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fn超棒的都市小说 《帶着青山穿越》-第六章 我說不是故意的,你們信不信?-2s3q6

帶着青山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青山穿越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
洪荒。
玉京山。
山体雄浑,山势巍峨,似一根天柱,在连绵不绝的群山叠嶂之间,直插云天,突兀而出。
先天灵脉虬结,灵气液化成湖,先天灵草堆积,灵根繁盛成林,又有金铁玉矿深藏,灵兽飞禽嬉戏,更有宫殿楼宇点缀其中,与山体自然相合一处。
仿佛自然而成,楼宇相连结十二阵势,又有五城,镶嵌于山体之间,镇压五行,浑然天成,颇合天地自然之妙。
五城中央,一座道宫巍然耸立,上书“紫霄宫”三字。
此地乃一位洪荒隐世大能的道场,道号鸿钧,乃混沌神魔部分残躯混合开天第一道先天母气化蛐蟮而成。
一身修为惊天动地,更是气运惊人,得到残躯的混沌灵宝造化玉碟,上面承载了昔日三千混沌神魔领悟的大道,更记载了部分盘古开天之道。
乃是这洪荒天地第一灵宝。
这位鸿钧老祖就以手中造化玉碟为基,结合自身所悟,顺利堪破大罗极境,成功进阶混元散仙之境。
时至今日,已经是一尊混元散仙中期巅峰的强横存在。
就算是在这强者辈出的洪荒,也屹立在巅峰。
但如今,这尊大佬眉头紧皱,满是忌惮地看向自己眼前的一件玉碟,这玉碟悬空,道意弥漫,九宫八卦不断浮现,又化阴阳两鱼,首尾相连,衔尾流传。
道意连绵不绝,一股至高无上的气息隐隐散发出一丝。
这一丝气息,令鸿钧老祖惊恐,瞳孔紧缩,呼吸急促,等这缕气息消失,他才幽幽吐了口气。
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天道已生,待一个量劫后,大道隐退,天道现世,却是老道的机缘将至。”
“只是……”
盘坐在云床之上,鸿钧老祖平复激动的心绪,眉头蹙起。
“这青山究竟在何地?那位无上存在是真是假,是否就在这青山之中,着实让老道猜不透,看不明。”
鸿钧眉头越皱越深,盖因他借用造化玉碟推演青山所在,依旧一无所获。
过往,他若是遇到不明之处,借助造化玉碟,无往不利,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如今也一再碰壁。
更是令他对那位可能存在的无上强者异常忌惮。
“鸿钧道友,乾坤来访!”
“道友来访,老道未曾远迎,还望见谅!”
“道友客气了!”
“道友,请!”
……
玉京山外,鸿钧老祖被传音惊醒,大笑一声,将山外一身黄色道袍的乾坤老祖请入道场,相互寒暄几句,乾坤老祖就直说来意。
“道友,你修为不凡,推演之力精湛无双,对那青山如何看待?”
鸿钧老祖眉毛一挑,“道友,如何看?”
“恍如迷雾,探之不透!恍如镜花水月,雾里看花。”
“道友呢?”乾坤老祖反问。
“这……”
鸿钧老祖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一道传音突然打断。
“鸿钧老友,阴阳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道友能来,着实令老道这玉京山蓬荜生辉,增色不少。”
……
三言两语的交谈热络后,一身黑白道袍的阴阳老祖与乾坤老祖见礼,同样交谈几句,阴阳老祖便道明来意,与乾坤老祖一般无二,这位大佬同样是为青山而来。
因为推演不到,思之不透。
这才来到玉京,向鸿钧老祖求助。
在得知乾坤老祖也为此事而来,阴阳老祖与其对视一笑,尽皆将目光落在鸿钧老祖身上。
成为焦点的鸿钧老祖:……
他心里苦啊!
他同样不知道多少!
可被两尊同为混元级数的老友这样注视,寄托希望,鸿钧老祖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儿什么。
否则,就对不起他们对自己的信任。
嘴唇翕动,张口吐气,他正要说点什么,话到舌门,忽然又被山外来的一道传音打断。
“鸿钧老儿,罗睺来访,还不速速打开山门。”
“他怎么也来了!”
道宫内,三位老祖对视一笑,满是诧异。
作为洪荒目前为数不多的几尊混元级数的存在,他们对各自都有些了解,也与罗睺这位魔祖打过照面。
只是因为脾性不合,觉得罗睺过于乖张,脾气嚣张,目空一切,更有勃勃野心,跟他们不是一路生灵,更尿不到一壶去。这才与对方交浅言浅。
况且,这位魔祖跟鸿钧老祖就像天生的对头儿一样。
两人一见面,从来都是这位魔祖咄咄逼人,倒是挑鸿钧老祖的刺儿,相看相杀,傲娇到不行。
如今,竟然会上门寻鸿钧老祖,这倒是开天辟地以来,破天荒的头一遭儿。
“若是贫道所料不差,怕也跟我等来此的目的一样。”
“来者是客,既然来了,便请他进来便是!”
鸿钧开口,灰白道袍轻轻摆动,笼罩整个玉京山的先天大阵顿时露出一道门户。
“远来是客,请道友进来一叙,”
“你倒是脸大,竟然让本老祖自己过去。”
罗睺努努嘴,忍不住怼了一句,黑衣袖袍甩动,昂首阔步,大摇大摆地走进门户,迈步之间,已经走入紫霄宫。
见到在座的乾坤老祖和阴阳老祖,魔祖罗睺眼神轻蔑地从两人身上扫过,随后,不满地看向老神在在的鸿钧老祖。
“怪不得不出来迎接本老祖,原来是有人陪了!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
面对阴阳怪气的魔祖罗睺,阴阳老祖和乾坤老祖怒不可遏,他们素来知晓罗睺自视甚高,但现在明晃晃地轻视他们,同为混元强者,他们又岂能忍!
两人毫不客气地回怼。
“可不是不是时候!我等与鸿钧道友相交已久,交谈甚欢,这玉京山也常来,入这山中如回自家,自然不是你这初次登门者可比!“
“我等与鸿钧老祖的交情,自然非罗睺道友可比,此番他自是以我等为重,即便你心有不满,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既定的事实。“
“本老祖跟鸿钧老儿说话,哪有你们两个插话的份,闭嘴!“
罗睺眼里冒火,对阴阳和乾坤不屑一顾,目光灼灼地盯着鸿钧,“鸿钧,你来说!”
鸿钧:……
不知因为何故,被罗睺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以鸿钧的心性,竟然诡异地生出几丝心虚。
像是自己做了见不得面的坏事被发现,更像是做了某些对不起罗睺的事情。
这种滋味委实有些难言!
好在,鸿钧他一向心性沉稳,在外人面前,一向把持得住,表情冷淡,这才没让罗睺看出他心中微起的波澜。
又见罗睺在自己道场气势逼人,耀武扬威,加之知晓自己与罗睺分属道、魔之首,知道双方未来必有一战。
当即就开口,同样怼起罗睺。
“两位道友所言不错!”
被噎住的罗睺:……
愤恨地瞪了一旁的阴阳老祖和乾坤老祖几下,罗睺这才带着几分埋怨,将目光重新放到鸿钧身上。
“既然如此,那以后本老祖就多来这玉京山走一走,就是不知鸿钧道友是否欢迎?”
被再问的鸿钧老祖:……
被继续盯着的鸿钧老祖:……
你要来,谁又能拦得住!
看着面前阴阳怪气的罗睺,鸿钧心里不是滋味,没好气地回道:
“山就在此地,脚长在你身上,你若是想来,老道还能拦着你不成!”
说到这里,他忽然话音一转,“不过,若是道友带着善意而来,我自是扫榻相迎,若是带着恶意而来,就休怪到时,我将你拒之门外。”
“扫榻相迎?”
罗睺嘴角一勾,露出几分意味分明的怪笑,“道友可是在说你座下的云床?”
鸿钧老祖:……
这该死的罗睺!
为老不尊!
不沾本尊几分便宜,你是不是就浑身难受!
简直是天煞来克本尊的!
他日一战,老道必让你知晓我的厉害!
……
默默旁观的阴阳老祖和乾坤老祖对视一眼,莫名觉得他们竟然在此刻有些多余,这种感觉实在匪夷所思。
瞧向鸿钧老祖和罗睺老祖的眼神,更是分外诡异。
他们一向只知道,魔祖罗睺性子傲娇。
没想到,鸿钧老祖平日里看着道模道样,竟然也有牙尖嘴利的时候,也是个不输于罗睺的傲娇性子。
还真是令他们刮目相看。
只是,两个傲娇性子凑到一起,这番唇枪舌剑下来,他们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几分别样的滋味在内。
是他们想多了!
还是想多了!
还是想多了!
“咳咳!”
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阴阳老祖出口打破此时诡异的气氛,开口说道:“言归正传,罗睺道友此番可是为了那青山而来。”
“你倒是不笨!可惜,就是眼力太差!”
被讥讽的阴阳老祖:……
“本老祖未曾投于罗睺道友麾下,自觉很以这双法眼为傲,早早就看透了道友秉性,否则,才真是眼力不佳。”
瞥了一眼愤愤不平的阴阳老祖,罗睺不屑轻笑,摇头不再言语,将目光重新放在鸿钧身上。
阴阳老祖见好就收,论实力,他可打不过罗睺,自然不会继续撩拨对方。
见乾坤老祖微微拉动自己的袖摆,阴阳老祖回头与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随后,也一同将目光放到鸿钧老祖身上。
重新成为焦点的鸿钧老祖:……
关于这青山,我说自己同样所知寥寥,你们信不信?
究竟是要似是而非地忽悠几句,彰显自己的高深莫测,加重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分量,还是实话实说,据实以告?
愁道!
………………………………………………………………………………………………………………………………
大家!
我也不知道,一章下来竟然会写成这个样子。
本来是想要写罗睺跟鸿钧两人不对付的苗头,在此刻已经出现端倪,但没想到用力过猛,加上阴阳老祖和乾坤老祖两个助攻。
再读的时候,竟然莫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我说,这绝对是一个正常的洪荒,你们信不信?
我原不想写成这个样子的,你们信不信?
我原来想推倒重来的,你们信不信?
我本性是想要稍稍开一下……车的,但没想到车拐弯了,你们信不信?
后来觉得既然一气呵成,那就试着发一下,给你们尝一尝?
滋味如何,还请告知!
另外,大家放心!
血海保证,这绝对!绝对!绝对!
是个正常的洪荒!
后面的剧情,也会很正常!
血海会掰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