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ffe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七百五十章 墨離試手一招敗熱推-u56xm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瞧着那女子墨离。
话里话外,对钟文这个外人皆是带着一种敌意。
还说钟文这个外人想要进入他们墨门之地,就得过她这一关。
这一看就知道是从小到大被宠的,更是没在外面世界行走过的。
在家随你如何。
可到了外面。
那可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了。
而且。
此时的钟文,也不好与这么一个女子计较什么。
自己一个大男人,真要跟这么一个女子计较,这可就有失身份了。
怎么说。
钟文可是太一门的少门主,更是天地宗的少宗主。
同样。
钟文还是一位武道最高等级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真要跟这么一位女子计较,那这身份不丢也得丢了。
“离儿,九首道长乃是我们的贵客,你如此无礼,可就有失我墨门礼数的。”墨乙冒似并不像是要阻拦自己女儿的叫嚣,说起话来,也没有责备,到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劝说。
父女二人的话。
让钟文算是明白了。
这是要试一试他钟文啊。
“即然墨门不欢迎我,那我九首也是要脸面的人,告辞。”钟文直接拱手,话一落,就直接转身离去。
江湖之上。
各大宗门之间的拜山。
也从未见过这般的情形。
更何况。
钟文还不是拜山,而是墨门弟子墨其带他来这墨门的。
要不是钟文来到高句丽,见到了这墨其,钟文怎么说也不可能来到这东北有密林之中。
更是想不到,这墨门会藏在这种地方。
当下。
东北的密林地域。
即不属于唐国,也不属于高句丽。
而是属于靺鞨部族。
这个靺鞨部族,可以说从古自今,一直生活在这片地域,少有征战。
一直到了宋辽时期,才恢复了最早的肃慎名称,但在汉语中,却是改译为女真或女直。
而这女真,也就是现代满族人的前生。
在这个时代。
靺鞨等部。
基本也都被称为白山黑水等部。
也就是某些文章当中出现的白山黑水。
意思指的就是东北部的黑龙江以及长白山。
随着钟文转身离开之时。
那墨乙也没想到钟文是如此这等性子,说走就走,说告辞就告辞,这也让墨乙原本的计划,直接被钟文的行动给打破了。
“九首道长莫急。”墨乙可是有求于钟文。
要不然,墨其也不会带着他来到这墨门之地。
而此时钟文转身要走,墨乙哪里有可能会放钟文离开嘛。
“还有何事?”钟文停下脚步,眼中闪动着不悦之色。
“九首道长又何须如此着急呢,我这女儿性本率真,并没有看不起九首道长之意,只不过想与九首道长切磋一二罢了,九首道长之名,在江湖之上可谓是如雷贯耳,这才使得我女儿想与九首道长过上几招。”墨乙给自己女儿找由头,同时还是想着试一试钟文的身手。
从未见过钟文本人,也从未与钟文交过手。
他们也只是从墨门弟子传回来的消息中得知,钟文在江湖之上的事迹。
而且。
墨乙觉得自己女儿试上几招,也无伤大雅。
更甚者。
墨乙也想知道钟文到底有多厉害,他心中也好有着下一步的打算。
刚才。
墨其向他回报的时候,已是说过,墨其并未与钟文交手。
而当下正好是个机会。
可他的话,却是没有听进钟文的耳中,“要试你们可以自行比试,我只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他引我过来的,如墨门是如此待客的话,这墨门我九首不进也罢。”
钟文最是不喜欢这种装大的人了。
钟文再傻,也知道这父女这是一唱一和的。
明摆着就是想试一试钟文的境界如何,身手如何,武艺如何的。
而自己真要是动手,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在他手底下走过一招。
不要说这些人了。
哪怕是武道之境四层的极天,也在钟文手上走不出几招之数。
想要试一个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身手如何,这不是大笑话吗?难道我钟文就这么没有面子吗?
“哼,我墨门如何,也轮不到你来说。江湖之上传闻太一门的九首道长如何厉害,我看还比不得我的小黑来得厉害呢,你就是一个胆小鬼,连我一个女子你都害怕,还敢说自己是厉害,真不害臊!”此时,那墨离闻话后,一脸的不喜,向着钟文冷哼几声。
钟文听着那女子的话,眉头挑动。
自己厉不厉害,自己也从来没说过。
至于那女子嘴中说的小黑。
一听就知道不是人了,而是动物了。
至于是什么,钟文不知道。
但见那墨离拿自己与一只动物相比较,钟文心中顿时就有些怒气了。
如果那墨离说的小黑是一头野猪呢?
这不是说钟文连头猪都不如吗?
这样的话说出来,估计是谁也不可能不怒吧?
而此刻的钟文,真想给那墨离一掌,让她知道,这天底之下,不是只有她墨门。
墨乙见钟文眉头挑动,知道钟文已是有些生气了,赶紧劝说道:“九首道长莫怪,我这女儿就这脾气,你看九首道长你即然已是到了我墨门,要不就随我这女儿之意如何?况且,九首道长想要离开我墨门之地,要是没有我墨门弟子的指引,想来九首道长是不可能离得去的。”
墨乙的话带着一丝的挑动。
又带着威胁。
钟文知道。
就刚才所行过来的这片密林当中。
布置着不少的机关。
而这些机关,也确实能够伤人。
估计就连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都能伤在其机关之内。
至于武道之境的高手,钟文不知,但想来肯定会麻烦不断。
而自己本来只是跟着墨其过来见他的师傅的,想听一听关于巨子令之事,也顺便想听一听灵宝门那地下城之事。
说来。
这也是钟文的好奇心害了他。
如果不是钟文的好奇心太大,他也不至于如此冒险来到这墨门之地。
而此时。
墨门之内,又走出一位老者出来。
此老者,须发皆白,一身的白衣,在这密林之间,与着地面的雪花映寸之间,更显着一份仙家风范来。
钟文紧盯着那位老者,眼神闪动。
钟文无法感受到那位老者的境界,但却是能感受到这个老者决对是一位强者,有可能是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
顿时。
老者的出现,让钟文警惕心大起。
在这墨门之中,突然出现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这让钟文都无法想像,这墨门到底是龙潭,还是虎穴。
依着钟文所知。
武道之境的高手,一般都属于三荒中人。
而这位老者,却是出现在了这墨门之地。
“父亲。”
“老祖。”
“祖父。”
墨乙三人见老者过来,赶紧躬身行礼。
老者向着三人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随着老者缓缓走了过来,眼中也同时闪动着不解之色。
待他走近前来后,这才向着钟文行了行礼,“小友前来我墨门,墨幽有礼了。”
钟文见这三人向那老者行礼,又是老祖,又是父亲,又是祖父的。
一听也就知道,这位老者是那墨乙的父亲了。
“客气了。”钟文回了礼道。
“祖父,你怎么称呼他小友啊,这样我的辈份可就比他低多了,我可不干!”一边的墨离,听着自己的祖父称呼钟文为小友,顿时不高兴了。
“哈哈,称呼罢了,不用在意的。”墨幽笑了笑。
“我不管,他不是说他在江湖之上很厉害吗?祖父你还叫他小友,他要是进入我墨门,就得跟我打一场,否则,我就是不干!”墨离依然不快。
对于钟文。
墨离的眼中,一直就带着一副瞧不起的神色。
墨幽看了看自己的孙女,知道自己孙女天资甚高,而且脾性也率真。
随即向着钟文询问道:“小友,据我所知,你出自于太一门。而太一门,比起我墨门来说,还要久远,虽这几百年不知道太一门为何消失于江湖之上,但近些年听闻太一门重现于江湖,我墨幽到也想见识见识太一门的道法如何,不知道小友意下如何?”
钟文瞧着那老者墨幽。
心中除了警惕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好奇这墨门的背后,是不是也如那东极岛一样,有着武道之境的人在掌控。
更或者这墨门的背后,是不是除了眼前的这位墨幽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武道之境高手。
对于比试。
钟文原本是不想的。
而今随着墨幽的出现,钟文却又是改变了想法了。
那然这墨门之中,还藏有这么一位大神。
自己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
随即钟文点了点头道:“即然你墨门这么想试一试我的武艺,那就试吧。不过……”
“不过什么?还请小友说来。”墨幽一听钟文只说一半,好奇的问道。
“即然是你墨门想要试我的身手,那我却是有一条件,地下城之事,你们必须说明了,否则,这武不比也罢。”钟文言道。
“当然,此事本就是我们相告之事,即便小友不问,我们也会说的。”墨幽回道。
对于钟文。
墨幽虽看不透,但认为钟文这个年纪,就算是再强,也最多不过先天之上的境界罢了。
即便钟文能败了他的孙女,他墨幽照样也可以救下来的。
话已是说到此。
钟文二话不说,就往前走了一步。
随之。
那女子墨离拿着一把利剑,走向钟文。
“哼,一会我一定要把你的败,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墨离宝剑一指钟文,眼中恨恨的说道。
钟文冷眼瞧着墨幽,对于这么一个被宠到大的女子,根本不放在眼中。
随着那墨离持剑攻向钟文之时。
钟文缓缓抬起手掌,内气运转。
庞博的内气直接轰向墨离。
“轰”的一声过后。
墨离被钟文的内气直接给轰飞了出去,砸向墨门的篱笆之上,滑向墨门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