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wat好看的小說 緝兇進行時-第九百三十一章 風暴前夕鑒賞-s3ldq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随着时间的推移,游轮启航后的第五天准时来临。
然而令克里夫感到忧虑的是,昨晚通过诱导而引发的围堵行动虽然确认了一名破坏者的身份,可是却完全没能遏制住监控盲区出现的势头。
而在四人用过了美味却并没能让他们开心起来的早餐之后,曾经屡次联络卡洛的那名神秘人,在他们商定新一天行动的时候发来了通讯。
“卡洛先生,昨晚过得怎么样?”手机中响起的扭曲怪异男声虽然让人听着很别扭,可吐字却很清晰,让克里夫三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还行。”卡洛看着被他放在桌面上开着免提的手机,面色一黑很是不爽,可是语气却显得轻松淡然:“你知道的,船上的服务很到位,客房也很舒适。”
“当然,如果没有那些四处乱窜啃噬设备线路的老鼠,我会睡得更好一些。”
“很抱歉我们的活动惊扰到了你。”扭曲怪异的男声没有丝毫歉意的随口说了一句,旋即笑道:“我听说,柳正俊昨晚破坏监控的行为被你们发现了?”
凝神戒备的卡洛扫了一眼克里夫等人的面色,毫不犹豫的哼笑道:“我可不愿意用休息的时间来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怎么?我感觉你很紧张这件事情。”
面对卡洛的试探,怪异男声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是啊,毕竟他是我们的成员,顺着他你们就能查到我们,自然要紧张一下了。”
直白又毫不犹豫的承认让克里夫等人蓦然生疑,可还没等他们深思这句话的真假,怪异男声就再次开口说道:“不过今天联系卡洛先生你,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情。”
卡洛闻言抛却杂念,皱眉问道:“你想说什么?”
“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怪异男声语气愉悦,显得心情很好:“从今以后,我们不会再派任何一个人刻意破坏监控设备了。”
“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不仅仅有卡洛先生和您的三名同伴正在调查我们,其他参与拍卖会的人也在玩命的追查个不停。”
“鉴于你们的努力,我们决定把所有的精力放在隐藏自身上。所以,要想拿到我们手中的硬币,你们就得加把力了。”
欢快的语气中所包含的内容让克里夫四人纷纷色变,面面相觑的同时却听怪异男声继续说道:“还有,我想提醒你们。”
“在围猎我们的同时,不要忘记你们本身也是别人眼中的猎物。如果因为过分关注我们而失去警惕心的话,很可能会掉进别人的陷阱中。”
“毕竟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硬币,而像各位这样揣着硬币大摇大摆在别人视线里晃荡的人,可是绝佳的下手对象。”
卡洛的表情再次变了一变,嘴里却不屑道:“与其担心我们,不如小心一下自己吧。比起别人,你们才是最大的那块肥肉。”
“感谢卡洛先生的忠告,我们会拼命隐藏的。”怪异男声哈哈一笑,忽而神秘兮兮的说道:“最后一件事,是我个人奉上的忠告。”
“图书馆的监控确实依然健全,可是图书馆门外的走廊,已经属于监控盲区了!”
“所以,保重吧,诸位!哈哈哈……”
狂笑声中,通讯被对方挂断,而克里夫四人的面色却一个比一个难看。
“我去检查一下!”卡洛留下一句话,就霍然起身向图书馆门外走去。
“卡洛!”贝瑟尔·帕特无奈站起,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跟了上去,显然是担心卡洛遇袭。
而就在卡洛和贝瑟尔·帕特走出图书馆大门的刹那,原本蹙眉沉思的娜塔莉娅忽然伸手,向卡洛遗落在桌上的手机抓去!
啪!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掌擒住了娜塔莉娅洁白的手腕,却是面容冷峻的克里夫!
容貌娇美的娜塔莉娅螓首微转看向克里夫,无辜纯然的目光中隐带询问。
克里夫指着手机缓缓摇了摇头,动作轻柔却无比坚定的将娜塔莉娅的手放回椅子扶手上,然后便撤手继续思索怪异男声话语中的含义。
娜塔莉娅见状,白雪一般的肩头微微耸动一下,一只手掌支着脸颊继续蹙眉沉思。
片刻后,面色阴沉的卡洛与眉头紧皱的贝瑟尔·帕特回到了图书馆。
“他说的没错!”卡洛飞快且隐蔽的瞥了眼自己遗落在桌上的手机,落座后咬牙道:“破坏手段与第一天出手的人一模一样,就是这个家伙干的!”
“而且我敢肯定,他绝对已经把这个情报卖给别人了!”
落座后依旧皱着眉毛的贝瑟尔·帕特沉沉的出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目光却挪向了克里夫。
“这样的话……”克里夫思忖道:“要么我们四个不要分开,要么大家都把硬币藏到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
“我个人倾向于后者,因为我们现在没办法确定除了图书馆以外的其他公共区域中,究竟有哪些我们还不知道的位置成了监控盲区。”
迅速冷静下来的卡洛点点头,伸手将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拿起收好,若无其事的说道:“还有件事情我没来得及说,不过现在说也不晚。”
“昨天得知柳正俊被人围堵到之后,我曾经去调查过他破坏的那些监控设备,发现破坏手法和第一天出手的人几乎完全一致。”
“几乎?”娜塔莉娅看了看克里夫,又看了看卡洛,好奇道:“意思是同一伙人做的吗?”
“不确定。”卡洛摇头叹道:“我找不到刻意伪装的痕迹,但是同样也找不到刻意模仿的痕迹。”
卡洛的看似含糊不清的回答,却极为清晰的说明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结,也让众人陷入了沉默。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柳正俊上次只收获了三枚硬币。”克里夫忽然开口问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了克里夫的问题,贝瑟尔·帕特和娜塔莉娅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知道,克里夫虽然没有点名,可这个问题却是在问卡洛。
果然,卡洛也知道只有自己才能回答这个问题,想了想后说道:“你们都知道,我会针对所有登船者做调查。”
“其中越是资历老的玩家,我调查的时间越长。你们几个我断断续续追着查了两年,而柳正俊去年首次登船,自然会在他上一次下船后开始调查。”
“这个人原先是医学院的学生,不过因为屡次盗用别人的论文和研究成果而被开除了。这就导致他没有混到执业医师资格证,不能行医治病。”
“不过他终究还算是个聪明人,靠着自己的学院背景做起了医药销售。凭着还算过关的专业知识和为达目的不计手段的行事风格,短时间内就成为了一家医药公司销售部的台柱子。”
“后来他就得意忘形了,因为一次疏忽,他和女下属的丑闻被曝光了出来,最后虽然花了大力气和大价钱才摆平这件事情,却也因此丢了工作。”
“可谁知道这家伙在工作期间窃取了很多原公司的机密研究项目资料,凭着这些东西,他直接投奔了原公司的敌对公司,还混成了高管。”
卡洛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看向三人中面色最为难看的克里夫。
“克里夫,污点这种东西哪各行业都有,医学界有,律政界也有。”贝瑟尔·帕特挥挥手,似乎在驱赶苍蝇一般:“这是一个骨子里刻着贪婪和无耻的小人,当然,还要加上卑鄙和狡诈。”
“不过相比他的为人,我更想知道他现在正在做什么。”
卡洛摇头道:“他今天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出门了,并且看样子他会一直装下去。”
这个答案让克里夫三人颇为无语,均感有些不知该怎么下手。
“那另外三个可疑的女人呢?”贝瑟尔·帕特皱眉换了个话题。
“正在查。”卡洛说着忽然拿出手机晃了晃,苦笑道:“可是就算查到了,有了刚才的这通电话,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从他们手中拿到硬币吗?”
一时之间,克里夫沉吟不语,贝瑟尔·帕特摇头默然,娜塔莉娅蹙眉撇嘴,好一会谁也不开口说话。
片刻后,贝瑟尔·帕特忽然带着几分唏嘘开口道:“现在想想,在走进音乐厅参加拍卖会的那一刻,我们就落进他们的陷阱中了。”
克里夫三人看向贝瑟尔·帕特,却见他自顾自的说道:“二十五枚硬币,吸引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导致我们始终没能从当时的冲击中脱离出来。”
“后来,我们调查他们,追查他们的身份,反而是被他们用那二十五枚硬币在无形之间牵着鼻子走,导致我们忽视了那些手中攥着一两枚硬币的人。”
“你们知道吗?这些人才是我们能够轻易拿捏的存在,可我们却在这两天内主动放弃了他们手中的硬币,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
一番话把所有人说得一愣,即便连克里夫也没能幸免的呆怔了一瞬。
“不仅如此,他们还完成了他们的计划和布置。”在十多秒的静默之后,克里夫开口道:“他们在一步步的把所有人拉上他们预设的舞台。”
“什么意思?”贝瑟尔·帕特不解道:“拜托你说清楚点。”
“现在我手中有四枚硬币,而你们每个人手中绝对不会少于三枚。”克里夫缓缓说道:“再加上他们手中的二十五枚,仅仅是我们两伙人就造就了三十五个急需硬币翻身的人。”
“如果再算上其他手持两枚或者以上硬币的人,这艘船上已经有半数的人失去了硬币。而这一半的人,每一个都很急切,可偏偏他们机会渺茫。”
“而在这种情况下,监控设备被破坏了,即便动手抢夺也不被发现的监控盲区出现了,你们说这些人会怎么做?”
贝瑟尔·帕特等人没一个开口,可是每个人心中都明白答案是什么。
克里夫见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的他们绝对会提前做好准备,可是一直追着他们跑的我们呢?”
“你是想说我们也得用暴力去抢夺别人的硬币吗?”贝瑟尔·帕特不置可否的缓缓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也许正是他们想看到的。”
“想想吧,所有受邀者全部沦落为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无脑之辈,且不说到时候会有多混乱,这将是我们每一个登船者的耻辱。”
卡洛与娜塔莉娅闻言不由默然,不约而同的看向克里夫。
“我知道。”克里夫冷静的挥了挥手道:“他们努力地要把所有人逼成只懂得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无脑之辈,必然有着他们的目的。”
“可不管怎么说,这个目的最终都要落在我们手中的硬币上。所以我想知道的是,当游轮上的人都变成暴力分子的时候,他们能用什么手段夺走我们手中的硬币。”
贝瑟尔·帕特沉吟片刻道:“克里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克里夫重重的点头道:“既然对方希望我们用拳头解决问题,那么我会凝聚一只足够有力的拳头,把他的计划全部砸碎。”
“克里夫,你在做把所有人推向混乱的帮凶!”贝瑟尔·帕特坚定的摇头道:“对不起,我没办法认可你的做法,我退出。”
克里夫目光灼灼的看着贝瑟尔·帕特,缓缓说道:“现在退出的话,你会被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视作猎物,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你是知道的。”
“这就是我们的区别,克里夫。”贝瑟尔·帕特洒然起身,从容不迫的整了整衣服道:“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都会继续追查对方的身份。”
“摒弃智慧沦为只懂抡拳头的野兽,对一名绅士来说,是从精神到躯体的全面堕落。”
说罢,贝瑟尔·帕特头颅微微昂起,带着一丝傲然,步履坚定的走出了图书馆。
当贝瑟尔·帕特身影消失,克里夫长长吐出一口气,低声感慨道:“我很庆幸他永远不会放下他那迂腐至极的绅士做派,否则的话,他会是个让人畏惧的对手。”
卡洛和娜塔莉娅目光复杂的注视着贝瑟尔·帕特离开的方向,不约而同的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