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r7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568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二更8k求訂閱)熱推-etk2z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孙权在这里暗暗下定决心,自他执掌江东八载以来,都是时刻想着消灭黄祖,终于报了父仇。
如今偶尔得知大哥的死,竟然有曹操的影子。
现在孙权可以回想,当初大哥说是要攻打许都,并且是真的想要付出行动的。
那一次出门打猎也想要放松一下,他在思考如何能快速攻下许都。
可是大哥被刺身亡,对于当时的形式而言,曹操是最有大的受益人。
莫不是那个时候,江东世家就已经与曹操暗通曲款了?
否则曹操率领大军前来,他们也不会一个劲的鼓动自己投降。
孙权顺着这个思路,发现越捋越顺!
毕竟大哥对于江东世家不是打就是杀,甚至连他们所追捧的于吉也给干掉了。
这些世家是不希望大哥和孙家统治江东的,故而他们就是想要投降。
孙权看向一旁的周瑜,就是不知道,此事在公瑾心中是何种想法?
周瑜并没有接收到孙权的信号,舞女已经慢慢进场,遮住了他与关平的视线。
眼中只有那些挥舞长袖的舞女面孔。
关平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半杯酒,等着与周瑜对饮。
至于舞女,关平仔细看了看,大多都是质量上佳,看样子孙大帝是下了一番功夫挑选的。
不得不说,姑娘们极为养眼。
这算是正经八本的汉服小姐姐了吧,比小破站随便扭扭,竟整活的要专业的许多。
这波舞女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就会在这里住下,服侍自家大伯父,为他提供精神层面的娱乐。
大汉开宴席大多数是请些杂耍,然后听音乐看跳舞。
大致上是没有其他的娱乐了。
至于流水曲觞,现在大抵是不怎么现实,乱世当中,哪有么多的闲情逸致。
等到一曲过后,仆人便开始往上端菜。
鲁肃急忙叫关平多吃一些,免得空腹容易醉酒,他方才已经从周瑜的眼中看出来了。
公瑾决定要身先士卒,向关平发起敬酒冲击,若是公瑾醉了,自然会有人与关平拼酒。
至于孙尚香那里,鲁肃不知道她是否答应了下来。
这件事,公瑾也没有给他一个准话,不过看样子,怕是八九不离十已经是板上钉钉要配合了。
有主公的参与,想必这件事会顺利的很多。
果然周瑜与关平你来我往的继续饮酒。
鲁肃在一旁暗暗叹息,今日本就是大喜该喝酒的日子,他可没法子不许关平饮酒。
这个时代袖子都宽大,喝酒举起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开始掩面。
周瑜也早就在袖口准备好了一个吸水的东西,喝几口吐几口,务必要加个保险。
关平见周瑜喝的如此兴高采烈,也在盘算着该如何灌他更多的酒。
一阵比拼下来,周瑜摇摇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发晕。
明明已经吐了许多酒,可再一瞧关平,好像没什么事情。
不行。
周瑜使了一个眼色,一旁的甘宁当即举着酒樽走上前去,跪坐在关平的对面,开口道:
“关小将军,昔日你出手救了我大哥。
一直没有机会向你表示感谢,今日你我来痛饮一番。”
关平瞥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周瑜,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喝多了。
如今甘宁上前敬酒,关平并不在意,举起酒樽道:
“甘将军说笑了,昔日的诊费,周泰将军已经付过了,咱们俩两清了。”
甘宁怔了一下,随即一饮而尽,只不过不小心呛到了。
那日的现场直播,让甘宁印象深刻。
此后心里一直不想与周泰同席用餐。
即使甘宁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但生理反应,有时候真的是控制不住。
“哎,甘将军这是偷奸耍滑。”
关平端起酒壶重新给甘宁倒上:“方才那杯不算啊!”
甘宁只得吨吨吨又是一通畅饮。
凌统也是不甘示弱,走到关平面前,直言道:
“关小将军,莫不如我们玩行酒令,可好?”
“所谓五魁首,六六六?”关平顺势还比划了一下。
鲁肃在一旁闻言道:“可是昔日骠骑将军皇甫嵩所行酒令?”
划拳也就是行酒令,大抵是从汉朝开始发展而来的。
只不过大多数世家大族皆是玩投壶,败者饮酒作为惩罚。
酒令可以说是汉族特有的一种酒文化。
而军中多是划拳,这才痛快。
“哦?这我倒是未曾玩过。”周瑜也凑了个热闹。
“一心敬,哥俩好,三桃园,四季财,五魁首,六六顺,七个巧,八匹马,九连环,满堂红。”
关平给众人来了一段贯口。
周瑜眨了眨眼睛,三桃园是什么鬼?
鲁肃点点头,看样子是关平自己独创的,跟皇甫嵩不挨着。
毕竟三桃园都出来了。
不得不说,两两对战,很是热闹。
这本身就是活跃气氛的一种游戏玩法。
可慢慢的周瑜就发现,关平他是赢多输少,剩下联系的人,还是自己人灌自己人。
就算如此,席间也是一阵欢声笑语。
但这很不对劲!
事情往歪了的方向发展了,尤其是甘宁与凌统两人又斗上了,拼命的给对方灌酒。
可他妈的今天是要把关平给灌醉的,怎么就又开始内战互掐了!
周瑜当即叫了停,开口道:
“关小将军,大家都围坐在一起,我们不要两两对战,莫不如一起玩,这样才热闹。”
“一起玩?”
关平其实玩这个很顺手,至少可以让这些人内耗。
都这个时候了,一群江东武将过来围灌关平一个人。
关平在看不出来周瑜的意思,那酒可就白喝了。
周瑜显然是不满意他们内耗,没有集火自己呗。
想到这里,关平故作深思道:
“酒令皆是如此玩的,我看大家也玩的兴高采烈,何必再换呢!”
鲁肃在一旁也是帮腔道:“公瑾,却是如此。”
“至于要作诗的话,我觉得我根本就喝不到酒,所以才没有提议玩。”
关平认真的说了一句。
这话当即给了周瑜一个暴击,特别想要操起琴来,问关平要不要听一听是哪段音乐,可这要欺负人就太明显了。
至于旁人则是想起了任务,甘宁主动离开凌统的旁边,与周泰换了一个座位。
朱恒闻言也是凑了凑热闹,十来个人围坐在一起,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枚骰子道:“莫不如玩猜数。”
对于这个新鲜玩意,甘宁等人皆是看了新奇。
这种骰子是他们未曾见过的模式。
朱恒本想着要玩比大小,顺便宣扬一下,但这么多人,喝酒不痛快,莫不如玩猜数,这样输的人多,喝的也多。
关平也没拒绝,看样子,接下来真的是要靠拼运气了。
但又不是没玩过。
反正听骰子的能力他没有,甚至玩摇骰子都没有职业托的酒吧小妹玩的好。
对此,周瑜是满意的,不用说这是朱恒新拿出来的赌术,关平以前一定没见过。
这样玩才刺激,周瑜不相信,关平的运气会比得一群人。
在周瑜看来,如今就是关平这只小绵羊,乱入了江东狼群。
关平见朱恒把骰子扔进陶碗里用手盖着,摇摇头,随即示意他递给自己。
朱恒自然是没有二话,论玩这个,谁能比得过发明出来的人!
关平先是把骰子扔进陶碗里,紧接着又盖上一个陶碗,双手捏好了,在空中摇晃,笑道:
“我先给大家打个样,咱们玩几局。”
朱恒喜出望外,这个摇骰子的姿势可是有意思,当真是有一套。
周瑜瞪大了眼睛,这小子的怎么像个老手一样。
晃郎晃郎的响声,关平把陶碗放在矮案上,开口道:“诸位请猜,里面是几。”
“什么一二三四五六,都有猜得。”
总之就是有输又有赢。
关平揭开陶碗说道:“三。”
凌统哈哈哈大笑:“我猜对了。”
随即看向甘宁示意他赶紧端起酒樽。
几遍下来,众人都熟悉了这个套路,互有胜负。
反正现在关平就充当了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角色。
至于周瑜已经接连猜错好多次了,人多了,他就没法子总是吐酒,越发的醉了起来。
可他依旧挣扎的是要换人,也要让关小将军感受到我们江东的热情。
然后最为清醒的鲁肃,接过了荷官的位置,开始摇骰子。
“大都督,喝。”关平哈哈笑着。
周瑜一杯酒饮下,打着酒嗝道:“再来。”
“你喝。”
“再来!”
“再来。”
“满上,满上!”
关平举着酒樽单脚踩在矮案上,感觉脑子有些发沉,瞧着周遭一群倒下的人。
先是大笑了几声,对着鲁肃说道:“子敬先生,你看看,我还没有用力,他们怎么全都倒下了呢!”
一直作为性感荷官的鲁肃,也是有些诧异,明明是一群人围攻关平。
结果是关平大杀四方,他瞧着倒地的人,还有谁!
现在怎么是狼入猛虎,还是被一条小虎给收拾了。
鲁肃明明记得是张翼德他嗜酒如命,能够把所有人都给喝倒了。
可是没怎么听说关云长他喜欢喝酒,而且因为丢失徐州的事情,他也禁止寻常日子,有人在军中喝酒。
但关平他是怎么能喝的过这些人?
不对劲!
鲁肃突然想起来了,方才猜骰子数的时候,是关平他赢多输少,仔细回忆一下,是喝的最少的那个人。
关平运气不错啊!
“可能是你运气好吧!”鲁肃摸着胡须满意的笑了笑。
至少没有人会把关平放进洞房之中了,根本就没用自己暗中出手,关平他自己就赢了。
说实在的,鲁肃一直在想怎么作弊帮助关平赢,可惜这一个骰子实在是有些简单。
他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办法,但偏偏关平还赢了。
孙权此时也喝了不少,刘备同样喝了不少。
但出奇的是,二人皆是没有醉。
他们早就看见这里热闹非凡了。
刘备刚开始还有些担心关平是入了狼群,结果现独独站着的是他这只小绵羊。
哪里是什么绵羊入狼群,完全就是虎入羊圈!
孙权微微有些更加清醒,今日是他负责与刘备对饮,让众人对付关平。
然后才有机会制造出误会。
可孙权没有想到,不仅公瑾倒下了,许多人也都倒下了。
至于一直摇骰子的鲁子敬,也是喝了不少,脸颊微红。
关平踩着矮案,喝掉酒樽里的酒,顺手一扔,大声嚷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鲁肃睁开微醉的眼睛,呵呵一笑,关平他又作诗了。
光听这头一句,便觉得此诗大气。
张昭抬头看向被人围着的关平,一时摸着胡须有些诧异。
他虽然知道有些人的天赋很好,可没想到关平他在作诗这方面,会更加出色。
光是这第一句,豪气顿生!
孙权没忍住,直接站起身来,他来了,他又来了!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关平打了个酒嗝,随即坐在矮榻上,晃晃脑袋。
“好。”
鲁肃亲自又给关平到了一杯酒,示意他继续作。
孙权也哈哈大笑着,拍手等着关平的下句。
凭感觉,他就觉得这首诗还没有写完,不可能到这就戛然而止了。
“喝不了了。”
关平摆摆手,示意仆人给他拿个凭几来,他要靠着歇一歇。
“好诗。”鲁肃摸着胡须摇头晃脑的说道:“我还等着关小将军的下面呢。”
“下面~没有了。”关平嘿嘿一笑。
“怎么会?”
孙权忍不住出声问道,连他都知道下面肯定还有。
“等我想起来了,再给续上。”关平打了个酒嗝。
张昭听到这话,气的有些发狂,好好的非得吊人胃口。
孙权叹了口气。
刘备却是大声叫好道:“好诗,当饮一大浮!”
关平从矮案上拿起酒樽道:“祝大伯父新婚快乐。”
“哈哈,同乐,同乐。”刘备一饮而尽。
关平摇摇晃晃的坐下,看着不是伏在矮案上,就是趴在地上醉过去的人。
他没忍住挑挑眉,想灌我,一个能喝的都没有。
孙权见没人主持,知道需要自己亲自上了,遂站起身来道:
“子敬,关小将军有些醉了,你扶他休息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