行世界多重交叉的核心,所以即便都是‘捕鼠人’,也不意味着都是一个人。毕竟每个世界的童话故事的起源不同,解读不同,带来的结果也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差异。比如说白雪公主,你们肯定都听过这个童话故事,但是即便内容一致,也不代表每个世界的真相都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里,梅普露好奇的开口询问道,而食蜂操祈则在旁边解释起来。
“很简单,虽然说从故事本身来看,白雪公主只是一个被继母欺负,甚至试图杀死的可怜孩子。但是也有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白雪公主其实是个内心狡诈的女人,她的母亲是为了守护这个国家才想要消灭她,其缘由则是最后王后的结局,不管怎么说,一个天真单纯的少女,不可能对曾经是自己母亲的人进行这种酷刑。还有一种说法是白雪公主其实和她的父亲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被王后发现,并且被拆穿然后将白雪公主放逐到了森林之中………除此之外,也有王子其实是喜欢尸体的变态,和喜好施虐的白雪公主非常匹配的说法………”
“怎么感觉和我想象中白雪公主的故事越来越不一样了………”
听到这里,莎莉也是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感觉自己的童年已经被人道毁灭了。
“总而言之,如果只是在一个世界的话,那么即便召唤出‘白雪公主’,也可能只是大众认知里童话里的那个,但是在这个多重平行世界交叉的地方,即便都是‘白雪公主’,也可能会存在各种各样不同的个体,比如说被继母欺负的好孩子,内心腹黑的施虐狂,拥有恋父情节的女儿………”
方正耸耸肩膀。
“所以即便都是‘捕鼠人’,也不代表这个小家伙就一定就是魔王麾下的那个‘捕鼠人’,因为即便是‘哈默林的吹笛人’,也有多个版本的说法,有的说结局是那个小丑把那座城市里的孩子全部杀死了,也有人说小丑为了从那个城市自私的父母手中保护天真善良的孩子才把他们带走,不同的解读带来不同的结局和不同的看法,我并没有在这个小精灵身上感觉到什么负面能量,所以她会是魔王麾下一员的可能性不大。”
“是嘛………这就好。”
听到这里,飞鸟和少女们也是齐齐松了口气,毕竟一圈转下来,她们也都很喜欢这个天真单纯的小精灵,如果她是魔王的爪牙的话,那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在放下了心之后,少女们也是纷纷去休息了,至于魔王袭击这种事情,方正也只是提醒她们要小心一点儿,毕竟就算魔王真的敢来送死,也有他和白夜叉在呢,这些小家伙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方正也没指望她们真的能够去怼魔王。
很快,第二天,决赛时刻。
作为特邀嘉宾,方正等人都坐到了主席台上,等待着接下来的比赛开场。而在白夜叉的推荐下,黑兔则以“月兔一族”的身份登台作为裁判。
唯一有点儿可惜的是,本来白夜叉想要让黑兔穿蕾丝透明胸衣登场的,而方正则表示要穿布鲁玛………但是黑兔坚决反对,哪怕两人像在拍卖会上竞拍一样互相起价了十倍都没能够让黑兔点头。
实在是个遗憾。
早知道就不该给黑兔那么多钱,哎,这人一有钱了,就要脸了……………
第一场是春日部耀对阵“鬼火”的爱夏.伊格尼法特斯。后者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留着青色头发,皮肤苍白,看起来像是鬼魂的少女………好吧,压根就是个鬼!
不过在箱庭世界这种地方,有个幽灵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按照决赛规则,参赛者是可以带一个协助者的,爱夏带着一个南瓜灯怪物———久远飞鸟倒是对这个南瓜怪激动的不行,抓着旁边的同伴又叫又跳,似乎非常喜欢那玩意儿似的。
然而春日部耀却是谁都没有带,只是独自一人就进入了游戏的棋盘空间,开始比赛。
“方正先生,你觉得耀她能赢吗?”
飞鸟有些担心的看着耀,低声询问道。这场比赛在由白夜叉主持的,她将两人送到了一个复杂的树洞迷宫里,比赛规则就是双方谁先找到出口离开树洞,或者击败一方就算赢。
虽然春日部耀也已经算是成长了起来,拥有相当实力的参赛者了,但是对方可是上层共同体的参赛者,飞鸟会担心耀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看悬。”
面对飞鸟的询问,方正摇了摇头。
“其实要我说的话,我倒是宁可她输掉这一场。”
“哎?为什么啊!”
听着方正这才开场居然就投敌的说话,飞鸟也是惊呆了。
“因为这对耀的成长不好。”
“………成长?”
“她过于依赖自己了,而不是依靠朋友。”
说道这里,方正眯起眼睛,他和春日部耀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了,对于这个女孩子内心的想法也有了把握。
春日部耀是很珍惜朋友的。
她也很喜欢自己现在所交的这些朋友,愿意为她们赴汤蹈火,但是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耀并不愿意朋友为自己赴汤蹈火。
其实这场比赛,但凡耀选一个搭档,方正都不会这么说。
因为朋友嘛,俗话怎么说的?所谓四大铁就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
俗是俗了点儿,但是意思就是那个意思。
同甘共苦才是真兄弟。
但是春日部耀却是宁可同甘不愿共苦,方正多少有点儿明白她为什么在原本的世界交不上朋友了。
她愿意为朋友牺牲,但是不愿意朋友为她牺牲,但是这样一来双方之间根本没有信赖关系。没有信赖关系,自然就没有什么友情可言。
不过耀明显不理解这一点。
其实愿意帮她的人很多,飞鸟或许没这个能力,食蜂操祈………在战斗力上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梅普露,莎莉还有黑雪姬也是天天和她一起下副本的,怎么说战友情也是有的,耀如果邀请的话,她们肯定也不会拒绝。
结果耀宁可自己上去,也不愿意叫人。
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
所以方正倒是希望她冷静一下,搞清楚自己的情况,而不是就这样一头莽到底。
幸运的是,结局和方正所预料的一样。
面对能够操纵鬼火的爱夏和南瓜杰克,耀甚至连自己的宠物都不愿意召出来,最终被南瓜杰克一巴掌拍飞,然后直接起了个火墙将其围绕在了其中。而耀也没有太过犹豫,直截了当的选择了投降结束比赛。
虽然这让其他少女都有些失望,但是方正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可以看到耀和那个南瓜头交流了不少,虽然不知道两人究竟说了些啥,但是至少就目前来看,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接下来,就看耀自己能不能突破自己的障碍。
“喂,你们看,那是什么?”
就在方正思考的时候,忽然,身边传来了飞鸟的声音,她惊讶的望向空中,伸出手去。而方正也抬起头,顺着飞鸟的目光望去,随后他就看见无数的黑色信函仿佛雪片般从上空洒下,向着整个北区飘落而去。
这是什么?箱庭的小广告都打的这么有格调了?
方正顺手拿过一张黑色的信函,然后打开里面的羊皮纸,随后,一行信息出现在了方正的面前。
【恩赐游戏名: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
【参赛者一览:目前在三九九九九九九外门,四零零零零零零外门,境界壁舞台区域的所有参赛者,主办者之共同体。】
【参赛者方:主办者指定游戏领袖:太阳的运行者,星灵———白夜叉】
【主办者方胜利条件:收服以及杀害所有参赛者】
【参赛者方胜利条件:打倒主办者方游戏领袖,打破虚伪的传承,树立真实的传承吧。】
【宣誓:尊重上述内容,基于荣耀,旗帜与主办者权限,举办恩赐游戏】
【哈默林的吹笛人印】
“…………………”
一时间,四周一片死寂,不知道过了多久,惨叫声才骤然爆发。
“魔王………魔王出现啦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异状突现。
坐在主席台上的白夜叉四周忽然爆发出了一圈猛烈的黑风,呼啸着向四周扩散开去。
“白夜叉大人!!”
看见这一幕,珊多拉急忙尖叫着试图伸出手去抓住白夜叉,但是下一刻她便尖叫一声,直接被吹飞了出去。不仅仅是珊多拉,事实上,除了白夜叉之外,其他人都被这阵诡异的狂风给推出了主席台。
而方正也是顺势一跃,一把抓住了久远飞鸟和食蜂操祈这两个毫无身体能力的家伙,将她们放在了地面上。
“这是怎么回事?方正先生?”
落在地上之后,惊魂未定的飞鸟诧异的看着方正,随后开口询问道,而方正则眯起眼睛,扫了一眼彻底被黑风包裹,囚禁在其中的白夜叉,嘴角微微翘起。
“果然和我预计的一样,白夜叉被阴了,那么……………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说道这里,方正转过头去,望向境界墙壁的高处,随后他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倒要看看,所谓的魔王,究竟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