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85c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563章夜裏猛再現(第二更8k)鑒賞-qk6gx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关平止住脚步,先是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
相貌端正,体格健壮,而且还未曾长开。
“我们认识?”关平也是微微抱拳还礼。
“饮上一壶酒,我们就认识了。”少年爽朗一笑,随即拱手抱拳道:“吴县朱据。”
关平挑挑眉,走下来台阶抱拳道:“解良关平。”
“久仰大名。”朱据微笑,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关平。
“彼此彼此。”
不远处的校事孙无见朱据前来,刚想凑近听一听他们交谈的内容。
却看见关平邀请朱据进入馆驿一叙,孙无只能止住脚步。
馆驿之内,想要安插人手实属不易。
以至于人家连厨子都自带了,你就算是想要安插个耳目都不行。
朱据本想带着关平在外面逛逛,没成想竟然直接进了馆驿内。
“不知朱兄弟前来可是有事?”关平命人奉上两盏茶。
朱据轻轻的饮了一口,见什么作料都没加,笑道:“关兄,这茶倒是有些特别。”
实则朱据在心中想着的是,刘玄德果然穷困,即使占据了荆州,也没有什么钱去购买花椒等等。
“平淡就好。”
关平笑了笑,实在是遭不住,往茶中加桂皮花椒盐酱油等调料的口感。
那出来的还tmd是茶吗?
整个一个大杂烩,真不知道这帮高雅士族竟然是这般的重口。
关平第一次喝,直接吐了。
“那日在外开盘的是我家中之人。”
关平点头道:“他与我亮明身份,是朱家的人,没想到是你这支朱家。”
如今朱家的代表人物,一个是朱桓,一个是朱治。
前朱是吴郡豪族,四大姓之一,后朱是丹阳郡人士,猛地一批,乃是孙坚旧臣。
“我堂哥乃是朱恒朱休穆。”
关平点点头,朱恒此人早在九年前就统率吴郡与会稽郡的军队,并且很快就扩充到了万余士卒。
等到后来平叛山贼,不仅迅速平定,还收拢了许多士卒。
现在江东还没有经历过合肥战败,再加之夷陵之战后,朱恒手中士卒还没有窘迫到,仅存五千人马。
四大姓当中,属于拥兵最多的将军。
关平仔细回忆了一下,朱恒为人高傲,不喜被人驱使,善养士卒。
猛将一般都善于养卒,否则没人在战场上随他冲锋陷阵。
而且记忆力很好,与人一件,数十年都不忘,这也是他接替病逝的周泰,出任濡须督时,能够记住麾下万余人马的家眷。
“我听闻令兄见人过目不忘,作战异常勇猛,早有耳闻。”
听到关平的吹捧,朱据还是有些得意的。
“吾兄颇得人心尔。”
关平随即转身把竹简拿过来,摊在自己的矮案上:
“朱兄弟今日前来,是想要把这个竹简拿回去?”
“正是。”
“货可是备好了?”关平笑意满满的问道。
“自然。”朱据年岁虽然不大,但依旧高声,傲然说道:
“我朱家说话算数,四千多石粮草,根本就不值一提。”
五十多万斤的粮食,根本就不值一提。
关平算是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阔气。
就连上次“打劫”了宜城的粮草,那也不过百万斤,可听闻蒯越都气的病倒了。
“我方才就是想要请关小将军随我一同前往码头,货船也都备好了。”
关平叹了口气道:“本打算出去拜见朱恒将军,可最近两日,我还是少出去为好。”
“这是为何?”朱据有些不解的问道:“难不成是关兄那日赢了其余江东世家子弟,怕被找麻烦?”
“没有的事情,若是他们如此做,我只会看不起他们。”
关平饮了口茶说道:“我大伯父就要成亲了,这两日不想让我出去惹是生非。
我是那种人吗?就算那场比试,也是他们主动找上门来,想要踩我一脚罢了。”
对于这种勾当,朱据也是清楚的很,扬名嘛,不寒碜。
尤其是关平刚刚作出一首轰动江东的诗来,去岁他又拂了江东世家的面子。
这些人想要找补回来,实属正常。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关平他并不是做了一首诗就萎了的人,连续几首诗都押的他们喘不过来气。
实在是大出所料。
他们才晓得是踩在了硬板上了。
通过这一场比试,朱据算是发现了,吴郡四大家族,一个都没跑了。
全都折在了关平的手中。
其余三家不仅赔了面子也赔了铺子。
自家本想要大赚一笔,结果却为关平做了嫁衣,不仅把那些肥羊的钱搭出去了,自己还出了不少。
不过好在关平他没有选择要钱,否则一时间还有些不好收集。
而且若是关平大规模购买,很容易破坏柴桑本地的价格。
让他们的冬季卖货无法得到稳定。
关平要了些粮草而言,对于朱家而言,是极好的。
“那渡口上的货物?”朱据又问了一句,当初只是吩咐放在眼里。
关平想了想,随即问道:“不知朱兄弟能不能麻烦一趟,送货到公安?将来必有重谢。”
“哈哈,就这?”
朱据根本就没有拒绝,直言道:
“些许小事,何须言谢,关兄可直接修书一封,差人交割此事。”
他对于钱财根本就没有概念,反正刘玄德等人皆是没有自家有钱。
反正他现在还没有成家,独自支撑门面呢。
钱对于他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论富庶,整个江东有几家能够比得过他们?
“朱兄弟果然高义。”关平口头道谢了一句,随即开始给诸葛亮写一封信。
“对了,朱兄弟家中可是做什么买卖的?”
“赌坊是一个,女闾是一个。”朱据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数到:
“粮食,鱼,牛,羊,彘,狗,木,酱,酒,车,船,奴隶,全都是一些小买卖,不值一提。”
关平分明看到了朱据脸上的傲然之色。
“涉猎广泛,怨不得不差钱。”关平继续写信,随口又问道:“江东有海盐,为何不见售卖啊?”
“张家与顾家共同分得。”朱据倒也不以为意,这是他们的场子。
朱家随军作战,每次有伤重不能在上战场的士卒,皆是被派到这些铺子过活。
而俘虏的人,姿色好一点的女人便送到女闾去,若是实在没什么用,就发卖为奴隶。
总之早就给他们安排好了。
“对了,关兄,你可听说过“夜里猛”?”
“夜里猛?”
关平的笔停了一下,抬头问道:“这是何物?”
“就是蚩尤血!”朱据独自敲了敲面前的矮案道:
“是算学大家赵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先是送了一些出去。
然后禁不住旁人磨,又卖了不少,如今手中也没有几斤了。”
“哦,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这两日是有人送了我大伯父一斤蚩尤血。”
关平撂下笔,开口问道:“朱兄弟可是有些门路?”
“我哪里有门路!”朱据当即摇头道:
“若是我能娶了算学大家赵爽之妹,兴许我就知道哪里有门路了,可惜那些算学题,我是当真做不出来。”
关平沾了沾墨,你根本就娶不了赵敏,要娶也是娶孙权与步练师的小闺女,孙鲁育。
等你四十多年后被孙大帝赐死后,你的媳妇会带着你的财产改嫁的。
不过现在朱据出手大方,关平觉得孙鲁育将来改嫁也不会从朱家带走多少财产的。
“不过我听闻关兄算学极好,又与算学大家相善。
若是关兄前去与赵大家之妹联姻,兴许这蚩尤血从哪里来的,你就知道了。”
“哈哈哈。”关平闻听此言大声笑了几声。
这“夜里猛”的精盐就是自己送给赵爽的,让他先吊一吊江东世家的胃口。
就算寻,还需要搭上自己的身子,娶了赵敏?
“关兄何故发笑?”
朱据放下茶杯,不知道自己哪里说的可乐了。
“我见过赵敏姑娘,当真是国色天香。”关平随即又摇头道:“可惜了,赵大哥却要为难旁人。”
朱据点点头,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孙权将来会把女儿嫁给他。
毕竟他们认为孙权一定会与他们联姻的,首先便是孙尚香。
可任谁都没有想到,孙尚香竟然会与刘备成亲。
其实朱据也曾想要迎娶孙尚香,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提,便是这般的结果。
朱据叹息之后,便直言道:“我听闻一件事。”
“何事?”
关平继续写信,随口应着。
他不清楚朱据今日是单纯的想要结交一番,还是要做些什么。
总之,都要搞事,还得朱据先开口。
“我听人说,关小将军去岁随着诸葛孔明前来联盟的时候,就与赵爽接触过。
并且解出了一道高难度的算学题,除了赵大家,旁人无人能够看懂。
惊的赵大家当即表示以后只要关小将军来鱼居水吃饭,帐算在赵爽的头上。
并且他还说要把妹妹嫁给你,可有此事?”
关平抬起头来盯着朱据笑道:“有话直言,无需拐弯抹角不爽快。”
“那就好。”朱据这才直接说道:
“我们调查过了,赵大家除了与你和刘皇叔有过接触,某实在是想想不出来,他的蚩尤血是从哪里来的!”
说完之后,朱据便紧紧的盯着关平,今日一方面是告知他东西准备好了。
也是从侧面来彰显他们朱家的实力。
另一个重要的就是想要来试探一二,看看关平知道这蚩尤血吗?
盐是暴利,比朱家掌握的那些正常买卖要暴利的多。
谁都不会嫌弃自家越来越富庶。
关平对此倒是没有感到惊讶,他们早就开始怀疑了,方才那惹自己发笑的话,只是想要让自己放松警惕罢了。
现在他们也想要掺和一脚。
关平不理他依旧在慢悠悠的写信,可朱据却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不应该啊,关平应该给个反应,虽说不会太大的惊讶,但总归会给出一些反应。
缘何就不搭茬了呢!
“我说的不对?”
“且稍带,我把这封信写完,思路都断了,有些字都忘记怎么写了。”
关平说完之后便打开泛胜之书,开始寻找一下。
朱据攥了攥自己的手,有些猜不透。
不对。
他没否认!
朱据抬头盯着关平,他方才不仅没有否认,还让自己稍待。
难不成夜里猛当真是刘玄德的产业?
可既然是刘玄德的产业,为何喝茶连香料等东西都买不起呢。
难不成刘备他在装穷?
不对啊,有消息说,投奔刘备麾下的百姓不少,没有多少存粮,诸葛亮总督三郡在调拨粮草。
若这蚩尤血是刘备的,他早就该拿出来换取所需的粮草了。
关平放下手中的笔,展开竹简,静等墨干,矮案另一旁的泛胜之书,就展开摆在那里。
“朱兄弟,你是想要这个夜里猛的精盐?”
“对。”
“为何?”
“逐利罢了。”
朱据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一斤夜里猛就有人出价千金,一百二十斤熬制的海盐才卖四百钱。
这是何等的暴利啊!
谁不眼馋,可惜赵爽他有利于江东朝堂之外,父亲那一辈与各家也都有联姻,是没法子来硬的。
况且人家本就是好心相送,你在因为这个跟人家杠上,没必要。
最该担心的是张家跟顾家。
他们可是江东贩盐的最大份额。
朱家插不进去这海盐之利,自然就把目光瞄向了这夜里猛精盐。
先不说名头,但是洁白如雪的品质,就比海盐强上不知多少倍,关键还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你可能做主?”关平吹了吹竹简上的墨迹。
朱据当即就愣住了。
这件事关平果然是知道的,莫不是他那里有渠道。
如果能与关家达成合作,占据江东的份额,那必定是一大笔进项。
“我。”
朱据很想答应下来,可他知道自己无法做主。
想到这里,朱据看着关平道:“不知道关小将军手里有多少?”
若是分量多一些,不知道值不值得出手,为他引荐自己的堂兄。
“几石还是有的。”
关平也没多说,既然市场已经打开了,那就走高端路线,可着大户薅羊毛,谁让他们有钱呢。
想薅穷人都薅不到。
几石夜里猛!
朱据都懵逼了。
一斤夜里猛就算是千金,就算出现的多一些价格会回落。
可也算的得上的大买卖了,毕竟这种东西,人无我有,才是最为暴利的!