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6ca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平民神探 ptt-第1858章 我的規矩熱推-l07b7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离开了办公室,丁凡的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愧疚的,站在门口想了半天。
这本来就是蜜月期,答应好了要陪着老婆在外面转转,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些纷纷扰扰的破事,最后却遇到了这种麻烦的案子。
这才刚出来一个星期,又跑到这个地方来处理案子的事情,在过一个来月的时间,都快过年了,过了年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机会就难说了。
要是秦璐跟他吵跟他闹,或许丁凡的心里还能好受一点,关键就是秦璐这丫头太懂事了,懂事的有时候都让他感觉自己亏欠的太多,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补偿。
眼下丁凡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将这个案子处理完,然后带着秦璐继续上路,将后面的旅程尽量赶回来。
刘健之前已经调查过这个名叫江娃子的人了,那么丁凡也不用在兜圈子了,找了罗队长,希望他能给找个熟悉本地的警员,带他去一趟江北造船厂。
根据记录,这个江娃子现在就在江北造船上工作。
之前在粮油市场做技术监督员,就因为他放火烧了仓库被开除了,出来之后他经人介绍去了江北造船厂,在这里干的都是体力活儿。
罗队长听说丁凡要去江北造船厂,一开始脸色还有点不太好看,可知道他要去调查一些重要的线索,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阻拦,干脆就自己亲自带着他去了。
只是丁凡看他出门的时候,似乎还带着配枪出门,这就有点叫他好奇了。
毕竟只是去造船场,找个人了解一下情况,用的着这么紧张吗?
其实这件事也是丁凡不知道当地的情况,这个江北造船场属于是老厂了,五年前这里还只是一个老旧的船坞而已。
换了几个厂长,最后也没有将造船厂干起来,反倒是越来越糟糕。
技术人员全都跑了,现在的造船厂根本就造不出来船只,也就是勉强接手一些维修的工作,没有什么技术上的工作,大部分都是一些体力劳动。
也就是厂里剩下的几个老师傅带着一帮什么都不会的刑满释放人员在这里干活儿,这帮人出来之后,身上没有别的本事,以前的工作人家也不用他,也就只能在这里花点力气赚钱了。
江娃子就是这个情况,他属于是身体疾病状态,申请的保释出狱,原则上并不算是完全释放人员,在外面更加找不到工作,只能给他安排到这里工作,赚点辛苦钱。
罗队长带着枪也是怕到了船厂之后,这帮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在发生什么冲突,有把枪也能起到一点作用。
路上说明了这一点之后,丁凡也就差不多明白他的担心了,点点头在没有多问什么。
他看的出来,说起这个造船厂的时候,这个罗队长也是有口难言。
对于这个地方,他八成是能不去就尽量不去,也就是这一次案子,有一个关键性人物就在这里,也是不得已只能带路了。
很快两人就到了船厂的外面,远远的就能听到里面大锤击打的声音了,说实在的,这要不是罗队长给他带路,他都未必能找到这个地方,他都以为这里是炼钢厂了。
工厂大院到处一片泥泞,地上的泥潭中飘着一层油花,看上去五颜六色的,但是周围的黑色泥水却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美感。
车子已经不能在往前开了,再往前恐怕距离爆胎不远了。
两人下车走里几步就直接走进了车间里面,整个车间里面就只有一艘船在维修,巨大的螺旋桨被吊在半空中,几个老师傅手上拿着电焊机正在忙碌。
反倒是一边的大汉没有几个伸手的,大部分都在一边站着闲聊,或者干脆就坐在一边玩起了纸牌。
“丁处,你稍等我一下,我跟厂长打声招呼。”一看到里面的这个情况,罗队长当即就皱起了眉头,跟丁凡说了一声,就急忙上楼去了。
丁凡也不着急,工厂虽然不大,但是这里的人却不少,想要在这些人中间找出江娃子恐怕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罗队长前脚走了,丁凡下意识就掏出了口袋里的香烟,没等他将香烟叼在嘴上,突然就想起秦璐说的话,摇了摇头就将香烟塞回了口袋里,转而拿出了口香糖。
“新来的,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的,以前是卖屁*股的吧?”丁凡正在嚼着口香糖,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伸手就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嘴里不干不净的说道:“看你手上的香烟不错,孝敬一下个哥几个吧!”
丁凡无奈的笑了一声,跟这种人置气实在有点犯不上,伸手掏出口袋里的香烟就丢到他的怀里。
反正也是要戒烟的,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给他就是了。
谁知道那个大汉看他掏出了香烟,竟然还看上了他手上的打火机,伸手就要抢。
这东西丁凡可不能随意的送人,挥手就拍在他的手,眼神不善的瞪了他一眼。
“呦呵,有脾气呀?”大汉不以为意,依旧狰狞的笑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说道:“来这的人都有脾气,但时间不长就都没有脾气了,知道为什么吗?”
“在这里,有拳头才能有脾气!”
说完,大汉挥手就是一拳,直奔丁凡胸口锤了过来。
丁凡侧身躲闪一步,却感觉自己的腰间松动了一下,伸手去抓的时候,却抓了一把油乎乎的东西,根本滑不留手。
转身一看,一个贼头贼脑的小个子手上正拿着自己的钱包。
而他的手腕上裹着一层厚厚的机油,也难怪刚刚丁凡没有抓住他。
“东西还我!”本来只是过来找个人,也没想过要闹事,可这帮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丁凡的火气已经上来了。
可那个小个子似乎还不自知,伸手翻动着丁凡的钱包,拿出了里面几百块钱现金不算,竟然还笑着炫耀钱包里的照片。
那张照片可是秦璐的照片,之前丁凡一直都放在钱包里的。
“各位老大,看看这小子带了什么东西过来!”小个子大笑着,好像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甚至逗弄着丁凡说道:“你这小白脸,勾*引谁家的媳妇儿啊,是不是你在外面偷人了,所以才被人弄进去了?”
丁凡气的牙痒痒,但还是尽量压着火对他伸出了手掌,咬着牙说道:“把钱包还我!”
周围的几个看热闹的,似乎有几个人已经看出了什么,微微有点皱眉。
毕竟丁凡站在那里,可不像是他们这种人,而且隐约还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危险的气息。
本来还想提醒一句,可惜这个小个子比较作死,晃悠着丁凡的钱包岔开双*腿得意的说道:“想要也可以,从下面爬过来,我就还给你,不然今天晚上我就先拿回去开心一下了!”
话音未落,丁凡却已经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了,脚下一瞪两步直接冲上前去,一拳打在小个子的腹部。
这一拳丁凡还是收回了不少力气的,不然这暴怒的一拳,足够要他命了。
小个子明显是没有想到,丁凡会突然对他出手,被打的差点吐出来,手上的钱包自然是拿不住,直接掉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肚子几乎跪在了地上。
丁凡没有搭理他,伸手捡起钱包,将照片上的油污擦去,小心翼翼的塞进了上衣口袋里。
“把钱拿出来!”丁凡冷静的站在这个小个子面前,声音冰冷的命令他。
小个子这会儿也有点害怕了,毕竟他就是一个小偷,打架可不是他的本事。
颤颤巍巍的将钱掏了出来,有点不甘心的送到了丁凡的面前。
可丁凡去看着他没有伸手接,双眼死死盯着他,好像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什么东西,突然一个转身回旋踢。
狠狠的踢在身后冲过来的大汉身上,这一脚直接将大汉那壮硕的身体踢倒在地上。
大汉被丁凡一脚踢到了肩膀上,摔倒在地,虽然很痛,但还不至于让他起不来。
被人一脚踢倒,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他很想从地上爬起来,可丁凡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步冲上前来,抄起他的手臂,反向一折只听一声脆响,随后就是大汉痛苦的惨叫声。
大汉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手臂痛苦的满地打滚儿,周围的人看着他现在的悲惨模样,一个个义愤填膺,似乎是想要过来帮忙。
但是他们还在等什么人开口说话,丁凡却不需要等,刚刚那个该死的小偷,偷了钱也就算了,竟然侮辱自己的媳妇儿,要不是穿着一身警服,他现在都想宰了他。
丁凡走到他的面前,看了一眼他手上的钱,冰冷说道:“这钱……你留着吃药看病吧!”
“住手!”
丁凡的话才刚刚说完,车间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暴呵。
可惜丁凡没有听他的话,一把抓在小偷的手上,手指用力一攥,翻手一扭,另一只手挥拳打在了他的手肘位置。
一拳下去,小个子的手臂直接被打成了对折。
小个子的惨叫着就直接昏过去了,在这一点上,他至少要比之前的大汉幸福的多,至少他能昏过去。
人群缓缓分开,一个头上纹着蝎子彪形大汉走了出来,瞪着一双大眼睛,扫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恶狠狠质问道:“我叫你住手你没听见吗?”
丁凡被这个大汉逼视着,却丝毫没有畏惧,反倒是迈开步子走到了大汉的面前,冷声说道:“他抢我东西的时候,你好像没有说话,这会儿你跑出来了,想给他们报仇吗?”
大汉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些人,至少有十几号,可丁凡却丝毫没有怕的意思,而且看他的身手也不错,明显是之前就练过的,这种人也不好对付。
但这个时候他不能退,不然他在这里不会有任何说话的分量:“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他偷了你的东西,是他的本事,你能拿回来也是你的本事,但你废了他的吃饭的手,这就是坏了规矩……”
大汉的话还没有说完,丁凡挥手就是一巴掌,这一把掌打的很重,直接将他嘴里的牙都打掉了。
“东西我可以给,不代表可以偷,尤其是我老婆的照片,我没挖了他眼睛算是我仁慈!”丁凡伸手掐在大汉的脖子上,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跟我讲规矩,那我就告诉你,现在开始,你在说一个字,我拔了你的舌头,这就是我的规矩。”
说完,丁凡直接将他丢在了地上,脚下踢过来一块砖头,指着大汉头上的蝎子纹身说道:“把你头上的东西给我搓下去,不然我扒你的皮!”
丁凡的话说的十分严肃,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更加不像是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