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 txt-第四十四章 刺蝟展示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好不容易舒缓下来的氛围再次变得僵硬,洛伦佐的表情十分奇妙,他欲言又止,到最后无可奈何地叹息着。
还……真是熟人啊。
洛伦佐觉得一阵头疼,他不清楚伯劳知不知道这些情报,但按理来讲,作为这次行动的顾问,伯劳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也就是说他在对自己陈述对寂海的探索时,他也知晓了未来会再次遇上造船人弗洛基。
现在洛伦佐有些理解伯劳当时复杂的感情了,他不断抚摸着丧钟,与其说是寻找来自枪械的安全感,倒不如说在积蓄着自己的恨意。
长达十年之久的愤怒与憎恨,在内心阴暗的角落不断地发酵滋长,直到再也抑制不住,冲破牢笼……
这想想就让人感到畏惧。
洛伦佐连忙摇摇头,对于这样的情绪,他十分感同身受,因为洛伦佐也曾被这无止境的恨意支配着。
想到这里洛伦佐有些恍惚,他看了看塞琉,女孩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家伙又在犯什么神经病。
不知为何,突然间洛伦佐整个人显得很是疲惫,可能是想到伯劳的原因,他放下了手中的温彻斯特,随意地靠向了身后的杂物,瘫成了一团。
被恨意支配着……
有时候洛伦佐会想自己从中解脱了吗?好像解脱了,他变得更像一个人,也没有那么经常性地阴沉着脸,他甚至还有了不少算得上朋友的人,在起航的前不久还一起聚在事务所中和他一起大吃大喝。
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他们或善或恶、或生或死,他们都是洛伦佐近些年来接触过的人,不是一面之缘的路人,而是真正能记住名字的人。
那么……自己真的走出黑暗了吗?
洛伦佐产生了疑问。
似乎也没有,就像和华生在火车站内的谈话一样,洛伦佐是命运的奴隶,他冲破了圣临之夜的阴霾,但随即有更大的黑暗笼罩在了他的身上,仿佛是来自命运的戏弄。
“怎么了?”
眼前这个脱线的家伙突然沉默了下来,塞琉疑惑地盯着洛伦佐。
“没什么。”
洛伦佐说着抬起头,和塞琉对视在了一起,清澈的眼底倒映着洛伦佐的面容。
“只是突然发现居然过了这么久啊!”
洛伦佐又欢脱了起来,一脸笑意地说着。
“瞧瞧,我人生里最伟大的投资!”
他说着双手供起了塞琉的脸,胡乱地说着烂话。
“从乞儿到公爵,我这种投资简直是可以写入教科书了吧!”
塞琉满脸冷漠,伸手打掉了洛伦佐的双手。
“我倒觉得你可以被钉在侦探史的耻辱柱上……你这种人真的算侦探吗?雇佣兵才更适合你吧?”
温彻斯特、钉剑、折刀还有一些塞琉认不全的武器,它们在这个房间里随处可见,有时候她都有种洛伦佐住在武器库里的错觉。
这里就像野兽的巢穴,不仅脏乱差,还布满了猎物们的骸骨。
“这也没办法啊,怎么当过猎魔人就不能当侦探吗?谁定的规则,你这最多只能说我多才多艺而已,多才多艺,懂吗?”
洛伦佐反复强调着,把话题引向笑谈。
“你还在害怕什么吗?”
塞琉话语一转,根本不理会洛伦佐的满嘴烂话。
这不是什么随意的言语,而是极为认真的一问话,塞琉气势十足,纤细的身影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却仿佛是一道墙般堵住了洛伦佐的去路。
“啊?”
洛伦佐的笑容僵硬,他开始觉得事情糟糕了。
和自己认识过的很多人异性不同,在某些事陷入僵局时,蓝翡翠可能保持沉默,在你不经意间拔出武器暗杀你,艾琳会满嘴的花言巧语,把你骗的神魂颠倒,伊芙则是个行动派,在你做出反应前捅你一刀,或者更多刀。
塞琉不同,她是个很特殊的、平凡但又不平凡的一个人,就像有着魔力一样,纤细的身体里藏着强大的灵魂。
她会紧盯着你的眼,将你拖入一个古怪的氛围中,如同法官一样对你问话,而你毫无保留、无处躲藏。
“你说过的,有些人无论在什么时候身上都带着武器,比起是杀人狂,这些人倒可能是一群胆小鬼,他们在害怕着什么,害怕到要随时握着武器。”
塞琉说着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它看起来没什么威胁,但割开喉咙已经足够了。
“嗯……你经常把它放在枕头下。”
洛伦佐记得这把匕首,在被斯图亚特家接纳后的很长时间里,塞琉都习惯性地在枕头下放着这把匕首。
“你觉得我还在害怕吗?”
塞琉把玩着匕首,指尖轻轻地按压在锋利的尖端。
“你……”
“其实我不害怕了,我留着它也只是一种习惯,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个东西的存在,就像纪念品一样,纪念着过去。”
塞琉根本不给洛伦佐说话的机会,冷彻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洛伦佐。
“那么……洛伦佐,你现在全副武装,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还是说在害怕什么吗?”
无论什么时候洛伦佐的身上都带着武器,与武器为伴,与武器同眠,甚至说他自己本身便是一件可怕的武器。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洛伦佐反问道,对于塞琉的步步紧逼他并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有趣。
“我有必要害怕什么吗?”
洛伦佐接着问道,但比起问塞琉,这更像是在问他自己。
无敌的洛伦佐·霍尔默斯先生还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吗?
好像没有了。
无论是什么样的苦难,洛伦佐都成功地挺了过来,他或许死去,但又再度归来,挥舞着钉剑予以敌人痛击。
塞琉突然站了起来,洛伦佐还沉浸于自己的思考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直到他嗅到了靠近的气息,还不等说什么,塞琉伸出手按住了他的眼睛,用力地扒开眼皮,将布满血丝的灰蓝眼眸完全暴露了出来。
眼眸之间的距离被无限地拉近,洛伦佐的视线被塞琉的眼瞳所覆盖,好像有蔚蓝的大海压下,一时间他屏住了呼吸。
“你在恐惧什么。”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个陈述句,塞琉很明确地知晓洛伦佐在恐惧什么。她踩在了床沿,好令自己站得更高些,身体倾向洛伦佐,压迫着他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
塞琉的声音在耳边盘旋,在之前与洛伦佐的谈话中,他自己可能没有在意,但塞琉完全地察觉到了那恐惧的存在。
就在自己问洛伦佐那舱门后有什么东西、净除机关究竟要做什么时,洛伦佐有了隐约的恐惧,源自本能的恐惧,一闪而过,但被塞琉牢牢地抓住了。
恐惧……什么?
洛伦佐瞪大了眼睛,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上值得他恐惧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或许真的走出了黑暗,与其说是被恨意支配着,倒不如说支配洛伦佐的东西产生了变化,曾经那些东西是复仇、是怨恨与暴怒,但现在它们被一些崭新的东西取代了。
更珍贵、更值得为之流血的东西。
亚瑟曾经对洛伦佐说过这样的话,他失去了很多的家人,伤心的他沉浸于工作之中,不断地追猎着妖魔,走向偏执疯狂的道路,亚瑟一度觉得自己快要变成某种非人的东西,在人类的皮囊之中,那无比珍贵的心脏在缓缓变质,变得如铁石般坚硬。
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亚瑟自暴自弃地走上了绝路,直到有一束光拯救了亚瑟,那便是降生的伊芙,虽然她的降生历经坎坷,但在看到襁褓里的孩童时,亚瑟突然觉得一切似乎……没有那么糟。
一个更加美好的、更加珍贵的东西束缚住了他,让变成了一个人,而没有被铁石所覆盖。
洛伦佐听到这些时还是不屑一顾的态度,他从不认为一个走上绝路的人会这样轻易地被拯救,因为当时他就是那样的人,可后来一切都变了,有什么更珍贵的东西取代了洛伦佐心中昏暗肮脏的事物。
比如……
比如这勉强算得上美好的世界,比如还不错的生活,比如熟悉的每个人,比如这些洛伦佐无法舍弃的东西。
“这才是我的敌人,我该打的仗。”
劳伦斯的话语如同魔咒般在耳边响起,眼前的塞琉被尖锐的利爪撕得粉碎,化作燃烧的灰烬消散在眼前。
洛伦佐打了个寒颤,剧烈地呼吸着,发出沉重的喘声。
他在恐惧,恐惧那个黑暗的未来。
塞琉被洛伦佐这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她不由地后退,看着狼狈的洛伦佐,他就像刚从噩梦之中苏醒一般,惶恐、额头溢出冷汗。
究竟会是什么东西能让洛伦佐怕成这个样子呢?短暂的慌神后,塞琉反应了过来,她细致地打量着洛伦佐。
“有人会死,是吗?”
洛伦佐没有说话,对于他而言这可真是个糟糕的展开,每一次和塞琉独处都是这样,眼前这个该死的女孩总会忍不住地揭开自己的秘密。
“会是……我吗?”
塞琉直勾勾地看着洛伦佐,捧起他的脸,继续猜测着。
“不是……没什么,”洛伦佐咽了咽口水,调整着心情,“有些事你最好不要知道。”
是的,有些事塞琉不该知道,不,这次航行真正的目的她绝对不能知道。
新的轮回开始了,缄默者们的重心都被什么东西所吸引,因此禁忌的知识可以小范围内的传播,这也促使了此次前往世界尽头的行动,但洛伦佐很清楚,这次行动的成败就是一团疑云,谁也想不到最后的走向,而且即使成功了,这也不代表能结束轮回。
这是一次赌博,一旦赌输了所有知晓这一切的人都会遭到缄默者的清算,无论是洛伦佐还是亚瑟、维多利亚女王,每个知晓禁忌的人都无法迎来善终。
塞琉不能、也绝对不能知道这些。
赌输了只是他们这些人就此死去,但世界会迎来新的轮回,战争虽然惨烈,但还会有更多人的活下来。
塞琉缓缓地松开了手,有些失望地坐了回去。
“你总是这样,洛伦佐,”她无奈地叹息着,“你总是这样拒绝所有人。”
塞琉难得地幽默了起来,十分困扰地说道。
“难道你喜欢红隼那样的?”
“啊?红隼?”
情绪的突变让洛伦佐有些摸不清头脑,他被塞琉耍的团团转,真希望她永远都会认识艾琳,不然这两个家伙凑一起,想想就很糟糕了。
“权力与财富,这些我都有了,可唯独这种……鸿沟,我是真的没办法跨越啊。”
塞琉咬了咬嘴唇,显得更加苦恼了。
“你都在说些什么啊!”洛伦佐大声鬼叫道。
“难道不是吗?我看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洛伦佐一怔,顿时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万千的思绪狂涌而过,从世界命运的走向,到明天早上吃点啥,思考的最后洛伦佐悲愤地想到,把斯图亚特的未来交给眼前这种人真的靠谱吗?
刚刚还是一副压抑深沉的样子,转眼间两人便因这些乱七八糟的烂话吵了起来,但两人都不傻,所谓的烂话也只是用来逃避什么的借口,渐渐的气氛又沉默了。
“洛伦佐。”
塞琉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她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一直都想……为你做些什么。”
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它或许能割开喉咙,但有些敌人光是割开喉咙是杀不死的。
洛伦佐没有回应,塞琉也不再说什么,起身便要离开,走到门旁时,洛伦佐突然说道。
“你有养过刺猬吗?”
塞琉回过头,不明白洛伦佐在讲些什么东西。
“其实我也没养过,有时候我会在草野里见到几只,那是个蛮有趣的小动物、浑身长满了尖刺,它也像和其它小动物做朋友,但总会不小心地刺伤到它们,虽然这不是出于它的本意,但看着自己所喜爱的流血,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吧?”
洛伦佐低垂着头,回忆着自己失去的东西,消失于暴风雨中的朋友们,那扇再也无法被开启的房门……
“但也不用太担心刺猬,刺猬活的还蛮快乐的,它的刺很尖锐,可以轻易地贯穿敌人……”
“那刺猬一个人真的能活下去吗?”
塞琉打断了洛伦佐的话,声音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回应着。
“或许吧。”
沉默、短暂的对视后塞琉推开了门,身后响起声音再次叫住了她。
“你不会死的,塞琉。”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塞琉没有回头,她离开了房间、把门带上,狭窄的空间内又只剩下了洛伦佐一个人。
此刻洛伦佐就像谈话时的伯劳一样,他的手早已抓紧了温彻斯特,手指在枪柄上反复摩擦着,望着舷窗外的的暴雨,雷霆将他的面孔映射得惨白。
“没有人会死的。”
洛伦佐起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