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lh2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巫師的童話 愛下-第五百五十二章 善良的王子展示-8tq7r

巫師的童話
小說推薦巫師的童話
这一日,威廉随着一个商队,进入了童话大陆中北部的一个王国斯伐克王国的首都布拉迪斯城市里。
斯伐克王国是一个内陆王国,四面都被其他国家包围,地势北高南低,气候宜人,威廉一路走来,只感觉风景优美,让他有几分不耐的心也变得平和起来。
除此之外,斯伐克王国给威廉最大的印象就是一个城堡特别多的国家,几乎每一个封地里都有守卫森严的城堡。
而铁匠铺是比城堡还要多的建筑。
整个斯伐克王国充满了悍勇的气息。
威廉原有几分奇怪,不过后来想起这是一个被四面包围的国家,这才明白。
所有的结果都是有原因的。
如果斯伐克王国不够强大,那么威廉今天就不会见到这个国家了。
首都布拉迪斯,是一座充满了古典建筑风格的城市,优点是规模巨大,造型雄伟,缺点则是过于粗糙。
商队集体缴纳了入城费后,就顺着人流,闻着臭气连连的空气,踩着黄褐色交杂的泥土地面,来到了城中一处吃住结合的旅馆里。
麦克夫人的旅馆。
威廉没有明确的目标,也就一直跟在队伍里,也来到了这个招牌上有大大裂痕,还爬着一株野藤的旅馆。
有意思的是,在旅馆的右边不远处,却是围着一群人。
在旅馆的门口,有一群闲汉无赖双手环抱在胸前,面带讥讽之色地望着围观的人群。
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嘴角长着胡子,身材有一个半威廉那么粗,足足G罩杯的金发……熟妇。
威廉现在所在的商队首领是一个留着小胡子,一脸风霜之色的中年孔武有力红发汉子,他明显是认识这个熟妇,走到她旁边,道了一声,“日安,麦克夫人。”
熟妇闻言猛地转身,一股浓烈的狐臭味扑面而来,她望着商队首领红发汉子,脸上的笑意就控制不住溢出来了,瓮声瓮气地道,“德玛西斯,看到你真开心,我又闻到了铜币的香甜味道,我等你真是等了好久了,还是跟之前一样吗?我为你们早就准备了肉酱汤,前天煮好的新鲜货色,来一碗吧,瞧你累的?”
商队首领德玛西斯嘴角抽了一下,忍住那股窒息的感觉,干笑一声,然后问,“那个不急。”
他的眼神朝着围观人群示意,问,“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一个可怜的家伙,被一位尊敬的贵族骑马无意撞死了。”麦克夫人压低了声音,耸耸肩,脸色平常地说道。
“所以他们就围住了那位贵族大人?”德玛西斯眉头一跳,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问道。
“对于贵族来说,我们都是贱民,我们没有勇气!”
“那是怎么回事?麦克夫人,请你全部告诉我吧。”德玛西斯眼珠子一转,便请求道。
“嘿嘿嘿,因为人群里有我们尊敬的李斯特王子啊。”麦克夫人似笑非笑,眼神流露出玩味之色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了……”德玛西斯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再言语。
威廉却是来了兴趣,走出商队来到德玛西斯旁边,轻声问道,“西斯,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当然可以,查理曼大人。”威廉的话里似乎有魔力,回过头的德玛西斯根本不敢轻视这位贵客的要求,用他认为最温柔而有力的声调,给威廉解释道。
“这里有一个平民被贵族撞死了,原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这里,或者说在这片大陆上,贵族撞死普通平民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德玛西斯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只不过李斯特王子似乎介入了其中。”
“哦,是这位李斯特王子撞死了这个平民吗?”威廉还以为是一位王子撞死了平民,顿时就没有了多少兴趣。
德玛西斯断然摇摇头,“查理曼大人,我猜应该不关李斯特王子的事情。”
“李斯特王子是费烈特国王的第三个儿子,他前面还有两个哥哥。”
“跟他的两位英明的哥哥相比,李斯特王子无疑是一个非常富有爱心的人,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就算对待平民,他也从不吝啬自己的温柔和善心。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做出伤害平民的事情来的。”德玛西斯对这位李斯特王子极尽赞美,都快要把他说成在人世间的天使了,听得威廉都要怀疑自身的品德节操了。
哦,他没有节操了,贞操也没有了。
其实德玛西斯对威廉说的都是褒义词。
在首都布拉迪斯,人们,或者说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利益阶层,是这样评价这位王子的——头脑简单,不爱说话!
他们背后都称呼这位李斯特王子为“缺心眼王子”。
这样的称呼也随着贵族的私下言语,而传播到民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民间也开始这样暗地里称呼这位李斯特王子为缺心眼王子,哪怕这位王子的很多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们好。
但没有用,很多平民已经习惯称呼这位善良的王子为缺心眼王子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讽刺。
“我猜,可能是有位贵族不小心撞死了一位平民,可能被我们这位善良的王子看到了,所以为他主持公道吧。”德玛西斯小心翼翼地猜测道。
“如果真是你说的,这可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贵族啊。”威廉带着几分感叹地说道。
很少人有既得利益者背叛自己的利益阶层的。
威廉沉吟了一下,挤进了围观人群,看到了其中的场景。
一个只穿着小裤兜的邋遢小男孩脸色铁青地躺在地上,胸口有一个马蹄状的凹陷,看情形是已经死去有一段时间了。
在死去的小男孩旁边,一个皮肤黝黑,布满皱纹的中老男人,跪在小男孩旁边,脸上是茫然和深沉的悲痛。
一个穿着华贵衣服,面容秀美,有一头褐色中长发的美少年,正怒视着他面前一个留着八字小胡须,衣着讲究的中年贵族。
美少年旁边是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而中年贵族旁边则是一头白色的高头大马,高头大马旁边则是几个随从打扮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