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妖女哪裏逃-第一六九章 他們在幹什麼閲讀

妖女哪裏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裏逃妖女哪里逃
中年女仆意识晕迷了将近一个呼吸时间,这才恍惚回神。
然后她就见素昭君,正以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收回前言,他现在如果有两三个得力的帮手,即便七重楼境,也得被他给一刀斩了。”
中年女仆不由脸色微红,知道素昭君没有说错。
如果是正常对战,她的护体罡气与护身法器,可没法在这一个呼吸时间内,扛住李轩与他同伴的狂攻猛打。
然后中年女仆又望见了让她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现那校场中央,李炎被冻在一块硕大的寒冰内,一副目眦欲裂的模样。
外面的李轩,则一掌又一掌,拍在这块冰上,不断的加固冰层。镇压李炎周身燃烧起的火焰。
“姑爷?这又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他首当其冲,虽然修为与真元质量胜你许多,可被震晕的时间,与你差相仿佛。”
素昭君为之莞尔:“幸亏他还有几分小心,把那身子午含光甲穿在了身上,否则这次定要丢人现眼。他最近火气极大,消消火也好。”
中年女仆心想这已经够丢人的了,她不由摇头:“可我觉得这是火上浇油,姑爷他估计会被气坏的。”
此时在校场边缘,李承基也是脸色怔怔,然后大喜:“这神夔雷音,浩然正气,了得啊!居然已修到了这个地步。”
刚才李轩音发之刻,竟连他也稍稍恍惚,可见李轩的音震之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那边李轩一连在冰层外拍了二十掌,眼见是冻不住了,就忙往场外一跳:“我投降!”
“不准!”李炎周身赤炎喷发,势如岩浆冲卷,将周围失去李轩支持的冰层全数蒸发为水汽分子。而等他准备挥刀,要给李轩一个深刻教训的时候,发现后者已经躲在了李承基的身后,神色无辜的朝他看着。
李承基能理解李炎的情绪,却笑眯眯的说着:“兄弟切磋,点到即止。他既已认输,那么试招切磋自然到此为止。
倒是炎儿你,这次真该反省了,我等武人当戒骄戒躁,不可因你习武已小有所成,就小视了天下豪杰。这世间似轩儿这般习有奇功异术的,可不知有多少。”
李轩在他身后连连点头:“正是!正是!大哥早该想到我会找你试刀,应该是有所依仗才对,你又大意了!”
他一直记着不久前李炎挠他脚底板那桩事,心想今日总算是报仇雪恨了。
李炎则差点气歪了嘴,他虽然没继续动手,眸光却很危险的睨着李轩,不知在想着什么,让后者心里面发毛。
因察觉到兄长的报复欲过于强烈,李轩也没敢找冷雨柔继续试招,他甚至没敢在诚意伯府多呆,在去老娘那里请过安之后,就匆匆离府了。
奇怪的是刘氏虽然见了他,却让李轩呆在一丈开外,不许靠近,房间里面还燃着浓郁的熏香,让李轩完全摸不着头脑。
李轩不知的是,就在他走出诚意伯府的时候,刘氏正拿着两张拜帖,眼神无比疑惑。
“张问玄,这不是那位天师道的副天师?暨堂妹薛府张氏——要一起上门拜访?”
“江云旗暨夫人薛氏——上门致歉赔礼?可他们不是一家人,用得着发两份拜帖?”
刘氏估摸着这应该是为李轩说婚事,她心中大喜。又想这怎么好意思?本该是她上女方家的门才对。
可随后刘氏嗅了嗅身上,就眉头大皱:“雨柔,我这身上的气味,到底多久才能驱散?”
“正常需要一,两个月。”冷雨柔一五一十的答着:“不过我已让人在外收购寒香草,买得到的话,七天就可以。可问题是,西院那边也在求购,这东西又很少见。”
刘氏的唇角抽了抽,然后无奈的把拜帖又放回了桌上:“帮我回帖吧,就说我近日身体不适,需要另约一个时间。”
※※※※
来到朱雀堂,李轩找江含韵应卯的时候,只见这位上司朝旁边的内间指了指:“去那里面等我,记得把衣服脱了,我马上就过来。”
此时马成功与彭富来等人恰好也在,顿时就面色微变,用异样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
李轩也吓了一跳,心想自己今天难道要遭遇职场潜规则了吗?
他愣了半晌,才想起是怎么回事,江含韵说的应该是雷法锻体的事:“校尉大人在,这个时候,不太好吧?”
“不在这个时候在哪个时候?进去脱衣服,少墨迹。”
江含韵不耐的在名册上画着勾,漫不经心的说着:“趁着卯时还没有过,我们速度把这事给办了,时间应该还来得及。我爹他对你挺歉疚的,催我说这事越早越好,还说要我对你好一点,温柔一点。”
在场一同应卯的明幽都人等,都完全石化了,心想他们两个到底说的是什么啊?是我想的那回事吗?
直到这个时候,江含韵才发现这里尴尬的气氛,众人脸上的异常。她的脸顿时一红:“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别乱想!我只是用我家的秘法,帮他修行。”
马成功状似了然的点了点头,脸上也没了异色。可心里却在想,这解释不就等于掩饰?这位江大校尉什么时候向他们这些下属解释过了?
这情况有点意思啊,看来平时得多巴结点李轩了。江含韵前途远大,未来也必是如仇千秋那般的人物。
这个关系户,自己必须给捂热了。
在内间坐下的李轩,则好奇的四下打量。江含韵的这间房,出乎他意料的简洁干净,没有他想象中乱糟糟的情况,自然也没有任何少女气息。
再然后,李轩就被床上的一条肚兜给吸引住了。
“别乱看!”
江含韵面色娇艳的走入了进来,她先把肚兜收了起来,然后就坐在了李轩的对面。
“我们开始了,也没什么好注意的地方,唯一的一点,就是不要挣扎,不要剧烈动作。”
李轩点了点头,同时开始运用起了内视之法,观察自己的体内。他也准备以雷法炼体,江家的这门秘术,正好给他参考。
此时江含韵,已经把小手贴上了他的胸膛,这位先是散出了微小的电流,打入到了李轩的体内。这位应该是借助电流与磁场感应着什么,随后那雷电之力就蓦然暴增,发出‘滋滋’的响声。
这滋味非常酸爽,李轩倒是勉力咬牙承受住了,可他的身体却是被电的一弹一弹的,然后整个木床都跟着荡漾起来,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此时在院外,正在往外面走的张岳问着彭富来:“校尉大人刚才的解释,老彭你信吗?”
“信一半。”彭富来眼神狐疑:“可按说谦之他不该如此不智,那可是血手人屠江含韵!他后半辈子该咋过啊?”
就在这个时候,他二人同时心生感应,往后方看了过去。
“嘎吱嘎吱,这声音我好熟悉。”张岳神色肃穆:“我以前办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嘎吱嘎吱。”
“我也是。”
彭富来仔细听风辨声,他有些被震撼到了:“可这频率好激烈,一个呼吸间至少十二个冲刺!厉害!”
※※※※
事后李轩是精神百倍的,从江含韵的公房里面走出来。然后他才刚刚走入他们小队的公房,就收获了彭富来与张岳两人钦佩的视线。
在发现李轩的脚步稳健,目透精芒,张岳的眼神就更是复杂了:“谦之你就不觉得累?腰不酸吗?脚不软?”
“我脚软什么?”
李轩错愕的看了这两人一眼,然后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你问的是校尉大人给我雷法炼体的事?我基本没动,反正感觉很不错的。”
彭富来与张岳闻言对视了一眼,不知何故眼中竟浮现出了几分艳羡。
李轩没理会这莫名其妙的两人,他把乐芊芊拉到一角,直接询问韩掌柜记忆中那艘船的事情。
“王记是镇江一带的大船商,目前一共有十七条大船,拥有你说的那种长九丈,宽三丈的大舱室。可我一一查过这十七条船的通关记录,都无什么可疑之处,他们这些天都很正常的在江上跑船,是正当的船运商。他们不做生意,就只是在江上帮人运货,所以一切都有据可查。
随后我又发现,王记在大半年前出售了四艘旧船。各地的水关,码头,已经许久都没有它们出入的记录。”
乐芊芊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份份卷宗摆在了李轩的面前。
“然后这些天有人在大胜关附近水面,看到了一艘鬼船。白天看不到的,晚上黑灯瞎火,有人大着胆子上船,结果就再没出来过。我们朱雀堂辖下的几个沿江分署,已经接到了几次报案,可因最近事务繁忙,而这艘鬼船也未酿成什么大祸,所以各地分署,都选择了押后处理。我看他们的描述,很像是那四艘船的其中之一。”
此时她的语声顿了顿:“说起来,这王记船行,还是你们诚意伯家的产业,这是你大嫂素昭君母亲王氏留给她的嫁妆。”
李轩闻言顿时一愣,心想怎么又扯到自家身上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