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kay精华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二百五十二章 欺名之舉(一更)相伴-quwuz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方二公子饮了七族一杯酒,离开了灵雾宗。
同时离开的,还有奔他而来的守山宗众人,以及云欢宗的内定真传梦晴儿、乐水宗的内定真传鹤真章,以及九仙宗的真传弟子孟知雪,明明他们可以将这几个弟子留下,但出乎意料的,无论是对方二公子表露了善意的云欢与乐水二宗,还是九仙宗,都没有留下他们。
众炼气士之间,皆在暗传,方二公子离开,是去筹集龙石,以助范老先生。
因为他已当着范老先生的面,正式同意,会帮着解决灵井之事。
这等地位与身份的人,说话自然不能没个谱,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尽一份力。
所以,范老先生与七族推进的计划,也在以一种前所未见的顺利之势,飞快推动着。
在七族势士与生意所能达到的各处,正有无数的龙石,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被挖崛出来,汇聚到七族一个共同的商队之中,然后由七族与郡府最强大的炼气士,紧密的守护着。
龙石,乃是一种炼气士间的奢侈品。
此等宝物,同样也可以用来修炼,且炼出来的法力,几乎可比先天之气。
世人传言,炼气士修炼之法,大抵有四类,便是读书、传渡、吐纳,服丹,其中读书得来的后天之气最为纯粹,可称之为浩然气,最接近先天之气,而服丹则是杂质最多,问题也最大,只不过,这只是普通的炼气士所能接触到的法门,真正来说,还有一种炼气之法。
那便是借由龙石,汲取其中龙气。
此等之法修炼出来的后天之气,更是堪比读书,异常纯粹。
世人之所以不将龙石列入常见的炼气之法中,乃是因为龙石本就不是人人可以得到的。
尤其是七族,从表面上看,七族更是没有能够得到龙石的渠道。
毕竟龙石乃是龙脉之中滋生出来,再由神宫统一分配的,七族纵是底蕴强大,但毕竟不是宗门,却没有一个明面上可以得到龙石的路子,当然了,也只是明面上没有而已……
事实则证明,七族非但有龙石,而且数量还颇为惊人。
而如今,龙石则正在飞快的聚集,运往清江,成为七族与范老先生谈判的底牌。
“还是值得的……”
某一条隐秘的商队上,一位南里家的炼气士,从箱子里捞起了一块晶莹的石子,低声叹着,道:“范老爷子还是心狠,这一下子就要将七族多年来的底蕴掏空了,只不过,他也算是个讲道理的人,给出来的条件虽然显得苛刻一些,但却是如今的七族最需要的……”
“对七族而言,最珍贵的永远都不是某些具体的珍宝,而是路,商路!”
“……”
“……”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七族炼气士押送着白家公子白怀玉的队伍,也正缓缓的横贯虚空,向着白家返回,这一路上,他们走的很慢,似乎一直在等着某个人出现,并且截杀。
只可惜,他们连行了数日,却一个影子都没有看见。
白家人这时候已经迎了过来,与这一队人马,在赤炼山上空相见。
白家赶过来的,乃是一位胖胖的管家,他先谢过了这些负责押送白家公子白怀玉过来的人,然后便沉声叹道:“老夫此来,是带了老爷子的命令过来的,怀玉公子,天资过人,一直都是老爷子最疼爱的一位幼孙,谁能想到,这位小少爷,竟能做出这等自挖墙角的事?”
众人听了,便皆感慨着:“白公子一时糊涂,也是有的……”
“唉,谁说不是呢?”
那位白家管家感慨着,看了法舟里面,被彻底封禁,走动不得的白家公子一眼,几要落下泪来,叹道:“老爷子亲眼看着他长大,又是手把手教他修行,心尖肉一般,又怎么忍心看到这位小公子回到族中之后,再依着族规被杀死?所以,诸位还是心疼些老爷子吧!”
众七族炼气士,便顿时明白了这位管家的话。
老爷子是不忍心看这位小公子被杀死的,偏偏这位白家公子犯了大错,又一定要死。
所以……
于是他们便直接在这山间,将那位白家公子给拎了出来,面朝白族方向跪好。
白怀玉惊恐的大叫:“凭什么?你们凭什么要杀我?是你们,是爷爷他说为了让我历练,才让我去负责与南边的交易,明明我只是个算账的,连具体卖什么都是他定下来的……”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杀我?”
老管家看着白怀玉惊恐害怕的模样,已经落泪:“我都不忍心看了,所以快下手吧!”
刀光升起,斩向了白怀玉的脖子!
……
……
郡府之中,各路掌令与神将、文书,纷纷忙碌了起来,像是在寒冬沉眠了一年,随着春天到来,纷纷苏醒,在发泄积攒了一整年活力的虫,将无数的陈旧经典归拢,收录,并且挑选出有用的,或是有可能有用的,或是不容遗失的卷宗,通过传送大阵递到灵雾宗去。
一位文书冷冷走在众人之前,大声喝道:“我知道你们平日里都懒成了什么样子,也知道大家都是惜财爱财,但疼力气,可是如今不一样,范老先生已经下了死令,不论费多大力气,一定要将鬼官揪出来,谁敢在这件事情上掉链子,那就得小心你的脑袋……”
众人闻言,便干活更为谨慎,谁也不敢在这时候触那霉头。
谁人不知,莫文书是刚刚提拔上来的,乃是七族的心腹,如今,他来到郡府,就是为了要监视着,盯着郡府,一定要在鬼官这件事情上下大功夫,尽可能将鬼官揪出来!
七族与范老先生,将会进行一次最好的合作。
七族现在给范老先生准备的,便是龙石。
而范老先生要给七族的第一份见面大礼,便是鬼官!
……
……
“此事,应该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吧?”
灵雾宗主殿之内,范老先生听着身边老奴一点一点,将所有最新的进展禀报过来,沉着脸色,低声问着,苍须白发的他,这时候便像是一座沉默的火山,积攒着不知多少怒火。
“不会了!”
那位老奴笑着禀告:“七族方面,自不必说,这是有关他们身家性命的大事,可是比谁都认真呢,而六宗方面,虽然有些不高兴,尤其是龙石分配暂且扣下的事情,但是事到如今,他们能怎么说呢,如今他们要表达不满,这可就是要跟鼋神国,跟整个清江过不去呀……”
“至于清江城里的百姓,呵呵,如今,巫族月部的圣女已经到了灵井一方,开始布置,而且范老先生为了救清江灵井,为了造福百姓,不惜捐出全部身家,收购龙石,而且以老先生的身份,不惜向着方二公子这样一个晚辈哀求之事,也已经传为美谈,飞快流传开了……”
“现在,那些百姓非但深知老先生大义,甚至还起了不少怨言,有不少人都怪那位方二公子不像话,这等大仁大义的救民之举,居然还需要老先生您亲自折腰相请,实在……”
“如此便好!”
范老先生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冷凝之色,目光微沉,低声道:“我总还是有些不放心,那方家小儿野心难驯,是个带刺的,答应的虽好,却不见得会听话,不过如今,他也是求名之时,我倒要看这些百姓们口口相传之下,他不送来龙石,那么这名又去哪里求去……”
……
……
“有几分把握找着那鬼官?”
九仙宗方向,三位长老望着几乎被淹没在了卷宗小山里面的神目公子陆霄,忍不住问。
陆霄微微停下了动作,想说十成,但终还是微一犹豫,道:“七成!”
“还不错了!”
几位大长老对视了一眼,葛长老沉声道:“此一番你出山,擒住鬼官,自是大事一件,但此前的事情,我等也已传回宗门,与宗主商量过,宗主的意思与我们一般,在你擒住了鬼官之后,还需要做一件事情,那便是堂堂正正,与方二公子一战,并且……你要赢他!”
“赢他?”
陆霄放下了卷宗,笑容有些疏懒:“我是金丹境界,你们让我赢他?”
“你修为确实比他高,赢了也并非荣耀……”
三位长老沉声道:“但我们会尽可能的想出一个办法,让大家感觉你们在同一个境界,让你赢了他之后,便真真正正的可以落下一个胜过了方家人的名声……这对谁都好!”
陆霄沉默了许久,道:“我并不想与方家人交手了!”
“论天资,我比不过那位方家大公子,论心计手段,这位方二公子也不输于我!”
“哪怕如今,他谋划落空,也是范老先生出手,又与我何干?”
“……”
“……”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
三位长老沉声道:“这位方二公子,就是个刺猬,打不得,骂不得,怎么碰怎么扎手,但如今,却正是惟一可以堂堂正正击败他的时候,而在名声之上败他,也是惟一一个,可以尽情放手去做,而又不会引来任何麻烦的方法……所以,这一次,你一定要赢了他!”
陆霄重新捧起了卷宗,道:“总觉得你们对他,比对我重视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