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4tt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田園》-第五百六十五章 俺滴目標是超過張三丰推薦-v61ce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没了大棕熊捣乱,总算能消停吃饭了。田小胖又把茶缸子捡回来,用水涮涮,重新倒满:你说你个大笨熊,啥都敢往嘴里整,喝醉了,熊掌叫人家给砍下去咋整?
“这要是能打两只兔子小野鸡儿啥滴,喝点小酒就更美涅!”包大明白还有点不知足。
田小胖吧嗒吧嗒嘴,也有点馋:“明天吧,今天太匆忙了。”林子这边,现在的生态系统彻底恢复过来了,适当猎取一些,一点问题都没有。
话音刚落,就听到噗噗两声响,两只肥硕的野兔,落到身边的雪地上。
“神了,这咋想啥来啥涅,俺晚上睡帐篷,还少个暖被窝滴——”包大明白可乐坏了,上去把兔子捡起来,身上还热乎呢,显然是刚刚被猎杀的。
田小胖抬头四下望望:“明白叔,那你就搂着大猞猁睡吧!”
旁边一棵大树上,正伏着一只猞猁,是田小胖的老搭档,想不到,这家伙原来也是在夹皮沟里混的。
估计是他们一进夹皮沟,人家的发现了,所以捕了两只野兔来送礼。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田小胖也拿了一块牛肉,用热水把表面的咸淡和调味料的味道涮干净,然后往树上一扔,被猞猁一口咬住,直接就撕扯起来。
这也就是田小胖给它扔的,换成别人,这家伙的疑心重,肯定是不会吃的,哪像那只大棕熊啊,啥都往嘴里划拉。
几个人边吃边聊,天也渐渐黑了,于是就钻进帐篷睡觉。有猞猁在附近活动,就能帮着守夜了。
半夜,猞猁叫了几回,田小胖出去转转,发现是那只大马熊又回来踅摸,也就没搭理它。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这货就躺在他的帐篷旁边,偎了个雪窝窝,睡得还挺香。
小胖子也只能摇摇脑袋,然后去旁边撒水了。大棕熊听到动静,也爬了起来,还凑到田小胖撒尿的地方嗅了嗅,估计是要记住他的味道。
“俺们这真的没有余粮啦!”田小胖也愁得慌,遇到这么一个赖皮缠,你是真没法子。
最后还是小猴子又爬到树上,弄下来不少松塔,估计够这货吃两天的,然后赶紧攒膘,准备冬眠。
收拾好帐篷和炊具,继续前行。一路上,还真发现不少冻青,挑选品质比较好的,又采收了一些。
走着走着,小猴子忽然噢噢噢叫了起来,然后连窜带蹦的,窜到一个石头砬子上边。
可以看到,在石头的积雪之中,透出莹莹的绿意,有的,还稍稍有些泛红,从背面的两排孢子点来看,正是肾精茶。
肾精茶,又叫石伟,就是因为它独特的生长环境,通常,都是长在风化的石头上面。也真是造物之神奇。
这片肾精茶长得极为茂盛,叶片都一尺多长,肥厚宽大,比小猴子上些日字采摘的那一批,品质还高。
大明白眉开眼笑:“小白,等回去俺请你吃好滴,跟小鹿鹿一起冲奶粉喝。”
就这个啊,反正你这小抠儿,这个就算好的了——小猴子鄙视地咂咂嘴,然后就用小爪子,开始采摘肾精茶。
“别把根儿都薅下来,咱们剪叶子就成,挑大叶儿。”田小胖连忙吆喝一声,要是像小猴子那么瞎乱拽,这片肾精茶的生长地,也就破坏得差不多了。
绕着石头砬子转了一圈,找了个好攀爬的地方,田小胖也手脚并用,爬了上去。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也两三米呢。
石头上边长着不少青苔,包大明白试了几次,都出溜下来,于是在下边急得直转磨磨:“小胖儿,把俺也整上去涅!”
作为一名民间草医,能自己采摘草药,也是最大的一种享受。田小胖趴在石头上边,伸手下来。萨日根又在下边托着,好歹算是把大明白给弄上去了。
大明白取出准备好的小剪刀,也蹲在那开始摘肾精茶,嘴里还唠叨着:“挑背面孢子长成的采,这种药效最好。”肾精茶的功效,主要就在那两排黄色的小圆点里。
很快,萨日根也攀爬上来,大伙一起动手,速度倒也不慢。小胖子一边采还一边说呢:“明白叔,你这有补肾的肾精茶,有补心的白灵芝,还有补肝的冻青,心肝脾胃肾啥都补齐了,肯定不长病。”
那是那是,长命百岁是肯定滴。俺争取创个记录,怎么也得比张三丰多活个十年八载滴——包大明白野心还不小,要知道,传说之中,张三丰可是从明朝一直活到清朝呢。
一边干活一边闲聊,倒也不寂寞。田小胖也注意到,这肾精茶能长在石头上,其实在石头表面,也有一个风化层,再加上积落的灰尘和枝叶之类,形成了一层腐殖质,肾精茶就是长在这上边的,并非是真的长在石头上面。
基本上采收了一半,就弄了一大花篓,田小胖先出溜下去,又把其他人也都接应下去,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处。
这夹皮沟果然是个天然大宝藏,一路上,除了采摘肾精茶之外,还弄了十几块桦树茸,装了两大筐。至于其它野生的药草,大多过季了,不好采挖。包大明白只弄了一窝天麻,说是正好中午炖兔子吃。
另外,田小胖在一根倒伏的枯树侧面,发现了侧生着的元蘑,这玩意也比较抗冻,竟然还比较鲜嫩,正好中午再炒一盘,菜就齐活了。
忙活到中午,采了好几筐肾精茶,回去之后,也够分的了,几个人就赶紧准备饭菜,吃完抓紧时间往回赶。本来还可以再住一宿的,主要是带来的大饼,多数都进了大马熊的肚皮,没吃的了。
早晨的时候,野兔早就被包大明白收拾好了,跟天麻一起炖到锅里,田小胖划拉点野菜,炒了个蘑菇,一人分了两张大饼,就开始午餐。
估计是闻到香味了,大马熊又出现了,直奔田小胖而来,伸出大巴掌,直接搂住小胖子的脖子。本来是想撒撒娇,结果力道太大,勒得田小胖都快喘不上气来。
就你这大体格子,别玩温柔的好不好?田小胖也是哭笑不得,只好又用剩下的最后一张大饼,卷了点兔子肉,塞进这货嘴里。
一天能吃好几十斤食物的大棕熊,这点玩意真不够塞牙缝的,反倒更把馋劲儿给逗出来了,直接奔着锅去了。
锅里的兔肉正好不凉不热的,这家伙咵嗤咵嗤就欻了好几口。得,这下大伙也不用吃了。
也不怕齁死你!田小胖气得没着没落的,野生动物,食草的,可以适当补充盐分,以此增加矿物质,食肉动物,还是少吃盐比较好。至于狗熊这种杂食的,就随便吧,反正一年也就吃这么一回,肯定没事。
“赶紧收拾东西撤吧,咱们是真被这个吃货给吃穷了,啥都没有喽。”田小胖抓紧时间收拾东西,萨日根端起锅来瞧了瞧,也乐了:“不错啊,省得刷锅了,舔得干干净净的!”
收拾停当,几个人骑上大马鹿,田小胖朝着大马熊挥挥手:“拜拜您呐,赶紧冬眠得了,来年春天再见!”
大马熊立在那还傻乎乎的瞅呢,估计心里琢磨:咋说走就走了涅,俺还没吃够呢?
走着走着,包大明白忽然喊了一声停,只见他从大马鹿身上出溜到地上,指着旁边一棵大树嚷嚷:“又发现宝贝涅!”
“不就是老牛肝嘛,咱们都采好几筐了,明白叔,你再磨蹭,咱们黑天之前,就出不了林子啦!”田小胖也有点着急,瞧着树上有一片凸起的东西,判断应该就是树舌。
包大明白却显得很是兴奋:“这个涅,可不是老牛肝,这个是桑黄,而且还是长在老桑树上滴,最正宗涅,必须弄回去!”
桑黄?田小胖眼神还是好使的,朝树上望望,果然,跟树舌有些区别,颜色就不一样,这个桑黄,色泽金黄,看上去金灿灿的,很是漂亮。
形状也有所区别,树舌是灵芝状的云纹,桑黄则跟桦树茸似的,一小团儿。虽然都是寄生的真菌类,但是在田小胖眼里,显示的功效却不同,桑黄主要的功效在护肝抗癌抗过敏这些方面。
既然碰上了,那就采吧,这种双数爬墙的活儿,当然还是小猴子出马,噌噌几下就爬上去,用刀子把桑黄切下来,包大明白在树下乐呵呵地用双手捧住:“小白啊,一伙俺进山肯定要带着你滴,你是赶山人最好滴助手,最好滴——”
谁稀罕,就拿一瓶稀哩光汤的牛奶糊弄偶!小猴子撇撇嘴,从树上窜下来。
大明白宝贝似的把桑黄收起来,这才继续上路,没走上两分钟,又跳到地上,手舞足蹈起来:“唉呀妈呀,发财发财啦,冻青啊,楸子树上的冻青,这才是真正的宝贝!”
没完了是吧?田小胖也拍了一下脑门,再这么耽搁下去,真就回不去了。
不过呢,楸子树的冻青,确实比较稀罕,遇上了就是缘分,当然要采下来一部分。就是小猴子被冻青的果子给粘怕了,说啥也不肯上树。没法子,田小胖只能爬了上去,把这一丛冻青,剪下来大半。
“这就有二三斤,一万多块涅!”包大明白乐得大脸盘子开了花。
田小胖也干脆,直接从树上出溜下来:“明白叔,您先别乐了,估计咱们今天是回不去了,还是琢磨琢磨晚上吃点啥吧。这冻青桑黄啥的还有肾精茶啥的,都是好东西,可惜,不能顶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