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7m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奪運之瞳-第八百五十九章 再見盜跖【求訂閱】推薦-r0kxc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老虚灵气息很阴森,活像个大反派,不过,语气却很温和:“一具龙角骨,在人王一脉中,还是嫡系成员,还有一具凰纹骨…我们也查不到,消息被遮掩下了,不过肯定在灵域中。”
龙角骨,凰纹骨,沈睿一阵无语,这不是两具被自己吞噬的贵骨吗,这也太巧了。
不过,沈睿仔细一想,似乎也不是巧合。
在原本的灵界中,这两具骨被自己吞噬,按理来说没有数千年是不会再出现了。
不过,渊海大世界融合后,由于渊族的干扰,自然就出现了。
“人王一脉…”沈睿呢喃着,这个名字他有些熟悉,所谓人王,只是个称呼而已,是当初灵界最开始反抗异族的一群人。
所以自称人王一脉,不过却很少过问世事,之前也很少在灵界中行走。
“我带来了的三个家伙就劳烦费心了,若能问出来渊狱总部是最好的。”沈睿道。
说起这个,老虚灵语气中都不不自觉带出了一抹惊叹,三尊天王俘虏,这个后辈入天王第一战便有了惊人的战绩。
“哈哈…道兄一下子可是几乎把渊狱三分之一的实力给灭掉了。”老虚空笑道。
“才三分之一…我还想都都弄死呢。”沈睿摇了摇头。
两尊老虚灵不禁对视了一眼,这种傲气在这个境界的人中很少见啊。
一般而言,达到这个境界的生灵已经是积年老妖怪了,都是谋而后动,有很多算计。
不过,沈睿还很年轻,甚至都没有他们的零头大,有这种心态倒也可以理解。
“道兄,渊狱还是有几分底蕴的,在天蚀之龙阶段便有极境天王主导,否则也难以支撑下来。”那尊老虚灵笑道,语气颇为柔和,却也带着几分警醒的意味。
“现在接触渊族后,又不知增添了几分底蕴。”
沈睿闻言倒也没有太过惊讶,若是渊族真的不堪一击,也就不可能在暗中搞事了。
极境天王在道主不出的情况下,就是无敌者,很多时候都是他们主导一些事情,道主才是最后的镇压底蕴。
三人又闲谈了片刻,沈睿虽然刚刚踏入天王境,不过对自身的理解倒也不俗,各自诉说了部分道途,便是沈睿也感觉受益非凡。
“那几尊天王还要过几日才能有结果,道兄可否等待几日。”老虚灵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消息,感知了沈睿。
毕竟是天王境界,想要撬开神魂,探知信息还是比较麻烦了,即使第五虚灵精研神魂之道,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无妨…”沈睿摆了摆手,早就有了这种准备,随即他又开口问道:“盗跖可在这里”
虚空一脉的老熟人了,两人也算相识很久了。
他没有解释盗跖是谁,他相信虚空一脉还是查的到的,而且一定已经安排好了。
果然,那尊峰境老虚灵笑道:“那小辈正在这里。”
沈睿得到答案,随即就离开了这里,那两尊老虚灵又交流了起来。
“虚灵试炼要开始了吧,预留的一个名额就给那个盗跖小家伙吧。”峰境老虚灵道。
另一尊虚灵也没有反驳,本来就预留了一个席位,便是考虑到了沈睿和盗跖的关系。
若是今日沈睿不提及盗跖,也就代表着盗跖的价值并不大,不过现在看起来,沈睿还是颇为看重这段关系的。
沈睿被安排在一处宫殿中,没过多久盗跖就来到了这里,被一尊帝者带着。
还是一脸的忐忑与迷茫,见到沈睿的时候就变成的惊喜,以及几分难以置信。
盗跖现在已经是巅峰大圣了,距离帝者不过一步之遥,天资已经算是顶尖了,不过相比古长生还是差了一筹。
“那个神秘的天王竟然是你!”盗跖眼珠子差点凸出来。
前段时间他突然被召回虚灵总部,还以为有什么特殊事情呢,今日说有尊神秘天王要见他,他还忐忑了一路呢。
沈睿让那尊帝者下去,不知是不是错觉,盗跖感觉那帝者离开的时候,看向他的目光中竟然有几分羡慕。
“没大没小,喊沈天王。”沈睿端着架子道。
“嘿…啧啧,沈天王,羡慕啊。”盗跖闻言就知道沈睿这个家伙一点没变,也不由得打趣。
“羡慕吧,盗天王似乎更好听。”沈睿也笑道。
盗跖咽了口吐沫,做贼似的往四周看了看,一幅暗爽的神情。
“一边去,连帝者都不是,还盗天王。”沈睿没好气的说道。
“谁能和你这个变态比啊。”盗跖撇了撇嘴,随处找了地方坐下了。
“我都怀疑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盗跖满是羡慕嫉妒恨的说道,咬牙切齿。
“吃什么主要是馒头,偶尔偷个鸡吃。”沈睿装模作样的思考道。
盗跖一愣,随即大笑,沈睿也跟着笑了起来。
“啧啧,我听闻这次的虚灵试炼保留了一个名额,看起来就是为我留的。”盗跖突然说道。
沈睿微微一愣,而后笑道:“有意思。”
“唉,真是现实,要不是你,我还轮不到虚灵试炼。”盗跖叹道。
从盗跖的嘴中,沈睿得知,虚空试炼很危险,是虚空一脉自古以来挑选掌控者的方式。
只要通过虚灵试炼,基本上就是按照下一代掌控者来培养的了。
“很危险吗?要不然等我成为道主,直接让你成为一位掌控者吧。”沈睿道。
盗跖“哈哈”一笑:“舞台都给我了,我再不去,也太让人小瞧了,虽然有危险,不过我也有信心。”
沈睿闻言也没有多劝,想必虚空一脉也自有分寸,不太可能直接让盗跖死在里面。
不过沈睿想了想,决定还是暗示一下,以免真出现了意外。
两人又交谈片刻,倒是又得知了一个让沈睿吃惊的消息。
“你和古玲珑要结为道侣了!”沈睿很惊讶。
“呦,沈天王也有失色的时候啊。”盗跖笑道,而后正色道:“经历了一些事情,与她结为道侣挺好的。”
沈睿打量着盗跖,他记得前段时间盗跖对古玲珑可是避之不及的,其中定然有一番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