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4kr火熱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討論-第一千零四十三章新炭裏相伴-suk8r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高丽。
一条连绵三百余里地的防线,东起北汉江,西至大海,在京畿道的北侧静静矗立着。
防线以北,是被魏国公所接管的黄海、平安、咸静三道。
而在防线南面,则是高丽朝廷从南方诸道紧急调来的兵马。
这些兵马每隔四五里地设一营地,每处营地驻扎约五千左右的兵马。
最后还剩下的那七八万兵力,原本驻扎在外,后来在得知三道兵力的动向后,直接全部赶往板们店。
而双方在板们店对峙的消息,在昨日魏国公率领军伍刚刚到达之时,就通过一个接着一个的防线巡逻兵丁,开始向着防线东西两面快速传去。
其他各处营地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还是稍松,纵使一应巡逻、哨兵照旧。
但是在听闻到对方没有选择自己所在作为主战场后,众人心中暗暗庆幸之余,原本紧张的心绪也稍稍放松了许多。
……
夜晚慢慢过去。
遍布天空的黑幕,随着太阳的升起,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新炭里。
京畿道北侧的一处所在。
原本只是一处荒芜之所,如今因为高丽军伍的驻扎,而让这里有了些许人气。
此刻的营地之中,因为太阳初升的缘故,有袅袅炊烟升起不说,此起彼伏的呼喝声,更是不绝于耳。
在这营地之中,负责此处的高丽将领金开宇,正在翻阅着昨天晚上手下兵丁的巡防记录。
按着之前朝廷定好的规矩,两个营地之间,需要派出巡逻兵马,不停巡视防线,双方为了互相掣肘,互相监督,确保手下的兵丁都能按着约定好的规矩行事。
所以诸处将官都将两处营地的中间位置,设置为各自巡防的终点,与此同时,为了监督手下兵丁认真完成任务,更是需要对面营地之人,在己方的巡防记录上面签字画押,如此一次巡防,才算彻底完成。
但是让金开宇疑惑的是,在最近两次的交接记录上面,全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没人在上面签字画押。
金开宇见到这般情况,眉头皱起的同时,更是对着一旁的侍卫吩咐道:
“来人!查查昨夜最后一班是由谁负责东面的巡防,把他叫来!”
“卑职遵命!”
一个侍卫在得到金开宇的命令之后,快步跑了出去。
没消片刻。
这名侍卫就带着一名将官跑了回来。
被带回来的这名将官,名字叫做朴中虎,所担官职类似于大明军伍之中的百户,昨夜的巡逻,就是由他负责的。
此刻被召唤而来的朴中虎,心知何故的他,到了金开宇面前,抱拳行礼之后,就直言奏报道:
“禀告都护府使大人,吾等昨夜奉命巡逻,在约定地点等待许久,但是均未见到对方巡逻兵丁前来,无奈之下,吾等以为对方可能记错了时辰,错过了这次相遇。
结果谁曾想到,下一次依然如是,两次尽皆如此,卑职也有些无底,刚才正要去大人您的班房汇报,询问是否派兵前去探查,可是还未待寻到大人,就听到了您的召唤。”
朴中虎解释完了之后,就躬身站在一旁,不再言语起来。
金开宇听到朴中虎的答复,面露审视之色,盯着朴中虎看了片刻之后,又将目光转回到了手中的交接记录上,神情凝重,紧皱眉头。
就在朴中虎心中忐忑不已,以为会有责罚的时候,耳旁忽然传来了金开宇的话语声。
“即刻派出轻骑,前往铁原营地查探,一有消息,速速回报!”
“遵命!”
朴中虎听到金开宇的命令,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赶紧抱拳应是,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而在这屋中的金开宇,依旧愁眉不展,将记录本放回原处的他,凝重的神情,并没有丝毫的缓解,一边朝外走去,一边对着身旁的侍卫吩咐道:
“传令下去,命所有兵丁集结!”
“遵命!”
侍卫听到金开宇所言,不疑有他,抱拳应是。
可是他还不待转身离去,刚才离去的朴中虎就快步折返了回来,见到这一幕的侍卫,离去的动作稍滞,目光更是一脸探寻的朝着金开宇望去。
金开宇也注意到了去而复返的朴中虎,眉头紧皱不说,更是一脸疑惑。
折返回来的朴中虎,快步走到近前,躬身抱拳之后,直接奏报道:
“禀告大人,卑职刚刚准备出营,碰巧遇见了巡逻归来的小队,多嘴询问了一句后,方才得知他们在交接地点,已经遇到了铁原营地派出来的巡逻小队。
据他们所言,之前那两次未签到的缘由,是因为对面昨夜负责执勤的巡防小队酗酒,而后误了时辰,如今已被对面的刘都护府使责罚!”
朴中虎说完这句话语之后,抬头朝着面前的金开宇望了一眼,试探着问询道:
“大人,若是这般情况的话,卑职还用再派人前去吗?”
金开宇听到朴中虎的问询,沉吟片刻之后,缓缓说道:
“既然对方的缘由已经查清,那此事就此作罢。”
说完这句话的金开宇,忽的想起什么的他,神情突然转厉,看着面前的朴中虎,厉声吩咐道。
“朴中虎!传本官命令,从今日开始。营地之中一律禁酒,若本官发现有人在私下饮酒,重罚不赦。”
“卑职遵命!”
朴中虎听闻此令,身体顿时一紧,赶紧躬身应是,面上虽无异样,可是心中却对昨夜铁康营地那位失职的将官,痛骂不已。
要知道此刻时值寒冬,夜晚更是寒风凛冽,仅靠身上厚重的棉衣,根本无法抵抗寒风的侵袭。
每每夜晚巡防的时候,备上一壶烈酒,已经成为一众巡防兵丁心照不宣的默契,可是现如今,却因为铁康的巡逻小队犯事,而使他们受到牵连,朴中虎心中不痛骂他们才怪。
而这边的金开宇,自是不知朴中虎心中所想,在将命令下发下去后,他的目光就转向了一旁的侍卫,开口吩咐道。
“既然对方营地无恙,召集兵丁的命令也暂且作罢。”
侍卫本就因为朴中虎的到来,并未离去,此刻听到金开宇的话语,抱拳应是之后,又默默地站立一旁,担当起了护卫的职责。
此间事了。
金开宇不在此地停留,抬脚朝着门外走去,开始了今日的巡视。
营地东面。
哨塔之上。
一个被冻得哆哆嗦嗦的哨兵,不时将脑袋朝着外面眺望一下,当看到外面风平浪静,没有丝毫异常的动静后,又缩回到了哨塔围栏之中,蜷缩成了一团,颤颤发抖。
北方的冬天实在太冷了。
平地无风,但是身居哨塔之上,却寒风凛冽。
纵使是有六人轮值,但是在这上面待上半个时辰,却要比下面站上半天还要难熬。
此刻负责执勤的哨兵,蜷缩在哨塔一角,怀中所揣的那个热水袋,如今已经成了他唯一的取暖来源。
就这般哆哆嗦嗦的等待了片刻之后,这名哨兵又探出头去,朝着外面张望。
日复一日的动作,早就让他形成了惯性,这个哨兵在完成探头眺望的动作后,下意识的又要继续蹲下。
可是这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今日做到一半突然停滞不说,哨兵更是一脸疑惑,他隐隐约约感觉,刚才的自己,好像是看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情况。
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哨兵,在重新站直了身体后,又眺目朝着远处望去。
目光所及。
哨塔东面。
一片尘土正在飞扬。
在那尘土下面,隐隐约约有数千的骑兵,正在朝着这边策马奔腾。
见到这一幕的哨兵,顿时瞪大了眼睛,满面惊骇,慌措的咽了一口吐沫之后,趴在哨塔护栏上,就冲着下面呼喊道。
“快来人!快来人!东面出现大批骑兵,快去奏报都护府使大人!”
原本窝在哨塔下面的哨兵,听到上面传来的呼喊后,神情大变不说,其中一人更是快速站起,朝着一旁留作预警之用的铜钟跑去。
当……当……当!
一阵急促的敲钟声,突然在营地之中响彻起来。
哨塔之上的哨兵,见到铜钟已被敲响,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目光又转回到了东面突然出现的那队骑兵身上。
此刻的这名哨兵,神情再也不复之前哆哆嗦嗦畏寒怕冷的模样,满面凝重的他,瞪大眼睛仔细朝着前方眺望着,试图早一点辨识出对方的身份。
而在哨兵凝目张望的时候,铜钟的声音,也在这营地之中,开始四处飘荡起来。
正在营地各处巡查的金开宇,听到这突然响起的钟声之后,神情顿时一变,皱眉眺目朝着四周望去。
当他确认声音是来自营地的东面之后,神情顿时大惊,一边传令各处集结,一边快速的朝着东面奔跑过去。
片刻之后。
到了东面哨塔面前的金开宇,在听闻到有大批骑兵正在靠近的消息后,根本没有停留,顺着梯子爬到哨塔上面后,凝目朝着远处望去。
乌压压的一片骑兵。
人数足有三四千人之多。
但是观其装束,这不是高丽军伍的打扮吗?
难不成板们店处的三道主力,只是虚晃一枪?
东面突然出现的这小股部队,才是对方的精锐所在?
想到这种可能的金开宇,神情凝重的同时,更是快步爬下了哨塔,招呼一众将官,做起应战的准备来。
一瞬间,战鼓喧嚣,整个新炭里营地的一众兵丁都开始狂奔起来,所有人按着之前的部署,回归到各自的位置待命。
而之前那些游动支援的兵丁,此刻则是全部汇集到了营地的东面。
一众拒马长枪等物,被众人排布在了东侧营地的面前,做好抵抗对方冲锋的准备。
金开宇精于军事,诸般准备更是提前就已安排妥当。
站立在哨塔下面的金开宇,看着面前这已经越来越近的高丽军伍,神情凝重不说,更是暗暗猜测对面这支兵马的身份。
就在他思索之时,耳旁忽然又传来了哨兵的奏报声:
“禀告大人,在这支队伍的后面,现在又出现了一支骑兵队伍,但是因为尘土的遮挡,对方有多少兵力,暂时无法看清!但是观其所造成的尘土,这队骑兵,数量绝对是能达到三四万人之众!”
听到这个消息的金开宇,眼睛猛的瞪大,一脸不可置信,接着很快就反应过来。
板们店的那三道兵马,真的只是对方掩人耳目吸引众人视线焦点的所在,眼下这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大队兵马,才是对方的真正后手。
想到这里的金开宇,神情变得凝重不说,大脑更是快速运转,几息之后,神情冷峻的金开宇,对着一旁高声召唤道:
“来人!”
“卑职在!”
一直候在一旁的侍卫,听到金开宇的召唤之后,上前一步,抱拳躬身。
“马上将此处遇到三道叛贼主力的消息,送至汉城和下处营地,告知他们早做堤防,另外去下处营地的时候,也知会那里的孙都护府使一声,就说……”
金开宇说到这里,眉头顿时一皱,在心中稍稍思量了一番之后,方才继续说道:
“就说万一敌军太众,吾等不敌的话,接下来可能会向他们那里撤离,告知他提前做好接应吾等的准备,另外若是可以的话,让他也赶紧差人,去下处营地求援吧。
否则我们这一个个分散的营地,若是不联合在一起的话,到最后只能落下一个被对方蚕食的下场!”
“卑职遵命!”
侍卫听到金开宇的命令之后,躬身应是的同时,更是转身上马离去。
金开宇见到侍卫离开,面露凝色。
眼下这般敌我悬殊的境况,金开宇纵使不想说出那番话语,但是他也没有狂妄到,在无坚城可守的情况下,去螳臂当车,阻挡对方八九倍于自己的兵力冲锋。
不过因为这四万兵力的突然出现,金开宇忽的想到了一种可能,眉头顿时一皱,朝着前方正朝着这边奔驰而来的三四千骑兵望去,心中更是暗道。
眼前这三四千人的兵马,该不会也和自己一般,看到对方人多势众,无法抗衡,继而跑到自己这边来合纵连横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