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pha精彩言情小說 《橫推武道》-第一百八十四章 湮滅之光-s16mg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轰!!
恐怖的动能直接撕毁了货轮的甲板,带着余势不减的威势向下轰去,一路摧枯拉朽,轰入了货轮深处。
惊人的高温使得空气极速膨胀,化作威力巨大的空气波向周围扩散,在一连串的巨大爆炸声中将周围的集装箱掀飞轰烂,
同时大片的惨叫和怒吼声响起,和那些惊慌失措的声音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混乱的声响。
而躲在土坡后面的孙尧、吴浩初他们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呆滞地看着这可怕的一幕。
“……这TM哪里来的变态?”有人狠狠咽了口口水,“这一发的威力快赶得上常规导弹了吧?!”
“要看哪种规格的导弹……不过也没有意义,那个家伙太恐怖了!”
吴浩初看得眼皮狂跳,快速说道:“那家伙在凶级当中也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存在,绝不是一般的凶级!”
他不止一次见过凶级之间的战斗,但还从未见到哪个凶级能使用出这种程度的可怕招数。
那种恐怖的光柱攻击,简直和常规热兵器的巅峰导弹没有什么区别了。
“是冰魔……”孙尧更加小心地收敛了身上的波动,小声说道,“他脸上戴着一张寒冰面具,和资料里的一模一样。”
他原本看到寒冰面具的时候还不是那么肯定对方的身份,因为这种东西太容易仿造了,冰魔最近名声大作,有人会模仿他的造型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在看到对方发出那一记恐怖的攻击后,他就再没有疑问了。
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又是这样的打扮,除了那个新冒出的冰魔外也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冰魔?!”几人都是猛地一惊。
也难怪他们有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冰魔以一己之力灭了闫家这件事影响太大,恐怖威名一时大作,俨然已经成了新一代反派boss。
“不是说冰魔是对方组织的人吗?怎么会攻击他们自己人?”
“难道消息有误?还是他们组织闹了内讧?”
“我看很有可能冰魔是来杀人灭口的,这些人已经没用了……”
几人七嘴八舌地争论了起来。
“都安静!”
孙尧低声喝道:“尽管不知道冰魔到底是哪边的人,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绝对不是我们异管局的,所以还是要小心千万别被发现了,不然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这句话一出,顿时几人都闭上了嘴巴,生怕被那边的冰魔发现了行踪。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还没有看到“冰魔”的时候,“冰魔”就已经先一步发现他们的存在了。
要不是李悼认出了吴浩初,知道他们是异管局的人,恐怕已经先把他们几个给顺手解决了。
现在李悼根本懒得理会他们几个小小的强级,注意力全都放在下面的货轮上。
他在凤山庄园临时改变主意放走了那个无脸怪物,便是为了能够找到对方的临时据点。
只不过原本的打算是为了多抓几个无脸怪物那样的素材供他研究,而现在则是打算直接毁掉这个据点。
把这个临时据点给毁掉,杀了据点里的所有人,强制任务自然就结束了。
李悼看着下面一片混乱的货轮,掌心再度亮起了炽亮的光芒,立刻就形成了一个蕴含着毁灭性能量的光团。
下一刻,炽亮光团破开,再度化作一道惊人的粗壮光柱向货轮轰去!
轰隆隆!!
又是一连串惊人的爆炸声从下方传了过来,再度加剧了下方的混乱。
这个破坏力惊人的法术,正是李悼才完成不久的第二天赋,湮灭之光。
湮灭之光的原理是通过能量粒子相互撞击来形成巨大的反应能量,再通过能量场将这股反应能量约束起来,形成能量束流发射出去来对目标造成超额的高温和动能伤害。
这个法术和还处于概念中的粒子束武器十分类似,主要依靠巨大的动能来造成伤害,其次才是高温。
单论范围伤害的话并不比得上常规导弹,但要是论单体打击效果却已经超出常规导弹的破坏力了。
“五分钟内只能再用一发了么……”
李悼微微眯了眯眼。
湮灭之光的破坏力虽然惊人,但是却并不能像扭曲力场那样连续多次使用。
不是因为精神力不足,被固化成了天赋法术的湮灭之光,消耗的精神力比之原先已经少了十倍有余。
主要的原因是以李悼现在的精神力强度,并不足以支撑这样的高强度消耗,就是不能长期维持能场。
就如同炮管用多了会发热,需要等一段时间冷却后再使用一样,强行在过热的情况下使用只会引起炸膛。
李悼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强度,只能连续使用三发湮灭之光,接下来再想使用就得等到至少半个小时以后了。
不过这种情况并不是永久性的,等到他日后精神力不断提升,这个时间就会随之不断缩减。
“只剩下一发的话也够了,所以最后这一发就瞄准……燃油舱吧。”
李悼很快就决定好了下一个打击方位。
没办法,这个货轮是5万吨级别的庞然大物,凭他现在的湮灭之光想要将货轮彻底打废,恐怕要轰上十几二十几发才能做到。
毕竟湮灭之光主要是单体伤害比较强,范围伤害就比较一般了。
所以唯有攻击燃油舱,才能将整个货轮直接击沉。
便在李悼很快找到燃油舱的位置,掌心处再度亮起了炽亮的白色光团时,下面的货轮也终于有了反应。
轰!
腹黑大亨戲惡女
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黑影猛地从下方冲了上来,如同黑色的闪电一般撕裂了半空,带着惊人的气流撕裂声狠狠冲向了李悼!
“凶级魔物么……”
李悼感受着那道黑影身上散发的惊人威势,眼中一片平静,“放在以前还有心思和你玩玩,不过现在……抱歉了。”
他将掌心对准冲来的凶级魔物,炽亮的粗壮光柱暴射而出!
轰!!
接近光速的恐怖速度让那个凶级魔物完全没有闪躲的机会,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就被直接命中。
恐怖的动能瞬间撕裂它的凶阂,将魔物从头到尾瞬间贯穿,接着余势不减地轰在了下方货船上!
不过因为把最后一发湮灭之光用在了凶级魔物身上,下面的货轮虽然再度遭受了一轮轰击,损毁情况更一步加重,短时间内却也还没有达到沉船的程度。
李悼打出这一记湮灭之光后,就向货轮俯冲了下去,将大半个身体都熔化消失的魔物尸体从半空中捞住。
下一刻,他就带着一声巨响来到货轮的甲板上。
扭曲力场以他为中心迅速向周边蔓延而去,很快就将整个货轮都笼罩在其中,货轮上的所有人就像陷入了树脂里的昆虫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嘭!嘭!嘭!……
一连串沉闷的爆响成片响起。
那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扭曲力场捏爆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
当异管局的人终于登上这艘货轮的时候,看到货轮上的情况后,几乎所有人都当场就吐了。
就连那些经验相当丰厚的资深老人都没能避免,所有人都吐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
实在是太过血腥,太过恐怖了。
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一具稍微完整点的尸体,全都是各种血水和烂肉混在一起的混合物,就像被压路机反复碾压过十几遍一样。
甲板上铺满了一层浓厚的血浆,他们几乎找不到可以下脚的地方。
空气中的血腥气味浓郁到甚至能够把人熏晕过去。
“冰魔……”
为首的那个青年眼中满是忌惮之意,成为凶级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
他叫苏星辰,出身于商都苏家,现在是凶级四层的层次。
这次为了调查那个神秘组织,异管局总共派出了四名凶级,一明三暗,他便是属于暗中的那三个凶级之一。
也是三个凶级中最强的一个。
“还有活口!”有个人忽然说道。
他的能力赋予了他超越常人的强大听力,听到在船舱下面还有人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一个。
終極武魂
苏星辰也听到了声音,低声道:“把那些人带出来。”
鳳城飛帥
在他的吩咐下,很快就有一些人被从下面船舱里带了上来,人数不多只有十几个,而且全都是普通人。
这些普通人看上去都被吓得不轻,一个个甚至面无血色,全身发抖。
苏星辰看了一眼身边的一个人,沉声道:“一个个问话,问清楚他们的身份和他们之前的经历。”
那人点了点头,向那些人走了过去。
他的血脉能力可以深度催眠目标生物,让目标无限制服从他的指令,所以问话这种事情由他来进行最合适不过了。
豪門重生之百草醫仙 心之音
在那人的能力下,很快就问出了结果。
这些人全都是货船上的普通船员,对一切都毫不知情,只知道突然间就遭受到了难以理解的可怕攻击。
“大人……”
正当苏星辰还在关注着那边的问话时,有人忽然在旁边喊道。
他转头望去,便看到孙尧带着一个年纪很小的男生来到了他的身边。
“什么事?”
苏星辰问着孙尧,视线却落在了那个男生身上。
他知道孙尧既然带这个男生过来,那么要说的事情就肯定和这个男生有关。
“有几个人不见了,货船上少了一些人。”
孙尧说道:“我这个组员的血脉能力让他可以施展追踪印记,正是因为这个追踪印记我们才找到了这个货轮,但现在一些追踪印记不见了。”
“你是说冰魔带走了一些人?”
苏星辰问道。
“是。”孙尧点了点头。
“还能感受到追踪印记的方位么?”苏星辰又望向那个男生。
“不行了。”男生摇了摇头,“应该被什么东西给屏蔽了,完全失去了对追踪印记的感应。”
“你可以确定那些追踪印记是离开了这里,而不是随着宿主的死去而消散么?”苏星辰又问道。
“可以确定。”男生的语气很坚定,“关于这点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好,你的情报很有用。”苏星辰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吴浩初。”
……
……
次日下午,别墅内。
李悼来到一个房间外,敲了敲房门。
“哪位?”
一道明显带着虚弱的声音在门后响了起来。
“是我。”李悼回道。
“进来吧,门没有上锁。”
原本还虚弱的语气立刻就正常了起来。
得到回应后,李悼拧开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王莹半躺在床上正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吃着零食,脸上一片红润,哪有刚刚语气中的那种虚弱样子。
“快关门关门,别让外面的人看到。”
她一边冲李悼挥手,一边把零食往下面藏。
藩王的新娘 瑭恩
难得有次“休假”的机会,她可不想这么快就提前结束假期。
“没必要继续装了,这次任务已经结束了。”李悼也没有进来,直接倚在了门框上。
“已经结束了?”王莹张了张嘴,有些吃惊道:“怎么这么突然?”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做的决定。”李悼撇了撇嘴,“你要继续待下去也可以,这里风景这么好,就当度假了。”
“鬼才要在这种鸟不拉屎的荒山上度假。”
王莹翻了个白眼,接着一脸兴奋地叫道:“熬了这么多天,老娘终于能回去了!我要好好补偿一下我自己,先去风里岛度假……”
看着兴奋地大呼小叫的王莹,李悼不由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和他预料中一样,当他将那个组织的临时据点直接摧毁,并且曝光在异管局的视线中后,异管局就放弃了这次的行动计划。
放长线钓大鱼,鱼都死了还钓个屁啊。
忽然间,李悼低头望向自己的心口部位,只见那里泛起了显目的红光,就像藏着一团滚烫的岩浆在那个部位。
那是心脏发出的光芒。
连接在心脏上面的一根根血管也同样泛着红光,透过胸口清晰可见,随着距离的拉远才逐渐暗淡了下来。
辐射心脏,即将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