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yik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討論-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堅持推薦-gdzka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让送患者进来!”
方展宏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走到边上洗手消毒,同时对边上的医生吩咐道。
今晚上,前来的所有医生都很清楚,睡是不可能睡觉了,运气好抽空吃个饭,运气不好,估么着吃饭的功夫都没有,喝点葡萄糖补充一下体力。
方展宏刚刚洗过手,就看到有患者送进来了,边上还跟着一位医生:“准备手术!”
人的一些气质或者习惯是慢慢养成的,方寒就是。
当初的实习生这两年在江中院和科主任差不多,现在在江中院,哪怕是方浩洋很多时候都要听方寒的,尊重方寒的一些看法,去其他医院,要么飞刀要么熟人邀请,都知道方寒的,方寒去了那也是一大堆人奉承。
久而久之方寒也就下意识的习惯了,刚才在外面,那个谁就叫的很顺口。
“那个谁!”
方寒也没看清楚方展宏的样子,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伤者的情况方寒刚才在外面检查过了,所以这个手术他是准备自己做的,也没想手术室空了,原本主刀的医生其实也闲下来了这种事。
方展宏眉头一皱,这谁啊,叫自己竟然是那个谁。
仔细一看,认出来了。
“方医生!”
方展宏急忙满脸堆笑。
他是心外的,方寒在心脏手术上是完爆他的,因而方展宏在方寒面前那是没有半点脾气。
不是一个领域的,或许还可以倨傲,哪怕客气,也不会太客气,比如之前的孙远根,也只是和方寒熟,没有方展宏这样子低姿态。
方展宏则不同,那是真的低姿态了。
“方主任!”
方寒也认出方展宏了,礼貌的点了点头:“情况比较急,手术室我就先用了!”
“方医生您用。”
方展宏点着头,用吧,哪敢有什么意见。
“患者是?”方展宏问。
“脑外伤所致硬膜下出血,CT可见异物…….考虑头骨裂缝,脑叶损伤…….”方寒道。
“啥?”
方展宏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果方寒说什么肝脾破裂,心脏瓣膜或者键索断裂之类的,哪怕是心脏动脉破损,方展宏一点都不惊讶。
毕竟方展宏是知道方寒的,肝脏手术和心脏手术做的都相当不错,通过方寒的一些手术来看,说是江州第一人那是一点都不夸张。
现在方寒却说是一位脑外伤的患者,这是要做开颅手术?
方展宏下意识的向门口看了看,再没有医生进来呀,据他所知这次来的脑外科专家也就孙远根,冯朋义还生病了,病的不算多严重,可手术台是上不了了,方寒这意思是要自己做这个手术?
方展宏还胡思乱想着,外面进来人了,方展宏这才松了口气,就说嘛,怎么可能是方寒亲自做。
只是方展宏看了看,不是孙远根,好像是医附院脑外的几位医生,一位副主任,他是认识的,几个人刚进来,正戴口罩呢,洗手消毒的地方其实就在里面,和做手术的地方也就隔了一个帘子,简陋,没办法。
这几位方展宏是知道的,这位副主任主刀这台手术?
方展宏心中想着,已经准备出去了,既然是开颅手术,他是帮不上忙的,外面还有患者,或许又有新的手术室搭建好了呢。
正准备走,方寒已经开口了:“都快速准备一下。”
“好的,方医生!”
进来的医生急忙应了一声,他们那边刚忙完,就过来这边了,做手术自然不能方寒一个人,孙远根已经上了手术了,又别的医生配合,他们现在算是暂时跟着方寒了。
有了之前一台手术打底,这几位对方寒已经是心服口服了。
在医疗界,年龄什么的虽然是硬伤,可说到底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的,你年龄再大,水平不行,也不过是老油条,哪怕年轻医生面子上尊重,背后也有人骂的,或许还有胆大的不搭理你,正常的。
可水平高,那是真的能迎来尊重的。
方寒这会儿忙,没注意系统后台,他要是注意看的话其实就能发现,业界认可临时任务进度又有所增加了。
方展宏又是一愣。
常年在手术室,套路方展宏太清楚了,在手术室这种地方,发号司令的往往只有一位,那就是主刀,进了手术室,哪怕是院长也要靠边站,除非院长也是内行,进来兜底的,要不然没插嘴的资格。
我的地盘我做主这句话在手术室绝对演绎的淋漓尽致。
方寒发号司令,其他人急忙应声,这就很明白了。
“方医生也会开颅?”
方展宏忍不住出声问。
“方医生的开颅手术比我们孙主任做的好。”副主任回了一句,已经开始准备了。
“…….”
方展宏张了张嘴,比孙远根做的好?
这尼玛还是人吗?
这会儿方展宏的心态和孙远根刚才差不多,心累啊。
这是怎么学的这是?
虽然吃惊,有了方寒的肝脏和心脏手术打底,一些人其实已经不去追究怎么学这件事了,只是下意识的感慨。
有些事,习惯了也就习惯了。
方展宏相当郁闷的出了手术室,只觉得如梦似幻。
很多小说里面一些开挂的主角都会担心自己表现的太妖孽,被人切片之类的,事实上这样的担心有些多余。
很多事情,没有亲眼见到,没有亲身经历,哪怕是真的,你说给别人别人都是不信的,开什么玩笑。
切片哪有那么容易,动不动切片,谁还敢表现的妖孽,妖孽总要有一个度吧,什么程度会切片?
除非一些超自然现象,才会真的让人感觉到恐惧,不理解就会去探究,类似方寒这样的,很多人哪怕是吃惊,哪怕是震惊,可要说切片研究,真的有些夸大了。
这世上还是存在天才的,有千里挑一就有万里挑一,有万里挑一,就有亿里挑一,世界这么大,总有超出常人的天才,天之骄子。
只是这样的人被自己遇上,就在自己面前,真的就有些打击人了。
“方主任!”
方展宏刚刚走出手术室,孙远根也出来了,孙主任也刚刚做完一台手术,收尾工作交给了助手。
孙远根和方展宏打着招呼,就看到方展宏走出来的地方挂上了正在手术中的牌子。
这儿的手术室没门,只有帘子,所以手术的时候都会挂上牌子,避免其他人闯进去。
孙远根一愣,奇怪的问:“里面有人手术?”
“方寒在里面。”方展宏无力的道。
“哦!”
孙远根应了一声,不问了。
“老孙,方寒竟然也会开颅你敢信吗?”方展宏道。
“我敢!”孙远根点着头。
方展宏:“……..”
“因为我亲眼看到了。”孙远根补充道。
他不仅亲眼看到了,方寒还帮他拯救了一位伤者。
在这种地方,在这种环境,再加上刚才的余震,患者真要出了什么事,孙远根其实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毕竟有些事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
可毕竟是一条人命啊。
“孙主任,方主任!”
两人说着话,陈国中进来了:“第三批支援的医生到了,人不够我给你们安排!”
“太好了!”
孙远根急忙道:“有没有脑外的医生。”
他的人跟了方寒,刚才给他打下手的只有一位内行,真的太吃力了。
“我给你们安排!”
陈国中口干舌燥的,不停的打电话,不停的指挥,来回跑,外面还下着雨。
这会儿雨越来越大了,真是祸不单行啊。
“陈校长,孙主任,方主任,喝点汤药!”
林雨珊带着几位护士走了进来。
“什么汤药?”陈国中一愣。
“方医生刚才给我的方子,说是外面下雨了,正在救援的人可能会感冒,所以让我熬了不少汤药,给所有人分发下去,预防感冒的。”林雨珊把一次性杯子递给陈国中。
“还是方寒考虑的周到啊。”
陈国中接过杯子,一边喝一边感慨:“这会儿雨很大,救援人员体力消耗也很大,这么大的雨,真的有不少人会生病的。”
“嗯,方医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让我去准备了,我们江中院来的护士现在正在熬药发放呢,就是人不够!”林雨珊其实是来找陈国中要人的。
这件事是方寒进手术室之前吩咐她的,方寒说的事情林护士是很重视的。
“好说,刚才又来了一部分人,我给你这边分一些,这是大事。”
陈国中也不知道林雨珊的名字,不过这事确实是大事,不仅仅是救援人员,还有一部分群众,要是能避免一部分人淋雨生病,也算是帮医生们减轻压力了。
地震,大雨,很容易感冒发烧,如果感冒发烧的人比较多,又容易引起交叉感染,到时候就比较麻烦了。
“谢谢陈校长!”
林雨珊道了声谢。
陈国中在这儿,一些人称呼陈教授,一些人称呼陈校长,一些人称呼陈老师,称呼很乱。
“你们都辛苦了。”陈国中喝着汤药,这些护士,都很年轻啊,这会儿却都很尽心,林雨珊刚才外面进来,身上也早就被雨水打湿了。
“医生,医生!”
外面一阵喊声,两位战士抬着担架进来了,进了门就喊:“医生,救救我们连长吧,救救我们连长吧!”
“我看看!”
方展宏急忙上前,担架上,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战士全身是血,雨水和鲜血混合在一起。
“我们连长在救人的时候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伤了,救救他…….”
“不……碍事!”
担架上的青年突然睁开眼,眼神都有些涣散,不过却强撑着一口气:“不……不……不用管我…….让受伤…….的乡亲们先…….先治疗……你们也……去……去救人……”
“不要说话,我看看!”
方展宏已经在做检查了。
“不……不用……管我…….”
青年战士还继续说着:“医生…….少……我撑……的住…….的……..”
正说着,青年战士突然就像是被抽调了全部的力气,脑袋一歪,原本放在胸口的手也掉落下去了。
“连长,连长!”
两个战士大声喊着。
“连长,您醒醒,不要睡!”
另一位则是拉着方展宏的手:“医生,救救我们连长,救救他,石头本来是砸向我的,是连长救了我。”
方展宏没吭声,急忙解开青年战士的胸口,马上开始做心肺复苏,只是刚刚摁了一下,一口血就从青年战士的口中溢了出来。
“他的脏器严重损伤,没办法了!”
方展宏站起身,心肺复苏也是要看情况的,这位青年的连长很显然是脏器破裂,而且是非常严重的哪种,能撑过来都算是奇迹了。
“连长!”
另外两个战士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然后对着连长的尸体敬了一个军礼。
“走吧,我们继续救人,我们不能给连长丢脸!”
两人迈着步子,又走了出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雨幕中。
这会儿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雨依旧下着,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在这种环境下救援,危险是相当大的,然而战士们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无论是什么灾难,地震或者水灾,火灾或者山体滑坡,这些可爱的身影总是第一时间出现,义无反顾的冲进危险之中,救出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而每一次都有年轻的战士把自己的生命留在现场。
他们是英雄,他们是烈士,可他们同时也是父母的儿女,妻子的丈夫,儿女的父亲。
方展宏看了一眼消失的两个战士,然后走向不远处的患者,战士们负责救人,他们也负责救人,职责不同,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在尽力,都在坚持。
“做一下CT,尽快出结果!”
“止血带!”帐篷里面,医生们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不少医生都已经持续忙碌了好几个小时了,方寒已经在做第四台手术了。
;三更感谢书友sean陈晨的万赏推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