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3wq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戰士》-943.收穫?有用?沒用?(5000)-i69ss

我真的是戰士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戰士
“杀!”娇喝了一声之后,一巴掌将碎蜂拍飞了出去。狼王此时不曾有着一丁点的留手。一上来就直接开启了狂暴,随后就和碎蜂拼起了命。
壹号见到这一幕倒是没有出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只要自己有着任何的动作,将这里团团围住的狼群就会有着异常的动作。
壹号简单的分析了一下之后它才确定,此时的狼群将碎蜂和狼王的战斗认为是王位争夺战了。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壹号胆敢出手对狼王进行攻击的话,那么在狼群眼中就是碎蜂不配和狼王进行王位争夺战。而那样的话,群起而攻之也就是十分正常的了。
壹号防御战线都弄好了,因此当然不怕狼群群起而攻之了。可壹号不出手是因为一来自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和碎蜂联手一击必杀狼王的机会。
第二个原因就是壹号此时正在探测脚下这里的情况。地图之上宝箱到底意味着什么碎蜂和壹号此时还不是十分的清楚。
所以在碎蜂没有危险并且不曾落入下风的情况下,它不出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至于狼王是三种真实属性、碎蜂却只有两种真实属性的情况,壹号其实是不觉得碎蜂吃亏的。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碎蜂的斩魄刀——雀蜂是属于自带灵魂攻击的。
而灵魂攻击和精神攻击在平台之中有着一个说法就是这两种攻击也算是一种和属性相同的压制能力。
不然的话很多的法师进阶路线先天就不曾如同战士一般可以全面提升。那这样在平台之中不是先天性处于弱势吗、这根本就不符合法师高贵的身份。
所以真要说碎蜂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算作三种真实属性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十分特殊的真实属性。
不过平台之中还有着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除了基础五种属性和精神、灵魂两种属性之外其实还有着另外的一种攻击也可以算是真是属性的。
但因为这种属性显示不出来,因此很多人也不相信这样的说法的。这种属性就是——幸运。具体情况因为很少人能够见到再加上很多人到处乱传。
所以根本就不清楚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这种说法才会在平台之中有人流传却不曾有着几个人真的相信。
‘轰!’的一声爆响。碎蜂再一次被打飞了出去。不够此时的狼王也不好受。毕竟这个时候他的样子也变得十分的狼狈。
毕竟不论谁的身上纹了一堆的蝴蝶都不会好看的。毕竟纹身也讲究一个布局不是吗?
狼王此时一口口的到吸着凉气。灵魂的刺痛感比之精神方面的攻击来的更加让人觉得麻烦。毕竟精神攻击也只是影响你的战斗力。
可灵魂攻击直接攻击的是你的生命本质,生命本质被攻击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挨过去的。
因此将碎蜂打飞了出去的狼王一时间也没的办法追击,只能够看着自己胸口之上的那个巨大的黑色蝴蝶咬着牙忍受着灵魂受创传递到全身的刺痛感。
“该死的!是毒素吗?可我的体质一般的毒素是不可能让我中毒的吧。那对方的攻击之中到底带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我如此心悸。”
从一堆碎石之中传出了‘哗啦啦……’的响声。而后碎蜂从中走了出来。抬起手触碰了一下自己脸颊上的伤势。而后顺势给自己嘴角的血液打擦拭了干净。
“力量的压制真是麻烦!明明可以看得见你的动作。但是却扛不住。竟然只能够靠着自身的体质和你以伤换伤。如果被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担心吧。”
“凯?你的主人吗?”碎蜂从石堆之中走出来说的话让狼王转移了注意力看向了碎蜂。
当然了,这也是要在碎蜂不曾出现危险的情况下,不然的话壹号也是不会选择这样的行为的。
谁让碎蜂和自身是不同的呢。自身来到这里的不过是分身,虽然有着武装侍从的躯壳到来,但依旧是分身。
而碎蜂可就只有一个,并且还是李凯的枕边人。是真真正正的赔了李凯几百年的人。要是因为自己的某些可有可无的谋划将碎蜂折在这里,壹号估计人道——械道毁灭就是自己唯一的下场。
所以他是真的不敢随意的得瑟的。因此只能在碎蜂安全的情况下才搞东搞西的。
“呵呵呵……爱人?平台从属官是什么情况我可是一清二楚的,比之我们这些召唤物的限制更家的高。
即便你们当初仇恨你口中的‘爱人’可是在从属官的作用下,到了最后自然而然的就会心想着对方,向着对方。
你以为你还是曾经的你吗?还爱人?你的脑子早就不清楚你的自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他了,你……”
“你说的那些我还真的清楚。他的手下有着几个从属官实验弄出来的人。确实如你所说,即便一开始仇恨也会在成为从属官之后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
但是我不同。我可不曾被他实验过,不然我的实力不可能继续增长。而且在未曾成为他的从属官之前我们相爱几百年。所以我说我们是爱人还是可以坦然面对的。”
“从你的面部表情以及语气情绪等等依托32564种方法分析。你与你的契约者之间存在着不可弥补的裂痕。”壹号在旁边忽然开口说道。
狼的表情、神态等等壹号是分析不了。但此时化为人形,要不是对方背后的尾巴和头顶上的耳朵以及犬牙和利爪表明,其实对方就和COSPLAY的什么差别。
因此早在一开始壹号就在收集着对方的一切信息。因此在这个时候壹号插了一句嘴。
而也是这句话使得狼王的凶狠目光转移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壹号不短的时间之后才收敛凶意看着壹号:“一个机器,你懂什么。”
“我曾经的确是机器,还是主人的一件装备。但是那只是曾经,现在的我是主人的从属官——壹号。”
“壹号?一个名字都简简单单一听就是随便起的名字。你还真的以为你的主人对你多么好吗?”
“从你的表现以及各种分析来看,你应该曾和你的契约者有着某种如同人类恋人一般的感情,不过随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几率背叛了,所以你才会对我与碎蜂说的一切进行反驳。因为你嫉妒、记恨这种感情。”
这有点扎心了。原本狼王是在挑拨碎蜂、壹号和李凯的关系的,但是没想到转眼之前就变成了壹号用来分析她的心理的数据并且连带着还不停往他身上插着一把一把的小刀。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于是狼王不想听着壹号那十分科学的依据,于是对方朝着碎蜂再次冲了上去。
两人再一次打了起来。而趁着说话的时候已经对不远处荒凉巨塔建模完成的壹号也再次开始重复的做着第二遍、第三遍等等一遍遍的极为精确的计算。
‘轰!轰!轰轰……’
身边的波动根本不能影响壹号分毫,眼中属于数据的流光不停的在闪烁着。
时间随着身后的战斗波动与声音逐渐停息而停了下来。而后在‘噗通!’一声之后,即便是不曾回头看,壹号也清楚胜利的一方出现了。毕竟自己也不是真的就一定需要用双眼的位置来观察周围的情况。
风吹动着碎蜂的短发,手指之上金色的细小刀刃在灵力的作用下恢复了刀身。随后被碎蜂插回了身后腰间的刀鞘之中。
接过了计算完毕起身来到自己身边的一号递过来的衣服。低着头看着已经晕厥过去的满身黑色蝴蝶纹身的狼王。
“我的建议是直接干掉。从对方行为、话语等方面分析出来的结果表明。对方一旦醒过来有着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几率会再次与我们为敌。
而主人那边还需要我等的辅助。所以未免麻烦,此时杀掉对方才是最佳的选择。”壹号以不含任何感情,绝对理智的角度对着碎蜂说了自己的想法。
而碎蜂看着漫山遍野的狼群,而后又再一次看向了脚下因灵魂受创严重而昏迷过去的狼王。
“我的韩礼品我有着其他的想法。你有能力让对方即便是醒过来也反抗不了吧。”碎蜂看着身边的壹号开口问道,
而壹号建议完毕之后听到了碎蜂的回答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轻轻的点头:“可以,依靠药物、毒素等等能力。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着百分之二的可能限制不住的。”
对于壹号的计算,碎蜂轻轻的撇了撇嘴。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啊~我知道了。你负责将他关起来吧。”
壹号挥了挥手,一边的一个六阶的变种基因机械战士走了过来。而后随着壹号的几个动作之后。这个变种基因机械战士转眼之前就发生了改变。
而后伴随着机械战士和狼王相互触碰到一起之后。几秒钟纳米材料就将狼王完全覆盖锁在了其中。
碎蜂看着将狼王锁在其中的机械战士再一次站了起来之后。眼中带着感兴趣的样子。
“还可以封印?会影响战斗力吗?”
“之前未曾想过这样使用,所以变为封印之后不再具备任何的战斗力。也就只有着移动和防御的特性了。”
碎蜂点了点头,之后看着远处的荒凉巨塔:“宝箱的位置应该标注的就是这里了吧。现在没有阻拦了,我们进去吧。”
“杀!”娇喝了一声之后,一巴掌将碎蜂拍飞了出去。狼王此时不曾有着一丁点的留手。一上来就直接开启了狂暴,随后就和碎蜂拼起了命。
壹号见到这一幕倒是没有出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只要自己有着任何的动作,将这里团团围住的狼群就会有着异常的动作。
壹号简单的分析了一下之后它才确定,此时的狼群将碎蜂和狼王的战斗认为是王位争夺战了。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壹号胆敢出手对狼王进行攻击的话,那么在狼群眼中就是碎蜂不配和狼王进行王位争夺战。而那样的话,群起而攻之也就是十分正常的了。
壹号防御战线都弄好了,因此当然不怕狼群群起而攻之了。可壹号不出手是因为一来自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和碎蜂联手一击必杀狼王的机会。
第二个原因就是壹号此时正在探测脚下这里的情况。地图之上宝箱到底意味着什么碎蜂和壹号此时还不是十分的清楚。
所以在碎蜂没有危险并且不曾落入下风的情况下,它不出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至于狼王是三种真实属性、碎蜂却只有两种真实属性的情况,壹号其实是不觉得碎蜂吃亏的。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碎蜂的斩魄刀——雀蜂是属于自带灵魂攻击的。
而灵魂攻击和精神攻击在平台之中有着一个说法就是这两种攻击也算是一种和属性相同的压制能力。
不然的话很多的法师进阶路线先天就不曾如同战士一般可以全面提升。那这样在平台之中不是先天性处于弱势吗、这根本就不符合法师高贵的身份。
所以真要说碎蜂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算作三种真实属性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十分特殊的真实属性。
不过平台之中还有着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除了基础五种属性和精神、灵魂两种属性之外其实还有着另外的一种攻击也可以算是真是属性的。
但因为这种属性显示不出来,因此很多人也不相信这样的说法的。这种属性就是——幸运。具体情况因为很少人能够见到再加上很多人到处乱传。
所以根本就不清楚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这种说法才会在平台之中有人流传却不曾有着几个人真的相信。
‘轰!’的一声爆响。碎蜂再一次被打飞了出去。不够此时的狼王也不好受。毕竟这个时候他的样子也变得十分的狼狈。
毕竟不论谁的身上纹了一堆的蝴蝶都不会好看的。毕竟纹身也讲究一个布局不是吗?
狼王此时一口口的到吸着凉气。灵魂的刺痛感比之精神方面的攻击来的更加让人觉得麻烦。毕竟精神攻击也只是影响你的战斗力。
可灵魂攻击直接攻击的是你的生命本质,生命本质被攻击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挨过去的。
因此将碎蜂打飞了出去的狼王一时间也没的办法追击,只能够看着自己胸口之上的那个巨大的黑色蝴蝶咬着牙忍受着灵魂受创传递到全身的刺痛感。
“该死的!是毒素吗?可我的体质一般的毒素是不可能让我中毒的吧。那对方的攻击之中到底带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我如此心悸。”
从一堆碎石之中传出了‘哗啦啦……’的响声。而后碎蜂从中走了出来。抬起手触碰了一下自己脸颊上的伤势。而后顺势给自己嘴角的血液打擦拭了干净。
“力量的压制真是麻烦!明明可以看得见你的动作。但是却扛不住。竟然只能够靠着自身的体质和你以伤换伤。如果被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担心吧。”
“凯?你的主人吗?”碎蜂从石堆之中走出来说的话让狼王转移了注意力看向了碎蜂。
“主人?不,我们按照平台来分配的话是他的从属官。而如果按照相互之间的感情的话。我可以算是他的爱人。”甩了甩手指将其上沾染的血液甩飞了出去。
而后碎蜂打量着好像从灵魂的刺痛之中缓了过来的狼王。碎蜂扯了扯嘴角:“三种真实属性还真的难打呢。
记得上一次马上发的拍卖行之中好像还是有着一个压箱底的拍卖是可以让一个人的某种属性转变为真实属性的消耗品啊的吧?要不要弄一个来使用呢?”
狼王绝对不清楚碎蜂此时在战斗之中溜号了。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愤怒的认为碎蜂是在瞧不起她。
但其实真的不是,在没有保证自己瞬间击杀掉狼王并造成了眼前的局面之后。碎蜂就接到了壹号的信息让她尽可能的多耽搁一点时间。以便对方做一些其他的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