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cd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神魔書 起點-第二百五十九章 班主任熱推-5pvt4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司法大学,北食堂,一楼。
没有一个学生吭声,整个一楼,只能听到乔坚硬的牙齿,切断牛肉纤维发出的声响。一口一口牛肉不断吞入腹中,几乎只是在胃里打了个滚,就迅速化为一道道热流被身体吸收。
乔将一个铁托盘上超过两百磅牛肉吃得干干净净,然后他伸手进窗口,将一个装满了黑面包的大箩筐拉了出来。他抓起一个就有两磅重的黑面包,用力在铁托盘里蘸了点牛肉汤。
“美味!”
小半盘牛肉汤,一箩筐黑面包,很快被乔塞进了肚子。
然后是一托盘的煎培根,一托盘的煎鸡蛋,最后乔吞下了十几根手腕粗细的牛肉香肠,这才结束了这酣畅淋漓的一顿早餐!
“早上我特别容易饿,午餐和晚餐会好很多。”乔很认真的对目瞪口呆的杜登说道:“我没有捣乱,也不是浪费食物,我是真的吃得很多,因为我的身体……消耗也很大!”
绯红色的光幕在眼前闪烁:
*
能阶:力量海(完美态:100%),能量海(完美态:100%),精神海(完美态:3.35%)东陆秘传第一阶炼精药剂(100%),德伦帝国守护战职混乱之海德拉第一阶段——深渊蜉蝣(100%)(肉体力量:六百八十万磅)
智商:63
*
乔快意的拍打着自己的肚皮,发出‘啪啪’脆响。
他是真的很快活,因为,按照拉普拉希的标准,他的智商终于及格了嘿!
开辟了精神海,乔的智商终于及格了,起码比图伦港的朗基努斯那蠢货要高出了不少。
现在乔每时每刻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能量海中,绯红色的骑士之力犹如巨大的熔炉,不断有一丝丝热气逆行而上,混合了力量海中的磅礴血气后,转化为一种复杂的力量,一路注入眉心刚刚开辟的精神海。
随着这种混合力量的不断融入,精神海一丝丝的扩张着。
这让乔的精神随时保持在巅峰状态,无论是注意力还是思维力都在一点点的缓慢提升。
随时随地都在‘变聪明’!
这让乔感到了莫名的欢喜。
只是,精神海的强大,似乎比能量海的铸造更加耗费血气能量。
所以乔饿得更快,他需要更多的食物或者力量药剂的补充!
不过,这对乔来说都不是问题。
食物也好,药剂也好,不就是金马克么?能用金马克解决的问题,对乔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杜登呆呆的看着乔。
当然,他是有意为难乔,因为某个不可言的原因,乔昨天报到后,杜登就将乔的名字,他的相关信息,甚至他分配到了一年级一班,他的宿舍是二号楼三零三等等,全都记在了心底。
他本来以为,这是狠狠的整治乔的机会。
小黑屋关禁闭,操场上跑到晕,甚至是被吊起来抽鞭子,打军棍,甚至是让他去清剿那些穷凶极恶的匪徒……司法大学警务学院对犯规的学生,有各种严厉的惩罚手段,杜登还想一招一招的全用在乔的身上呢。
但是谁能想到,乔居然用这样野蛮粗暴的方式破局?
乔不和你讲道理,不和你说证据,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短短两刻钟不到的时间,他干掉了足够好几十个壮小伙子吃得肚皮溜圆的食物!
艰难的喘了一口气,杜登喃喃道:“你破坏学校警械!”
乔愕然瞪大了眼睛,他低头俯瞰着杜登,大声吼道:“你说啥?”
杜登狠狠的一脚踩在了被他丢下地上的半截警棍上,他大声吼道:“你恶意损毁学校警械!”
一旁围观的,其他学院的学生中,突然有人大声嚷嚷起来:“杜登,你这个婊-子-养-的,你故意刁难新生,你这是又收了多少好处?”
几个身穿黑色长袍,显然是司法大学大四毕业生的青年,带着几个身穿白色长袍,袖口有三条血色标示的青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一名戴着厚厚的眼镜,面容清癯的黑袍青年用力的挥动着手中一本书册:“这位学弟,你叫乔·容·威图?不要怕杜登,我们给你坐镇,我们帮你主持公道……这婊-子-养-的杜登,他故意的苛责你,为难你!”
“我们是司法大学法律学院的学长,这官司,我们帮你打到底!”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梵林·伏格尔,我刚考到了正式的律师从业资格证,如果你要反诉杜登的话,我能告得他掉一层皮!”
杜登的一张脸变得通红,原本长相就阴鸷的他,此刻更是阴狠如鬼,他气急败坏的朝着梵林咆哮:“梵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们负责警务学院的校纪督察……”
梵林猛地举起了右臂,他大声吼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秉承正义!”
众多看热闹的学生同时举起了双臂:“呼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秉承正义!”
杜登狼狈的向后倒退了两步,他身边的几个负责校纪督察的学生有点灰溜溜的向后退了几步,坚决不愿意掺和这件事情。
本来就是一件小事,一点小误会,一个大肚汉学生提出了让人误解的早餐要求,就让乔当众大吃一顿,这问题就解决了!
可是杜登呢?
见面就是一巴掌,一脚,然后还要给乔一警棍……这完全已经脱离了正常的校纪督察程序。
谁也不傻,杜登肯定是对乔有什么偏见,或者两人有什么仇怨。
大家都是学生,心中的一腔热血依旧,天生的正义依存……没人愿意无缘无故的去冤屈自己的学弟,没人愿意滥用法纪!
梵林大步走到乔身边,他用力拍了一下乔的胳膊:“乔,司法大学校内,就有自带的校内法院,你愿意向校内法院起诉杜登么?”
杜登气急败坏的大声嚷嚷:“梵林,你不要太过分!”
梵林义正辞严的冲着杜登大叫:“我过分?不,我知道你是一个坏胚子,杜登……自从你大一的时候让第四大学的那位……”
杜登面皮变得通红,他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劈面一拳就向梵林打了过来。
很明显,杜登也是开辟了力量海、能量海的好手,他的拳头上隐隐有一层半透明的灰色光芒闪烁,他这一拳居然使用了骑士之力。
乔冷哼了一声,他横跨一步,挡在了梵林的面前,因为他不需要动用拉普拉希,就能感受出来梵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面书生。
‘嘭’,杜登的拳头轰在了乔的肚皮上!
瞄准梵林的脸蛋打过去的重拳,只能打在乔的肚皮上,实在是梵林和乔的身高差,很有点感人!
乔的肚皮颤了颤,他的肚子上,面盆大小的一块衣物粉碎,露出了白花花闪耀着珠宝光泽的肚皮。
乔低头看着自己露出来的肚皮,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的制服,全都是私人裁缝量体裁衣的订制品,用的材料都是好料子,虽然看上去和正常的警察制服一模一样,但是每一套制服的材料成本就是一百金马克以上!”
乔咬着牙,手指头狠狠戳在了杜登的鼻头上:“赔钱!”
“我作证!赔钱!”梵林和他身边的几个法律学院的同学同时鼓噪起来,小脸吓得惨白的梵林大声的嚷嚷着:“在学校内,动用超凡之力攻击同学,混蛋,你可以关小黑屋关到明年了!”
乔迅速换算了一下日期。
今天是十月二十七日,还有两个月零三天就是梅德兰大陆的新年!
唷,关两个月的禁闭?
乔咳嗽了一声,他修习的呼吸法中,专门用来鼓荡内腑,排出内腑淤血的小技巧发动。他的肠胃里‘咕噜噜’一声响,然后乔的嘴里不断有殷红的鲜血流出。
梵林大声尖叫:“杜登!你下毒手攻击同学,还,还,还……吐血了!起码重伤一级!”
另外几个法律学院的学生大声尖叫:“校医,校医……快来人,去附属医院!”
乔咧嘴向浑身直哆嗦的杜登冷冷一笑,然后一骨碌倒在了地上,双眼翻白,身体一抽,就这么变得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北食堂大门外,帝都司法大学一三七九届新生一班的班主任,暨一三七九届年级副主任,帝都警局特别顾问,刑案勘测专家,帝国三级警将弗朗兹,正端着一个食盆喂自己的宝贝助手‘拉兹’。
拉兹是一条健壮魁梧的狼犬,刚刚断奶就被弗朗兹领养,真正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而且每日里亲自喂养、亲自训练。
去年的帝都警犬技能大赛中,拉兹拿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弗朗兹对拉兹爱如性命,他的几个亲儿子和亲女儿,都没有拉兹这般受宠。
满满一盆的煮鸡腿,加上一块肥嫩的煮牛肉,拉兹吃得摇头摆尾,不断发出‘呜呜’的叫声。
弗朗兹笑得很灿烂,无比温柔的拍打着拉兹的脑袋:“多吃点,多吃点,哪,马上就要入冬了,不多长点膘,这冬天可难熬呢!”
食堂里,乔和杜登的冲突,弗朗兹的耳朵微微抖动,他听得是清清楚楚。
不过,学生的事情由学生自己处理,校纪督察队的设立,本来就是为了管理、约束学生。作为未来的警务人员,警务学院的学生必须学会遵纪守法、严于律己。
没有必要,学院的教师绝对不会插手学生的自我管理。
“调皮的小子,有趣的小子……呵呵。”弗朗兹得意的拍了拍口袋,他也没想到,乔居然这么能跑,早上他主动拿乔和其他教师打赌,一不小心就赢了三百多个金马克!
作为司法大学的警务教授,弗朗兹一年的职位津贴也就这么点!
所以,弗朗兹心情极好,对乔更是充满了好印象。
当乔吐血倒地的时候,弗朗兹猛地站起身来,化为一道残影飙进了北食堂。
拉兹呆了呆,然后猛地抬起头,撒腿紧跟在弗朗兹身后窜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