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9oe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第一百九十章 永恆之女熱推-kpoj7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四暗刻虽然对仪式学了解的不深,但他至少还是懂得一些常识的。
他虽然是两个月速成的白银阶,但四暗刻毕竟也是货真价实的白银阶——他可也是有着凝结之魂的。
想要用诅咒来伤害他,至少太普通的仪式是不可能有效的。
提升灵魂的阶级,带来的超凡抗性是绝对的。
白银阶的话,即使是面对青铜阶的一些法术也不会那么脆弱……但反过来说,如果是与超凡之力无关的能力,抗性就会变得没有什么意义。
——就比如说被德芙一箭爆头的那位“塑形之裘德”。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平A,可不属于法抗的范围。
如果德芙是使用她作为猎人的超凡能力——也就是开了锁头能力,让箭矢不断追踪他的身形。那么这个能力反而可以被裘德偏斜。
当时连青铜阶都不到的德芙,她所使用的超凡能力在裘德身上大概率是会滑开的。
一般来说,最容易“滑开”的,就是即死类的咒杀;其次是幻术与定位系的能力。在同阶级的法术能力中,敕令学派的优先度通常是最高的。
——而仪式则是最低的。
可这个名为“蛾之结”的诅咒仪式,却是实实在在的生效了。如果不是四暗刻发现的够早,而且刚好对这方面有所了解,他恐怕现在就已经高热昏迷、失去抵抗能力了。
能够通过仪式有效咒杀自己。
这大概率说明,对方是直接使用的高等级的材料与仪式——这个“幼耋之发”虽然从字面意义上理解,好像只是早衰者的金色发丝……可如果真的是早衰到了耄耋之年,怎么会还有金色的头发?
四暗刻也不是很明白,这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也可以清晰地知道……
如果是咒杀普通人,应该无需使用如此珍贵的咒性材料。
换言之。
对方是在咒杀自己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是白银阶的破坏巫师了。
当然……四暗刻其实不是破坏巫师。
——他其实是【破坏者】。
但这个职业非常稀有,据说现在的持有者,可能全世界加起来都不到十人。只要是对超凡世界有所了解的人,嗅到他身上的硫磺味道,就应该会认为他是破坏巫师。
……到底是什么人,会在闹市中刺杀一位破坏巫师?
虽然四暗刻没有死后殉爆能力。
可正常的破坏巫师,死后都是会爆炸的。白银阶这个级别的破坏巫师,爆炸的威力足以轻易炸碎一条街!
除非……
“除非那个人,就是想要让你在城市中爆炸。”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四暗刻的身后响起来。
四暗刻微微一愣,回过头来。
那是一位有着蜂蜜色卷发的俊美青年,他白皙的皮肤上显露着诸多类型的伤疤,金色的瞳孔让人联想到酒液。
他这才发现,在自己身后出现的人,就是刚刚分别不久的牺牲圣者……【与己对立之人】,亨利·沃登。
“圣者。”
四暗刻恭敬的向他行礼。
他有些好奇的发问道:“您之前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是还有什么任务吗?”
他说到“任务”这个词,整个人的眼睛便亮了起来。
“啊,我其实不是来找你的。”
亨利·沃登摇了摇头,坦然道:“我是刚刚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追着她一直跑过来……结果到了附近就跟丢了。
“就在我打算离开时,却突然察觉到附近出现了诅咒被斩断的咒性波动。我就直接赶了过来。”
他说着,看了一眼已经被烧成焦炭的绳索。
略一迟疑,他询问道:“【蛾之结】还是【束足之绳】?”
“是【蛾之结】。”
四暗刻闻言,立刻答道:“圣者大人,你有什么头绪吗?”
“……有点。但我也不是很确定。”
亨利微微皱眉:“但我觉得,你可能是被无辜波及到的……她真正想要对付的,或许是我。
“如果你没能解除这个诅咒,而我过来的时候应该正好看到你昏迷在某处。我这个时候凑过去,你大概就会被她直接杀死来引爆……”
……所以我特么原来是一个炸药桶吗?
四暗刻顿时觉得自己很寒碜。
他刚刚还分析了半天,为什么敌人要袭击一位破坏巫师……原来是打算用自己当陷阱,来谋杀圣亨利。
而他在这个阴谋中,根本不是作为“人”存在的。而是作为一个会移动、能拉怪的大型爆炸陷阱……
破坏巫师就没有人权吗?
气抖冷。
“所以那到底是谁?”
四暗刻追问道。
他认真的询问道:“我今天差点被那人所杀……尽管只是作为被利用的道具。但我也仍然希望,能够得到这个人的名字。”
“我倒的确可以告诉你她的名字,毕竟她的仇家也不少。不差你这一个。”
亨利劝诫道:“但我仍然不希望你与她作对……至少在进阶黄金之前,最好不要尝试去寻找她。不然是真的会死。
“她是真的没有任何良心、也不懂得尊严为何物的卑劣杀手——即使以黄金阶对抗白银阶甚至青铜阶,她也会使用诅咒、下毒、围攻等一切卑劣的手段。可能你连她的面都见不到,就会被她远远的杀死。”
“她?”
四暗刻这才意识到,那似乎是一位女性。
他原本不该如此迟钝。但是在这位“与己对立之人”面前,他对于性别的认知就显得有些模糊……
四暗刻仍然没有忘记,在得知蛾母与持杯女有着能够将男性转化成少女的仪式后,姐姐意蕴深长向他望来的目光。
——确实是亲姐。
“是的,一位女士。”
蜂蜜色头发的年轻圣者点了点头:“她的名字叫做英格丽德。【永恒之女】英格丽德。”
“……英格丽德?”
四暗刻愣了一下。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双子座”那个噩梦中,早已死去的英格丽德。
那位被贾斯特斯所爱、却始终没有救下的初恋……也是与他同样在食梦者塞提那里学习的少女。
一位早已亡故的普通少女。
这算是……重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