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pay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伐清1719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五章 長纓在手縛蛟龍分享-oob98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随着责任内阁制度的确定,以及党派政治的产生,使得大家伙把眼光已经逐渐放在了五年后的责任内阁上,居然在无形之中延缓了日益滋生的朝廷政治矛盾,让所有人的目光重新放在了外部事物上面。
革新五年四月,宁楚与英国、法国以及瑞典分别达成了双边贸易通商条约,在该条约中详细说明了双方的贸易范围以及低税货物额度,并且还达成了一系列的官方合作,当然在这些条约的背后,则代表着东西方无尽的贸易利益。
与此同时,宁渝也跟英国大使皮埃尔、法国大使阿尔弗雷和瑞典大使埃里克松,在针对荷兰问题上,达成了一个隐性的条约,那就是宁楚负责彻底击败荷兰在东南亚的势力,并且允诺给他们自由通航权,而其余诸国将承认东南亚归属于宁楚的势力范围。
通常来说,对于西方列强而言,一旦承认了对方的势力范围,那么在一般的情况下,就不会再来争夺这里的利益,而对于英、法、瑞典诸国而言,他们根本没办法在宁楚的眼皮子底下进驻东南亚,还不如顺水推舟卖一个人情。
用英国大使皮埃尔的话来说,“东方楚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我们要做的不是去触怒它,而是选择跟它进行更多的合作。”
宁渝倒不是那么在乎皮埃尔嘴里所谓的奉承,实际上在结束了谈判之事后,他很快便带着大臣们,朝着上海而去,不过这一次并不是要从上海渡船到京师,而是要去检阅在上海的复汉军海军舰队。
如今驻扎在上海的复汉军主力舰队,在接受了六艘主力风帆战舰入役之后,已经完成了相关的训练任务,并且已经回到了上海港口进行休整,而在这一次休整结束之后,复汉军主力舰队便会向马六甲驻守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海军发起进攻,完成这一次战略任务。
而这一次对马六甲的进攻,也将会成为宁楚正式插手南洋战事的序幕,到时候不光是要清除荷兰人在南洋的势力,还要彻底击败当地的土著势力,从而将南洋纳入到宁楚的版图之中。
大楚革新五年四月十八,上海码头上戒备森严,无数复汉军士兵站在码头上警戒地注视着身边的一切,而随着一声响亮的号角声音响起,数十艘风帆战舰在信号旗的引领下,渐渐驶出了港口,而这些战船的体型是那么的庞大,看上去都显得十分威风。
在此时的战舰的甲板上面,已经站满了复汉军海军的军官和水手们,他们身着整齐的白色军服,头上带着军帽,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他们大部分人原本都是漕帮和绿营水师出身的汉子,后来投靠了复汉军之后,成为了大楚海军军事学院的第一批学生,也成为了如今宁楚海军的主力。
当战舰驶出港口的时候,岸边此时也站着许多穿着红色袍子的官员,他们簇拥着皇帝宁渝,用一种十分满足的眼神望着面前的一切,而宁渝更是高声指点着,淡淡的阳光洒在海面上,显得十分璀璨——这一幕很快就被宫廷画师画了下来,成为了流传后世的名作。
宁渝脸上微笑着,望着身旁的大楚海军军事学院教育长何塞·杜维萨,感慨道:“何塞,朕当初之所以要将你们都给留下来,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幕,咱们辛辛苦苦耕种下去的种子,它已经发芽了。”
何塞·杜维萨是当初恩斯特从西方请来的葡萄牙海军军官,精通风帆时代的海军战术,而且具备非常优秀的战略眼光,因此在宁渝跟他畅谈过一番后,便让他直接当上了大楚海军军事学院的教育长,负责全校的教育工作,至于这个院长本身,当然是由宁渝自己担任了。
何塞·杜维萨望着面前的战舰,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微微得意,道:“陛下当初既然选择了信任,那么我自然也会还给陛下一份结果,如今的宁楚海军,虽然还不算十分强大,可是在亚洲这片海面上,却也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
宁渝微微沉默了一会,道:“如果西方海上强国派遣舰队来到亚洲,我们的海军能够阻挡吗?”
“陛下,大楚海军真正的年龄只有一岁不到而已,想要一下子追上西方海上强国,这并不是一个好笑的笑话…….”何塞·杜维萨摸了摸鼻子,脸上的表情十分诚恳。
宁渝脸上有些无奈,他知道在风帆战舰时代里,想要下饺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下子迎头赶上英法荷兰这些海上强国,更是不太现实……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秘密武器,只要蒸汽铁甲舰早日能够研发出来,就能实现漂亮的超车。
只不过蒸汽机才刚刚开始进行实际应用,想要进一步改善其技术方面的问题,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蒸汽机没有得到长足的进步,蒸汽铁甲舰也就只是一个虚幻的东西,很难真正成为可以依靠的军国利器。
因此,眼下想要大肆扩展海军实力,只能选择成熟且可靠的风帆战舰,而专业化的战舰尤其是三级战列舰及以上级别的战舰,对于木材的选择非常苛刻,并不是想要制造就能制造的,因此即便是对于大国而言,想要大量建造也很困难。
在这个时代里,战舰通常需要选择榆木、杉木、松木或者是橡木等木材,且并不是直接砍伐下来就能用,它还需要满足耐腐蚀性强、韧性强以及抗水泡的能力,因此在砍伐完木材后,需要将木料放个几年充分干燥后才能使用。
当然,也真有国家头铁,直接用刚刚砍伐下来的潮湿木料建造军舰,其中代表便是拿破仑时期的法国,用潮湿木料在短短几年里就造出了一百多艘战列舰,可是仅仅只用了二十年,这些战舰中的四分之三就被海水给泡烂了,几乎成为了世界海军历史上的一大笑柄。
因此,按照正常的建造时间,通常在砍伐木材之后,还需要进行干燥一年,在船体框架搭建完成后还要遮盖起来继续通风除湿几个月,然后才能进行后续的装配工作,即整个造船时间需要在两年以上甚至是更久。
宁楚目前建造的六艘三级风帆战舰,虽然用时仅仅不到一年,可是木料是早就已经提前准备妥当的,这个时间并没有算进去,才使得这六艘战舰能够在一年内顺利建成。
“轰隆隆——”
在宁渝复杂心思中,复汉军海军战舰上面的火炮正式进行了试射,齐齐轰鸣的炮声在海面上激荡开来,浓白的烟雾顿时弥漫在海面上,人人神色激动地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舰队,很快便感受到了巨舰大炮所带来的魅力。
.身着整齐军装的海军提督邱泽,率领十余名海军高级军官,朝着宁渝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神色中带着些许肃穆之意。
“陛下,此战末将必当竭尽全力,不畏牺牲,为我大楚夺下南洋!”
一面巨大的复汉军海军旗帜漫卷天空,如同火焰一般在空中飞舞,让旗帜下方的复汉军军人们,显得更加坚毅。
“千帆竞渡征碧波,长缨在手缚蛟龙!”
宁渝高声诵念着这句诗,他的目光亦在众人中流转,“今日出征,朕将会在南京城等待为你们庆功!”
……..
婆罗洲,作为南洋的一块热土,它与华夏早早就结下了缘分,早在东晋时期,便有高僧法显由印度求得佛法,回归中国途中经过南洋,曾有一提及耶婆提,即当时华夏人对婆罗洲的初始认知。
在经过了上千年的时间发展后,有许多华夏人都因为种种原因,乘坐海舟到了婆罗洲进行生存,因此在这块土地上,不仅仅有大量的土著酋邦,也有许多华人在此地生存,他们保持着华人的本色,说着华夏人的语言,生活习俗上亦与华夏人相同。
当宁千秋带着随从们沿着婆罗洲西岸,从卡普阿斯河汊流与兰达河合流点上岸的时候,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片拥挤、肮脏、杂乱的场景,只见上千个大大小小的窝棚林立其中,当然也有一些用砖石建成的房子出现在里面,只是数量上非常少。
在这些破旧与杂乱的建筑群当中,有一重传统的中式院落,虽然比不上江南水乡的精致,可是在这异国他乡,却显得十分另类,甚至让人有些瞠目结舌,很显然在这里建造传统的中式院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宁千秋身上穿着一身粗布衣衫走到岸上的时候,只见早就有两人在此地等待,他们身材矮小,脸庞黝黑,先是望了一眼宁千秋的脑袋,接着才笑一笑道:“之前来的汉人,脑袋后面都留着辫子,现在没看到辫子,反倒让人有些不太习惯了…….”
“无妨,都是华夏儿女,早就不用留辫子了。”
其中一人笑了笑,“对对对,都是华夏儿女,大人这边请。”
说着话的功夫,这二人便带着宁千秋一行人,穿过了密密麻麻的窝棚,朝着中央的中式院落行进,宁千秋抬眼望去,只见那些居住在窝棚中的人,大部分都是汉人,其中还有一小部分当地土著,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许菜色。
在路途中经过一番简单的交谈,宁千秋才明白了过来,这二人都是婆罗洲本地汉人大族吴家的人,一个叫吴阿生,一个叫吴阿炳。
吴家原本都是明郑遗民,当年随着郑氏投降清廷之后,他们不甘心受到剃辫的侮辱,便选择潜逃到了婆罗洲,集聚了大量的汉人力量,成为了婆罗洲的一方势力。
宁千秋此行前来婆罗洲,便是存着拉拢他们的心思,让他们能够成为宁楚所用,为将来婆罗洲的局势打下基础,其中关于婆罗洲的情报自然是越多越好。
“大人,自从前几年开始,这逃到婆罗洲的汉人却是越来越多了,他们就是没有剪去辫子,后来入乡易俗,大多也都给剪掉了…….”
吴阿生一边带路,一边指着四处的窝棚解释,他微微感慨道:“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台湾那些地方活不下去的贱民,后来连浙江和福建那边,都有许多人坐船过来,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无非就是要讨条活路。”
宁千秋微微点了点头,他当然明白这里面的缘由,说起来还是当初统一之战造成的影响,使得不少无地农民选择了直接逃到婆罗洲,他们所求的并没有别的,只有一份安宁和太平,因此在当时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不少人都移民来到了这里。
相对于比较健谈的吴阿生,吴阿炳则显得沉默了许多,他始终都站在前面带路,将宁千秋等人引入到了院子中,只见从院子里出来一名中等身材的壮汉,他快步走到了宁千秋的面前,随即深深弯腰行礼。
“启禀宁大人,草民有失远迎,还请大人莫怪。”那壮汉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脸上却带着几分戒备,神情也十分凝重。
宁千秋并不在意壮汉的态度,只是负手在背后道:“你们当年都是延平王的遗民?”
“正是……”
“既然都是明郑遗民,为何又潜藏于山野之间,甘愿做那普通百姓呢?”
壮汉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当初延平王都未曾兴复大业,靠我们这些人又能做得什么大事?索性逃到了这南洋之地,好生过日子便是。”
宁千秋微微一笑,随后却摇了摇头,“你们都是真汉子,若是早上几年,不如让你们加入我复汉军,实现我复汉伟业,只不过眼下清鞑已经被彻底驱逐,倒也无需你们出力了。”
“如此也好,只要我汉室重兴,先父祖他们也会在地下安息。”壮汉终究悠悠一叹,他却是想起了当年父祖的嘱托,不免心中有些黯然失色。
在当年的那批仁人志士当中,并不缺乏那等希望王师有朝一日能够北定中原的人,只是随着时光的消逝,他们终究无法看到这一天。
宁千秋沉声道:“今日,我大楚将会重临南洋,你们是否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将南洋化为我天家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