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cdo精品都市小说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愛下-129 老闆,你怎麼親自來了?【1更】相伴-qa6fa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工作人员看都没多看聂朝一眼。
语气很冲,含着浓浓的嘲讽意味,满心都是瞧不起。
除去明星之外,横店影视城每个月也会接待不少贵客。
这些贵客,可都是娱乐圈真正的金主。
随手给他们的小费,都是几千上万。
今天晚上他们负责的这个剧组虽然不大,但好几个演员都是前不久最火热的百人选修节目《青春101》里出来的。
其中有一个公司投了大价钱,让他们好接待。
这会儿,那边刚拍完了一幕戏,演员要休息,还要准备接下来的拍摄。
但普通的椅子太硬,经纪人就让他去搬一个软的靠椅过来。
工作人员根本不敢怠慢,立刻去找了。
这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群演谐星,居然要和主演抢座椅?
还说这椅子是他的?
这都晚上了,还做白日梦呢。
工作人员又上下将聂朝打量了一眼,很不耐烦:“赶紧让开,耽误了时间,你把钱给我吗?啊?!”
“给你钱?”聂朝忍了忍,还是没一脚踹上去,“我把你的钱都扣光!”
这可是他专门给人家妹妹准备的豪华座椅,坐垫都用的是上好的天鹅绒,专门用来看戏。
这么一个椅子下来,已经上万了。
给什么狗玩意洛小姐?
配吗?
聂朝虽然再怎么不学无术,但他也是聂家出来的,空手道还是黑带。
更不用说,也在聂亦长久的威压之下训练出来了不少。
先前工作人员能从他手里抢走椅子,是他根本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聂朝只用了一点巧力,就把椅子重新抢了回来。
工作人员不可思议了。
他伸手再去夺,根本不是聂朝的对手。
“完了,你完了。”工作人员急得直跺脚,“洛小姐的椅子你也敢拿,你是不想在横店混了?”
一个群演,想要封杀再容易不过了。
聂朝可没工夫和他说话。
他就抱着椅子朝女孩走过去:“大佬,今天晦气,明天再请你看戏,我还是带你去承天门那边的景点逛逛,那边夜景不错。”
他的椅子,他抱着也不给什么洛小姐坐。
“走吧。”嬴子衿也没看工作人员。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将工作人员视若无物。
工作人员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气得浑身发抖,但更多的是害怕。
他这椅子没拿到,一会儿回去又怎么交代?
这边的动静不小,离拍摄点又近。
就几秒的功夫,有人来了。
正是先前让工作人员去找椅子的经纪人。
见到工作人员杵在那里,经纪人很是不悦:“子月让你搬个凳子,你在干什么?是想被扣工资?”
“陈哥,我是在搬椅子。”无故遭殃,工作人员的心情也很差,“可不知道哪里跑来了一个穿着拖鞋的群演,把椅子给抢走了。”
“群演?”经纪人皱眉,“群演敢抢子月要的东西?”
这什么群演,还想挣钱?
工作人员描述了一下:“还穿着拖鞋,一点素质也没有。”
“算了算了,椅子的事情你不用管了。”经纪人摆了摆手,“子月想吃西边那家铺子的桂花糕,你去买点。”
工作人员擦了一把汗,又迅速离开了。
**
另一边。
烧烤店。
傅昀深拿到号排完队,进到了包厢里之后,这才让聂朝带着嬴子衿过来。
这家烧烤店没有其他家的炭火味,空气清新,地板干净。
不少明星拍完戏之后,也会来这里用餐。
傅昀深正侧身在和服务员说菜名,瞧见女孩进来后,腾出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
“七少,可是气死我了。”聂朝把他的豪华座椅放了下来,坐在对面,“你说我定做这个椅子花了不少钱,居然有人想白嫖我椅子。”
“我和你说七少,我这暴脾气,我差点就没把这椅子直接砸到他头上。”
“嗯,然后我就得去警局捞你了,你大哥还得多付一份保释金。”
“……”
聂朝立马就蔫了。
傅昀深点完了菜,转头:“夭夭,没事吧?”
横店影视城确实容易发生冲突,他本想着有聂朝这东道主在,至少能够规避这些事情。
看来还是大意了。
以后他带来的小朋友,还是自己看着比较好。
“我没事。”嬴子衿右手撑着下巴。
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瓶子,扔给了聂朝。
“大佬,这什么?”聂朝拿起,打开一看后,可激动了,“是不是能让我有桃花运的仙丹?”
“不是。”嬴子衿还没应,傅昀深慢条斯理地抬起眼睫,懒洋洋,“补肾的。”
聂朝:“???”
他正直大好年华,怎么就要补肾了?
傅昀深弯起桃花眼,低笑:“是吧,小朋友?”
嬴子衿颔首。
补肾,只是其中之一的效果。
这么说也没错。
聂朝心碎了。
两个人合起伙来欺负他这个老被女人踹的单身狗。
“对了,哥哥还没问——”傅昀深将袖子挽到小臂中段,拿起一串鸡翅,“今天考的怎么样?”
“还行。”
“嗯,理综有把握上一百?”
“三百吧。”
“噗——”聂朝一口啤酒喷了,“大佬,这打架你很在行,可你学习上跟我一样,也是个学渣。”
他毕业挺久了,但也知道理综三百就是满分了。
他又不是没打听过嬴子衿在青致的学习成绩,及格都困难。
有些地方他还能和大佬一样。,这让聂朝有了点安慰。
傅昀深瞥了聂朝一眼:“不一样。”
“啊?”
“你没我们家小朋友乖。”
聂朝看了一眼认真吃烤肉的女孩:“……”
是乖。
乖起来一手能打十几个大男人。
**
吃完饭后,聂朝又开始炫耀了:“七少,大佬,我这边有一套阁楼套房,已经收拾好了,专门给你们留着呢。”
“快十点了。”傅昀深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起身,“夭夭,该回去睡觉了。”
“不,要看剧。”
“明天看真人。”
“那也不。”
“……”
聂朝竖起耳朵在听,眼放绿光。
“行。”傅昀深放弃了,“只能看一集。”
三人往回走。
走的时候,路过了先前的明清宫苑。
这个时候,所有剧组已经收工了。
洛子月拍戏拍了一天,还跪了很长时间,浑身都跟散了架一样。
尤其是今天晚上连个软椅都没有,硬邦邦的板凳让她连食欲都没了。
洛子月只想快点回去休息,吩咐一旁的工作人员:“把我的东西收拾好了。”
工作人员忙应下,一转身,就看到了一身骚包的粉色西装。
洛子月见他不动,拧眉:“你快点。”
“洛小姐,就是那个谐星。”工作人员不会放过在洛子月面前刷好感的机会,指着前边,“他手里抱着的,就是我给您找来的椅子。”
洛子月摘下墨镜,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但她首先注意的不是聂朝,而是站在一旁的嬴子衿。
路灯的光影并不清晰,明明灭灭。
可即便如此,也难掩女孩容颜如画,摄人心魂。
洛子月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上次在奶茶店跟踪她的私生饭,还嘴硬不是,让她丢了脸面。
看来这私生饭当的还挺称职,都打听到她在哪里拍戏,专门混进来当群演。
洛子月冷了脸:“跟我过去。”
有人撑腰,工作人员自然也有了底气。
聂朝正在给傅昀深说前一阵发生的事情,前面的路就挡了两个人。
他被迫被打断,转头:“谁啊?会不会走路?”
洛子月理都没理他,看向正在吃圣代的女孩,冷笑一声:“怎么,上次我和你说得还不清楚,还敢再来一次?”
傅昀深抬眼,他上前,将身边的人护在身后。
嗓音低下,在笑:“你说什么?”
洛子月这才注意到还有第三个人,这一看过去,却是愣了。
半天都没有回过神,直到身后有声音传来,是制片人。
“洛小姐,明天你的戏在七点,一定不能迟到。”
洛子月很不耐烦,但却不得不应下:“麻烦您通知了,我会的。”
说完,她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嬴子衿和聂朝,抬了抬下巴:“这两个人,我以后不想在横店见到。”
“要不然,这戏我不拍了。”
两个群演,地位根本没法和她比,随便找人都能替代,
制片人没料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他愣了一下,望了过去。
这一望,神经立刻绷紧了。
“老板?你怎么亲自来了?”制片人惊中带恐,就差跪下了,“我发誓,这一次的剧情真的没有上次狗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