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mp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第七百二十三章 破解閲讀-onw0y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杨拓在一号食堂的这句话,搁在曹余生耳朵里这是好消息,事情似乎有希望了,
而在苗光启和何子鸿听起来,就觉得这小子大概是犯了失心疯了。
道理之前苗光启已经说尽了,这事儿跟你有没有思路压根就没关系。
苗光启和何子鸿也是有思路的,都推出东西的源头是什么了,可是有思路未必意味着有办法。
人类目前的生物学搁在这个东西身上基本是无效的,只有对现存的古菌那一点点研究有作用。
可针对古菌的研究本来就是不是生物学主流,而且目前的古菌是苟在盐湖里幸存下来的,没什么环境刺激,几十亿年都没啥进步,还是一些单细胞生物。
而西王母,则是在古菌盛行,真细菌还没浮上海面的那段时期内,就在古菌演化的基础上,就跟人类演化历程一样,经历了物种大爆发和大灭绝,几次大浪淘金最后炼出的真金。
那是掌握了比如今人类更强大力量的智慧生物,跟目前地面上那些古菌的区别,比人类跟草履虫还大。
因此目前对古菌的科学研究,借鉴价值是很小的。
而且以西王母为代表的古菌生物,到目前为止没有化石被发掘出来。
这说明它们并不是跟真细菌后裔一样,演化出了硬骨。
它们支撑身躯的部件,显然是可以被自然环境分解的,几十亿年之后早就渣都不剩了,这就导致在化石层面,根本就没留下任何证据和线索。
这种几乎为零证据基础,根本无法支持理论和假说的诞生。
没有理论,甚至连假说都没有,科学家的研究失去了最基本的工具,就算再有思路,那也没用的。
苗光启和何子鸿知道这些,所以看着杨拓这个年轻的学者,想听听他到底是什么思路,居然可以绕过这些显然绕不过的障碍。
结果杨拓把碗筷一放,打了个哈欠:“我先去睡一觉。”
说完,杨院长拍拍屁股走了。
苗光启气得手抖,指着杨拓的背影,对曹余生说道:“这小子怎么跟林朔一样气人?”
“这两孩子本来就走得近,物以类聚嘛。”曹余生笑了笑。
“我觉得老苗你还是乐观一点。”何子鸿说道。
“胖子是个外行我就懒得说他了,老何你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你让我怎么乐观?”苗光启不解道。
何子鸿微微笑道:“科学技术的进步,确实离不开基础科研工作,实验室里的小心求证,就是目前科学大厦的一砖一瓦,这是不可或缺的。
可是老苗你别忘了,天才对科学的推动作用。
牛顿、爱因斯坦、达尔文,包括你苗光启,你们提出的理论和假说,能被当时的世人所接受吗?
别说接受了,哪怕是顶尖的同行,理解起来都有困难。
可事实最终会证明,这些理论的价值。
那你怎么就笃定,杨拓如今没站到你们这样的位置上了?”
“嗐,别闹。”苗光启说道,“我可一点都没看轻杨拓,我认为他有这个潜质,可现在毕竟还太年轻了一些。”
“门捷列夫梦到元素周期表的时候,不也才三十五岁嘛。”何子鸿说道,“说不定杨拓这一觉睡醒,也能梦到什么东西出来。”
“老何你是科学家不是神学家。”苗光启说道,“就算杨拓能梦出什么高论来,我们验证难道不需要时间,没验证清楚,难道就敢给林朔结果?”
“老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验证什么啊?”何子鸿说道,“灭世之危迫在眉睫,有救命稻草就抓了嘛。”
“这倒是。”曹余生把电话放进怀里,说道,“现在这个形势,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就算有风险也只能照做了。”
“呵。”苗光启被这两人给气乐了,打了个哈欠说道,“就算睡觉能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是我的可能性比较大,那我也睡觉去了。”
……
中午这顿饭吃饭,曹余生心事重重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猎门现任谋主曹冕,中午饭是在家里吃的。
他的新婚妻子伊莲是个理论物理学学者,博士刚毕业,工作也确定了,就在昆仑园区。
只不过昆仑计划的理论物理学的研究基地,目前还处于建设之中。
所以伊莲最近属于闲赋在家,然后喜欢上了做菜。
英国女人做菜,实在是一言难尽,曹冕最近这一日三餐,就跟受刑似的。
曹冕从家里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发现自家老爷子愁眉不展,正盯着案头的电话。
“怎么了?”曹公子问道,“研究院那边没进展?”
“何止是没进展。”曹余生摇头道,“那叫直接撞到了人家墙上,头破血流啊。”
“那赶紧告诉总魁首啊。”曹冕说道。
“两个老的一个小的,也不知道葫芦里卖了什么药,非让我再等等。”曹余生说道,“说是晚上给我明确的答复。”
“哦。”曹冕点点头,“那听这意思,他们是有什么想法正在试验?”
“试验什么呦。”曹余生一摊手,“这会儿都在睡觉呢。”
“嗐。”曹冕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也算深有体会,做学问的人,办事儿多少有些神神叨叨的,脑子里琢磨的事情跟咱不太一样,我老婆不也是嘛。就这样吧,等着呗。”
“对了,伊莲那边的事儿怎么样了?”曹余生问道。
“您就别催了。”曹冕翻了翻白眼,“其实我跟您一样着急,这不也在想办法嘛。”
曹余生一听很纳闷:“你能想什么办法?”
“具体的技术细节,我就不跟您聊了。”曹冕笑了笑,“总之,意外怀孕也是怀孕,对吧。”
曹余生人愣了一下:“我没说孩子的事儿。”
“那您说得是什么?”
“不是让伊莲去邀请她的导师,欧洲理论物理学家迈可森来我们这儿吗?”曹余生说道,“我们这个昆仑计划,那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也不单单是我们华夏的事情,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长期的事业。
最基础的理论物理学,必须要搞,而且要搞好。
上面说了,像迈可森这样的顶尖物理学家,实验室可以用他的名字命名,经费上不封顶,实验室研究人员的人事权他说了算,想要请谁我们就用钱去砸过来。
这么好的条件扔过去,总不能没个消息吧?”
“哦,这事儿啊。”曹冕松了口气,说道,“问了,人家说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呀?”曹余生不解道,“迈可森所在的欧洲物理实验室,如今都穷得揭不开锅了,再不跳槽等什么呢?”
“诺奖得主嘛,架子还是要摆一摆的。”曹冕说道,“另外我估计,他也是在观望西王母的事情,看我们是不是有能力解决。
伊莲说,美洲那边也在邀请迈可森,待遇肯定没我们这儿优厚,不过美洲那边的学术氛围您也知道,比咱这儿强。
而且西王母这一闹,整个欧亚大陆都危在旦夕,他肯定是会考虑去美洲避难的。
如果西王母的事情能够平息下来,那么一方面最起码的安全保障有了,第二这是我们昆仑计划平息的事件,那就称得上是天下归心。
到时候巴望着来的,何止一个迈可森啊。”
“这说到底,还是要看林朔那边的进展。”曹余生叹息道,“可那边的进展,又卡在我们这儿了。”
“那您这个电话,到底打还是不打?”
“等一下呗。”曹余生无奈说道,“咱们这个办公室啊,本身起不了决定性作用,说白了就是个信息枢纽。
我们是既要相信前线的林朔,也要相信隔壁的杨拓,因为我们就处于这两者之间做同步协调和信息传递的。
苗光启和何子鸿的说法,我都可以不理会,两个顾问而已,对事件本身并不负责。
可杨拓的说法,我必须要尊重,因为他是研究院院长,负责这件事,同时他在科研领域取得的成就,比起林朔在狩猎方面的成就丝毫不差,值得我信任。”
“是这个理儿。”曹冕点点头,然后继续盯着卫星画面去了。
曹余生则开始打电话,处理猎门其他的狩猎买卖。
如今全世界范围内,猎门正在进行的买卖,林朔和楚弘毅这两桩事态最紧急。
非洲硕果仅存的北非地区,还有南美、东南亚、印度次大陆等等其实也不太平,各大家族的精英猎人都撒了出去,正在各处平息事端。
另外东欧那边,随着林贺春收网成功,教廷势力已经不足为虑,那边的猎门高端战力,包括那些猎头人都可以抽调回来了。
这些人先回昆仑山,做一个短期的集结,主要是让猎门高人对那些猎头人一个培训。
林贺春之前派往东欧的这批猎头人,都是精锐,在战力上起码是九寸水平,一大半是九境中人。
他们擅长杀人,可对付猛兽异种是缺乏经验的,所以这种培训其实主要不在能耐上,而是知识上。
而做这种培训,这世上就没有比苗光启更厉害的,因为是他一手建立了奇异生灵数据库,而且本身就当过教授,教过书。
等到这拨数量在一千人左右的精英猎头人培训出来,再撒到世界各地去,那目前猎门目前的压力就小多了。
曹余生用电话进行着这些布置,然后就听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身在澳洲的楚弘毅,昨天乘坐飞机飞往澳洲中部探查情况,今天上午飞机坠毁,人失联了。
光着这样也就算了,就在今天上午,章进和楚红尘也搭乘飞机进去了,并且主动跟后方切断了联系,那架势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曹余生挂了电话,人一下子瘫在椅子上,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心脏一阵阵绞痛。
目前这状况,是猎门两位魁首生死难料,而且一旦事情真的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猎门章、楚这两个九寸家族,从以后就没了。
到了这个时候,曹余生反而希望杨拓这一觉,能睡得久一点了,这样他跟林朔汇报情报,也就能够晚一些。
因为这样的损失,不是如今的猎门可以承受的,也不是他曹余生能跟总魁首林朔交代的。
曹冕一看父亲神色不对,赶紧询问了一下情况,得知之后也是大失惊色。
父子俩于是如坐针毡地等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曹余生案头上的电话,终于响起来了。
曹余生一看号码是研究员一号实验室的,赶紧拿起了听筒:“怎么样?”
“西王母内部识别的原理,已经破解了。”杨拓平静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我需要您亲自过来一趟。”
“我马上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