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vni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ptt-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銀山之威看書-cmvnt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玄,银山体内的气血之力太浩瀚了,远超本座的想象,这心脏跳动之声,让吾竟然升出些许畏惧之心,这数万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太玄之地北海中心,金海大尊向外吼出的声音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惧,随后其肩膀之上的玄,微微低头,注视着二人身下随着心跳声而一波又一波抖动的北海海面,张嘴缓缓吐出一语:
“这位银山大尊,或许可以凭借气血之力,轰碎那一层屏障!”
年轻人玄的话音落下,二人视线尽头处,银山大尊那遮天蔽日的两只大手,撕裂一切阻碍而降临世间。
随后岱舆仙山悬崖沿岸,无论是虚空、砂砾、生灵还是大道最深处的核心法则,皆开始发出一阵阵平常人难以听闻的悲鸣。
同样发出悲鸣的,还有抱头嚎叫的普通宗门修士,以及被银山大尊双手完全笼罩的一轮轮陆地神仙境国度。
“地底魔神在上,这银色锋芒的本质,竟然是气血之力,这怎么可能,太玄之地怎么会有气血如此强横的存在?”
仙山外围的海中,被熔岩夸直接用烈火刀斩下海面的炎绝国尊上,将周身忽明忽暗的赤红色国度向内急速汇聚,紧接着抬头望着遮天蔽日的银色手掌,情不自禁地吐出一语。
下一息,炎绝国尊上彻底打消了再一次冲天而起的念头,带着无限冷厉的继续开口一语:
“恐怕这一次,我们这些所谓的陆地神仙境尊上,要被整个太玄之地嗤笑万年!”
其实不单单是炎绝国尊上,其余依旧将国度悬挂于天穹之上的尊上境修士,内心同样犹如排山倒海的海啸般汹涌异常
而在狂暴无双的银山之掌下,这些陆地神仙境修士平日引以为傲的国度,此时就如同狂风蹂躏之下的残烛般,来回摇曳,或许在下一刹那便会完全熄灭。
“该死,欺人太甚!”
一道道震耳欲聋的怒吼自这些国度之内向外传出,紧接着一式又一式蕴含着狂暴法则之力的尊上境神通被向上全力释放。
“神通.冰龙长啸。”
“神通.寂灭毒蟾。”
“神通.梦泽!”
一时间,银山大尊的两只天地之掌下的整个虚空,法则疯狂涌动,虚空尽碎。
有身长万丈的寒霜巨龙,盘旋游动着寒霜鳞甲密布的身躯,张嘴向前喷射出冻结万物的寒霜吐息,也有浑身漆黑,蕴含着剧毒法则的飞天皇蟾,张开背上的双翼,狂暴地对着上方倾泻着剧毒之雾。
而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有一位来自太玄之地南方的陆地神仙境尊上,硬生生地召唤了南方大泽云梦的虚影,企图直接用这片浩瀚大泽,顶住银山大尊拍下的手掌。
“这是云梦大泽,行踪缥缈,不寻之时出现,一旦去寻找,便是用尽手段也难寻觅其行踪,而相传那尊追逐太阳而死的远古巨人,便是因为寻这云梦泽不得而饥渴至死,竟然能够召唤这大泽于世,想必此尊上曾经有幸入过此秘境。”
这些在悬崖海畔抱头躲藏的宗门修士,皆为见识不凡的宗门大修,因此很快便有人将这云梦泽的底细托盘而出。
值得一提的是,云梦大泽在整个太玄之地流传的极广,如此盛名,也让此时已经心生绝望的修士们开始继续燃起些许希望。
随后便有宗门长老双眸亮起,自地上爬起身子,带着期翼的开口道:
“不知这传说之中的云梦大泽,能否撑住这两只覆盖而下的天地之手,若是这一连如此多位的陆地神仙境尊上全力出手皆无法挡住,那么这一回,我等是彻底的仙神难救!”
“定然可以,我等皆是一番豪强霸主,怎么可以将命丢在此地!”
带着极为不甘的声音向外滚滚而出之后,这些眼里红着血丝的宗门修士们,纷纷将目光死死盯着上方气机狂暴变幻的天穹。
刹那之后,银山的大尊的双手,直接拍在那座云梦大泽之上,同一时间,其余尊上境修士的浩瀚神通几乎同一时间完全轰实。
能让这些利益冲突交织,彼此各有所属的陆地神仙境尊上联手配合施展神通,这一幕,堪称数万年难见!
“轰轰轰!”
下一息,无数轰鸣声之下,银山大尊天地之掌下方,直接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混沌状态,而混沌的中心,则忽然间出现了一座拥有无穷吸力的虚空黑洞。
随后纯正无比的漆黑之芒自这座黑洞之中向外迸射,将周围一切,包括法则神通,劲气余波等通通彻底吸收。
“天地有灵,大道无处不在,而我们也可以将这方天地理解为大道的身躯,而为了保护身躯不被产生不可修复的破坏,道之核心会有一系列的防御措施,而上方这一轮黑洞,便是措施之一,一般称之为虚无之洞!”
振荡不休的地面之上,来自司马安南年轻声音,响起于身后所有大夏修士的耳畔,随后这位白衣飘飘的年轻人,轻摇手中折扇,声音继续传出:
“也就是说一旦这片虚空之内有神通威能超过大道所设立的极限,便会出现如此黑洞,将超出部分直接引到一片未知之地,从而保证主世界的完整性,这一点在咱们的神州浩土并不存在,也是天地法则是否完善的体现之一。”
司马安南这带着笃定的声音落下之后,其身旁的风行者思索一息,随后黑袍之下的头颅抬起,询问声传出道:
“按照司马大人的说法,这虚无之洞可吸收一切法则、神通,是否意味着其出现的威能程度,便是太玄之地神通之力的天花板?”
“那自然不是。”
司马安南的回应声之中带着些许笑意,接着其收起手中扇子,继续朗声开口道:
“这个世界上哪有所谓的绝对,一切皆有极限,而若是这虚无之洞真能吸收一切,那数万年前,咱们头顶之上的北海天穹也就不会碎了!”
司马安南的话音刚落,苍穹之上银山大尊掌下的银色气血之力再次狂暴数倍,继续浩浩荡荡拍下,然后向内狠狠一握,再一捏。
下一息,虚无黑洞直接崩灭,无穷无尽的威能再一次向四面八方倾泻。
银山之威,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