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88f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甲青-第0890章 王侯書生如何能與才高八斗相比?鑒賞-ett29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冯刺史当然很明白这个道理。
甚至他还明白:备战备荒为……嗯,为天下。
凉州就是因为百余年来动乱不已,所以大好的丰饶之地被白白荒废掉了。
这个时代对自然灾害的抵抗能力本就不足,再加上人祸的增强效应。
一场不大的自然灾害,很容易就被放大成让百姓流离失所的灾难大片。
所以大至朝廷,小至一方主官,不说真心为百姓着想吧,就是想要维护社会和百姓的稳定。
长久之计就是大力发展生产力,大幅度提高社会与百姓对抗风险的能力。
只是这个方法,在识字率极低的古代,想要出现明显效果,那就要极大拉长时间线。
至少以百年甚至数百年为单位来计算。
再加上中国古代生产关系过于早熟,所以当社会发展到某种程度,反而会对生产力产生阻碍作用。
所以在历史上,任何想要解放生产力,打破旧的生产关系的改革,都必然会遇到极大的阻力。
在大部分时间里,这种改革或者改变,只能是被动而又缓慢地进行。
至于还有没有别的方法?
当然是有的。
效果最明显的方法,就是开启基建模式。
以这个时代的水平而言,兴修水利,就是见效最快的基建。
但对于冯刺史来说……小孩子才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部都要。
十年前就有计划地撬世家的墙角,用了十年的时间,终于锻造出兴汉会这把利器。
对这个时代来讲,以他为首的兴汉会,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这一点根本不用客气。
正是因为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所以他才能摆平南中夷人,凉州胡人。
甚至还能让相当一部分世家豪族不得不主动转型。
既然连长远方向都抓准了,那么剩下的基建模式,自然也不可能落下。
大乱之后才有大治。
虽然百年一遇的白灾并不能动摇世家豪族的根基,但对凉州胡人部族和相当一部分底层黔首的影响却是相当大。
大到让冯刺史有机会重新整合凉州中下阶层的社会资源。
以工代赈,开启基建,让为了能吃上一口饱饭的大量百姓和胡人,对大汉的凉州刺史府很是感激。
只要能让苍头黔首在灾难里活下去,你就是天天搂着娇妻美妾醉生梦死,那也是好官。
若是没办法让人活下去,真让百姓饿急了眼,谁还管你是吃草根的清官还是食肉縻的贪官?
反正对他们来说,肉食者都是一路货色。
冯刺史作为有口皆碑的良心官员,自然不可能是那等货色。
凉州的春耕过后,就算冯刺史偷空带全家去踏春,他对于凉州的百姓来说,仍是好官。
不过他可以偷懒,其他人未必就有这等好运。
比如说,马田和李明就在其他人之列。
因为春耕过后,要抓紧时间兴修水利,为来年耕种打下基础。
未来的两三年,决定着凉州是否能成为真正的丰饶之地的关键窗口期。
李明之所以跟马田吐槽说是来当苦力,就是因为自己等人必须要参与这兴修水利之事。
不是站在水边指手划脚两句的那种,更不是坐在官署里吩咐一声就完了的那种。
而是必须要到现场,亲自组织民夫赶工的那种。
说白了,就是拿他们当小吏来使唤。
不怪李明这般吐槽。
小吏对于苍头黔首来说,当然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阶层。
但对于世家子弟来说,却是劳心疲身的苦差事,有多少人愿意从小吏干起?
不信就看看眼前的现场。
带着幞头,明明是读书出身的那些小郎君,居然卷起自己的裤腿,跑到泥水里,指挥民夫挖沟。
甚至有些性子急的,还亲自操起工具干了起来。
你们读书人的矜持呢?
斯文呢?
你们是泥腿子吗?
“看到没?”马田抬了抬下巴,示意那些惹眼的小郎君,“若是吾猜得没错,那些定然是从南乡学堂出来的学生。”
“那冯明文,就连自己带出来的学生都这样用,怕是动了真格。”
“到时候,若是我们不愿意放下身段,那他的那些学生,通过前三个月的考课,自是让人无话可说。”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更何况,世家子不愿意吃这个苦,那些寒门庶子出身的,未必就不愿意。
只要咬牙通过了两年后的考课,万一以后真能博个出身呢?
更重要的是,那些世家子个人就算是再怎么不愿意,但自己家族呢?
几个月前多少家族才吃下了冯鬼王送到嘴边的大好处?
那些好处,现在还没完全吞到肚子里头。
他们真要敢说干不了偷跑回家,族里的主事人怕是能把他们吊起来打!
你要真不干,那族里得到的好处,岂不是要吐出去?
能风流百年甚至数百年的世家,可能会在大势未明了前,误判一些东西。
所以都喜欢做两手准备。
但在大势明确之后,若是还不懂得取舍与轻重,那他们也就不配有这数百年风流。
季汉从刘备开国,就曾掠夺蜀地世家钱财为国所用。
到诸葛亮治蜀,打击蜀地世家豪右那是出了名的。
最重要的是,人称小文和的冯永,挟萧关大胜之势,入政凉州。
在抛出了让人无法拒绝的巨大利益的同时,开始在凉州开展考课选才。
对于世家豪右来说,这种感觉,就如同在吃着外头涂着屎的蜜。
恶心是恶心,但真要让他们丢了,谁也舍不得。
当年大汉丞相想要吃冯鬼王的红利,都不得不闭眼咽下去。
现在终于轮到凉州世家豪右再来一遍。
至于大汉丞相是不是故意的,那就不得而知。
反正丞相是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不得不习惯。
想来凉州世家以后也会习惯的。
凉州世家不少人也看得很明白,季汉在打击世家豪右方面不可能退让。
毕竟后汉纵容豪强两百载,让豪强成长为世家,结果呢?
世家趴在后汉身上吸足了血,然后冷眼旁观后汉轰然倒下,甚至还有人嫌它倒得不够快,上前推了它一把。
所以说,自称承两汉一脉的季汉怎么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当然,这些年来,蜀地世家也不是没有新冒头的,更别说陇西李家,这几年突然大翻身。
但只能说明季汉看得很清楚,世家不可能完全被铲除。
并不能说季汉不会限制世家,约束世家。
在这种大势下,再加上冯鬼王丢出让人根本无法拒绝的利益。
一手大棒,一手蜜糖。
听话的有糖吃,不听话的就只能像蜀中李家大房,被大棒赶去角落要饭。
所以现在趁着世家子弟还有优势的时候,想办法占据先机,就是最好的出路。
对于世家大族来说,恰烂钱而已,算不得丢人!
不然还真要等后面的寒门庶子,甚至黔首子弟追上来?
世家推出来的世家子弟,被冯鬼王折腾得再怎么苦不堪言。
但只要其家族不想像蜀地李家那样被时代浪潮所淘汰,那他们就只能认命,要不然还真能视家族利益而不见?
李明本就是出身于被浪潮拍倒的李家大房。
虽说他仅算是大房的底层,但他对这些事情的感受也要远胜其他人。
更何况他的选择权更少。
因为在越巂,还有一个抚育他长大,再用一生幸福来给他换取前程的阿姊。
所以抱怨归抱怨,但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脱下靴子,撩起衣袍,踏入了泥水中。
分配工段的管事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禁赞赏地说了一句:
“这位郎君是个能放得下身子的。”
马田看向管事,笑问:
“听管事这语气,莫不成是还有人不乐意干这个活?”
管事哈哈一笑:“何止不愿意,就是指着我鼻子骂的都有!”
“后来呢?”马田饶有兴趣地问道。
“后来?后来啊,有根底的人家要么把人带走了,换了个人过来。要么就是派人过来,看着族中子弟……”
“没根底的呢?”
“跑啰!还能如何?”
“君侯不怕跑掉的那些人不满这等安排,败坏君侯他自己的名声吗?”
“怕啥?君侯何时怕过别人败坏名声?”
管事笑嘻嘻地说道。
“也是。”
马田点头。
“更何况,现在只要是个读书的,谁还能败坏君侯的名声?”
管事挺了挺胸膛,“良心难不成都被狗吃了吗?南乡印尽天下书,士子阅遍不费缗。”
听到管事这个话,马田竟是点头感慨道:
“是啊,不说南乡印尽天下书,就算当今世上,除了魏国的曹植,写文章能堪堪与冯君侯一比,试问还有谁可堪一看?
降维打击什么的,管事自然是不懂的,马田也不懂,但别人骂冯明文或许还有理由,但读书人肯定是最没底气的那一批人。
若不是中原还有一个曹子建,只怕冯永此人,要占尽天下才气,独领风骚。
只是曹子建虽说在写文章方面能与冯明文相比,但说白了,他也不过是一个有着王侯身份的书生。
但冯明文却是文武并济,所取得的成就,远不止那几篇惊世之作。
在安国治民方面,冯明文不知比曹子建高出多少。
说到底,冯明文现在确实已经不需要害怕别人诋毁。
想到这里,马田又是一声感慨:
“天下才气一石,冯明文占八斗,曹子建占一斗,余一斗天人共分之。”
管事一听,当场脸色大变,嘴里忍不住地冒出两个字:“卧槽!”
这两个字,代表着管事必然是久随某位姓冯的君侯的家伙。
“马先生,汝此言,究竟是何意?”
“吾言冯明文才高八斗。”
“卧槽!”
管事叫得更大声了。
看到管事上下打量自己,脸上忽阴忽晴,似乎有某种动作拔剑的模样。
马田却是从容一笑:
“某这可不是夸大之言,且请听吾一言。”
管事目光闪烁,最后还是点头道:“先生请讲。”
且看你怎么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吾怎么收拾你!
马田指着东边,笑道:
“若只论写文章,曹子建自然是与君侯平分才气,但曹子建说白了,亦不过是有着王侯身份的书生罢了。”
“如何能与安国治民的冯君侯相比?古人云: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
“南乡印尽天下书,让天下士子不再受借书之苦,那便是千古不朽之事,足算立德。”
“吾曾闻,冯君侯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语,再兼其文,足算立言。”
“现在君侯唯剩立功一事,尚不算圆满,若是往后,能辅天子兴汉室,还旧都,则是立功。”
“君侯年未至而立,三立已备两立,曹子建,不过区区一王侯书生,如何能与君侯相比?”
管事听到此言,如遭雷噬,已是痴呆了。
倒是马田,看到管事竟是这般反应,心里顿生好奇之心,对着年轻管事拱了拱手:
“敢问这位郎君姓名?”
“不敢,某姓许,名勋,字元德。”
管事连忙恭敬地还了一礼。
能说出这番话的人,想必不是普通之人,值得他这么一礼。
马田一愣。
许勋许元德?
那不就是许慈的儿子?
怪不得有这等见识。
许慈现在可算是大汉推动太学的第一人。
在大汉士子中的名声,仅在公开免费教士子的向朗之下。
马田仔细地看了一眼许勋,确定他不认识自己,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也难怪。
当年他风光时,许慈的身份都远不如他。
更别说许慈的儿子,前些年还没官身呢,那就更没资格见过他。
想通了这一点,马田也不再多说,直接撩起袍下摆,脱下靴子,也走下了泥水。
许勋见此,满意地点了点头。
拿出腋下夹着的文件夹,打开后,找到编号丁四十三和丁四十四,在马田和李明两人的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勾。
能力重不重要先不说,但第一天,两人的态度还是非常合格的。
“才高八斗?”
冯明文听到许勋的小报告,当场就愣住了。
好久才缓过来,“你确定那人是姓马,不是姓谢?”
许勋连忙点头:
“此人档案上的登记,确实是姓马,但是不是真姓真名,那就不得而知。”
这特么的!
谢灵运穿越了?
敢说这么狂的话,他肯定不知道谢灵运是怎么把自己玩死的。
不过想想,此人既然敢说曹子建是王侯书生,那自然是个狂生。
此时的天下风气,原历史上的魏晋之风已隐隐出现了苗头。
所以冒出个狂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这个狂生,这是想要棒杀自己的节奏啊……
冯鬼王有点嘀咕,莫不成是司马懿那老乌龟派过来的?
冯鬼王这边正在疑神疑鬼,倒是关大将军,听到自家阿郎在别人眼中竟有这么高的评价。
当下竟是挺着大肚子,笑颜逐开地对自家儿子说道:
“听听,你的大人可是才高八斗呢,以后你可不能差了!”
阿虫听不懂阿母的话,但仍是用力地点头。
张星忆看着这对母子,闷哼一声。
凭什么?
难道是我张小四不比你有资格么?
将来我与阿郎的儿子,肯定比你儿子厉害!
东汉末年,三国魏晋,点评人物风气正浓,名声佳而可传天下。
冯鬼王不在意这个,但并不代表关姬等人不受这个风气的影响。
此时第一次听到他人对冯永有这么高的评价,当下又如何能不高兴?
“此人的话虽说是狂了些,但所言阿郎之事,又有哪里不是事实?”
关大将军最是护短,迫不及待地说道,“想来定是有才的,元德你下去,可要好好注意此人一番。”
张星忆却是笑嘻嘻地说道:
“还可以让人把此人对阿兄的评价,暗中散播出去。我听闻,魏人那边,尽是诋毁阿兄之语,言阿兄之文不合韵,比不过那曹子建。”
“想那曹子建,不过占一斗才气,如何能比得过阿兄才高八斗不是?”
“对极对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