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4u0人氣連載小說 蘭若仙緣笔趣-第四四二章 水族兩三事分享-vn1ul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你要知道这几百年来,历代皇帝都对苏家都很是优待,也正是因此,几百年来苏家一直是临安乃至杨洲有名的望族,我还听说,那镇河塔和降龙桩除了镇住了这一段江河的水脉之外,还吸取了一部分江水之中的灵气,由江底反馈到了苏家古宅之中。”曲东来说了一些无生不曾听闻过的秘闻。
“噢,还有这事?”无生一愣。
如此说来,苏家镇守这钱塘自家其实是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的。
“道听途说,不足为信,但是不管如何,这几百来他们守护钱塘江这事却是不假。”
嗯,无生点点头,单是从这一点上来说,苏家就有很大的功德。
曲东来突然仔细的打量了无生两眼。
“怎么了”
“你该不会是真想为东海王效命吧?”
“怎么可能,我只是个过客,只是吃人家的,住人家的,总要做点什么才好。”无生笑着道。
他和东海王之间并无什么真正的情谊,说得直白点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说说看。”
“这事的背后十有八九是东海龙族在搞鬼,因为打通了钱塘江的水脉,他们就可以获得对钱塘江的实际掌控。”
“何必这么费事,听闻东海龙王修为高深,直接到那钱塘江中,降服了那钱塘龙君,让他俯首听命不就行了?”
对于这件事情无生一直很疑惑,以东海水族的实力,降服钱塘水族应该不是件难事,有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非要毁掉那“镇河塔”和“降龙桩”呢?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天下九州,五湖四海、大江大河,水脉何其多,其中牵连甚广,不单单是水族的事情,除非他东海龙王修为通天彻地,三界无人能敌。如今的水族是四分五裂,但是他东海终究是名义上的水族之尊,还是占着大义的,如果这个时候带头干出强占水脉之事,那其它地方的水族会争相效仿。”
“干吗非要明着,暗着也可以吗?”
“暗着的事吗他们估计没少做,四海的水族相互制衡,谁也不服谁。”
“怎么听着像宫廷内斗啊”
“差不多,大晋也盯着这些水族,他们如果兴风作浪,那可就是大麻烦。”
“多了一道水脉汇入东海,无疑是增加了东海的气数,能让东海的水族长久受益,但是这几百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动手,偏偏等到了苏老爷过寿的时候才动手,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呢?”曲东来摸着下巴。
“祭天?”无生想了想说出了两个字。
“英雄所见略同啊!”曲东来听后眼睛一亮,一拍巴掌。
“你想想,这一次京城的皇帝假借祭天之名,夺取九州万民的一分气运和愿力,强行破人仙之境。这在修士之中并不是什么大秘密了,他如果想再进一步会怎么样,会不会继续用同样的法子,那他下一次会“借”或者说是“抢夺”哪里的气运呢?”
“那这一次祭天,五湖四海,各大江河的水族没受到影响?”
“影响不大,大晋在各大湖泊、江河、海边都设了祭坛,也想夺取一点水族的气运,但是大部分都被各处的水族想办法挡住了,据说那些长生观的道士当场惨死。”
无生闻言一愣,这些事情他倒是没有听闻过。
“那些水族还不得和大晋朝翻脸啊?”
那五湖四海,大江大河之中的水族岂能就这么算了?”
“你以为这些日子来,天气阴沉,几十日不见阳光,雨雪不断只是天灾,这其中定有各方水族的推波助澜。”曲东来伸手指了指外面阴沉的天空。
无生闻言微微一叹,他先前也曾经往这方面想过,果然如此。
“只可惜,以前有东海统御天下水族一呼百应,现在他们却是各自为战,一盘散沙,若非如此当今朝廷又怎敢如此呢?”
“你们太和山是不是也害怕被惦记啊?”无生突然问道。
既然可以打五湖四海天下水族的注意,那也可以打那些名山大川,方外之地的注意。毕竟那些地方乃是有名的洞天福地,灵气不凡且气数绵绵。
“当然,这九州之中,真正不怕的不过那么几处,像是那蜀山峨眉,昆仑,地处偏远,且自身实力强大自然是不用怕的。”曲东来喝了口小酒。
“太和山在晋朝腹地,又无天险庇护……”曲东来端着酒杯选择半空之中,提到这件事情,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是在为师门担忧。
“像你们这般的修行门派也不在少数啊,我想那观天阁也是如此吧?你们之间就没有考虑彼此之间相互照应,互帮互助之类的?”
“这些事情乃是山中的长辈们需要考虑的,我一个后辈,瞎操那么多心做什么。”曲东来笑着摆摆手,但眼神之中的担忧是遮掩不住的。
“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一声,只要力所能及,不是为非作歹,我绝不推辞。”无生道。
“有你这句话,足够了!”曲东来拍了拍无生的肩膀。
“你是不是还没有地方修行啊,不如跟我会太和山如何?”
“谢谢你的好意,我自有我的修行路。”无生道。
他不是散修,也有自己的门派,兰若寺虽然残破,却也能遮风挡雨,呆在其中让他心安。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曲东来为无生到了一杯酒。
“接下来怎么办,你再回东海王府”
“这几天不回去了。”无生摇摇头。
“他自己设的局,就他自己演下去,而且东海王府现在是重兵重重,还有难么多的供奉高手,不缺我一个。”
这几日的奔波,无生突然觉得自己就要好似是无根的浮萍,随波逐流,又似一颗棋子,被人随意的拨来拨去。细想想,还是考虑的太多了,他只是此地的过客,如浮云一般,况且他不想做棋子。
“叶兄助我除了那应望,也算是帮东海王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我得先帮你们。”无生道。
曲东来,叶琼楼才是值得结交之人,东海王吗,不过是利用他罢了。
“我总觉得苏家的事情不过是这场风暴来临前的小雨。”无生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曲东来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第二天,刚刚出去没多久的曲东来突然又回来,找到了在江边山上静修的无生。
“叶琼楼刚刚赶回了太仓书院,说是夫子急召所有弟子赶回书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我也接到了山上的来信,让我三日之内务必回山,看样子是要有大事将要发生,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