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dmn火熱玄幻小說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一百九十章 故地重遊分享-1028m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比赛结束!比赛结束!大顺金箭头在客场1:2不敌河东雷电!这个结果真是多少出乎不少人意料……按理说在冲击中超冠军的关键时刻,卫冕冠军金箭头怎么会掉链子呢?但他们就真的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和接下来的足协杯决赛有关,感觉今天金箭头的球员们有些心不在焉……”
电视转播画面中,身穿蓝黑色球衣的大顺金箭头球员低着头迅速从球场上走向球员通道。
而他们的主教练王献科刚刚和河东雷电的主教练很敷衍地握了手,也在向通道走去,只是他走的时候嘴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似乎是对球员们的表现很不满。
他当然应该不满,毕竟输掉这场比赛之后,大顺金箭头的排名就从原来的第一跌到了第二。
本来在积分榜上大顺金箭头以一分优势领先华南虎,现在却以两分的差距落后。
他们的主教练王献科能不生气吗?
回到更衣室里,当最后一个人进来之后,王献科自己去把更衣室门关上,接着就开始了他的“咆哮大法”:
“你们踢的是个什么鸡掰东西!啊?!正常发挥,我们怎么可能会拿不下雷电?就算这是在客场……客场又怎么样?上赛季我们在这里3:1赢了他们,这赛季就1:2输?一群狗屎玩意儿!你们的脑子在想什么?!想下周六的足协杯决赛?还他妈有整整一周……谁允许你们想的?!我之前提都没提那场比赛,就是为了让你们专心致志打好眼前的联赛!结果你们呢……你们就这么‘打好’联赛的?!啊!”
然后他开始挨个点名骂人。
大顺金箭头的球员,无论中外,都被王献科骂得狗血淋头。
哪怕是没上场比赛的替补球员们,这个时候也不能幸免于难,一样要低着头老老实实挨骂。
如果是陈星佚在场,那一定是深有感触——他就曾经在替补席上枯坐九十分钟之后,回到更衣室还和其他球员一起被主教练骂成孙子。
第一次被这么骂的时候,他简直一头雾水——老子又没上场,球队输了比赛和我有什么关系,骂我干什么?
但后来他就知道这是王献科管理球队的独有方式,号称是让所有球员荣辱与共,增强凝聚力……
王献科带队拿冠军确实有一手,不过他给球员们带来的心理压力也是巨大的。
你稍微犯了一点错,就会被他骂得抬不起头来,他才不管之前你表现有多好,只要犯了错,那就不能原谅。
在他的这种高压管理方式下,每个球员都被他压榨到了极限,自然场上拼命,全力以赴。
当然这么做也是有弊端的,那就是如果成绩好,能够拿到冠军,那无论是什么手段都无所谓,球员们也愿意为了拿到冠军而听命于王献科。
可如果拿不到冠军,这种向内的高压没有一个宣泄的口子,就特别容易在内部出现问题。
王献科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这么愤怒。
上赛季他在大顺金箭头拿到了联赛冠军,本赛季俱乐部给的目标自然是卫冕,拿不到冠军就算是失败。
本来球队表现一直都很出色,结果联赛快冲刺了却掉了链子。
这让王献科特别不能忍。
※※※
“星佚啊,决赛打金箭头真是咱们的好机会,争取好好表现,这样等咱们下赛季再回到金箭头的时候,俱乐部更定会更重视你了……”在吃饭的时候,陈翰堂对自己的儿子说,“我给你说,你可千万别觉得打老东家不好下手什么的……实际上恰恰相反,你下手越狠,金箭头才会越重视你,听到没!”
看见自己的儿子有些心不在焉,陈翰堂提高了声音。
“听倒是听到了,但爸……我在想明年还要不要继续留在闪星呢……”
“继续留在闪星……”陈翰堂想了一下,然后点头。“也有道理哦。闪星显然更愿意给你机会,金箭头那边就不好说了……但星佚,以你本赛季在闪星的表现,我觉得金箭头很有可能觉得你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锻炼,然后等到新赛季的时候坚决把你留下。”
“才一个赛季能得到什么锻炼,我回到金箭头继续做板凳吗?就算换成轮换球员,肯定也是不如我在闪星打主力的吧?而且新赛季闪星踢的一样是中超。”陈星佚皱眉道。
“话是这么说,就怕金箭头那边不这么想啊……”
陈星佚看着爸爸笑了:“说服俱乐部这不是你的工作吗,爸?你是我的经纪人啊!”
听见这话,陈翰堂也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你只管选择在哪儿踢球,剩下的我来帮你搞定……话说你在闪星这么开心,那要不要干脆直接转会过来?”
没想到陈星佚却收起笑容,很干脆地摇头:“不,租借是为了锻炼,提高自己,没必要转会。我还是会回到金箭头的。”
“这是为什么?”陈翰堂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个提议会得到儿子的热烈支持,然后他就要头痛怎么说服金箭头放人了。
没想到儿子竟然反对转会闪星。
“你不是在这里过得挺开心的吗?有配合默契的队友,也有知人善用的主教练……”
“因为我不想被人说自己是来抱大腿的啊,爸。”陈星佚说道,“租借总是要离开的,但如果我转会过来,那不就是为了抱胡莱的大腿吗?我在这里提升自己之后,还是要回到原来的地方,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时也证明我不是只能够靠胡莱。之所以下赛季还要继续租借,是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老实说爸,我在闪星真正感到进步其实是半个赛季之后,就是我们主场打了南海队之后……”
陈翰堂想了想,然后点头表示同意:“这倒是,之前感觉你就是个给胡莱传球送助攻的角色。”
“对啊,我还想继续在赵指导的手下踢球,这剩下的半个赛季对我来说实在是不够。”
“行吧,既然你自己有明确的想法了,那我就不替你做决定了。总之,我会帮你谈下新的租借合同,说服金箭头再放你外租一个赛季。在这个赛季,你可以尽量提升自己,但星佚你也要知道,那将是你在闪星的最后一个赛季了。”
“我知道,你放心吧,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
坐在从机场去酒店的大巴车上,陈星佚望着窗外大顺的街景发呆。
闪星的大巴车从机场出来之后,刚刚经过了“足球广场”,广场上中间有一个硕大的足球,是大顺的地标之一。
在那个足球上的周围,围绕着广场又一圈雕塑,是每一个能够在大顺足球历史上做出突出贡献的名宿,是这座“足球城市”的见证。
雕塑群中有球员国脚,也有带领大顺足球队拿到冠军的教练。但不是每一个在大顺足球踢球的球员和教练都能有这样的待遇,现役中也只有目前大顺金箭头的后腰队长柴顺能够获此殊荣,在没有退役的时候就把自己的雕像立在了足球广场上。
这是因为柴顺从小就一直在大顺踢球,到目前已经三十四岁,确定将会在大顺金箭头退役。他这辈子就只效力了这么一支球队,是中国足坛忠诚的代表人物,所以能有这样的待遇。
正因为标准严格,这个圆形的足球广场周边雕像也仅占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边长。
陈星佚想到自己当初刚刚来到大顺金箭头的时候,也曾经和自己的爸爸来这里参观过。
当时他还对爸爸放出豪言说,未来他会把自己的名字和形象留在这个硕大的足球雕塑上,成为大顺足球历史的一部分。
那个时候的他意气风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期望,觉得光明未来就在远处等着自己。他会成为大顺足球历史上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但残酷的现实只用了一年就让他当初的豪言壮语变成了笑话。
“高中足球第一人”又怎么样?
来了职业足坛,你屁都不是,一切都要重头开始。
你在校园足球所取得的那些成就,职业足球其实压根儿就不看。
如今故地重游,勾起了陈星佚的记忆,他觉得有点尴尬和难堪……
“小星星,大顺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吗?”
这是他突然听到坐在他后面的胡莱叫他。
陈星佚回过神来摇头,然后很意外:“干嘛?你还有心思去玩啊?我们对手可是金箭头。”
“没有,我看你一直盯着外面看,就想你是不是对这边特别熟悉……那里是不是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胡莱指着路过的一幢特别宏伟的建筑说道。
那建筑上硕大的招牌上写着“碧海蓝天”,下面是几个小字“洗浴中心”。
“战斗个铲铲!”陈星佚骂道。“我来锦城这么久了,连市中心都很少去,我是那样的人吗?”
胡莱指着他旁边的张清欢说:“那你就是说欢哥是那样的人咯?”
“你妹……”陈星佚没想到胡莱这么刁钻。
还好张清欢也知道胡莱是什么德行,回头白了胡莱一眼:“等回锦城,小爷带你去见世面好不好啊,胡莱?”
“还有这种好事?那我得把老王带上!”胡莱说道。
王光伟连忙摇头:“我才不去那种地方……”
胡莱两手一摊:“好兄弟共进退,老王不去我也不去了!”
王光伟见状连忙改口:“那我去!”
“好!既然你这么想去,那你代表我去了!去了回来讲给我听就行。”胡莱用力拍了拍王光伟的肩膀。接着他又转向张清欢:“欢哥帮我照顾好老王,他初来乍到的,没见过世面,别闹什么笑话,堕了你‘清欢公子’的名号……”
大家齐齐对胡莱比了个中指,不想搭理这个嘴炮上的王者,行动上的怂货了。
胡莱却似乎对洗浴中心很感兴趣,因为他们的大巴车又经过了一个洗浴城:“诶,小星星,我听说北方澡堂子里有搓澡的服务。我一直就有个疑惑……你说趴着搓澡都还好说,可要是翻过来躺着让人搓,那地方怎么办?”
“哪地方?”陈星佚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还是张清欢反应快,他指着胡莱说:“胡莱你脑子里成天在想什么?”
“这说明我求知欲旺盛!”胡莱很骄傲地说。
陈星佚也反应了过来,他厌恶地看了胡莱一眼:“你这么想知道自己去体验一下啊!”
“我这不是咨询你这个当地人嘛……”
“我不是当地人,我是南河人!”
“南河也是北方,就没有澡堂子吗?”
“当然有……”
“那你有没有去搓过澡!”胡莱指着陈星佚。
陈星佚张口结舌,没想到胡莱竟然能这样绕回来。回过神来之后他摇头:“没有!”
“骗人!”
“我骗你干蛋啊!”
胡莱扭头朝着车窗外一本正经地说:“于是我们仍不知道陈星佚有没有被搓过蛋蛋。”
“胡莱你对着谁说话呢?”王光伟好奇地问。
“读者!”
“我日你胡莱!”陈星佚扭身想要去掐胡莱的脖子,但却被椅背隔住了。
张清欢和王光伟都被这一幕逗笑了,他们哈哈大笑起来,吸引了车里其他人的注意力。
“后面干什么呢!”队长李铁林回头高声问道。
“报告李队,我在问小星星……唔……”胡莱话没说完,就被终于突破了椅背阻隔的陈星佚扑上来把他嘴捂上了。
同时他解释道:“没事儿,没事儿,李队。胡莱又犯贱了!”
“哦。”听说是胡莱,李铁林转回头去,不再关注后面的动静了。
陈星佚一直捂着胡莱的嘴巴,然后用眼神威胁他不许再提这事儿,胡莱眨了眨眼,算是答应了下来,他才松开手。
刚一松开,胡莱就小声说道:“没事儿,小星星你要觉得丢人,你可以在微信上过告诉我,我保证一不截图,二不会把截图发朋友圈,三发朋友圈的时候一定屏蔽你……”
王光伟和张清欢又笑。
陈星佚深吸了口气,然后……也笑了出来:“妈的,胡莱你贱不贱啊!”
他突然发现刚才那股稍微有些失落难堪的情绪竟然在这番胡闹下跑的无影无踪了。
是立志要成为大顺足球的英雄人物,把自己的雕像伫立在这足球广场周围尴尬?
还是直面究竟有没有被搓过蛋蛋这个问题让人觉得尴尬?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后者更尴尬……
然后他靠在椅背上,将胸中浊气缓缓吐出。
大巴车拐了个弯,一座巨大的白色足球场外墙出现在了右边车窗外。
那就是明天足协杯决赛的比赛场地,大顺金箭头的主场,远洋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