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ac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劍朝天 青澀的葉-第五百八十四章 撕扯靈魂鑒賞-w08hs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卫立言的狂喜让吕安心中隐约感受到了一丝不太对劲的感觉,但是他真的没有任何的不适。
刚刚那杆虚幻的枪影直接透体而过,对于他而言,却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你在笑什么?”吕安站定询问道。
卫立言笑而不语,手一张,断魂枪直接回到了他手中,与此同时那杆虚幻的枪影也是回到了那个魂的手中。
“你死定了!”卫立言直接笑了起来。
在枪影回到魂手中的同时,吕安的心瞬间感受到了一种被剥离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撕扯着他的内心。
好像要把他体内的什么东西给拉扯出来一样。
一条淡淡的黑色细线以吕安为起点,延伸到了那杆虚幻的枪影之中,就好像吕安体内的什么东西被这枪影给吞噬了。
心跳逐渐加速,全身上下都传来了一阵麻木的感觉,就好像整个人都被牵制住了一样,而且还是从内心深处被牵制住了一样。
卫立言手持断魂枪就这么慢条斯理的朝着吕安走了过去,就好像他早就已经预料到吕安会变成这样。
看着越来越近的卫立言,吕安想动,但是根本就动不了,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卫立言走近。
虽然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但是他依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直接将他钉在了原地,这股疼痛直接从脑海深处传到了全身,让他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控制。
卫立言提枪停在了吕安的面前,距离刚刚好,一枪直接捅在了吕安的左手手掌。
“扑哧!”
没有任何的阻碍,就这么轻轻的洞穿了吕安的手掌,鲜血瞬间流了下来,剧痛直冲脑海,差点就让吕安痛的昏厥过去。
“看你的表情好像很痛苦?痛苦的话你就喊出来!对了,你现在好像动不了,连张口都做不到吧?”卫立言笑眯眯的看着吕安。
吕安只能瞪着眼睛望着他,当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整个人都被定住了一样,而且这个痛感比以往要强烈了无数倍,那种被枪尖刺穿的感觉异常的清晰,尖锐的枪头刺破了他的表皮,扎进血肉之中,这种清晰的感觉当真是让人感觉无比的抓狂。
“接下来是左腿。”
卫立言一说完,一枪直接扎了下去。
相同的感觉再一次在吕安脑海中产生,剧烈的痛感让他整个身体都发生了不自主的蜷缩,整个人都好像要被抽离了。
吕安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杆枪影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样?
“接下来可就是右手了!好好享受你的皮肉之苦,这就是你让太一宗丢脸的代价!”卫立言冷笑着一枪捅进了吕安的右手。
剧痛再一次让吕安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不可谓不凄惨。
而且吕安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的头绪,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个情况,再这么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这种绝望的感觉慢慢的在吕安心中浮现了出来。
不过刹那之后,吕安便是将这种想法扼杀在了意识之中,一旦真正的产生恐惧,那这场的胜负可就没有悬念了。
只要能从这种状态下脱离开来,那么这些所谓的痛楚可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不觉的卫立言已经在吕安身上留下了好几个血洞,鲜血几乎将地面都已经染好了,如果不是碍于宗师体魄,吕安早就已经流血身亡了。
而且卫立言的这种行事风格异常的自信和嚣张,就好像已经知道吕安绝对不可能会脱离这种状态一样,就是为了折磨吕安,并没有想要一枪了结吕安。
这是吕安的折磨,同样也是吕安的机会。
身体虽然动不了,但是体内的五行环一直都在自行运转,伤害看着唬人,其实并没有受到不可逆转的重伤,当然这种伤真的很痛,钻入骨髓,撕心裂肺的那种痛楚,即便是吕安,他都感觉要崩溃了。
可能这就是卫立言口中所言的折磨吧!
远处的唐庚早就已经看得忍不住了,要不是韩子实拦着,唐庚都已经要冲上去二对一了。
“别急!你要相信吕安!”韩子实虽然在劝唐庚,但是他的语气同样也有点紧张。
唐庚眉头狂皱,心中感到异常的挣扎,“相信吕安?再相信下去,他都要被扎死了!”
“再等等再等等!吕安不可能这么弱,更加不可能就这么被弄死!只不过是魂魄被束缚了而已,等到吕安意识到这个的时候他就能知道如何反制了,而且那个断魂枪只不过是一个仿品而已,只是一个半神兵而已,想要收缚吕安的灵魂可就有点痴人说梦!”韩子实极为肯定的说道。
一旁的玄玉对于韩子实的话也是感到有点诧异,“为何这么说?难道吕安的灵魂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对呀?你为什么这么说,在不认识,吕安真的要被一枪枪捅死了!”唐庚直接深呼了一口气。
韩子实眉头一皱,也是有点不太确定的说道:“五地有灵,北境自然也有灵,那个灵便是在北域雪山,而吕安又和那个灵纠缠不清,如果吕安死了,那么那个灵自然也活不了,这个你们应该不知道吧?”
“什么?”
“怎么可能!”
两人同时发生了一声不可思议的声音,对于这个讯息,这两人可是从来没有知晓过,也从来没有听吕安有提及过。
“不相信?”韩子实反问道。
“怎么可能会相信,吕安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唐庚直接反驳道。
玄玉也是点了点头,他自问也算是博古通今,对于五地的事情基本都知晓一点,尤其是北境内部的事情,他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韩子实说的这个事情他还真是从没听说过。
“一时半会和你们也解释不清,但是不出意外便是如此,吕安和北境的灵绑在了一起,两人的魂魄自然也是连在了一起,吕安死,灵也会死,所以作为北境之主的灵怎么可能会让吕安死,我们再等等!”韩子实言语肯定,但是这个表情好像也是有着一丝赌的痕迹。
这个事情并不是他信口胡诌,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作为纵横阁的大弟子,他自然不是什么庸人。
结合吕安入世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多少都和北域雪山有关系,尤其是最近一次雪山乱战,甚至都波及到了多位府君多位宗师,他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察觉。
弓良也给出了相似的结论,吕安和那北境之灵必然有着不小的联系,只不过两人的关系具体如何,他们两人有了分歧。
他认为吕安和北境之灵两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不过弓良却不这么认为,他感觉吕安是北境之灵的炉鼎,未来必将会被北境之灵所吞噬,所以他绝对不会选择吕安这一方,死人注定不值得被投资。
不管吕安的未来如何,但是有一个可以确定,那就是吕安绝对不可能死在这里,因为卫立言不配,他手中的劣质断魂枪也不配!
这是韩子实笃定的事情,所以他在等!
吕安的血直接淌了一地,身上的血洞有多少,他都要数不清了,实在是太多了,暗域殿出身的卫立言当真是有点恶趣味,就是用这种方式折磨吕安,偏偏就是不杀!实在让人有点看不懂!
这种痛一次两次还能让人感觉痛到心地,次数多了之后,吕安隐隐有种麻木了一样的感觉,只不过现在这个血流的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他有点失血过多的错觉,意识开始恍惚了起来。
没办法挣扎的他,眼中的一切不知不觉竟然变成了血红了,视野逐渐开始模糊,神情逐渐呆滞了起来。
从那模糊的视野中,吕安的意识也开始了游离,慢慢的飘远了起来,这个金色好像有点熟悉,是一座座此起彼伏的山,只不过上面铺满了一层血红的颜色。
这个颜色也不知道是山本身的颜色,还是吕安眼中的颜色,当然也可能是山上覆盖的颜色。
一双眼睛突兀的出现在了吕安的面前,极为硕大的一双巨眼从群山中升了起来。
这双眼睛吕安看着有点熟悉,思绪一转,他便知道这眼睛是什么东西了,“是你?”
可惜吕安的声音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下一刻他的思绪便是被身上的痛觉给惊醒了过来。
“差不多了,我该送你上路了!等你死后,你就在断魂枪中好好忍受煎熬吧!”卫立言的声音突然在吕安耳中响了起来,随后枪尖直接指向了吕安的脑袋!
吕安依然没有口不能言,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卫立言,眼中的视线再一次恍惚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是真的恍惚了起来,意识逐渐有种被剥离的感觉,感觉飘了起来,有一个漆黑色的东西在拉扯他,想要将他吞噬进去。
吕安的意识依然恍惚,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被拉走了,朝着那个漆黑色的漩涡飘了过去。
北境,北域雪山。
一直都在沉睡的小兽猛地惊醒了过来,在吕安突破到宗师之后,它的实力也是得到了一个质的飞跃,但是他们两者之间的联系也是越发的紧密。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竟然有东西在撕扯他的灵魂,想要将其拉入到一个不知名的空洞之中。
或者说,是有东西在拉扯吕安的灵魂,顺带着也将他的灵魂一起拉向了那个空洞。
小兽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逐渐兴奋了起来,慢慢闭上了眼睛,随着这丝痕迹朝着远处而去,开始做一件它之前一直想做却没办法做的事情!
它想试试能不能直接占据吕安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