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9ws精彩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二百二十一章 前夕鑒賞-23vgj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怎么了,雪乃是觉得很生气吗?”仔细地端详了自己的妹妹的表情好一会儿,然后雪之下阳乃突然笑了起来,笑吟吟的这么问道。
“没有,我为什么要生气。”雪之下雪乃没好气的回答道,然后转头看向了正在用力的伸着懒腰,并且锤着自己肩膀的由比滨结衣两人,若无其事的转移着话题说道: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现在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这个时候回去会不会太晚了一些……”
“欸嘿嘿,其实我倒是很想要留下来,和小雪乃你合宿一晚上呢……”
由比滨结衣眨了眨眼睛,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不过之前没有通知过家里,而且之前奇怪的没有信号,连电话都打不了,现在想想,还是回去才能够让家人安心吧。”
“不晚不晚,我要是不回去才有问题,要不是我来之前明智的提前通知了一声,估计家里人都以为我失踪了……”
比企谷八幡也是连连点头,由比滨结衣都不打算留下来,他又怎么可能会留下来呢,他在自己班级里都是低调的希望不引起任何人注意来着的,在这里更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浑身都不自在。
“啊,好狡猾,居然不提醒我事先说一声……”由比滨结衣惊呼出声,“难道只有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谁知道你在想什么……”比企谷八幡咧了咧嘴,“这种事情不是最基本的吗?你出门之前不和家里人先说一声?”
“我以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不是在幻想乡里,而是在这边的神社举办来着的……而且以为不会消耗太多时间,没想到宴会在下午三点多才开始。”
由比滨结衣苦着脸说道,她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抱歉,由比滨小姐。”站在一边的夏洛特轻声说道,“主要是准备需要应付幽幽子大人,需要准备的东西比较多,不提前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的话,宴会可能无法正常开展……”
毕竟要是在这方面供应不上的话,宴会大概是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
因为上菜速度根本就跟不上,来一碟就得被吃光一碟,即使某些吃饭的主力不介意,但是其他人就只能够干瞪眼了……就算是来参与宴会的客人之中,没有几个真的是为了吃东西而来的。
但是真要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话,该有多么尴尬与失礼?
不过幸好的是,在八云蓝和十六夜咲夜到来,并且主动进入厨房帮忙之后,总算是能够绰绰有余的应付整个宴会的消耗速度了……
这也是夏洛特深感自己的女仆修行还不到家的主要缘故之一,居然还需要两位前辈的帮助,才能够应付得过来主人要开设的宴会,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将所有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
“至于信号的问题,是Master在神社四周设置下了结界,为的是防止幻想乡那群人喝醉酒了之后,会跑出千叶市闹事。”
心中的思绪一闪而过,女仆长继续说道:
“虽然概率很低,但还是要防范于未然比较好,你们应该也不想看见整座千叶市连带地层都被人扛走吧……”
就好譬如说伊吹萃香,看上去不过是一只有着幼女般的体型和外貌,身材娇小的萝莉,但是却能够凭借单纯的力气打碎天空,还夸下海口说只要她想,就能凭一人之力将整座妖怪之山推倒。
或许并不是夸海口,因为鬼讨厌欺骗与谎言,鬼是绝对不会骗人的。
所以这件事应该是真的,那座庞大古老,曾经能够与富士山比高的灵山,即使在古代被某位脾气暴躁的神明直接劈去一半,也还剩下一半的体量。
但就算是半座富士山的体量,伊吹萃香都还是能够硬生生的把它以一己之力推倒,不是凭借特殊的能力,也不需要法术妖力之类的辅助爆发,就是凭借那一身怪力即可。
即使是四天王级别的大鬼,这种纯粹的肉体气力也实在很可怕了,风见幽香都要自愧不如,而且是远远不如的那种。偏偏鬼又太过率直,性格一根筋。
谁知道伊吹萃香哪天喝醉了,突然一拍脑袋,想起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语,又觉得空口白牙无凭无据,别人可能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甚至因此觉得鬼都是一群喝多了就胡乱吹牛的家伙……
于是脑袋一热,非得要去证明一下自己不是在吹牛,非得要为鬼族挽回那有口皆碑的信誉呢?
喝醉酒的酒鬼能够有多少节操,而且在幻想乡这个大染缸的熏陶之下,再有节操的人也早就被洗刷成为天然黑了。而且醉鬼头脑发热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还真的有能力干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所以每次宴会的时候,其实天狗们都在密切关注着,就是担心说出过要推倒妖怪之山这种话的伊吹萃香突然脑子一抽,准备搞个大新闻。
——除了射命丸文之外,没有人会对此喜闻乐见的吧?
所以这一次夏冉在外界的神社举办宴会,虽然也相信那群人尽管喜欢胡闹,却也应该有着自己的分寸,但是也不会完全将所有的放心都建立在自己的信任上面。
他也担心有人喝疯了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法理智思考,就跑出外面的千叶市去闹事。
譬如说豪爽的来一场拔河比赛之类的,又或者来一场现实之中的特摄片,奥特曼打大怪兽之类的……到那个时候真要是发生了的话,他才是最麻烦的那个人。
还不如一开始就用结界画地为牢,确保不会有任何问题比较好。
不会有任何人能够瞒过他的感知,越过结界跑出到外面的城市去,哪怕是伊吹萃香利用她自身的能力,变成微观粒子都跑不出去……不过结果自然是就连电磁波都被拦截住了。
“原来是这、这样吗?那还真是没有办法呢……”
由比滨结衣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原因,脸上的笑容顿时都凝固了,很是勉强的努力笑着说道。
大概是生动形象的想象出了整座城市被人从地上挖起来,直接扛着在大地上暴走狂飙的可怕天灾景象,她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觉得那群幻想乡的女孩子还是太过可怕了。
明明看上去都是一个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但不是破坏力惊人,就是本质腹黑而又糟糕,笑里藏刀……总而言之就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人不能深交。
“其实如果留下来也没有关系,客房我经常有整理……”夏洛特看着由比滨结衣,礼貌的说道,“而且夜也已经深了,要不就打个电话回去通知一声,然后……”
“不了不了,我还是回去比较好,而且刚刚已经和家人说了,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就是之前联系不上的理由要好好想一下,这个有些头疼……”
由比滨结衣连连摇头,看向了比企谷八幡,一边举起手机晃了晃,一边这么说道——
“蹲家也要回去的吧,我们一起走吧,对了,你不用回个信息通知一下家里面吗?免得你家人真的认为你失踪了,去报警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又不是我妹妹……”比企谷八幡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们没有那么上心的啦。”
父母对妹妹小町灌注极深的亲情,因为她是女儿,而且经常做家事,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很好,又长得那么可爱,简直是他们的宝贝。
相较之下,作为长子的比企谷八幡就似乎从来没享受到过什么独特的待遇了……啊不,要说独特待遇的话,严格来说其实还是有的——
譬如说老爸因为太过疼爱宠溺小町这个女儿,所以对自己的儿子抱有极其严重的怀疑心理与敌视情绪,态度极其恶劣。不过至今没有动手除去比企谷八幡这个威胁,想必还是有着父子亲情的存在的……
亲情如此伟大,让比企谷八幡在感动之余,眼中也不禁泛起泪水。
由于太过感动,他不由得吸起鼻水、拭去眼泪,强作镇定的说道:“如果是我妹妹小町的话,两个小时联系不上,我老爸应该就要去报警了,不过我就不同了,因为之前和他们说过了,所以他们应该不会太担心……”
“你老爸真是信任你呢,真让人羡慕……”由比滨结衣感慨的说道,“你有一个好爸爸呢,蹲家。”
“……”
“……”
比企谷八幡突然又想哭了,虽然知道由比滨结衣是无心的,并不是刻意阴阳怪气说反话嘲讽自己,而是真心这么认为的,但正是这样才让他心酸啊。
“既然如此,那我送你们回去吧……”女仆长也不在意,只是这么说道。
终归夜已经深了,既然这两位客人要回去的话,还是护送一下比较好,没有必要,但是却保险。
在三人也离开之后,客厅里就只剩下姐妹两人了,空气也一时间变得安安静静起来,因为某人现在以大冒险的理由去太阳花田打架了,搞不好的话,可能已经被打断手脚好几次了……
阳乃小姐啜了一口热牛奶,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妹妹,似笑非笑的问道:“你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呢,雪乃……”
“都说没有……”雪之下雪乃不耐烦的拨了拨头发。
“你觉得那位妖怪贤者是为什么要问那个问题?”阳乃小姐也不在意,笑眯眯的继续问道,“是因为她自己很在乎吗?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她会觉得这个问题能够对那家伙造成打击?”
“这个……”黑长直少女微微一愣,她之前还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来着的。
“就是因为你啊,她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这种事情,所以只是在利用你而已……”阳乃小姐没有卖什么关子,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个妖怪真的是一个劲敌呢,而且和他的关系有些过于亲密了,要说没有想法的话,我是不信的……虽然我搞不懂她想要做什么,情报过于缺乏,但是貌似她是打算让那个家伙直接放弃外界的吧?”
“……”雪之下雪乃犹豫着,然后点了点头。
“所以不要那么担心,要首先分清楚主次,现在你的优势其实才是最大的啊……”阳乃小姐笑着说道,心里却是在叹息着,感慨着自己的妹妹还是太单纯天真了一些。
这样可不行。
“我……”雪之下愣了一下,表情微微变化,她的清亮眸子里似乎是有什么在闪烁。
“很在意的话,就等他回来直接问一下吧,不过我觉得他会在那之前就主动告诉你了……”阳乃小姐无奈的摇摇头,“说起来,那位亚瑟王今天好像都在准备什么的样子,你有注意到吗?”
“嗯?”雪之下雪乃疑惑的歪了歪头。
阳乃小姐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提点道:
“……根据我的观察,总觉得她似乎是为了接下来的什么长途旅行做准备一样,还有夏洛特也是……既然身边人都这样子,那么夏冉应该也是准备出发去哪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