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phf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星門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七章 枯木真人相伴-6sahn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第八星门。
第九城。
当!
当!
当……
第一峰上突然响起十八下沉重钟声,悠远而肃穆。
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无数的第八星门弟子纷纷望向苍穹深处那座古城方向,眼中都露出震撼之色——
“第九城?第一峰?十八声钟声?这是……又有渡劫入圣域了?”
“十八声,一定是有人又进入圣域了!”
“这次又是谁?”
“我们第八星门……又出现那种幸运儿了吗?”
无数人发出惊呼声。
很快,有人带来了最确切的消息——
“不是有人入圣,是枯木真人收徒!”
这消息顿时让无数人感到震惊。
“什么?枯木真人收徒?别闹了……枯木真人已经快要半劫都没有出来了吧?还有……枯木真人不是从来不收徒吗?他怎么可能突然收徒了?”
“弄错了吧?是朽木真人吧?”
“真是枯木真人?卧槽!谁这么牛逼?”
“我没有听错吧?”
对第八星门的弟子来说,枯木真人收徒这种事儿,比有人入圣还要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枯木真人,第八星门资深长老,第九城城主,第一峰峰主。
寿元不详,境界不详,战力不详。
有传言说这位大佬在无尽岁月以前,就已经入圣,在第八星门拥有极高的地位。
但跟其他圣域大能徒子徒孙遍天下不同,枯木真人,从不收徒。
甚至有传说,就连第八星门的圣主,都曾开口,希望他收下一名弟子,但却被枯木真人直接拒绝。
一点面子也没给!
这样一个有性格的老辈大能,居然会收徒弟?
一时间,无数人朝着第九城方向,蜂拥而至。就算没资格进入第一峰,也要近距离感受一下那种气氛。
同时大家都非常好奇,能让枯木真人破例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凌逸跪在一名道骨仙风老者面前,他不是很明白妖女为什么会让他拜入到一个星门圣域的门下,也不清楚这位枯木真人跟妖女之间是何关系。
但他还是来了,也见到了这位枯木真人。
见面之后,没等他开口,这位道骨仙风的老者便露出一个微笑,对他说道:“你来了?”
直到现在,凌逸稀里糊涂的拜入枯木真人门下,听着悠扬的十八声古钟轰鸣,脑子里依然有些没回过神来。
心里面疑团非常多,最大的可能,这是妖女钉在星门内的钉子!
可仔细想想,眼前这位圣域大能无论境界还是年龄还是资历……各方各面,似乎都不比妖女差多少吧?
难道这枯木真人和妖女的关系,就像廉平平那群人和自己?
他想不明白。
但他知道一件事:他已经成功的,成了第八星门的一名弟子。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
简单得如此不可思议。
嗖!
嗖嗖嗖……
一大群形象各异的人,直接闯到第一峰的拜师现场。
脸上全都带着惊疑不定的表情。
有人甚至来到现场之后,直接发问:“枯木,这是什么情况?”
这种,在第八星门,显然身份地位极高。
不然不可能在一个圣域大能面前如此放肆。
其他直接闯到现场的人也都差不多,最多语气稍微客气一点——
“老家伙,你要收徒弟?”
道骨仙风的枯木真人面对一群人的疑问,眼皮都不抬一下,耷拉着眼皮,淡淡说道:“你今入我门下,从此后就是我的弟子,切记不可为祸众生。”
凌逸跪在他面前,等他继续往下说。
但老头好像说完了。
“没了?”凌逸抬头,嘴角轻轻抽了一下。
“没了。”枯木真人说道。
“……”
这么草率的吗?
门规就一个?
除了不可为祸众生……难道就没别的了?
小学生守则还好几十条呢……
“叩首!”枯木真人连个弟子都没有,所以连司仪都没有,所有活儿都自己干了。
就连刚刚那十八声钟声,都是老头自己敲的。
凌逸三叩首。
“起来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徒弟了。”
凌逸多少有点懵,甚至没有些没反应过来,心说这就完事儿了?
来的一群人都被枯木给无视了,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
一个同样道骨仙风的老者瞪着枯木真人:“不是,我说枯木,这小子谁呀?”
“我徒弟呀。”枯木真人两道白眉一挑,淡淡说道。
“我是说,他叫什么名字?还有,他何德何能?怎么就成你徒弟了?他从哪儿冒出来的啊?”道骨仙风的老者连珠炮似的,一点都不像个圣域大能。
倒像是一个满脑子八卦的好奇宝宝。
“关你屁事?”枯木扫了这人一眼,又看向其他人,淡淡道:“我收个徒弟,你们都来做什么?和你们有关系?”
“老家伙,你这太草率了吧?有你这么收徒弟的吗?”另一个青年模样,但浑身上下都写着“强大”二字的男子看着枯木真人。
“我有违规吗?”枯木真人看向这人:“再说,就算违规,那也是我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青年模样的男子皱眉,认真想了想,似乎也没能找到枯木真人违规的地方。
毕竟收徒属于私事,只要自己认准的人,别人根本无权干涉。
圣域收徒,唯一需要对外交代的,就是敲响山峰古钟十八下,表示有大事发生。
就这十八下古钟,都是老头自己亲手敲响的。
耳朵不聋都能听见。
“他是什么来历呀?枯木,你可不能犯糊涂,弄些来历不明的人在身边。”有人提醒道。
枯木真人冷笑两声:“星门什么时候有这种规矩了?你们的弟子来历都向我报备了吗?要不你们先说说各自弟子的身份来历?说说他们的父母双亲都是何许人也?”
一群人顿时语塞。
这种事,其实非常私密。
因为有些圣域收徒,说是弟子,实际有可能是私生子,或女……
一些要脸的老圣人把自己打扮得溜光水滑,偷摸出去玩,有时候不小心就会弄出一男半女来。
自己的种,总是要管的。
没办法公开带回星门,便会用收徒弟的方式收到自己身边。
悉心培养,就像自己亲生的一样。
呃,应该就是亲生的……吧?
反正这种事,在星门并不罕见。
没有人会愿意把这种“弟子”的身份公之于众。
所以被枯木这么一怼,来的这群人顿时全都没词儿了。
但这帮老东西也都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有人冲着枯木真人挤眉弄眼的问道:“这该不会是你私生子吧?”
“滚你妈的。”道骨仙风的枯木真人舌绽芬芳。
跪在那的凌逸差点当场笑出声来,之前的各种疑惑,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无它。
这老头儿很合他心意!
人生在世,想要活得通透一点,不就应该嬉笑怒骂随心所欲吗?
为了装个文明人儿非得让骂娘的话在肚子里来回翻滚,累不累?
凡事只要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需要对谁有个交代?
交代你奶奶个爪!
“本尊今天收徒弟,大喜的日子呢,都悠着点,少来搅局昂!”
“尔等有那心意,就送一份见面礼过来,没那心意本尊也不稀罕,赶紧滚出这里。”
枯木真人继续舌绽莲花口吐芬芳,冷笑看着眼前这群人:“你们的私生子私生女想塞到本尊这里没能成功,就心生嫉妒是吧?本尊收个徒弟你们赶忙巴巴的跑过来过问一下,你们算老几?”
“真人怎么还是那么火爆?”一道清朗的声音,自远方天空传来。
随后,一道七彩虹桥……自远方出现,一直延伸到第九城第一峰这里。
下一刻,仙乐飘飘。
巨大紫色华盖之下,一名白衣青年安坐在一头慈眉善目耷拉个眼皮的白色老虎身上。
四周站在一群气场强大的人,持各种礼器。
跟年画儿似的。
仙子舞蹈,仙女奏乐。
凌逸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里啧啧两声:这排场……怕不是星门圣主才有的吧?
枯木真人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方向,淡淡说道:“想不到我这老家伙收个徒弟连圣主都给惊动了,还真好大面子。”
草。
真的是圣主?
这么容易就看见了?
都不矜持一下就来?
凌逸直接从地上站起来。
一群之前就来到这里的人看得大皱眉头。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野小子?
太没规矩了吧?
圣主驾临,你什么身份,敢站着见?
“过来到我身边。”
枯木真人根本没在意凌逸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这事儿,反倒一脸欣慰笑容,那表情跟老父亲护犊子没什么两样。
凌逸溜溜达达来到枯木真人身旁,小声问道:“这就是圣主?”
“对,看着是不是特能装逼的样子?”
枯木真人的声音同样也很小。
但问题是……在场这些人都特么是圣域大能好吗?
就连第一峰上的童子,都快渡劫巅峰了!
你们两个就算想要议论,难道就不能用传音的方式,多少表达一下尊重?
这种小声议论,在圣域生灵的耳中,跟洪钟大吕的轰鸣巨震有什么分别?
更让他们崩溃的还在后头。
凌逸点点头:“是有点,排场可真大。”
“……”
所有人全都无语了。
第八星门有一个无法无天的枯木真人还不够?还要来一个小枯木?
华盖下那白衣青年圣主都忍不住微微皱了下眉。
驮着他那头慈眉善目的白色老虎也翻起眼皮,瞄了凌逸一眼,充满人性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好奇。
小家伙胆儿挺肥呀?
但大人物都有一项共通的本领,名曰:唾面自干。
所以都当没听见。
第八圣主由远及近,来到第一峰,那巨大华盖之下,白衣圣主面带微笑,上下打量凌逸一眼,淡淡道:“赏。”
有侍女从他身边走向枯木真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
托盘之上,放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神奇之处,但圣主赐下,想来不是什么凡物。
早先来到这里的一群人全都看得直皱眉头,有人甚至难掩眼中嫉妒。
同样是圣域收徒,别人就从来没得到过圣主赏赐。
这,还是第一次。
凭什么呀?
没想到枯木却是微微一皱眉,看着白衣圣主,有些不信任的问道:“你没在这上做手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