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zjf優秀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睡秋-第650章百骨磷火元罡精華相伴-8xjcl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仍旧是在一片朦胧和失真的感知当中,商夏所附身的符鱼被提到了一座钓鱼台上。
“咦,有人与你交易元罡精华了吗?”
突然间有另外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听上去似乎是刚刚那位疑似大器师的同伴。
果然,之前与商夏交流的那位钓者的声音跟着响起,而且带着几分兴奋道:“这位同道的身上有着‘虚黯生灭遁空元罡’精华!”
“嗬,这种元罡精华可是极其少见,而且在锻制兵器的过程当中妙用颇多。”
先前那另外一道声音在听到“虚黯生灭遁空元罡”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惊叹,不过他很快又问道:“诶,对了,你用的什么交易?”
钓者似乎正在自己的储物物品当中翻找着什么,同时答道:“我用的那块‘幽沉泥’。”
那个同伴的声音连忙道:“喂,你又要犯傻?他那道元罡精华虽说难得,价格可以比其他元罡精华高一些,但那块幽沉泥不但是五阶灵物,而且分量也足,换那道元罡精华你可有点吃亏。”
同伴的劝阻似乎让钓者也产生了一瞬间的犹豫。
附身于符鱼之上的商夏神意连忙传达道:“在下可做一定程度的弥补,况且这本就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不等钓者开口,他的同伴便已经先一步道:“你打算怎么弥补?”
商夏闻言心中微微一定,同时也庆幸自己当初将封印有元罡精华的玉佩塞进鱼腹的时候,还塞了几枚源晶进去,遂道:“五十源晶如何?”
钓者闻言连忙道:“可以了,可以了!”
而旁边他的同伴则有些恨恨道:“你这家伙怎么就永远也学不会讲价?至少也该让他补上一颗中品源晶才对。”
便听得钓者的声音道:“还算可以了,普通一缕元罡精华也不过三百源晶左右,这一道特殊一点,三百五十源晶不过分,我那块‘幽沉泥’分量不小,四百源晶的价格也算合适。”
说罢,钓者的声音再次传来:“如此,我们成交!”
双方达成一致,符鱼一张口吐出了一块玉佩,紧跟着又一张口吐出了一块中品源晶。
他的同伴略带埋怨的声音紧跟着便传来:“看,我说吧,你就该让他补上一百源晶的差价!”
钓者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便拿出了一块看上去有些发绿的淤泥一般的灵物,然后又取了五十源晶出来。
符鱼大口一张,将这些东西尽数吞入了腹中。
与此同时,商夏之前度入符鱼体内的一缕本命煞元瞬间与“幽沉泥”产生接触,并通过神意被商夏所感知,脑海中的四方碑瞬息之间已经给出了鉴定:幽沉泥,五阶土行灵物。
尽管商夏早能确定此物必是五阶五行灵物,但经过四方碑鉴定之后,心中便越发的放心。
这时只听钓者开口道:“交易既然已经达成,那么在下便送阁下返归云海。”
不料商夏的神意连忙传音道:“阁下且慢,在下冒昧一问,阁下当真有把握锻制神兵么?”
十二生肖歷險記
钓者并未直接回答,但商夏大约能够想象得到自己的冒然询问定然会让人不喜。
都市超能高手
哈利波特之眠龍勿擾 輪峰回筆
果然,不等钓者回答,他旁边的那位同伴便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等要做什么与你何干?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快将此人扫落云海?”
商夏连忙传音道:“阁下不要误会,在下早有锻制趁手兵器的打算,奈何一直找不到好的大器师,之前偶然得知阁下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锻制神兵,实在忍不住这才相问,在下并无歹意,还请二位千万莫怪。”
钓者这时缓缓开口道:“在下接下来一段时间将会全力为锻制神兵做准备,恐怕很长时间无暇为他人打造兵器了,实在抱歉。”
“那实在太可惜了。”
商夏闻言大感遗憾,但还是有些不死心道:“不知在下可否有幸知晓阁下名讳?阁下放心,如阁下这般大器师,天下间没有人愿意轻言相害。”
说到这里,商夏生怕对方拒绝,连忙道:“在下也算小有势力,背后也有高人长辈相护,因此各类高阶物品,或者得到这些东西的渠道多少也有一些,阁下既然有心要在炼器之道上更进一步,也许会用得着在下?”
或许是因为商夏最后一段话起了效用,钓者的同伴笑道:“这人倒是钻营,不过我等本就是开门做生意,倒也不怕人知道自家名号,告诉他也是无妨。”
钓者默然片刻,道:“你可知海外‘百-兵坊’?”
商夏“啊”的一声,也听不出是茫然还是惊讶。
只听钓者继续道:“你若诚心来求,届时只需提及今日的‘虚黯生灭’四字,我若有暇自然会与你相见,若无暇今日身边这位同伴也会来见你。”
完美守則:誤遇炫酷王子
嚴師戲逃妻:不良導師
商夏闻言心中一喜,连忙道:“多谢二位,到时候一定登门拜访!”
这时商夏又听得钓者的那位同伴啧啧叹道:“‘虚黯生灭遁空元罡’精华呐,啧啧,运气居然这般好,可惜我却空有一缕‘百骨磷火元罡’精华,却无法用来在锻制神兵的过程当中炼入其中……”
商夏附身的符鱼这个时候已经被钓者凌空摄起,正要将之抛入云海之中。
午夜纏情:早安小嬌妻
留情刀俏美人
絕品小保鏢 絕品小保鏢
骤然闻听此言,商夏连忙急切传音道:“且住,且住!‘百骨磷火元罡’精华?”
钓者不悦道:“这位同道不要得寸进尺!”
“慢来慢来!”
不等商夏开口解释,钓者的那位同伴已经听到了动静,连忙阻止钓者将符鱼抛入云海,道:“你对某家的‘百骨磷火元罡’精华感兴趣?”
商夏感知到附身的符鱼又重新回到了钓鱼台上,顿时精神一振,先是朝钓者说了一声“抱歉”,然后才道:“这位同道可是愿意交易?不过在下需要先行确认阁下的元罡精华是否为在下所需之物。”
“这却简单!”
同伴从身上取出了某物交给了身旁的钓者,道:“按照三大派定下的规则,符鱼既然是你钓上来的,这东西还需你交给他。”
钓者将那物品拿在手中却并未马上交给符鱼,而是向着附身符鱼身上的商夏解释道:“‘百骨磷火元罡’本质极其阴毒,无论是对炼化此元罡的武者本身,还是对于兵器灵性而言皆是如此。我这同伴得此元罡精华日久,却一直不得其用,不是不能,而是不敢,此点需要先同这位同道讲清楚。”
他的同伴无奈道:“嗨,你这死脑筋的家伙,人家既然识得此物,还用你多说?”
然而钓者却不为所动,站在那里等着商夏的答复。
商夏哪里识得此种元罡,听得钓者介绍其实也是大感愕然,只不过他有四方碑在手,倒也不惧此种元罡精华反噬。
不过话又说回来,眼前这位钓者为人的确厚道。
若是换成其他人,便如他的同伴那般,只恨此物出手太迟,哪里会给你解释太多?就算是交易大成之后再给你提点一句,都算得上是宅心仁厚了。
商夏心中越发的认定眼前这位钓者人性不错,遂笑道:“这却无妨,阁下只管将此物塞入鱼腹,在下自会判断是否合用。”
钓者闻言点了点头,将一枚四方琉璃块放在符鱼嘴边,那琉璃块中有一缕豆大的惨绿色火焰,乍一看上去就如同鬼火一般被封印在其中。
符鱼一张口将琉璃块吞入腹中,而在某座钓鱼台上的商夏脑海中的四方碑立时给出鉴定:“百骨磷火元罡精华,五阶丁火精华。
商夏心中一定,万万没有想到此番在得到五阶无形灵物“幽沉泥”之后,顺带着还能有此发现。
符鱼张口将琉璃块重新吐出,商夏一缕神意的传音已经在钓者耳边响起:“敢问阁下的同伴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