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o6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四百八十七章忠心的背後閲讀-zq3yn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牵马出了皇陵,昏沉沉的天空又缓缓飘起了洁白晶莹的雪花。
柳明志一手牵着马缰,一手伸出接着天上飞舞的大雪呼了一口热气:“今年的雪有些格外的大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马上就要过年来,但愿是瑞雪兆丰年吧。”
动作矫健的翻身上马,柳明志回眸望了一眼身后巍峨起伏的山脉一眼,一扯马缰迎着风雪向京城驰骋而去。
纵马疾奔的柳明志心绪翻飞,脸色不停的变换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老周虽然只是讲述着当年那段尘封的往事,但是柳明志听在耳中,想在心里的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骄兵悍将,令行禁止。
这八个字可是会杀人的。
出身名门,手握重兵,战功彪炳,陛下刚刚登基心中怎么能不担忧。
你的岳父龙武卫大将军金逸那一仗打出了龙武卫的风采,其战功卓著远超其余五卫大将军。
死于功高震主。
死于功高震主。
死于功高震主。
夫君,爹爹他一生为国征战,就因为先帝在大龙兵锋正盛的时候宣布撤军班师咒骂了几句无道昏君,然后就被赐下鸩酒自尽了。
金逸!
邓开成!
柳明志!
看似毫无牵连的三个名字,却又何其的相似啊。
柳明志仰头望着漫天的雪慕幽幽的长叹了一声。
今日的柳明志,会不会就是昔日的金逸大将军,会不会就是昔日的邓开成大将军?
“天下一统之后,我柳明志当何去何从?”
“谁能告诉我,天下一统之后,我柳明志当何去何从?”
然而冰天雪地的官道之上,大雪纷飞,人踪全无,注定没有人能告诉柳明志这个答案。
想起了自己从多年前开始的布置,柳明志眼眸逐渐变得幽邃深远起来。
自己只要尽了该尽的人臣本分,剩下的就全交给天意吧。
西洋自己是一定要征讨的,谁也阻拦不住自己。
柳明志心里默念了一声安狗儿的名字,许久未见,也不知道江河有没有将自己在西洋的布置如实的施行下去。
柳明志紧紧地攥着马缰,狠狠的挥舞了一下马鞭。
“驾!”
“万国来朝不算什么,本王要的是天下,是天下,而不是偏于一隅的华夏九州。”
“那里将士属于本王儿女的地方!”
天色迟暮,在城门关闭之前,柳明志一人一马终于是赶到了京城东门。
“吁!”
又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鹅毛大雪,城中已经积累了薄薄的积雪,为了避免马速太快误伤了百姓,柳明志只能选择远远的停了下来,牵马入城。
望着进出城门有说有笑的百姓,柳明志心绪翻飞,如果自己当初没有踏入仕途,会不会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无忧无虑。
柳明志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迟疑了一会,断绝了此时前去宗人府探望李玉刚这位江南的老友的念头,在街上兜兜转转,给儿女买了点玩物,又给诸多娘子买了点首饰,给老头子还有娘亲挑了点礼物这才牵着马朝着柳府的方向缓缓走去。
噌的一声剑吟打破了民巷中的宁静。
柳明志松开了马缰,手掌微微的扣在了天剑的剑柄之上,目光如炬的环视着民巷之中的每一个角落。
“何方朋友,既然来了,不妨出来一见,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嘻嘻………….”
“爹爹,你说月儿算是好汉吗?”
银铃般的嬉笑声穿透层层雪慕传到了柳大少的耳中,听着小可爱清脆悦耳的熟悉声音柳明志手腕一僵,缓缓地松开了剑柄,朝着声音的来源处张望了过去。
只见民巷一处人家的墙角处,小可爱手中拿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扒着墙角正探头探脑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虽然雪慕阻挡了视线,柳明志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缩在墙角之后的小美人正是自己的女儿柳落月。
将天剑系在腰间,柳明志牵着马缰急忙朝着小可爱走了过去。
“月….月儿,怎么会是你?”
“哼,什么叫怎么会是我?爹爹不希望见到月儿吗?臭爹爹,枉我这么想你,真让月儿伤心。”
柳明志急忙摆摆手:“当然不是了,爹爹怎么会不想见到你。爹爹天天都在想着月儿,担心你们金国天寒地冻的会不会让你受到委屈。”
柳明志望着小可爱头顶身上全是积雪的模样,急忙解下自己的大氅,拍打干净小可爱身上的雪花给其披了上去。
小可爱环顾了一下爹爹披在自己身上的大氅,对着微红的小手呼了一口热气,仰头笑眯眯的看着柳大少:“嘻嘻…….还是爹爹的衣物暖和,今天的雪下得可真大,虽然月儿穿着自己的大氅,可是还是好冷的呢。”
柳明志看着女儿冻得红扑扑的俏脸,急忙蹲了下来,内力微微调动双手之上,然后捧着小可爱红扑扑的脸蛋揉搓了起来。
“乖女儿,现在暖和了吗?”
“嗯嗯嗯,暖和极了,谢谢爹爹。”
柳明志站了起来,目光微眯的环视着民巷的周围。
“月儿,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娘亲没有安排人护送你过来吗?”
“爹爹先背着月儿,月儿再告诉你!”
“好,爹爹背你,上来吧!”
小可爱扑到了柳大少的背上,拔下了一颗糖葫芦塞进了柳大少的嘴里。
“爹爹快尝尝,可甜了呢。”
“嗯,真甜,现在可以说你是怎么来大龙的了吗?”
小可爱揽着老爹的脖子思索了一会,小手在红红的丹唇上点了点:“嗯……爹爹先告诉月儿想不想娘亲,月儿再告诉你。”
柳明志身体一僵,目光怅然的托着小可爱的腿弯往背上送了送。
“想?爹爹有资格想你娘亲吗?在她跟众多人的心目中爹爹不过是一个欲将金国平之而后快的负心人而已。”
“连自己女人的江山都想亲自葬送掉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去想一个女人呢?”
听着柳明志有些低沉的话语,小可爱的门亮晶晶的大眼睛有些慌乱。
“爹爹,是不是月儿说错了什么?”
“没什么,不关月儿你的事情,你不要自责,这是爹爹自己的事情。”
“你娘怪我也是应该的!”
小可爱的脑袋摇动的跟拨浪鼓一样,双手紧紧地抱着柳明志的脖子,小脸贴着柳大少带着胡茬的脸庞摩挲了起来。
“爹爹,你别这么说,月儿知道你的难处,也知道你在打算什么,那天晚上你说梦话……..反正月儿一点都不会怪爹爹的。”
“因为月儿知道,爹爹是一个志向高远的人,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梦话?什么梦话?”
“没有啊,爹爹你听错了,太冷了,月儿说话哆嗦。”
“爹爹,娘亲如果不怪你,你想不想她啊?”
“想!”
“真的?有多想?”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快说你怎么来的大龙?”
小可爱没有答话,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民院转角。
“娘亲,你听到了吧,爹爹想你了!”
柳明志神色一怔,下意识的顺着小可爱的目光望去,只见层层雪慕阻挡之下,二十步之外的转角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披雪白大氅的倩影。
一身淡白色士子袍,加上雪白的大氅,正人已经融入到了雪慕之中。
若非小可爱的话,柳明志还真的没有发现那里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
“婉言?”
“嗯!没良心的!”
柳明志将马缰递给了小可爱,背着女儿朝着女皇缓缓地走了望去。
驻足下来,望着女皇国色天香,闭月羞花的容颜柳明志目光有些复杂。
“你怎么来大龙了?”
“想你了,来看看不行吗?”
“当然可以,只是你们母女俩孤身而来会很危险。”
女皇抬起白皙无暇的手掌,目光柔和的整理了一下柳明志头上的雪花。
“危险没遇到,倒是遇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哦?什么有趣的事情?”
女皇幽幽一笑,臻首娥眉,皓齿明眸令人痴迷。
“你忠心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滔天阴谋。”
“这算不算有趣的事情?”
柳明志心头不由自主的猛然一跳,微眯起眼眸望着女皇的盛世容颜笑了笑。
“又在离间我与陛下的君臣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